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2章 为国分忧(下)

孩子,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一位出色的二级魔法师了。不知你在深山中都经历怎样的艰险,但你也应该发现自己其实比想象的更强。我可以把所有的神术修炼经验都慢慢告诉你。但是神灵的秘密我只探索到这一步,接下来只是推测。

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按照某种特定的步骤去同时修炼体术与神术,其实比单独修炼其中一种更难。但是按照贝尔的信息,我希望你走上这条艰难的道路。成为二级魔法师,假如迟迟迎不来晋级的考验“信仰的坚定”,我建议你在学习各种所能掌握的低阶魔法同时,也坚持修炼二级体术。

假如二级体术修炼到巅峰,神术晋级的考验随即到来,那就证明我的推测是对的。

在大陆上的各个城邦里,不能泄露魔法师的身份,但做为一名武士是很好的身份掩护。如果不小心泄露了,你或许可以冒充远方的神术师,但在信仰不同神灵的国度中,这一样可能有危险。

在丛林里倒不必有这个忌讳,你也不必害怕穴居野人,只是要小心他们的弓箭可能有毒。在他们面前使用神术是一种很好的震慑方式,尤其是火元素神术,穴居野人大多崇拜火。你可能会遇到穴居野人部落,如果聪明的话也可能被当做神灵一般的存在,这就看运气了。

虽然你不能轻易泄露自身的秘密,但不妨将这种修炼方式传授给别人,那些值得你信任或者是值得你利用的人,从他们身上得到印证。你也许认为这么做不太应该,很抱歉,我对你也是这么做的。这总比一辈子浑浑噩噩的蒙蔽在凡人的世界中更好,哪怕你最终成为不了神灵,也至少能看到天幕之外的亮光。

继续往高处走吧,当你穿过三层云,找一个能安身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通过“信仰的坚定”这一道考验。但从现在开始,你要注意身边的天气与东边的天空,当灾难来临之后,你会看到我留给你的下一条信息。

老疯子的第一条信息到此为止,他并没有教阿蒙具体的修炼,只是像聊天一样讲了需要注意的情况。令阿蒙感到很不安的是,他又一次提到了灾难,而下一条信息要在灾难来临之后才能看见,究竟是什么样的灾难呢?

既然阿蒙无法弄清楚,也就没有再无益的多想,安定心神继续做眼下该做的事。第二天阿蒙背着薛定谔继续向高处攀登,那巍峨的的高峰就像在眼前,可是走起来却相当遥远。阿蒙又走了一天,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已经穿过了两重环绕在山腰的云层。

老疯子让他跑这么高干什么?这条路是薛定谔指引的,但这几天那只猫一直在皮兜里呼呼大睡,似乎根本不管阿蒙往哪里走、走得有多快。它如果真想引路的话,就不怕阿蒙走错了?在这么复杂的山地中,只要稍微走错一点,那最终的目的地的可是天差地别。

阿蒙刚刚这么想,正在呼呼大睡的薛定谔突然从皮兜里跳了出来,一溜烟钻进了道旁的灌木丛,跑的比兔子还快,几乎是一闪就不见了。阿蒙拔刀开路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纵身跳出了十几尺远越过了一丛灌木,落地的时候还召唤出一阵风帮助自己站稳,顺着猫消失的方向快速追了下去。

提着沉重的铁枝一瞬间就跳得这么高、这么远,落地还能这么稳,阿蒙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体术修炼已经相当有成就了。

前面看不见猫的踪影,阿蒙却又一次看见了皮靴留下的脚印,还是那双齿纹快被磨平的旧靴子,随即就听到了远处有动静。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绕过一道山梁,看见薛定谔正猫在一棵大树下面探头探脑的向前张望,而山谷中传来野兽的咆哮声与一个男人的呼喝声。

这只猫不仅肯自己走路了,而且还学会看热闹了!

阿蒙走到薛定谔身边向前望去,不禁吓了一跳。前方是个马蹄形的山谷,三面陡峭的山崖半环着一个水潭,一名男子站在山崖的半坡挥舞着一支长剑,正被几只硕大的铁甲兽围攻。

阿蒙见过铁甲兽,浑身包裹着鳞状板甲似的角质层,非常坚硬宛如铁甲。这是一种杂食动物,他们吃丛林中的白蚁、淤泥中的鱼虾、还经常吞食富含铁矿的淤砂帮助消化,有时也捕捉一些小动物。在铁甲兽的粪便里可以淘出最上等的精铁矿砂。

一般的成年铁甲兽只有三尺多长,虽然力气很大但还不至于太可怕。可现在围攻那名男子的几只铁甲兽足有十尺长,也不知是什么异化的品种。阿蒙只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第一次见到野兽居然也能使用类似神术的本能。

铁甲兽的外壳坚硬,但是动作不够灵活,一般不可能攀援陡峭的山壁。正在被围攻的那位年轻男子好像也知道这一点,他可能是在水潭边惊动了几只变异的巨型铁甲兽,然后爬到了山壁半腰企图避开,不料那些铁甲兽也跟着爬了上来。

阿蒙感应到一种元素力量的波动,那硕大的铁甲兽,居然会使用一种类似土元素神术的天然技能,使自己身体与岩石附着为一体,变得更为沉重也更为有力。而且它们也远比一般的铁甲兽更为灵活,锋利的牙齿与爪子是致命的武器,而长长的尾巴扫过居然还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

这力量使近处的人有一种压迫感,觉得身体变重、动作也会变迟缓,一不小心闪避慢了就有可能被那铁鞭般的长尾扫的筋断骨折。阿蒙虽然还没有开始习练土元素神术,但相关的口诀和施展的各种威力特征早就背熟了,一看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正在与铁甲兽格斗的那名男子身手也很不简单,一柄长剑挥舞的风雨不透,还带着一层淡淡的雾状光晕。能够将血脉中的力量透过武器激发出来,已经是一名中阶武士了。变异铁甲兽的外壳虽然坚硬无比不惧怕一般的刀剑,但对男子剑身上的那层淡淡光雾却很忌惮,尤其是眼睛以及腹下皮色发白的薄弱地方不敢直对其锋芒。

偏偏铁甲兽袭击时,需要昂起身子张开獠牙扬起利爪,这样脖子以下较软的皮就会露出来,男子攻击的正是这一点,因此在三只铁甲兽的包围下也能斗个旗鼓相当。阿蒙赶到时的战况正值最激烈,但他一眼就看出男子正处于危险中。

这些变异的铁甲兽似乎很聪明、甚至有简单的灵智,懂得配合围攻,三只在正面吸引注意力,有一只悄悄的从后方迂回偷袭。

两侧以及下方有三只铁甲兽在围攻那名男子,完全缠住了他,而另一只铁甲兽已经悄悄的爬到了峭壁的上面,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无声无息扬起了长长的铁尾。男子就算抬头,视线也会被上方突出的岩石阻挡,什么都看不见,这只长尾巴带着沉重的力量落下来会直接扫到他的脑袋上,三面受围堵的男子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

再有人出声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时却发生了意外的状况。高处的那只铁甲兽尾巴扬起向前踏出一步,抓紧岩石正准备发力,却突然脚下一滑半个身子都趴了下去。岩石的边缘莫名其妙结了一层冰,不仅溜滑异常而且冷得刺骨,这是爬行类野兽最难忍受的感觉。

变异铁甲兽会使用类似土元素神术的本能,身体一顿这层冰就碎了。但碎冰随即化成一片锋利的冰晶,扎在它胸腹下的软皮上,虽然没有扎穿,一瞬间也疼痛难忍。铁甲兽想缩回身子重新站稳,但岩石上又卷起一阵风,绕着他扬起的长尾巴打旋,向一侧用力的甩了过去。

铁甲兽的长尾是保持身体平衡的重要器官,一连串精妙的神术对付站在一块狭窄岩石上的巨兽,它终于保持不了平衡从岩石上摔落下来。说来也巧,它正好落在下方左侧另一只铁甲兽的身上,两只铁甲兽一起稀里哗啦的滚到了山下的水潭中,硬壳砸在岩石上发出很大的动静,在水潭中激起巨大的浪花。

正在激斗中的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一愣神间差点被右侧巨兽伸过来的利爪掏中。一股风在半空凝成锐利的风刃斩中了铁甲兽的爪子,利爪表面竟然泛起一层黄黑色的光,爪子上连个印都没有留下,可真够坚硬的!

趁着这么阻挡一下的功夫,男子已经大喝一声跳向了左侧避开,站稳脚步一剑劈向了中间那只铁甲兽,剑身上的光雾前所未有的浓郁,几乎凝成了一层发亮的鞘膜。这一剑可比阿蒙凝成的风刃厉害多了,正往上扑的铁甲兽无法躲避,伸出前爪去挡,竟然被硬生生的斩断了一根利爪,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痛吼。

剩下的这两只铁甲兽见势不妙,身子一蜷竟然顺着山壁直接滚了下去,也落入水潭中半天也不冒头。

那男子就算傻子也知道刚才是一位神术师救了他,一扭头正看见已经走出树丛的阿蒙,赶紧持剑单膝跪地行礼道:“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一位尊贵的神术师,我叫梅丹佐,是一名四级武士,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