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6章 骨头(上)

林克左手托着大地之瞳,右手挥舞着骨头棒子,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一脸得意的样子。他不可能同时使用两根法杖,大地之瞳也可以直接作为施展神术的中介,但林克挥舞族长的权杖已经习惯了。

随着他施法,那平静的潭水动了起来,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越转越大,水似乎变得很沉重,流动的速度显然比较慢、拍击在岩石上发出沉重的嗡鸣。林克用的还是他最擅长的土元素神术,水潭里如果藏着东西的话,一定会受不了的。

果然,靠近水面的山壁中传出一声怪吼,水面上突然冒出来四个丑陋的大脑袋,血盆大口带着獠牙利齿,一张嘴能吞下半个人的身子。其中一个脑袋看见了水边的梅丹佐立刻又缩了回去,可能就是上次被梅丹佐斩掉一根爪子的那只大铁甲兽。

梅丹佐已经拔出剑全神戒备,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一只带着金斑的长鞭无声无息的突然从贴近岸边的水潭中飞卷出来,劈头盖脸冲着梅丹佐与林克的方向抽去。

仔细看这是一只铁甲兽的尾巴,却明显要比那些大铁甲兽的尾巴更长更细,黝黑的角质鳞甲上布满金黄色的斑点,来的又急又快却不带半点风声。尾稍是从半空倒卷下来的,划了一道弧形绕过前方的梅丹佐,直奔后面的林克。

这要是抽实了林克非当场送命不可。梅丹佐大喝一声举剑上劈,剑身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带着一种无形的力量,仿佛能顶天立地一般托住那根长尾,不使其下落,定在空中被剑芒所斩。

神术配合了他的剑技,比以前的威力强了许多,剑没有直接斩在长尾上,却发出了金铁交鸣般的声音。梅丹佐等于把这只长尾给架住了,打不到自己头上。他的靴子也陷进了泥土中,显然承受的压力非常大,那只长尾抽过来竟然带着土元素神术中的沉重效果。

但别忘了尾巴是软的,中间这一截随剑势劈来向上一弓,尾梢仍然抽向了林克,只是速度慢了少许、力量减弱了几分。

在梅丹佐挥剑的同时林克也施展了神术掩护,用的是有沉重和迟缓效果的土元素神术,不料却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突然偷袭的应该是铁甲兽王,在水中扬起长尾力大无穷,仿佛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感觉更沉重,也没有延缓它太多的速度。

正在施法的林克视线被梅丹佐阻挡,一抬头看见尾稍抽过来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也爆发了不可思议的潜力,借助大地之瞳瞬间就召唤出了土元素防御。分不清是淤泥还是飞沙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总之是雾蒙蒙浑浊的一片。

长尾抽来激起一阵黄灰色的光芒,将林克召唤出的土元素防御击碎,尾稍将将扫中了他的左手腕。只听咔嚓一声,林克的小臂被打折了,手中那枚大地之瞳也飞了出去。也幸亏是梅丹佐与他都挡了一下,否则脑袋就得被当场抽中了。

这时就听见高处的阿蒙大喊一声:“你们快跑——!!!”

与此同时又听见一连串脆响,就似很多器皿被连续打裂,一只巨兽突然从水中蹿了出来,前扑的动作却被定格凝固,因为水潭中恰好也涌起一道浪打在它的身上,化成一层坚硬的冰将它冻在了里面。

铁甲兽王终于露出了真容,它的身长和大铁甲兽差不多甚至还略小一点,体形却不太一样,身体明显要纤细,尾巴却很长,占了整个体长的三分之二左右,全身的鳞甲上布满了金黄色的斑点。

它在水下刚发起偷袭时,高处的阿蒙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感应到周围土元素的波动,看来这里有一只铁甲兽会本能的使用最简单的土元素侦测,不用露面也能发现岸上人的位置。这种技巧阿蒙也用过,当初就是用水元素波动感应发现了跟踪他的马企。

这只铁甲兽王很聪明啊,还知道如何避实就虚,长尾从空中绕过去,直接攻击梅丹佐身后的林克,而且一击得手!

林克犯了一个错误,他用最擅长的土元素神术来对付铁甲兽王,而铁甲兽王本身也擅长类似的土元素力量,而且这力量比林克强大的多,神术的效果大打折扣。看见铁甲兽王长尾抽出去的力量与速度,阿蒙就意识到林克的“情报”有误!

这只铁甲兽王绝对比梅丹佐厉害,不亚于一名中阶武士,其掌握的土元素神术也比林克强得多,这两人加起来都够呛能对付。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它一个照面就把林克的左臂打折了。这么近的距离当然得叫两人赶紧逃命,阿蒙也使出了自己最强的神术技能卷浪成冰,把刚刚跃出水面的铁甲兽王冻在了里面。

铁甲兽王用力一挣扎,包裹身体的冰层咔嚓响成一片,立刻就碎开了。梅丹佐见势不妙倒也很听话,转身拉住林克撒腿就跑。四级武士的奔跑速度是惊人的,尤其是在逃命的时候,虽然拉着一个人跑的也飞快。

幸亏阿蒙施法挡了一下,才能掩护他们俩先跑进树林,铁甲兽王挣脱了冰层的束缚随即就追了上去。碎冰随着突然出现的风卷起,化作无数细针状的锋利冰晶,在半空向着铁甲兽王的眼睛射了过去。

铁甲兽王闭上眼睛,那些冰晶无法对他坚硬的鳞甲造成伤害。它只是顿了一顿,又继续向前冲去,看架势就是要追上林克与梅丹佐,速度也不比那两人慢。这时树林边突然燃起了一团火,两株刚刚倒下的大树燃烧起来。

这可不是阿蒙的神术,梅丹佐逃进树林时挥剑顺手砍到了两棵树挡在路上,被打断手臂的林克生死之间又施展了火元素神术。这次比他烧自家房子要利索多了,瞬间就把两棵大树给点着了,然后他的法力也用尽了。

突然燃起的大火挡住了去路,铁甲兽王停住脚步蹲踞在地,愤怒的吼叫一声,用力跳了起来。这只野兽虽然不会飞但跳得非常高,直接从火上面跃了过去。它落地的时候,潮湿的泥土莫名化成了一片沼泽,将它沉重的身体陷了进去,沼泽上方又涌起了坚硬如石的土层,把它的脑袋和前爪压在了里面。

阿蒙也施展了土元素神术,他没别的办法了,这是阻挡铁甲兽王动作的最好手段。泥土中的铁甲兽王发出一声怒吼,身体表面隐约浮现出一层黄光,发力钻了出来撞碎了坚硬的土层,仍然向前追去,长尾扬起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消失于树丛中。

阿蒙连续三次施法阻挡铁甲兽王,为梅丹佐与林克逃走争取了足够的时间,然后只能祝这两人好运了,阿蒙自己也遇到了麻烦。

铁甲兽王刚刚消失在树丛里,一只最凶悍的大铁甲兽已经爬上了山壁,张开带着利齿獠牙的大口扑向阿蒙。阿蒙个子不高就像个成年的矮人,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显然也没有武士的剑那么危险,看上去似乎毫无抵抗能力,但这只大铁甲兽可碰了个钉子。

阿蒙手中的“树枝”是一整根上等精铁,不仅是法杖也是武器,可比武士的长剑要沉重多了,正适合对付这种皮糙肉厚连剑也扎不穿的大铁甲兽。阿蒙居高临下,用足力气一杖敲在铁甲兽的肩背上,同时还带着一股狂风将它的身体卷向山壁之外。

别说铁甲兽,就算是大陆上的武士或神术师也没有见过这一幕,法杖直接敲到身体上还能施展神术的力量,阿蒙一杖就把这只铁甲兽从山崖上打落。它落在水潭中却没有溅起水花,而是发出重重的响声,水面上被砸出好几道裂纹。

水面上怎么会出现裂纹呢?水潭中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且水面的形状是倾斜着凝固。刚才阿蒙在山壁上施法涌起一道浪扑向岸边,靠近山壁的水面就陷了下去,结冰后巢穴的洞口就全部露了出来。

那枚被打飞的大地之瞳落在水潭中,顺着倾斜的冰面恰好滚进了铁甲兽王的巢穴。阿蒙可不能把这件东西丢了,那里面还有老疯子留下的信息呢。他情急之中挥舞法杖激发幽蓝水心的所有力量,连续不断地让潭水结冰越来越厚,大地之瞳没有落在水里才好拿回来。

那只大铁甲兽摔下去也没有把冰层砸碎,紧接着就听哐当一声巨响,又一只大铁甲兽从山壁上摔落正砸在它的身上。两只大铁甲兽都摔得七荤八素,另一只正在往山上爬的大铁甲兽见状一转身又下来了,而最后一只断了一根爪子的铁甲兽一直就没上去。

阿蒙用铁棒砸落一只,又用神术卷下来一只,主要是因为他站的位置好,各种神术配合的也非常娴熟。阿蒙喝了一声再次挥舞法杖,一阵风吹来带着刺骨的寒雾袭向冰面上的四只大铁甲兽。已经被他吓着的大铁甲兽转身钻入了山坡下的密林中,放弃了看守水潭边的巢穴。

阿蒙的神术不仅比林克强而且法杖也厉害得多,更重要的是他站好了位置用对了方式。他了解铁甲兽的习性,那是一种会冬眠的动物,寒冷会让它们动作迟缓陷入沉睡。虽然变异的大铁甲兽比一般的铁甲兽强得多,但毕竟还有天生的习性,终于被刺骨的冰寒逼走了。

阿蒙却不敢贸然跳下山崖去巢穴里取大地之瞳,他不知道那四只大铁甲兽有没有走远,在山崖下被靠近包围可不是好玩的,而且铁甲兽王随时可能回来,到时候可没人能掩护他。

这时他突然想起肩挎的皮兜里还有一个同伙呢,薛定谔显然能听懂人话,立刻一拍皮兜叫道:“薛定谔,你快下去把大地之瞳拿回来,我保护你!……你不下去我就扔你下去。”

话音未落,就见那只猫嗖的一声跳出皮兜,顺着山崖就下去了,动作比大铁甲兽灵敏迅速的多。它只在山崖下消失了一会,立刻又叼着一根长长的、白色的东西跑了上来。

阿蒙的鼻子差点都气歪了,喝道:“我要的是大地之瞳,那枚黑色神石,不是这根骨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