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3章 最原始的宗教

“您是埃居人吗?随身带着一只猫,居然还给猫先做吃的。”这是晚上宿营时梅丹佐问阿蒙的话。他留着金棕色的短卷发,皮肤很白、鼻梁高且直,模样非常英俊,在这世上大多数少女的心目中,他的笑容一定很迷人,笑起来露出的牙齿也很白很整齐。

阿蒙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先给猫做吃的,就是埃居人?”

梅丹佐:“埃居人崇拜猫,将猫看作神灵的化身,只有这样才会如此宠爱一只猫,难道您不是吗?”当他看清救下自己的这位神术师竟然如此年轻的时候,心中也是惊讶不已,可是阿蒙并没有主动介绍自己的来历。

阿蒙笑了笑答道:“哦,这只猫是我一位长辈的朋友,托我好好照顾它。我确实来自埃居,名叫阿蒙,很小就学习神术了,但到现在为止也仅仅是一位二级神术师。刚才你说自己来自巴伦王国的王都巴伦城,为什么会到这哈梯境内的深山来?”

既然刚才情急之下已经暴露了自己会神术,索性顺水推舟就冒充一位来自埃居的神术师,反正梅丹佐也不可能查证他的身份。

梅丹佐:“哈梯?这里巴伦境内!……嗯,也有可能是我搞错了,这里本来就没有明显的界标。不瞒您说,我的曾祖父也是一位神术师,可是他在很久之前的战乱中牺牲在这里,我是来寻找他的遗迹的。尊敬的神术师,您又为什么会来到这么艰险偏僻的地方?”

阿蒙莫名想起了什么,愣了愣才答道:“我的来意和你差不多,一位大祭司多年前在这里失落了一件东西,命令我把它找到,并告诉我这也是一种历练。”

梅丹佐脱口而出道:“您是不是得罪他了,派你这么年纪轻轻的神术师到这里来?”随即又解释了一句:“我可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随口一说。”

阿蒙却毫不介意的一挥手:“这确实是一种惩罚,是我自己有事情做得不好,也愿意接受这样的惩罚。”

梅丹佐笑道:“一般的大祭司是不可能穿行深山跑到这里来的,他一定是在空中飞行时遗落了什么,如果就在这附近的话,我可以找人帮忙。”

阿蒙讶道:“找人帮忙?这里能找什么人?你自己不也是来找祖先的遗迹吗?”

梅丹佐又解释道:“我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了,结识了附近最大一个矮人部落。他们应该是最熟悉这一带的人,可以请他们帮你寻找遗落在山里的东西。”

阿蒙:“穴居野人?你和他们的部落也打交道?今天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到那个水潭惊动那些铁甲兽?我从没有见过那种变异的铁甲兽。”

梅丹佐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我虽然没有找到祖先的遗迹,却和这里的矮人部落混熟了,经常和他们交换一些东西。这个部落别的好东西没有却会冶炼精铁胚,是很值钱的。而我这几年来往深山也需要钱,所以和他们做些交换,这里可能还是巴伦境内,也不算走私吧?”

精铁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官方专控销售,私人进行这种交易多少有违法的嫌疑,不过阿蒙也懒得管这种闲事,顺口又问道:“那你是来寻找矿砂的吗?难道还想亲自冶炼精铁?”

梅丹佐一愣:“您不是第一次来吗,怎么也知道这里有最上等的精铁矿砂?”

阿蒙耸了耸肩道:“我的确是第一次来,但铁甲兽的粪便里可以淘出最上等精铁矿砂,这我早就知道啊!”

梅丹佐怔住了,神情在火光照映中变得很古怪,小声的骂了句粗话才说道:“所谓最上等的马革钢矿砂原料,原来是铁甲兽的粪便!那个该死的族长可没有这么告诉我。”

阿蒙也怔住了:“啊,原来你不知道啊,那人家是怎么告诉你的?”

梅丹佐恨恨的说道:“这里的部落出产最上等的精铁胚,比一般的精铁要好得多,在我们那里被称作马革钢,带出山外一小块就能赚不少钱,但是产量很少。我问族长能不能多弄点?族长说矿砂难采,又说山里有个水潭边沉积的淤泥富含最好的马革刚矿砂。但有铁甲兽王居住在水潭里,想采集的话非常危险,他们的族人都不敢来。

我自忖也是一名中阶武士,对付一只铁甲兽王应该没问题,于是就自己悄悄来了。想斩杀铁甲兽王让那些矮人也看看我的厉害。族长那家伙可没告诉我有四只,更没告诉我那矿砂就是铁甲兽的粪便。结果我差点把命送在这里,幸亏遇见了您。”

阿蒙看着他不禁呵呵笑出了声,这笑声越来越大,然后梅丹佐也笑了。两人相对哈哈大笑,在夜晚的山中传来阵阵回音。正在打瞌睡的薛定谔抬起头很不满的看了这两人一眼,神情仿佛在说——有什么好笑的!丢人不丢人?

……

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后,阿蒙拄着树枝背着薛定谔,在梅丹佐的带领下继续向高处走去。虽然他并不打算让穴居野人部落帮助自己寻找贝尔的下落,但是打听一下这附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总是有用的。

高山上的云远看像漂浮的海,走进了又像一片飘渺的雾,阿蒙已经快第三次穿越云层了。走到半路,他突然听见了前面有动静,一顿法杖停了下来道:“梅丹佐,前面好像有声音,不像是动物,很像人的脚步。”

梅丹佐纵身跃到一块大石头上,提剑向前望去,过了一会突然喝道:“林克,你这老不死的,赶紧过来!……你骗得我好惨,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群人从山路转弯的树林间走了出来,为首那人就是梅丹佐骂的“老不死的”,他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应该只有三十左右。肤色稍黑但在这些人当中已经算最白的,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脚上还有一双麻草编的鞋,他是这些人当中唯一穿鞋的,也是山中穴居野人部落的族长。

林克一见到梅丹佐,赶紧上前道:“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听说你去铁甲兽王居住的寒潭采矿砂,天黑了没办法来找你,天一亮就集合族中的勇士来救你了。”

再看林克的身后跟了三十多名“勇士”,有的手里拿着简陋的弓箭,有的拿着木柄绑着铁头的长矛,还有几个人的武器很有意思,就是细长而粗糙的扁精铁条,磨尖了一面开刃,可以刺也可以砍,但没有打造成刀的形状。

这些人的身材也不算太矮,不过族长林克说他们都是族里最精壮的勇士,个头都应该是最高的了,但也就和普通成年人的平均身高差不多,看来穴居野人被称为矮人也不是没有原因。

梅丹佐一看见林克就从石头上跳了下去,用剑脊作势欲敲他的脑袋:“等你来救我,我早被铁甲兽给吃了!不是说有一只铁甲兽王吗?我怎么碰见了四只!”

林克“啊”了一声嘴张得老大,用手里的一根短杖虚挡了一下。他这根短杖不知道是用什么野兽的骨头制成,上面居然还镶嵌了一枚神石,很像神术师的法杖。

他上下打量着梅丹佐道:“你还能安全回来?昨天话还没说清楚你就一个人悄悄走了,我可是一再叮嘱你不要擅自去的。你碰见的不是铁甲兽王,而是看守兽王巢穴的大铁甲兽,铁甲兽王一般要到后半夜才出来活动。……四只大铁甲兽啊!你没事吧?”

梅丹佐从兜里掏出一支黄黑色五寸多长的尖钩状东西,就是他昨天获得的“战利品”,一剑斩下的那根兽爪,有些炫耀的晃了晃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幸亏有一位高贵的神术师帮助了我,是我亲手斩下了这根利爪。”

众人发出一声惊叹,林克有些羡慕的看了看梅丹佐手中那根爪子,好奇的问了一句:“神术师,什么神术师?是你的朋友吗?”

梅丹佐得意的答道:“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这个没见识的老家伙。连神术师都没听说过吧?可比你那两下子要厉害多了!”

阿蒙这时才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这些穴居野人连神术师都没有听说过,也免了自我介绍的麻烦。大家只当他是梅丹佐的朋友,也是部落里的客人,与梅丹佐一起被迎接到山上。

这个部落果然有“穴居野人”的特点,建在一片不高的石壁下的平坦半坡上,沿石壁有很多天然的洞穴,又经过了人工的开凿可以居住。最大的洞穴内点燃了一堆火,有族人每天轮流取来木柴使这堆火燃烧不灭,它是全族所有人家的公共火源。

虽然这里的矮人已经会用燧石取火,但那一堆火也是全族的一种象征,燃着火的大山洞就相当于一般市镇里的神殿了,洞口前的开阔地也是全族人集会的地方。离石壁不远的山坡上也有房屋,用木材和茅草搭建,墙上还抹了泥浆,虽然简陋但也坚固。

住在房子里的都是族里地位较高的人,梅丹佐看来在这里很受尊敬,专门有一间房子让给他住,阿蒙也住在这座草房里。

这天黄昏的时候,部落中有个集会,一群人在空地上围着一堆柴蹦蹦跳跳的转圈,将梅丹佐砍下的那一根兽爪彼此传递着,模仿着各种劈砍的动作,就像兽爪是他们自己砍下来的一般,神情很陶醉的样子。

合力斗铁甲兽的阿蒙与梅丹佐坐在最尊贵的位置,就在那个燃烧着火堆的大洞口前与族长林克在一起。梅丹佐在阿蒙耳边小声道:“这是他们一天最高兴的时候,一直跳舞能跳到火堆熄了才回去睡觉。”

阿蒙也小声问:“他们拿着那根爪子在干什么?一个个都像喝醉了酒。”

梅丹佐:“那是一种仪式,幻想着获得斩杀野兽的力量,给他们信心和勇气,在狩猎的时候不必畏惧,每一次都能成功,反正是一种巫术祷告吧。”

说话间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有一名矮人拿着一根树枝去大山洞里取火,看样子是要去点燃空地上的柴堆。阿蒙忽然想起老疯子留下的信息中提到的一件事,手握精铁枝站了起来,另一只手凌空一指远处的柴堆。

一道风打着旋绕着柴堆吹起,风中出现了亮光、亮光变成了火丝、火丝在风里又化为舌状跳跃的火苗、火苗点燃了柴堆。虽然只是最简单的火元素召唤神术,但配合气元素神术施展出来,效果显得既神奇又炫目。

正在围着火堆跳舞的矮人们动作都停了下来,转圈坐着的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然后阿蒙就看见所有人都朝着他匍匐行礼,一脸崇敬与惶恐的样子。族长林克也在向他行礼,阿蒙听见他口中分明在说:“神灵的使者啊,您带来了温暖和光明!”

身边的梅丹佐见大家都这样做,也站起来向阿蒙躬身行礼,却悄悄挤了挤眼睛小声道:“您真行,这一手太漂亮了!可惜我不是神术师,要不然早就这么玩了。”

……

本章出场人物介绍——

林克:穴居野人部落的族长,会一点简单稀松的神术,也相当于部落祭司的身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