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2章 为国分忧(上)

众人都看着达斯提,萧咕不满的插了一句:“你这么做分明是故意让他走,赶在兰迪尔大人到来之前。”

还没等达斯提回答,歌烈突然冲萧墨道:“州长大人,这份法令仍然有效,对吗?没有人该因为忠实地执行了王国法令而受到指责,一位书记官也绝不应该这样责问自己的长官!”

萧墨能在叙亚城邦主政多年,当然是个精明的官场老手,立刻就明白了歌烈想维护达斯提。在叙亚城邦做州长兼神殿大祭司,萧墨是宁愿得罪十个兰迪尔也不会得罪一个歌烈,而且论起来他的职位比兰迪尔还高一级,奉承兰迪尔只不过因为对方王都使者的身份。

这些天看着兰迪尔小人得意忘乎所以的样子,萧墨早就不顺眼了。此时见歌烈训斥萧咕并有诘难兰迪尔意思,巴不得顺水推舟,赶紧点头道:“是的,这份法令完全合法有效,我并没有说达斯提镇长这么做有什么不应该。只是问他为什么,这毕竟令人惊讶。”

达斯提躬身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我在找借口处罚阿蒙。前不久我从埃居来的商人那里听说了一件事,下埃居伊西丝神殿又出现了一位圣女名叫玛利亚,她在都克镇得到了一名矿工敬献的众神之泪。两个多月前海岬城邦的主政官罗德·迪克确实带着一个叫玛利亚的姑娘来过。我以为他只是做生意,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当时镇上主持荷鲁斯神殿与穆芸神殿事务的祭司萧咕也不知情,他还是我的书记官,所以本镇的记录上也没有登记有这样的一枚神石出产。后来我调查的结果是阿蒙开采出了众神之泪,并当场以私人名义敬献给了伊西丝女神,拿走神石的人是罗德·迪克的书记官法约尔·犹大。

这种行为是不能被容忍的,可是又无法以此为借口开罪埃居帝国。为了阻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必须给阿蒙以惩罚,好震慑和警告所有人。所以我想到这份三十年前的法令,让他去生活着穴居野人的深山中追缉一位邪恶的魔法师,并且命令找不到就不许回来。

这是一种放逐,他不可能活着回来!身为镇长我无权随意处死一位镇民,但有责任为王国分忧,思考了几个晚上才想到这个办法。兰迪尔大人的来意就是为了处罚阿蒙,我很欣慰也很遗憾,欣慰的是从王国的立场果然应该处罚他,遗憾的是兰迪尔大人没有早来三天。”

达斯提说完了,萧咕被刚才的训斥吓得不敢再说话,而其他人也看出气氛有点不对,一时都不抢先表态,只有歌烈点头道:“原来如此,真是用心良苦!达斯提是一位称职的长官,懂得怎样为王国分忧!州长大人、兰迪尔大人,我们应该为治下有这样出色的人才感到高兴,难道不是吗?”

州长萧墨、大祭司考斯曼、财政官莫顿齐声附和道:“是的,达斯提镇长忠诚且称职!”

兰迪尔有点懵了,他可是来处罚阿蒙的特使,阿蒙走了他怎么办啊,使命不是没法完成了?一摆手道:“歌烈,你先别着急褒扬一位乡村镇长,本特使如何完成使命?”

歌烈突然哼了一声,兰迪尔面前的酒杯无声无息的碎了,鲜红的酒溅脏了他的衣服。兰迪尔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只听歌烈冷冷道:“你真是无礼,竟敢直呼我的名字不加任何敬语!”

兰迪尔也清醒过来了,这一路上的地方官员对他的态度很尊敬,使这位第一次离开王都的律政部小官僚有些忘乎所以了。歌烈是八级大神术师、哈梯王国神术学院的元老团成员,地位超然无比,自己怎么可以无端去呵斥?假如歌烈小题大做抓住这件事不放,甚至通过神术学院元老团弹劾他对神灵不敬,最严重的后果可能是要被夺爵削职的。

歌烈自然不会做这么无聊且有失身份的事,但米瑟·兰迪尔却被自己的想法给吓着了,立刻躬身行礼道:“尊敬的大神术师,米瑟万分抱歉,希望您能原谅我的失礼!我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想到自己肩负的使命无法完成,才会口不择言。”

歌烈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却没让兰迪尔坐下,缓缓开口道:“你想完成使命也不是不可以,让萧墨州长借一支卫队护送你进入与亚述、巴伦交界的深山中,什么时候找到阿蒙并处罚了他,什么时候再回王都复命。我可以为你做见证,并且把消息带回王都律政部,派人通知你的长官和家人,让他们不要着急。”

萧墨等人心里想笑却又不得不忍住,像兰迪尔这种将别人的谦逊与礼貌当成自己威风的家伙,确实很可恶,碍于身份却又不好说什么。但是歌烈这样一位根本犯不着巴结兰迪尔的的大神术师,真想翻脸收拾他还不容易?就算律政部的长官也不会因为兰迪尔而开罪歌烈啊。

再看兰迪尔的神情都快哭出来了,向着歌烈跪下行礼道:“尊敬的大神术师,请问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歌烈笑了,一伸手隔空将他扶了起来:“其实也好办,有两个方法。一是你给萧墨州长下一道命令,让他派人把阿蒙带到你眼前,你就在叙亚城邦等着。不过这个办法可能不太管用,阿蒙十有八九早就在深山中被野兽吃了。第二个办法就简单了,你只要把此地发生的事如实上报就可以,不要忘了褒扬萧墨以及达斯提等一众地方官员是如何真正的为国分忧。

阿蒙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处罚,他只不过是一个矿工而已,王都派你为使者处罚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警告其他人,如今这个目的完全已经达到,没有人再会操心什么。况且有我在场为你作见证,一句话就能解决。我想是律政部的长官看你平日勤勉,所以才会派你出来走走,这一路吃喝玩乐,享受的还可以吧?”

兰迪尔的脸被臊红了,说“可以”也不是,说“不可以”也不是,只得唯唯诺诺道:“多谢尊敬的大神术师,多谢诸位同僚,那就这么办吧。”

……

阿蒙一路向上攀登,感觉不是登上一座孤立的山峰而是走上一片高原。山路并不是一味的向上,起起伏伏经过很多平缓开阔的地带,生长着茂盛的原始丛林。这里的植被丰富降雨也不少,野生动物很多,是个适合于狩猎与采摘的地方,难怪会有穴居野人的部落。

他拄着精铁树枝始终保持着警惕,然而整整一天都没有发现穴居野人的踪影,只是看到了好几只松鼠和野羊。山中松鼠不避人,甚至会跳到高枝上好奇的看着你,但你要是走的太近,它又会倏的钻进树冠里不见踪影。野羊的胆子很小,听见动静就远远的跑开了,它们的动作非常灵活,可以再陡峭的山岩上跳跃。

小路上并不是总能看见足迹,高山中的气候很复杂,有时候隔一道山梁就是阴晴两重天,有的地方很干燥留不下足迹,而小路本身也是时断时续。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阿蒙离开了小路,找了一片背靠石壁的凹陷处,前方是一小片开阔地,这是他在山中最喜欢的宿营地形。点上篝火先给薛定谔做了一顿晚餐,然后自己再吃饱,他随身携带的特质肉松已经不多,顶多够他和薛定谔再吃两、三天,然后就得自己打猎了。

宿营时他意识到一件事,按照老疯子的说法,能够将两种低阶神术配合使用,就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二级魔法师了,不知道老疯子在“大地之瞳”中是否留下了目前可看的信息。

天黑下来之后阿蒙在空地上活动着四肢,动作像是一种体操却没有固定的套路,就是常年来在寒泉中洗浴之后的习惯,随着体内的热流升起蔓延舒展着筋骨,能得到最大的放松消除一天的疲乏。说来也怪,现在就算不洗寒泉,每天这样锻炼时也会有一股暖意弥漫在周身,感觉很舒服。

然后阿蒙将法杖插在身前,铺好干净的软草静静地端坐冥想,那所谓“神灵赐予的力量”更多的时候也被称为法力,在凝神内省的状态下运转法力与外物沟通。神术师可能擅长不同的神术,但是作为最基本的技能,这种凝神内省的状态都是一样的,不同级的神术师分别能达到不同的状态。

阿蒙还不会信息神术,信息神术和侦测神术一样都是中阶神术,能单独使用一种中阶神术也是考核三级神术师的标准之一。但老疯子已经用信息神术将要告诉他的话封印在大地之瞳中,只要阿蒙到达某个阶段自然会“看”到某个阶段的内容。

阿蒙进入凝神内省的冥想状态,用法力去触动与召唤大地之瞳,果然有一条信息进入他的脑海。像是文字在眼前出现,又像是声音在耳边响起,信息的内容如下——

……

本章出场人物介绍——

梅丹佐:来自巴伦王国的一位四级武士,深入幼底河谷高山丛林寻找祖先的遗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