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8章 最得意的作品

歌烈也许是太激动,声音冲破了老疯子布下的禁制,接下来的谈话阿蒙又听不见了,只有屋子里的两个人自己知道。

老疯子坐在那里端着一杯酒,做了个凌空往下虚压的手势:“你可以不相信,但那一天真正到来时,希望你记住我说的话,自己也有所准备……不说这些了,这些年我住在都克镇,与你相安无事,甚至帮过你一些小忙,没错吧?”

歌烈欠了欠身道:“当初刚刚遇见您时,我只是一位五级神术师,您没有找过我任何麻烦,还出手帮我解决过几次麻烦,并对我的神术修炼指点很多,否则我也不会这么顺利的进阶为一位大神术师。从私人角度,我一直对您充满感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老疯子居然也有谦虚的时候,他摆手笑道:“你自己获得的成就不用感激我,我不过介绍了自己的一些经验心得,而你也让我查阅了神殿中的很多文书典籍,我同样感谢你。只是今天,托你帮的小忙怎样?”

歌烈沉默了一会,这才微微叹息一声答道:“没有问题,我们都清楚那孩子是无辜的。恐怕整个大陆的人都清楚。达斯提是个聪明人,这件事情好办,王都的使者三天后才会来。”

老疯子站起身道:“那就去找他吧,我陪你一起去,他不敢不按照你的意思办,也绝对不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歌烈笑了笑:“到时候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他。”

两人正要出门,老疯子突然又说道:“歌烈,你虽然不让我说,但我还要再提最后一次,假如大灾难真的来临,希望你能够活下去,不要无谓的葬送自己,也不要对自己的信念绝望,我了解你的成就,你会成为一位九级神术师的。”

歌烈在门前站定脚步,又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老疯子想了想:“如果有一天阿蒙回来了,希望你在允许的情况下能够安慰他、帮助他。”

……

阿蒙在墙角不知站了多久,突然看见老疯子家的院门开了,两个人走了出来,客人是一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夜里看的不是十分真切,但老者向他这边望了一眼,黑暗中的眼神却相当清晰凌厉。阿蒙刚想迈出一步,却不由自主的站在那里没出声。

老疯子与歌烈往镇长家去了,就是玛利亚曾住过的那栋小楼,这么晚他们去找镇长干什么呢?

阿蒙远远地望着那栋小楼,二楼似乎有亮光但不像灯光,又过了不久,他突然嘴张得老大一脸震惊,分明看见一道人影从窗户里飞了出去。那人像大鸟、巨鹰、夜枭,直接冲上了天空消失于夜幕中,竟然是凭空飞走的!看身影很像那位客人歌烈。

……

“老疯子,今天来的那位客人是什么人?他居然会飞!”这是阿蒙问的话,此时老疯子已经从镇长家回来了。

老疯子笑了笑:“这有什么,我也会飞,否则哪有机会到战场上旁观?只不过我觉得那样太累,还是走路舒服。……像我这样的八级大魔法师,可以不借助任何神术器物凭空飞翔。其实一位中阶神术师就可以飞了,但需要借助一些东西而已。”

阿蒙说话的习惯向来都是认准一点要弄明白,又问道:“您还没有告诉我歌烈是什么人。”

老疯子:“不要着急,你迟早会知道他是谁,如果有一天你在叙亚城邦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许可以去找他。……阿蒙,夜里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蒙:“我已经通过了‘身体的纯净’这一步考验,按一般的说法是一位二级武士了,可是按您的说法,我应该学习二级神术,但是我还不是二级魔法师啊,怎么学?”

老疯子看着阿蒙沉吟道:“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你此时不仅是二级武士,而且也可以学习神术成为一位二级魔法师,情况究竟是不是这样,你自己试一试就清楚了。”

阿蒙:“可是您还没有教我二级神术。”

老疯子又笑了:“没有所谓的二级神术,只是有低阶神术,我几乎全教给你了。能够将一种神术以不同技巧组合运用,就是一位合格的一级神术师,你已经出色的不能再出色了。能够将两种不同的低阶神术分别使用,起到相互配合增强威力的效果,就是神殿里考验二级神术师的标准,你自己去考核自己吧。将这根树枝拿回去,还有这三枚神石。”

老疯子一伸手,不知从哪里将阿蒙那根精铁树枝凭空抽了出来,另一只手虚空一抓,出现了三枚颜色各异的神石,放在阿蒙身前的桌子上。

看着阿蒙震惊的样子,老疯子又笑了:“红色的叫‘火焰精灵’,黑色的叫‘大地之瞳’,白色的叫‘风之魅舞’,加上已经给你的那枚‘幽蓝水心’,四种特殊神石都有了。不必惊讶,一位一百多岁的大魔法师,又在都克镇做了这么多年的矿工,凑齐这些再正常不过了。你带在身边,自己去尝试它们各自不同的用处,探索修炼其他的神术。”

阿蒙想了想,老疯子的话很有道理,他老人家从小就是都克镇的矿工,前前后后在这里呆了一百多年,身为大魔法师,攒齐这些东西是再容易不过的。对于老疯子这种人,钱财并不是重要的,东西要看有什么用处,给阿蒙修炼神术就是现在最大的用处。

所以阿蒙也没有推辞,小心翼翼的拿了起来收好,又拿起那根棍子来回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变化,倒更像一根树枝了。见老疯子不说话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阿蒙也动了心眼,以唤醒神力的方式凝神“触动”了这根棍子,觉得有几个地方感觉与以前不太一样。

于是他用手去掰“树枝”上的每一个虬节处,终于发现那类似木纹的条理处有非常隐蔽的机关,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打开。阿蒙差点把手指都给掰酸了,在这根精铁树枝中发现了四个凹槽,每个凹槽恰好可以镶嵌一枚神石进去。

阿蒙有些迟疑的问道:“这是……魔法……神杖吗?”

老疯子点了点头,把精铁树枝拿过去道:“魔法师与神术师的法杖是一样的,但是你作为一位年纪轻轻的低阶魔法师,拿着法杖招摇等于向所有人宣布你的身份,这和找死差不多,所以我把这根精铁枝改造成了一根法杖。

整支法杖的材料都有改变,但它完全还可以当一件格斗的武器。镶嵌神石的地方很费了我一番手脚,甚至损毁神石只为使用完整的矿核外壳材料来掩饰,不是大魔法师很难发现它是法杖。就算九级魔法师若是不注意的话恐怕也发现不了,只要你不在他们面前动用法杖施展神术。

这里面一共有五个凹槽,杖身上隐蔽的四个凹槽可以镶嵌各种神石,你当然可以将四枚神石全部镶嵌进去,这样用处最广泛。杖头上还有一个最隐蔽的凹槽,你就算知道,如果不同时拥有中阶武士与中阶魔法师的成就,也是打不开的,我加工完成之后连自己都打不开了,它恐怕只有神灵才能发现。

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个凹槽是准备在将来让你镶嵌众神之泪的。假如你在法杖上镶嵌了众神之泪,那么其余四个凹槽就不能再随意镶嵌其他的神石,必须依次嵌入幽蓝水心、火焰精灵、大地之瞳、风之魅舞,这与伊西丝守护女神的法杖结构是一样的,只是看上去完全不同,效果可能也有一些差异。

你知道我是一位大魔法师,但还不清楚我也许还是这个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大师,你手里拿的这根树枝般的东西,是我平生最得意的作品了。”

老疯子一口气说完这番话,双手摩挲着精铁枝,脸上也微微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可能是虱子多了不痒痒吧,要是换一位普通的神术师见到这些晶石与这根法杖,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可是阿蒙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受到的震撼太多,神经已经相当坚韧,人也非常之镇定了,他站起身来只说了三个字:“谢谢您!”

老疯子摆了摆手道:“我们之间说不清谁应该谢谁更多,是我把你引上了一条可能是这世间最艰难的路。”

阿蒙:“那又怎么样,难道您认为我会不愿意吗?难道您希望我一辈子就只做我父亲那样的矿工,离不开都克镇,说不定现在已经被砍去一根手指?”

老疯子看着阿蒙,目光似乎在研究着什么:“阿蒙,你是一个心里能藏住事的孩子,就像这根铁枝能藏住神石让人看不出它是法杖。但你心里藏着一个疑问很久了,关于我的,今天就说出来吧,我能读懂你看见这些神石的眼神。”

阿蒙低下头道:“既然如此我就问了,开采出众神之泪的那枚矿核,是我父亲从你这里借去的。因此我才有了这么多遭遇,而且你也说了,自从我开采出众神之泪的那一刻起,很多事情就必然会发生。您是故意的吗?早知道那矿核里就是众神之泪!”

阿蒙终于把憋在心里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老疯子竟然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看着精铁枝道:“所有的大魔法师与大神术师中,我应该是最了解神石开采的,不可能有别人在都克镇亲自做一百多年的矿工。矿核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没有打开之前谁也不敢肯定里面一定有神石,更不清楚里面会是什么样的神石。

我用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没有完全搞清楚,只是知道那一枚矿核与我所熟悉的其他矿核都不一样,那么里面很可能就是我从未开采过的众神之泪。把它借给你父亲,你打开了它,果然是众神之泪!我没有猜错。”

阿蒙欲言又止道:“那你为什么不……?”

老疯子接过他的话道:“那我为什么不自己留着?众神之泪对我已经没有太大用处,而且是贝尔拐走了伊西丝神殿的圣女,还带走了人家的众神之泪,归根到底都是我的原因,我还一枚众神之泪外加一名圣女就是了。……再说了,假如不让你开采出众神之泪,我怎么顺势进行我的计划?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故意的。”

阿蒙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只是点头道:“哦,我明白了。”

老疯子一指那枚黑色的神石道:“特殊神石的用处不止一种,比如这枚大地之瞳,是使用土元素神术最好的辅助器物,也可以辅助某些力量系神术,同时还可以作为信息神术的载体。我以书写神术卷轴的方式,将我所知道的修炼内容都记在里面,你可以慢慢阅读它。但我用的信息神术有一个特点,只有你的神术成就到了某个地步,才可以看到某个阶段的内容,看完之后,记录的信息就自动消失了。”

然后他又一指那枚白色的神石道:“风之魅舞不仅是施展空气神术最好的辅助器物,也是空间魔法最好的载体之一,但它有时候需要加工。这枚风之魅舞在我手中已经有很多年了,我把它加工成了一件空间法器,里面可以装很多东西,但现在是空的。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了一名六级魔法师,并能够使用高阶空间神术的话,就可以打开它、使用它。”

阿蒙插话问道:“六级不是中阶魔法师吗,怎么会使用高阶神术呢?”

老疯子笑了:“不是仅有高阶神术师才能使用高阶神术,实际上各种神术都可以借助辅助道具来施展,而大神术师的衡量标准是另一种含义。其实在神殿里考核一位六级神术师,其评价标准不仅是通过了‘魔鬼的诱惑’的考验,还包括能够借助道具使用高阶神术,不借助任何道具施展至少一种高阶神术等等。现在和你谈这些还为时过早,大地之瞳记载的信息中都有,你能够看见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阿蒙突然觉得老疯子今天的表现很有些不对劲,就像一次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不禁问道:“您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我立刻就要离开了吗?”

老疯子:“可怜的孩子,你真聪明,明天一早你就将被放逐,今天是你在都克镇的最后一夜!还有最后几件事,我会在明天送你走的时候再交待。现在我想问,我是否从来没有说过你是我的学生,而你也从来没有叫过我老师?”

阿蒙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从来没叫过老师,一直只是称呼尼采为老疯子,并不是不尊重,而是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一听这话他跪了下去,亲吻老疯子脚前的泥土,然后说道:“尼采老师,在我心目当中您早已是我的老师,我当然是您的学生。”

老疯子并没有阻止阿蒙行最隆重的大礼,反而哈哈大笑道:“阿蒙,如果有一天你能解开神灵的秘密,甚至被称为神灵,那么今天这个场面一定很有纪念意义,或者说有绝妙讽刺意味!我已经在大地之瞳中记录了这个场景,孩子,你不必叫我老师,其实我教你的并不多,也不希望你成为我的学生或是另一个我,只是要你完成我的愿望,这一点好像没有任何人能教,为难你了。”

阿蒙恭恭敬敬的答道:“我不会忘记的。”

老疯子似是无限感慨道:“忘记或不忘记,谁又能说得清呢?我在这大地之瞳中记录了两条信息是永远不会消失的,一条是你刚才跪在我面前行礼的场景,至于另一条嘛,与玛利亚有关,你想看看吗?”

阿蒙很好奇:“玛利亚?我想看!”

老疯子:“你还没有修炼信息神术,我先给你演示一遍罢。”

话音未落,阿蒙就看见桌上的那枚黑色神石变的无色透明,棱角在发光,成了一个十二面体水晶光球的样子,然后这个光球在膨胀变大,里面出现了一幅立体画面,是写在墙上的一行埃居草书——“阿蒙,我的名字叫艾蔻。”

见阿蒙疑惑不解的神情,老疯子笑眯眯的解释道:“那是玛利亚在她的房间里写下的一行字,她想告诉你她的名字,却没有说,只是写在房间里某个角落,但后来又擦掉了。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使用这个名字,也是最后一次书写世俗文字。你说,她究竟是忘记了还是难以忘记?这恐怕连神灵都说不清楚!”

……

第二天人们还在吃早饭的时候,穆芸神殿中召集镇民集合的钟声又响了,当人们匆匆吃下食物赶到神殿前的广场上时,发现这一次的钟声是达斯提亲自敲响的,镇长大人的神情十分肃穆。

见人们来的差不多了,达斯提镇长打开了一卷文书高声念道:“接埃居帝国与哈梯王国联合下发的、永不撤销的法令。叙亚城邦所属各地,都应派出勇士协助追缉邪恶的魔法师贝尔,他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叙亚城邦都克镇以西的幼底河谷丛林中。”

念到这里,达斯提合上文书,语气顿了顿又说道:“贝尔是一位邪恶的魔法师,追辑他的人必须是真正的勇士,他从埃居的伊西丝神殿逃到了幼底河丛林中,能找到并消灭他的人,必然得到了伊西丝女神与穆芸女神共同的祝福,本镇终于出现了这样一位勇士,我决定派他去执行王国的法令。”

萧咕不在,镇上除了老疯子和阿蒙,只剩下达斯提镇长自己识字了,没人注意到他手里拿的那张羊皮卷很旧了,更不清楚那上面写的已经是三十年前的法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