《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6章 骨头(下)

薛定谔似是有点不高兴的放下骨头,一扭身又跑下了山壁,很快又蹦蹦跳跳的上来了,张嘴吐出了大地之瞳。阿蒙赶紧收起大地之瞳喝道:“薛定谔,我们快走啦!”

山壁下的树丛中又传来铁甲兽王的怒吼声,夹杂着灌木与矮树被折断、扫开的响声,看样子这只凶猛的野兽火气不小。阿蒙一转身消失在高处,薛定谔临走时仍然不甘心的叼起那根骨头状的东西,自己跳进了皮兜里。

等到兽王回到水潭边,四只大铁甲兽才从树丛中战战兢兢的露出脑袋,眼前只有结冰的潭水和露出水面的巢穴入口。铁甲兽王爬过冰面进了巢穴,紧接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震得附近的冰层都传出轻微的碎裂声。

……

在云雾遮掩处高山密林间的小道上,脸色煞白、呲牙咧嘴的林克正在与梅丹佐焦急的商量着什么:“那家伙真厉害,追了我们这么远,幸亏在山路上跑的没我们快,出了领地应该不会再追来了。……阿蒙先生还在水潭那边,怎么办,我回去集合全族的勇士去接应他?”

梅丹佐:“等你集合族里的人还来得及吗?再说了,就你们族里那些所谓的勇士能挡得住兽王一尾巴吗?我们把兽王引走了,剩下的四只大铁甲兽阿蒙能对付,脱身应该没问题,他的本事可比我们俩大多了。”

林克喘着气道:“你说的也对,阿蒙先生对付四只大铁甲兽没问题,就怕他回来的路上又碰到了铁甲兽王。”

梅丹佐啐了他一口:“以为阿蒙像你一样傻啊,那铁甲兽王一路跑一路吼,那么大的动静老远就能听见,早就绕道避开了。”

林克额头上冷汗未干,却仍然很不服气的反问道:“凭什么说我傻?”

梅丹佐一把抓住他的兽皮衣襟:“你不傻谁傻?谁告诉我铁甲兽王也就和四只大铁甲兽加起来差不多厉害?我们两个人都没挡住它一击,幸亏有阿蒙掩护我们跑掉。”

林克靠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身子向下直缩:“你轻点啊,我受伤了!……是我们部落的一位老者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实情会是这样啊!”

梅丹佐哼道:“老者?多老啊!难道他还和铁甲兽王比划过?信口胡说,你这个族长也信,差点送了我们俩的命!回去我要把那人叫来好好问问,听听他到底是怎么说的?”

林克的五官已经皱成了一团:“没法问了,告诉我的那个人去年就死了……先别说这些了,阿蒙还没回来,我们是不是悄悄回去接应一下?……我感觉吧,刚才就是吃了不了解情况的亏,以你的剑术,其实应该能抵挡一阵的。”

“假如摆好架势有所准备,你们俩确实能抵挡片刻时间,但还是得快点跑,慢了一样没命!……林克,你哪来的消息啊,说那只铁甲兽王不难对付?”阿蒙的声音突然从石头后面传来,随着声音他绕过石头来到小道上。

“您回来了!我就知道以您的本事一定会没事的!”两人又惊又喜的同声喊道。林克端着胳膊呲着牙又说了一句:“神灵的使者,不,阿蒙神啊!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告诉我铁甲兽王究竟有多厉害的那位老人,去年就死了!”

……

本想去水潭边练练手耍耍威风,结果却成了找抽。林克的一条胳膊断了,还好梅丹佐在路上就用夹板帮他固定好,回去之后慢慢养吧。

林克回去之后就病了,一天到晚哼哼唧唧的,不仅是胳膊难受,全身上下好像都不对劲,简直就没剩下一块好地方。阿蒙前一段日子教林克的同时,自己也修炼了简单的低阶治疗神术,这几天经常帮林克治“病”。

他却发现林克的“病”很奇怪,自己的治疗神术只能缓解他的苦楚,却消除不了他的症状。林克的毛病不断,不是今天这儿疼就是明天那儿疼,就像被什么神灵诅咒了一般。阿蒙想起了自己在都克镇的经历,有一段时间曾经所受的各种旧伤反复发作,连老疯子都治不好。

这不是什么病,而是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之后,一级武士晋级为二级武士所要面对的考验——身体的纯净。这种考验此刻是随着一级神术师晋级为二级神术师同时到来的,林克的考验来的这么快,当然与他从小就学了不完全的土元素神术有关,基础还是不错的。

但是林克另一方面的基础比较差,他的身体可不如阿蒙。阿蒙强健的身体不仅得益于都克镇的矿工技艺锻炼,而且还有那神秘的寒潭洗浴净化。矮人部落野外生活的环境很恶劣,大大小小不知受过多少次伤,有些伤势表面上好了,但在身体中还是留下了隐患,在这次考验到来时连续发作。

还好林克从小就是前任族长的儿子,在矮人部落里也算没有经历过太多凶险,否则的话这一关更难过。

阿蒙既然想到了原因,就实话告诉林克,要用坚韧的意志去克服种种苦楚的困扰,不要放弃体术的锻炼。这是一种考验也是一道门槛,迈过之后就可以拥有二级神术师的成就,同时还能修炼二级体术。

林克本来很害怕,怀疑铁甲兽王的尾巴上有什么奇异的毒,或者自己中了某种未知的诅咒,听阿蒙这么一说才放下心来。虽然还是端着胳膊哼哼唧唧的,但林克每天仍然坚持锻炼体术,还经常去找梅丹佐请教。

林克带“病”锻炼,而梅丹佐这几天也不舒服,他居然着凉了。梅丹佐真的生了一场小病,觉得浑身上下哪都不对劲,总是有一种无力感,这和前几天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既然阿蒙会治疗神术,他也来找阿蒙看病。

梅丹佐的情况让阿蒙琢磨了大半天,最后隐约确定了一件事,他也遇到了“身体的纯净”这一道考验。

梅丹佐已经是一位四级武士,早在无意中通过了这种考验,当他被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后,重新再经历这道考验时,要比林克轻松的多,也就是前几天在水潭边着凉生了场小病而已。阿蒙将类似的话告诉了梅丹佐,坚持下去就可以成为二级神术师,梅丹佐是大喜过望。

这两个人的第二次考验来的如此之快,让阿蒙稍感意外,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分别修炼不完整的神术与正规体术的时间已经很长,一旦被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达到一级成就的巅峰并不难。

眼看两个“学生”已经快达到与自己同级的水平了,阿蒙这位“老师”也有烦恼与困扰。老疯子预言中的灾难迟迟没有出现,他也看不到大地之瞳中留下的信息,无论是二级神术还是二级体术,早已修炼到巅峰状态,却迟迟等不到“信仰的坚定”这一道考验。

难道是老疯子的猜测错了吗?阿蒙心里也有些没底了,这几天在练习神术最基础的冥想时,总是烦躁不安无法定下心来,力量几乎毫无增长,仿佛神术的成就永远到此为止了。

倒是薛定谔这几天欢实得很,白天总是在村落里蹿来蹿去。人们对这只猫都相当尊敬,把它视为神灵的侍者,好吃好喝自不用说了。都克镇上那只又懒又馋的肥猫,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它在穴居野人部落里过的很滋润,连毛色都变得油光干净了。

薛定谔在铁甲兽王的巢穴里叼出来一根骨头状的东西,回来后就放进自己的草窝里,连睡觉时都用一只爪子摁着。阿蒙也拿出来看过,这东西扁圆细长呈弧形,一头尖一头钝,让人联想到神殿壁画上的船只形状。

看见这件东西,阿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肋下,它太像一根人的肋骨了!看它的质地又和寻常的骨头完全不同,轻飘飘的几乎没有分量,但坚硬的超乎想象,就连锋利的精铁刀都划不出一丝痕迹。它表面光滑就像打磨过的白色石头,若是骨头的话,恐怕早就腐朽了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阿蒙没有研究明白,反正是薛定谔捡来的东西,就放在它的草窝中吧。假如换个时间,阿蒙可能还会试着用各种办法去研究,但他最近却没有这种兴致,做什么事都显得心不在焉,总是容易烦躁走神,就连走路看见一只鸟飞过都会胡思乱想,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这样的状态是无法修炼神术的,难道是因为第一次出手就在铁甲兽王那里遭受挫折,打击了这少年的信心?有一天夜里,阿蒙又端坐在屋中练习冥想,却迟迟无法定下心来进入那种专注的的状态。各种杂乱的思绪纷沓而来,他又忍不住回想起远方都克镇的种种事情。

他在想父亲生活的怎样、这段日子又喝了多少酒?老疯子预言的大灾难究竟是什么、都克镇会在这场灾难中受到怎样的影响?想着想着,他自然无法修炼神术冥想。意识到这一点,阿蒙叹了一口气,却听见薛定谔在草窝中也叹了一口气。

这叹息声似乎在提醒阿蒙什么,他突然一拍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这么笨!这不就是修炼神术的考验吗?信仰的坚定就是灵魂的安定,也是信念的坚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