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7章 请记住三件事

尼采曾远游大陆上的很多城邦,也经历过很多场战争,当他成为一位大魔法师之后,以一种近乎冷酷的方式旁观了很多战争,暗中做出冷冰冰又异常细致的伤亡统计,发现了一个被忽略的问题。

一级武士在经历较长期连续多日的战斗中,伤亡率似乎有些高,虽然比普通战士低,却要比二级武士的伤亡率明显高得多,这与他们的力量差异相比是不对称的。比如曾在一场数万人规模的战争中,尼采统计,双方普通战士的伤亡率达到百分之三十五,一级武士的伤亡率达到百分之二十,而二级武士的伤亡率仅有百分之七,三级武士的伤亡率仅有百分之五。

这个结果显然不正常,作为同阶体术修炼者,一级武士与二级武士的力量差异并没有那么大,格斗技巧的差异就更小了。老疯子接着仔细研究这个问题,四处寻找战场,哪里有大规模流血冲突他就去哪里,简直像个嗜血者。

他渐渐发现了一个细节,很多力量掌握很熟练的一级武士在长期厮杀中容易生“病”,受各种伤病的困扰,甚至是很久之前的旧伤发作,这在残酷的战场环境中很容易被忽略而无人深究。如果凭着过人的意志与强健的体魄再加上一点运气,这些人挺过来的话,往往都会进级为二级武士。

老疯子又顺着这条线索去做更多的研究,发现二级武士在进级之前,都会受到体质因素的困扰,一般人们都认为这是体术修炼中的正常现象,普通人的体质适应不了那过人的力量,需要用坚强的意志坚持锻炼,达到二级体术的成就,才能增强体魄去适应。

这种观点也没错,但没有人注意其中不同寻常的规律性。而老疯子却总结出了一条规律,这是体术修炼中必然要遇到的考验,体现为身体内所有潜伏的伤病暴露发作。假如体质不佳就通不过这样的考验,但如果出现在战场上,情况就严重了,可不仅是通不过考验的问题。

身为一级武士揪在战场中直接冲杀到第一线,自然不会是地位尊贵的人,都是有幸修炼体术被征召上前线的平民。他们必须出现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也需要军功改变自己的身份地位,因此偏高的伤亡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老疯子将这种考验称为“身体的纯净”,联想到修炼神术的过程中所必须面对的种种考验,他猜测其中必然有什么共同的、有规律的东西,并将这些都告诉了学生贝尔。如今,他通过贝尔传回的研究结果,唤醒了阿蒙一体两面的力量,并在这个孩子身上得到了确切的印证。

老疯子说完这些,阿蒙才恍然大悟,于是不再担忧自己的状况,他毕竟不是在战场上经历这种考验。而老疯子又说道:“你必须在灾难来临之前通过这一考验,我在还担心是否来得及呢,没想到你已经迈出了这一步,我可以放心不少了。”

老疯子又一次提到了灾难,阿蒙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灾难?难道马企的事情还不算一场灾难吗?”从小熟悉的邻居被杀死在眼前,镇上引发的风波以及马企家人的哭泣与忧虑,在阿蒙眼里已经是一场灾难。

老疯子摇头道:“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而你本人,很快将面临的是另一场灾难,你离开都克镇的日子就快到了。”

阿蒙诧异道:“离开都克镇?本镇法令是不允许的!而且,我还不是一位大魔法师……还有,我父亲怎么办?”

老疯子叹了一口气:“你不用担心这些,担心也没有用处,这里每个人都有其归宿,你也有你的命运。其实,自从你开采出众神之泪,那个法约尔宣称你私自进献给伊西丝女神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要接受王国的惩罚。”

阿蒙不解道:“王国的惩罚?”

老疯子冷笑道:“达斯提与萧咕自然会装作不知道,这样他们就没有责任,众神之泪是你私自进献给伊西丝女神的!……但是玛利亚现在应该已经到达伊西丝神殿并成为圣女,她在都克镇怎样得到众神之泪的消息必然公开了。

哈梯王国不会公开抗议什么,也无法去追究,但暗中必然有人不满。一个矿工开采出了众神之泪,却没有按法令的规定上报,而是私自进献给埃居帝国的神殿,这是严重的!如果不处罚,怎么能阻止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不能处罚罗德·迪克,难道还不能处罚你吗?”

阿蒙的眉头紧锁:“王国会怎样处罚我?”

老疯子:“找一个其他的罪名,违反某条法令或是某条神谕,你会被斩首,否则怎能警告其他人?这用脚后跟都能想到!”

阿蒙倒吸一口冷气:“斩首!什么时候?”

老疯子:“罗德·迪克还没离开哈梯,恐怕消息就传出去了。但是处置你,需要等到圣女即位的消息公布之后,再从王都派来使者,前后应该有两个多月时间,就快了!……但你不用担心会被斩首,我在这里还有些老交情,会提前安排好你离开的,你从现在开始就做远行的准备吧,不要告诉任何人!”

阿蒙的神色变得惶然甚至有些无措:“我就要离开都克镇了吗?离开我父亲还有你……”他只是一位从未出过远门的少年,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老疯子拍了怕拍他的肩膀道:“孩子,你总有一天会长大的,我教了你这么多,难道仅仅是让你在都克镇当一名书记官吗?外面的世界很大,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解开神灵的秘密。……至于这里,我会安排好一切的,等风浪过去之后,你还可以再回来。”

阿蒙:“还可以回来啊,嗯,那就好!可是我……”

老疯子打断他的话道:“可是你还没有学会更多,是吗?我会把我所知的一切,都尽量记录下来交给你,剩下的就全靠你自己了。我不仅希望你解开神灵的秘密,也希望你能亲自印证这条道路,所以我不想让你走错路。而我当初的道路就走错了,哪怕成为九级魔法师,恐怕已经是尽头。现在,我要提醒你三件事,你一定要记住,而且不要问原因。”

阿蒙有些发怔:“您说吧,我一定记住!”

老疯子交待的三件事很特别——

第一,不论阿蒙将来多么强大,也尽量不要直接杀人。不是不可以杀人,而是尽量避免直接杀人,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如果必须要直接伤害任何人包括生灵,同样的效果,尽量用最小的力量。

第二,不论经历多大的灾难,也尽量不要让人怨恨他。如果不可避免的引起某些人的直接仇恨,那就让更多的人感激他、从内心深处崇敬他。

第三,如果上述两点给自己带来了困惑,与信念选择相悖,或者生死之间无从选择,必须直接杀人、必须让人怨恨时,就可以不再考虑,心中也不必纠结。

记住这三点很容易,可是难以理解,阿蒙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既然老疯子不让问为什么,他就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要我尽量避免直接杀人,可您自己那天为什么直接杀了马企,而且运用的力量还不小?”

老疯子的眼神中似有深邃的无奈:“这些,是我希望你记住的,至于我,已经无所谓了!……孩子,这三点,让你有什么熟悉的感觉吗?”

阿蒙摇了摇头:“想不起来,我是第一次听说。”

老疯子:“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告诉别人,这是贝尔传来的消息中提到的,但是他没解释为什么。……阿蒙,把你那根树枝给我几天,我要重新加工一下。”

老疯子岔开了话题,所谓树枝当然是指阿蒙那根上等精铁胚料。阿蒙将棍子给了老疯子,回家之后想到今天谈的事情,不仅对将来的灾难忧心忡忡,同时也有一丝莫名的好奇与向往。

他在默默的做远行的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哪里,更多考虑的是自己走后酒鬼父亲怎么办?幽蓝水心是一定要带着的,他还有另外二十枚神石打算都留下,足够父亲用好几年了。老疯子答应照顾这里的事情,反正自己还可以再回来,也用不着过于担心。

老疯子说的那三件要记住的事情,是贝尔传回的口信中提到的,但上次回忆贝尔的口信时并没有提到这些,看来他至少没有把全部的情况都告诉阿蒙,不知还保留了什么?

又过了几天,阿蒙的“病”好了,所有毛病都那么自然而然的消失了。这天晚上,阿蒙坐在家里,莫名感觉到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的舒泰,连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的欢畅,这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毫不生涩的运用那血脉中被唤醒的力量。

他已经通过了“身体的纯净”这一步考验,体术进为二级,而按照老疯子的说法,此时阿蒙反而应该继续修炼二级神术。阿蒙本想去黑火丛林的,既然如此,就顺道去了老疯子家,想告诉他这一消息,顺便问问接下来该如何修炼二级神术。

他走到老疯子的院门外,却感觉这座院子有点不对劲,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门口不让人进去。阿蒙刚刚触动这股力量,就听见一个声音仿佛就在耳边道:“尼采先生,外面的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吗?”

这是一位老者的声音,不是镇上的人,紧接着阿蒙又听见老疯子的声音也似就在耳边答道:“是的,歌烈,他就是阿蒙。”

原来老疯子家来了客人,名字叫歌烈,这个名字阿蒙从未听说过。阿蒙只听见了这一问一答,然后就没声音了,而门前那股力量没有让开放他进去的意思。很显然,老疯子与歌烈要谈的话不想让阿蒙听见,也不让他进去打扰。阿蒙很知趣的站在院落外的墙角处静静的等候。

不知道老疯子与客人在谈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阿蒙突然又听见歌烈的声音很激动的说道:“尼采,请不要当我的面冒犯神灵,我有我的信念、我的信仰、我的原则,关于那大灾难的预言,请不要再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