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5章 阿蒙神的诞生(下)

令阿蒙感到意外的是,他尽量按照老疯子的方法去做,居然成功了,更意外的是首先被唤醒一体两面力量的人竟然是林克。等林克已经将低阶土元素神术学的差不多了,就差熟练掌握与相互配合运用的技巧,而梅丹佐的力量还没有被唤醒。

阿蒙仔细分析了一番,觉得并不是因为梅丹佐的资质不如林克,应该是他对神术已留下了固有的印象,要想消除脑海中的那些成见,专注的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并不容易,有些东西不是说忘记就可以不去想的。

林克很有意思,他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神术和体术,直接被阿蒙当成了“试验品”。他会一点最稀松的土元素神术,就相当于还没有迈过仪式门槛的状态,但积累已经相当充分了。阿蒙不知道先教他什么好,干脆把都克镇的矿工技艺教给了林克,林克本来就会一些,自然一点就透,再进行力量的唤醒仪式是一蹴而就。

然后再教林克就简单了,就从他已经熟悉的土元素神术开始,林克自己也瞎练了这么多年了,并不缺少“法力”。阿蒙将低阶土元素神术全部补齐,林克很快就能挥舞着他那根骨头棒子,施展各种低阶土元素神术,阿蒙接着又教了他祈福神术中最简单的治疗神术。

也不能白戴一顶“阿蒙神”的帽子,治疗神术在这样的部落中是最有用的。

阿蒙见林克差不多已经有一级神术师的水准了,于是又告诉他:“为了更好的掌握神术或者在危急时刻使用神术,可以用法杖,但平时修炼‘法力’或锻炼各种神术配合时,就尽量不要用法杖。”

老疯子当初是这样告诉阿蒙的,阿蒙又这么告诉林克,却忘了一件事,林克那根镶嵌着一枚普通神石的骨头棒子,远远无法与他的法杖相比,这么叮嘱多少有些没必要了。

阿蒙远比一般的孩子要成熟的多,性格也绝对沉稳,但毕竟还是个少年。他传授林克与梅丹佐神术,在外人看来多少有点儿戏的成分。林克能够成功,多少是误打误撞,而梅丹佐一样是误打误撞。

梅丹佐本来还有些疑虑,毕竟多年来的成见在心中是很难消除的,可是见到林克挥舞着骨头棒子施展各种土元素神术,他心里对阿蒙是彻底服了,再没有一丝犹豫,全身心的按照阿蒙所说的方式,借助大地之瞳的来唤醒力量。大约在十几天后,他也成功了。

梅丹佐和林克都不清楚,其实阿蒙在遇见他们之前,自己只修炼过水元素与气元素神术,火元素神术也是刚刚开始练习。阿蒙传授他们俩人的过程,也是自己在修炼的过程。但是阿蒙发现,同样的神术比如土元素神术,他学的可比林克快得多,以至于林克根本没意识到阿蒙一边在自己修炼一边在教他。

也就是在野人部落的环境当中,阿蒙才能这么成功的蒙过去,假如在外面,一个有经验的神术师一眼就能看出阿蒙的底细来。

阿蒙见他俩都已经唤醒了力量,就把大地之瞳收了回来,传授了几种低阶神术,让他们自己去练习,并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说不动声色的在地上凝成一层冰等等。阿蒙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随口一说,可苦了这俩家伙了,哪有那么容易啊,那可是八级大魔法师针对阿蒙的特别试炼。

老师自己还处于懵懂中,学生就更容易闯祸了。有一天林克学习火元素神术时,把自己家房子给烧了,而且烧的特别干净。阿蒙赶紧又教了他水元素神术,目的无非是——再出事好救火。

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的同时,也唤醒了一体两面的欲望,这里可没有寒泉能洗浴,阿蒙很干脆,让他们每天去锻炼精神专注的内省、去静静的体会那不安的躁动但不能被其左右,实在精力没地方发泄,就去爬山打猎!

族人们惊讶的发现尊贵的族长这段日子好像变了个人,竟然成了一位最勇猛的战士,亲自带领族中精壮男子去山中打猎,而且打到的猎物是最多的,令人惊叹不已!看来神灵的使者到来之后,连族长都被神灵的力量所感召,要用亲手打来的猎物去敬献神灵。

至于梅丹佐,这一段时间特别冲动烦躁,总想找人“比武”,可是部落里谁能打得过他呢,于是他总是找林克“较量较量”。梅丹佐毕竟是一位中阶武士,林克凭借法杖施展一些迟缓术、陷足术、土盾术等最擅长的土元素神术,还能纠缠两下子,一旦被梅丹佐近了身就是鼻青脸肿的下场。

没几次林克就不干了,让梅丹佐自己玩去,后来梅丹佐和林克商量了一件事,正觉得骨头发痒的林克也动心了,于是一起来找阿蒙。

人在什么时候最冲动胆子也最大,觉得天不怕地不怕、什么祸都敢闯?就是林克与梅丹佐现在这种状况,刚刚掌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一身躁动的精力又无处发泄。梅丹佐想起了上次在水潭边遇险的经历,觉得很不甘心,想拉着林克再去一次。

上次他一个人就能抵挡住三只大铁甲兽,据说铁甲兽王也就相当于几只大铁甲兽而已,现在学会了神术再加上同样会神术的林克帮忙,应该能全部收拾了。他小时候就听过神话传说中挑战各种怪兽的英雄故事,现在来情绪了,也想模仿故事里的英雄。

还是林克比较稳重一点,虽然也想去却怕出事,两人一商量,觉得把老师阿蒙请去坐镇不就万无一失了吗?于是来撺掇阿蒙一起去。

阿蒙听了两个学生的主意,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你们想去干什么呀?淘粪吗?”

林克答道:“就是试炼嘛,在这山里又找不到别的对手。”

梅丹佐补充了一句:“也可以去采矿砂呀,把那个地方清理出来,让部落里的人去采马革钢矿砂炼成坯料,在外面一小块就值很多钱啊!”

阿蒙反问道:“在铁甲兽王居住的水潭边,沉积的一定是最上等的精铁矿砂原料,但你们如果把那些铁甲兽都给杀了,以后不就没有矿砂可采了吗?”

梅丹佐摇头道:“谁说要杀了铁甲兽?我们就是去练练手,假如有本事把铁甲兽赶到一旁,我们回头就带着族人去挖泥呗,这样以后就可以采到更多的矿砂。”

说来说去,阿蒙居然也给说动了。喜欢新奇的冒险来就是少年人的天性,阿蒙的性格沉稳,很大程度上是生活环境逼迫他不得不坚忍,但能贪玩的时候他也是很好玩的。阿蒙已经是一位出色的二级神术师,同时也是一位二级武士了,但迄今为止还没试过自己的身手到底如何,也想了解个究竟。

而且阿蒙近来也有自己的烦恼,别看他教两个学生教的热闹,但是他的二级神术与二级体术都已经达到了最纯熟的水准,却迟迟没有继续晋级的迹象。按老疯子的推测,如果不走错道路,接下来该面临的是“信仰的坚定”这一道考验,从而同时成为三级神术师和三级武士。

但这种考验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怎样才会到来?阿蒙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面临的考验是“信仰的坚定”,而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信仰哪个神灵,又如何通过这样的考验?另外,老疯子要他注意东边的天空,等待滚滚的雷声响起,说什么灾难到来之后才会看到下一条信息。

阿蒙这么多天也没有发现东边的天空有什么异常,他在等待预言中的灾难,但既然是灾难,他又不希望真的会发生,所以心情比较复杂与矛盾,莫名有些烦躁无法安定下来,既然两个学生出了一个玩耍的主意,那就去散散心同时也试试自己的力量吧。

阿蒙还算谨慎,问了林克铁甲兽的情况。水潭里只有四只大铁甲兽,铁甲兽王一般白天不出来,就算出来也就和四只大铁甲兽加起来差不多厉害。他心里暗自合计了一下,三个人加起来足够对付,所以才点头了。

林克自告奋勇要把自己的法杖借给阿蒙使用,他和梅丹佐都不知道阿蒙手中那根精铁枝就是法杖,就连大神术师都看不出来,他们俩的眼力就更别提了。阿蒙当然说不用,而且把大地之瞳交给了林克使用,以防万一。

他们还商量了一下战术配合的问题,梅丹佐当然是肉盾,站在最前面硬抗,林克在他的身后施展神术掩护,牵制铁甲兽防止被偷袭。而阿蒙在高处掠阵,并重点对付那只铁甲兽王,如果铁甲兽王真的出现的话,只要用神术把它逼退就可以。如果这样,就能证明他们有机会带领族人来采集这里丰富的马革钢矿砂。

出发的时候,阿蒙提着精铁树枝习惯性的挎起了皮兜。他本没打算带薛定谔一起去,但那只猫一见阿蒙背着皮兜上路,很自然就跳到了他的肩上,用爪子扒开皮兜自己钻了进去,动作显得既轻灵又熟练。

三人一猫向山下走去,穿过丛林又来到了那个水潭边,时间正是中午。马蹄形的山壁环绕着一弯深潭,仔细看山壁正中靠近水面的位置有一个洞口,洞口有一半淹没在水下,那里面应该就是铁甲兽王的巢穴了。

阿蒙悄悄地登上了山壁的最高处。梅丹佐站在靠近水潭的路口半坡上拔出剑,正准备有所动作,林克在他身后卖弄似地说了一句:“你先别动,看我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