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0章 不可思议之猫

阿蒙是个没出过远门的孩子,一个人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老疯子居然让他带上一只猫!猫可不像狗那么听人的话,更不是想带走就能带走的,他有些为难的问道:“您为什么让我带上薛定谔,它能跟我走吗?”

老疯子接下来的话让阿蒙又吃了一惊——

“薛定谔在我这里呆了三十年,除了贝尔封印在它身上的那条信息神术,我从来没有听它叫过,而且它的样子一点没变,我甚至想抱它一下都不可能。但它却没有走,一直留在都克镇,刚才突然跟着我一起来了,可能就是在等待今天。阿蒙啊,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薛定谔可能成为你的向导,它的来历非同一般,我还没有告诉过你。”

阿蒙惊讶的问道:“它是什么来历,您还有什么话没有告诉我?”这只猫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别的不说,仅仅是三十年样子不变而且一声没叫过,已经远远超出了常人的理解。

老疯子却没有回答,反而又问了一句:“你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吗?”

阿蒙看着手里刚刚拿到的两份证明文书道:“不是埃居帝国吗?这应该是你让镇长给我的,拿着它我就可以穿过沙漠去埃居。”

老疯子却摇了摇头:“不,那只是为你将来准备的,我让镇长当众宣布那条法令也不完全是找借口,我真的想让你去寻找贝尔的下落。你仔细想一想,这世上谁最有可能找到贝尔最后出现的地方呢?”

阿蒙一指地上那只猫:“当然是薛定谔!可是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办法让它带你去,我又怎么能办到,可能它早就忘了。……您还有什么话要告诉我而没告诉我的,都这个时候了,请您一次都说了吧。”

老疯子也看了薛定谔一眼:“那我就全告诉你吧,贝尔当初从伊西丝神殿不仅带走了圣女葱霓和众神之泪,据我多年来打听到的隐秘消息,他还偷走了一件圣物和一只猫。伊西丝神殿曾经下密令要找回这两样东西,只有埃居的高级祭司才知情。

秘密寻回圣物很正常,伊西丝神殿也不希望丢失圣物的消息公开,但是找一只猫干什么,贝尔带走一只猫又是为了什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奥妙值得深究,贝尔虽然没有告诉我,但我猜测那只猫一定就是薛定谔。可是三十年来我始终没有解开这个谜,薛定谔也从来不理我。

不瞒你说,这些年我有很多次想通过薛定谔找到贝尔的下落,可始终没有成功。看上去这只猫比较喜欢你,我见到你抱过它,这是三十年来我最惊讶的一件事。

你接下来该修炼二级神术,将要面对的考验是‘信念的坚定’,神灵的秘密我只探索到这里。孩子,这条路很艰难,我不让你叫我老师也是因为这一点,你所要走的道路不是我所能指引的。

贝尔显然了解了更多,找到贝尔的下落,是你解开神灵秘密的第一步。再往后的道路该怎么走,他一定留下了讯息!离开都克镇去寻找贝尔吧,带上这薛定谔或许会成功。不要怕,以你现在的成就,穿行深山对付一般的野兽或者穴居野人并无问题,也希望你将来不要悔。”

老疯子说了很长的一段话,伸手拍了拍阿蒙的肩膀。阿蒙低头道:“我不怕,也不悔。”

老疯子发出一声似是欣慰的长叹:“孩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现在你试试能否带走薛定谔,如果能带走它,就有希望找到贝尔的下落。”

怎么带?老疯子站到一旁,阿蒙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叫道:“猫咪,猫咪,跟我来。……薛定谔!跟我走吧!……好猫咪,走了。”

阿蒙叫了半天,薛定谔倒也理他了,但只是转过身重新蹲下来,态度似是很倨傲的样子,伸出了一只前爪指向阿蒙,简直像个贵族大人召唤仆从搀扶的架势。这只又脏又懒又馋又肥的猫谱还不小。

阿蒙愣了愣,走过去把薛定谔抱了起来。薛定谔打了个哈欠然后把身子一蜷居然睡着了!老疯子也是一脸苦笑,悄悄指了指阿蒙斜跨的那个大皮兜。翻山越岭也不能抱着猫啊,阿蒙轻轻的把薛定谔放进了皮兜里,空出来的地方正好够装下它,上面开着口还不至于把猫闷着。

“阿蒙,我还有最后的话,请你一定要牢记,并且一定要照我说的去做。先不要着急去找贝尔的下落,从这里一路向东走,不论多么艰险也不要回头,三天后你向四周看,然后登上目光所及最高的山峰,一路只往高处走。

当第三层云也在你的脚下时,找个地方好好修练神术,最重要的是水元素神术与气元素神术。可以借助幽蓝水心与风之魅舞,将它们都嵌到法杖里,再嵌入另外两枚标准神石一起使用。

低阶水元素神术你已经掌握的非常熟练了,有风之魅舞,学习气元素神术并不困难,但一般的神术师往往只得意于力量的神奇,却忘了自身的神术的力量与自然中的元素威能相比是多么的渺小。

所以你修炼这两种神术时,先不要去追求有多么的高阶,还要注意在自然元素运转的面前如何对抗、利用与保护自己。假如你能控制一滴水,就要学会如何让这一滴水在江河中不被击散。学会这些,你就已经是出色的魔法师了,二极体术也会达到巅峰。

不论你有没有做到这一点,暂时都不要离开高山之巅,注意看西边的云端。当阴云密布不散时,找个地方躲好,不要让高处的天雷击中。等待团聚的阴云散去、雷声不再响起,你再带着薛定谔去寻找贝尔的下落。

这些,是你一定要记住的!”

老疯子最后这句话似乎是从半空传来,阿蒙很惊愕的一抬头,这才看见老疯子已经飘飘然的飞走了,身形擦着树梢像一只硕大的怪鸟。当他消失之后,还有声音不知从何方飘来:“阿蒙,如果你找不到贝尔,把那只猫宰了吃吧,一切就全靠自己了。”

……

孤独的阿蒙独自穿行在崇山峻岭中,一路向东而去,脚下已经没有了路,他尽量挑好走的地方走,左手拿着那根沉重的精铁枝法杖,右手拔出了镇长送他的那把刀披荆斩棘。这样的地形不可能走的太快,山势越来越险峻、地貌也越来越复杂,高大的山峰之间切割的沟壑也越来越深。

假如他没有过人的体力和机敏的反应,是不可能在这里走出很远的。茂盛的丛林中偶尔也能看见依稀的小道,那应该是穴居野人踩出来的,阿蒙还不清楚自己有多大本事,所以不想起冲突,尽量小心的避开了。

他很快就明白了老疯子为什么最先教他水元素魔法,人可以好几天不吃东西,但是几乎不能一天不喝水。到傍晚的时候,阿蒙找了山间一处干燥的石缝准备休息了,天黑了之后是不可能再走这种山路的。他清理了一下周围,点起了一堆篝火准备做点吃的,这才想起没有水,他也没有带水壶。

水似乎就在不远的地方,从这面山坡往下,深处的山涧里有隐约的流水声,可是根本就没有路过去。阿蒙不会飞,自然不能飘落到悬崖下的深山涧流中去取水,而且深涧上空的气流十分复杂,就连鸟儿都不敢随便乱飞。幸亏他可以召唤水元素,凝聚环境中的水供自己饮用,既方便又干净。

他想把背包里带的一口小锅和特制牛肉松拿出来,打开背包就听见薛定谔打了一个嗝,带着香醇的酒气懒洋洋的爬了出来。阿蒙没有带水却带了一瓶酒,父亲特意给他的,商人们运到都克镇的基本都是好酒,最普通的也需要一个银币一瓶,而父亲一般都是论桶买的。

而这一瓶酒却值十五个银币,装在漂亮的铜瓶中,那是阿蒙家最好的酒了。——其实不论在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也是上等美酒。阿蒙发现酒瓶的塞子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了,薛定谔将酒喝的一滴不剩。带着这只猫,可真够奢侈的!

薛定谔却懒洋洋一点惭愧的样子都没有,它不知道自己刚才一口气喝光了价值十五个银币的美酒吗?阿蒙也没法和一只猫计较,施展神术凭空凝聚了一锅纯净的清水,将老疯子特制的牛肉松放了进去。牛肉在滚水中化开,带着诱人的浓香气息,就似新鲜的牛肉汤,连味道都是调好的。

阿蒙取出一支勺舀出牛肉汤,轻轻吹冷一口口喝下去,真香啊!他这才感觉到走了一天的山路虽然不算很累,但确实是饿了。刚喝了几口,突然看到薛定谔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坐在火堆的对面,抬起前爪一指左侧的树丛。

阿蒙随即也感应到那边有动静,但薛定谔显然比他更早发现异常,也许这就是野兽的本能吧,但这只猫怎么看也不像一只“野”兽,可对环境的感应却如此灵敏,连阿蒙都比不上它。

阿蒙一向很镇定,虽然心里有点慌也有点怕,但只是不动声色的轻轻一挥“树枝”。一片细密的雾气旋即升起,凝结成刺骨的冰晶飞入到树丛中,随即就听到什么声音翻滚着压倒了几丛灌木,飞速的逃走了。

阿蒙只看见树丛间有一根长长的尾巴甩了一下,那是一条丛林中的黑腹大蟒,可能这个石缝就是它住的地方,也可能是被牛肉汤以及篝火吸引过来。大蟒最怕寒气,那会使它的身体发僵、动作迟钝,被阿蒙随手祭出的一片刺骨冰晶给吓跑了。

他这根法杖镶嵌了幽蓝水心,所以阿蒙施展神术才这么信手拈来,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心有余悸的对薛定谔说道:“谢谢你提醒我!”

场面看上去有点好笑,一只肥猫大模大样的坐在那里,对面一个人一本正经的在和它说话,阿蒙也是沉默太久了,根本就没人可以和他说话。也不知薛定谔听懂没有,又把那只爪子朝前点了点,表情似乎很高傲又有点矜持,指的分明是那锅牛肉汤。

看猫的表情,如果它会说话的话,分明就是在以命令的语气道:“嘿,小子!给我来一碗。”

阿蒙差点让它给逗乐了,感觉也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虽然明知道薛定谔是一只神奇的猫,但一只猫做出这个样子也实在太滑稽了。他实在忍不住想笑,朝薛定谔挥了挥手中的勺道:“我只有一把勺子,先等我吃饱了,连锅都给你吧。”

薛定谔尾巴突然竖了起来,在地上拍了一下,似乎很不满的样子,身子一扭居然走了,慢吞吞的走到背包旁趴下,睁着眼睛在喘气,并没有睡觉。

阿蒙的心眼很实在,一锅牛肉汤自己只吃了一半,等剩下的半锅晾的差不多不烫了,端到了薛定谔眼前小声说了一句:“猫咪,你饿了吧,快吃饭!”

结果薛定谔一扭头把眼睛闭上了,连看都不想看的样子。阿蒙见猫不吃而自己也没太吃饱,这半锅牛肉汤可不能浪费了,于是自己都吃了。吃完后法杖一挥,一片透明的水雾扫过,又化为一片浑浊的水雾飞出,锅就干净了。

薛定谔把眼睛睁开瞄了他一下,似是有点意外还有点像嘲笑,假如有别的神术师见阿蒙施展这么精妙的水元素神术,只是为了洗锅,一定会大吃一惊甚至想吐血,这是卑微的仆从们干的活,哪能让一位高贵的神术师用神圣的神术来做?

况且神术的力量也不是这么使用的,在这险峻的环境中居然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

薛定谔不吃,阿蒙也没办法,他找来干燥的软草在地上铺好,手持精铁枝端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始凝神默想老疯子教他的气元素神术。他刚刚将最简单的空气元素召唤口诀在心中完整的冥想,还没等试一下呢,就听见一声带着愠怒的喵叫。

这是薛定谔的声音,这只三十年不叫的猫今天居然叫了,听声音有些像低吼。正在练习神术的阿蒙被打断了冥想,扭头看了过去,发现薛定谔趴在地上,脑袋搭在两只前爪上扭过头也盯着他。薛定谔的眼神很奇怪,让阿蒙想起了镇长大人站在神殿前注视所有镇民的样子。

薛定谔想干什么啊?刚才分明是想吃东西,可是阿蒙递到眼前它又不吃,等阿蒙把一锅牛肉汤全吃完了,它又不高兴了。反正没别的事,阿蒙就坐在那里琢磨这只猫,突然想起来一段难忘的经历。

他在给玛利亚当仆从的那三天,吃的东西是有生以来最好的,不过呢,都是玛利亚吃完之后说一句:“阿蒙,这些就赏给你吧。”然后阿蒙就把餐桌端下楼到厨房里去吃,反正给玛利亚准备的东西很多,她顶多只能吃完一小半。而且玛利亚还有一个习惯,每餐都有两盘食物一块都不会动,就似故意给阿蒙留的。

想到玛利亚,阿蒙又看了看薛定谔,心中暗道:玛利亚好像是故意留下两盘完整的食物给我,知道我会吃她的剩饭,但假如情况倒过来,她当然不可能吃我的剩饭,也不可能与我一起吃东西,难道这只猫自认为身份很尊贵吗?

想了半天,阿蒙终于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不和这只猫计较,老疯子说它可能是带自己找到贝尔下落的唯一向导。而且在这漫长的孤单旅途中,薛定谔也是他唯一的伴侣,先试试看这只猫是不是这个意思吧。

阿蒙很聪明,他猜对了!

他又专门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牛肉汤,端到薛定谔的眼前放好,然后坐下开始凝神冥想,展开“神灵赐予的力量”与周围弥漫的空气相沟通,尝试着召唤与控制气元素,第一步他需要一阵风。

他的法杖里镶嵌了幽蓝水心和风之魅舞另外还有两枚标准神石,用起来非常得心应手,很快就召唤出一阵风在身前打着旋升起,然后他又控制这阵微风将篝火的火苗吹成种种形状,当成一种好玩的游戏。

玩了半天,他又想起气元素神术的下一道步骤,法杖一挥,在空气中凝结出一道透明的风刃,在火堆的灰烬上划出一条浅浅的痕迹。这时他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决定休息,在篝火上添了足够的木柴。再回头看时,薛定谔已经把那一锅牛肉汤吃完了,钻回皮囊正在呼呼大睡,就露出半个脑袋。

这只肥猫怎这么能吃能喝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