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5章 阿蒙神的诞生(上)

梅丹佐很聪明的没有继续问,既然阿蒙已经说自己是一位神术师,那就当他是一位神术师,反正魔法师的身份也不适合公开谈。他又给阿蒙接连倒了几杯酒,眼巴巴的等着阿蒙的答复。

矮人部落的酒是用山中采集的野果酿成,喝起来有点酸涩、看上去也很浑浊,但细品之下倒也有一种很特别的香甜,是别的酒所没有的滋味。阿蒙喝的差不多了,这才问了一句:“梅丹佐,你的曾祖父是马尔都克神殿的祭司,临终的遗书却违反了神殿的喻示,你是怎么看的?”

梅丹佐很认真的想了想,这才答道:“他在神殿中获得那神灵赐予的力量,得以修习神术成为一名六级神术师。神殿中的誓言以及艰苦的修炼是他的付出,也获得了远超于平凡人的成就与享受。如果马尔都克那样的神灵真的存在,并不欠他什么,他已经得到了自己该得到的。”

阿蒙的神情很是专注,若有所思的又问道:“这话是谁说的?”

梅丹佐:“我的祖父告诉我的,这是我的曾祖母安慰我祖父不满时所说的话,她老人家还说马尔都克大神如果救了我的曾祖父,应该格外的感激,如果没有的话,人就应该面对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这很正常。”

阿蒙点了点头道:“你的曾祖母的确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你祖父失去了继承祭司的资格,确实有点不公平,但你曾祖父的遭遇与马尔都克无关,如果真有那么一位马尔都克大神的话。……私习神术是违反法令的,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呢?”

阿蒙自己就是一位魔法师,他确实很想知道同样想私习神术的梅丹佐对这个问题是什么看法。梅丹佐笑了,压低声音小声道:“您在救我的时候也看见了那些大铁甲兽,他们天生就能使用一种类似神术的力量,可能是神灵所赐予吧,可是他们又经过了哪个神殿的允许呢?”

阿蒙也笑了:“尼采先生最初学习的神术,得自你祖先的遗书,本就应该心怀感激,他老人家的感激就是我的感激。教你神术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已经是一名中阶武士,最早唤醒的是血脉中的力量,你自己也很清楚,神术与体术是不能同阶修炼的。”

梅丹佐一听阿蒙的话里有门,立刻站起身来再度行礼道:“这些我当然也清楚,但我已经是一名中阶武士,理论上可以再进行一次力量的唤醒仪式,说不定有可能会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哪怕只是学习一些简单的低阶神术也好。再等我将来成为了一名高阶大武士,就可以……”

阿蒙打断了他的话:“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我想用一种特别的方法唤醒你的力量,对于一名中阶武士来说这可能比较麻烦,假如真的成功了,你可能要重新经历种种考验,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体术无法继续晋级。”

梅丹佐很干脆的答道:“只要您能传授我神术,什么都好说!”

梅丹佐来求阿蒙,可以说是求错了人也是求对了人,总之是一对糊涂蛋凑到了一块。在天枢大陆上各个王国的神殿里,至少是五级以上的神术师才能为人举行力量的唤醒仪式,而为一位中阶或高阶武士举行力量的第二次唤醒仪式,必须是大神术师才可以!

至于加百列当初为玛利亚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那是一个特例。玛利亚是圣女候选人,又得到了众神之泪,加百利身为大武士本身也掌握中阶神术。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在别人身上,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哪个二级神术师为哪个四级武士进行第二次力量的唤醒。

阿蒙哪知道这些啊,老疯子没告诉过他,没有资格学习神术的梅丹佐也不清楚这些讲究。但阿蒙心里想的可不是神殿中的那种仪式,他也不懂啊,只是琢磨着就从一无所知开始,为梅丹佐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沉吟着说道:“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尽量去试试,能不能成功可不敢保证,毕竟能唤醒那‘神灵赐予的力量’的人很少。你等我几天吧,我想清楚了再找你。”

梅丹佐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只要您愿意试试,我就感激不尽了,假如真的不行的话,只能证明我没有那个幸运,也就死了这条心了。”

老疯子告诉过阿蒙,不妨将他所知或尚在猜测中的方法在别人身上做印证。一般情况下阿蒙是不可能随便拿人做实验的,但梅丹佐送上门来自觉自愿,不试白不试。阿蒙没想到有了第一个“试验品”之后,很快又有了第二个。

说完这些话梅丹佐还没走,笑容有些尴尬,厚着脸皮又说道:“尊敬的神术师,这里的矮人部落将您奉为神灵的使者,族长林克告诉我,他愿意为您提供一切帮助。你既然答应教我神术,林克也想学,您看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教他?”

梅丹佐挺机灵的,没问“可不可以”而问“需要什么条件”。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阿蒙想了想答道:“我也可以试试,需要和他本人谈谈,你把他叫来吧。”

林克就在门外等着呢,梅丹佐招呼一声马上就乐颠颠的进来了,这时候一罐酒已经喝完了,那一盘肉谁也没注意就没了。也不知道薛定谔是怎么吃的,也不怕烤热的石头烫着爪子。阿蒙让梅丹佐回去休息,将林克单独留了下来,聊了一番部落里的情况,隐约发现这个部落与这位族长竟可能和自己有点缘分。

这里是一个好几百人的大部落,独自占领了这一片高原山地,享有最丰茂的丛林与猎物最多的猎场,周围别的部落都无法与他们对抗。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部落会冶炼铁矿,那山壁洞穴中就有好几座矿炉。

冶炼的手艺是世代相传的,最早据说是林克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从山外学会的。林克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在部落战争中被俘虏,然后被转卖到山外很远的一个大镇子上当奴隶,主要做开矿、采矿、冶炼工作,条件非常艰苦。

他在镇子上待了二十年,学会了很多,甚至还混成了矿场的小工头管理其他奴隶,终于找了个机会逃走,还带了七八位穴居野人一起逃回了深山。这个部落的精铁冶炼技艺,就是从那时起流传下来的。但是部落里只有语言却没有文字,就连族长也不识字,所以没有详细的记载。

说到这里,林克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神灵的使者,不识字也可以学习神术吗?”

假如是在外面的神殿中,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但阿蒙想了想答道:“学倒是可以学,就是麻烦许多,你以后最好也要学认字。”

一听这话林克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却赶紧匍匐在地行礼道:“这么说您是答应了,多谢神灵的使者!您有什么吩咐,我愿召集整个部落效劳。假如族人问我是哪位神灵赐予我力量,我一定回答是阿蒙神!”

阿蒙让他吓了一跳,老疯子让他解开神灵的秘密还是没影子的事,可这位矮人族长倒好,一张嘴就送了一顶“阿蒙神”的帽子,这神灵当的也太便宜了!阿蒙摆了摆手道:“不必这样,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这还得看你自己。我既然答应了梅丹佐,不妨也答应你,但我感觉你好像会一点神术,手里拿的就是神术师的法杖啊?”

林克一举手中那根镶嵌着神石的兽骨道:“这是族长的权杖,我也会一点点您所说的神术,是部落族长历代口口相传的,只有学会了才有资格当族长。”

林克还真会一点简单稀松的神术,属于元素神术中的土元素神术,只是其中最基础最简单的一些应用。他连土元素神术是都不知道,更没有学全,部落里没有文字记录,他当然不可能清楚其具体的来历。

……

就这样,阿蒙在穴居野人的部落里住了下来,作为神灵的使者,他在这里受到的礼遇差不多就是个“神灵”了,顺便教两个学生。阿蒙琢磨了好几天,才把梅丹佐和林克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私下说了一番话——

“不论你们以前学过什么,现在我想从最初的仪式开始,尤其是你梅丹佐,一定不要去多想所唤醒的力量是什么,不要管它是神灵赐予的力量还是血脉中沉睡的力量,也不要想着这是第二次的力量唤醒仪式,一切就当做从头开始。

唤醒力量的同时也会唤醒欲望,说不清这欲望来自身体还是心灵,它本就是一体两面,要学会怎样去面对不被其左右。你们首先要学习的,就是如何使精神处于一种专注的状态,内省自己的身心。向着这枚大地之瞳祷告吧,我把它暂时交给你们俩,每人一天、轮流使用。

林克要记住,你要像族中的勇士那样锻炼自己的体魄,或者干脆和梅丹佐学习体术的技能。而梅丹佐要忘记什么是神术什么是体术,你就是在唤醒一种力量,却不知是哪位神灵所赐予,这种祷告也许很难,要能达到那种专注内省的状态。”

林克很乖巧的接了一句:“不难,不难,就是阿蒙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