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5章 这是谁的陷阱

萧咕很是萎靡不振了一段时间,他并没有去找医生,因为都克镇上只有一名医生就是这位祭司大人自己。萧咕有资格学习神术,而且身为神殿祭司修习神术是日常事务之一,不过并非每一位祭司都是出色的神术师,这还得看个人的资质以及修养。

萧咕仅仅是入门唤醒力量就用了好几年时间,最后还是在叙亚神殿中大神术师歌烈主持的仪式下才完成的,但至今也不过勉强达到二级神术师的标准,会使用不多的低阶神术,包括祈福神术,其中最重要的是治疗神术。

祈福神术中的治疗术,是一位乡村神殿的祭司最重要的修炼内容,这不仅是他本人获得居民尊重的保证,也是一种神迹的象征。

当众吐血昏厥已经快一个月了,萧咕大人没少给自己用治疗术,缓过来之后身体早已没什么问题,就是感觉一直萎靡不振,心里总像堵着什么东西。他有一个心病必须要去掉,终于等到了时机,这天用完早饭,他叫来了神殿内的仆役马企。

萧咕是镇上唯一的祭司与书记官,但神殿里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有很多工作都是仆从与助手来完成的,萧咕大人养尊处优,平常亲自经手的工作不过就是登记而已。马企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帮着打理神殿内的日常事务、管理其他的仆役人员,且此人已经拥有三级体术的成就。

萧咕大人今天很是和蔼可亲,看见马企就微笑招呼道:“过来,坐下。”

马企有些受宠若惊:“大人,我与您同席而坐是否太失礼了?”

萧咕大人故作不悦道:“这是什么话?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伙伴,坐在一张桌子旁有什么不可以吗?快坐下,否则我会生气的!”

马企欠着身子在桌旁坐下了,萧咕将桌上的一盘点心推到了他面前,那是仆人们在镇子东边的山林里采摘的一种新鲜野果,酸甜可口。马企拿了一个,小心的吃下。萧咕笑着问道:“你的体术已经达到三级了吧?离中阶武士的成就只有一步之遥。”

马企赶紧答道:“我原本只是镇上的普通矿工,是您告诉我矿工技艺中有类似体术的内容,并且将修炼体术的书籍读给我听,我才能拥有这种成就。大人放心,按照您的吩咐,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萧咕很开心的笑了:“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假如你能成为一名中阶武士,我可以到城邦的大人们那里为你通融,幸运的话,可以找个机会让你成为贵族,至少也可以让你成为本镇神殿的武士、有神职的副手。”

马企赶紧站起身来,推开椅子退后一步行礼道:“多谢萧咕大人,我不知道该怎样报答您。”

萧咕摆了摆手:“坐下,坐下说话。……马企,我前几天要你调查的事情,弄清楚了吗?”

马企重新入座,认真的答道:“根据您的吩咐,我这十天一直在注意阿蒙,他除了经常去老疯子家,半夜还一个人去黑火丛林,穿过乱石间一条很隐蔽的小道。”

萧咕皱眉道:“他的胆子真的很大,一个孩子半夜进入黑火丛林?他去做什么?”

马企摇头道:“我不知道。”说完这句好像又觉得这么回答不合适,想了想又说道:“他是不是又去找矿核了,上次在黑火丛林里拣到那么多矿核,还想去碰碰运气?”

大半夜去找矿核?萧咕心里有些疑惑,又压低声音问道:“我要你办的另一件事呢?”

马企同样低声道:“阿蒙半夜出去的时候,我去了他家三次,那个酒鬼根本就没有察觉。他家的东西很少也很简单,不用翻就一目了然,我找到了几十枚银币还有两枚金币,按您的吩咐,没有发现神石就不要动任何东西。那些神石应该是被阿蒙一直随身带着,我记得它们是被一张羊皮包着。”

萧咕将身子凑了过去:“马企,今天夜里,我希望你去做一件事。……”

一番密语之后,马企脸色发白神情也有点发僵,一时没说话。萧咕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后,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道:“那二十枚神石,都归你了。至于还有一枚蓝色的神石,请你供奉在穆芸女神殿中,不要被任何人发现,这是敬献给女神的。我不会在场,你也没有交给我,记住了吗?”

见马企还没答话,萧咕把手按在了他的肩上又说道:“如果你能成为一名中阶武士,我一定为你申请到神殿武士的职位,你就可以不必缴赋税还能领取俸禄。至于那笔钱,如果作为赠送给城邦大人的礼物,你将来说不定有机会成为本镇的第三位贵族。人生如何,你自己选择,但别忘了现在,我正把你当作最信任的助手。”

马企咬了咬牙,脸上的横肉抽搐了几下,终于点头道:“大人,我明白,一切按您的吩咐!”

萧咕走到角落倒了两杯酒,重新坐了下来递给马企一杯,又很严肃的摇头道:“错了,你一定要记住这不是我的吩咐!假如被人发现,只能说是你自己要跟踪阿蒙,企图找到他拣取矿核的地方,而我并不知情。”

……

夜半无人的黑火丛林,阿蒙坐在泉水边练习水元素召唤,这天他并没有修炼老疯子教的神术。孩子的天性毕竟喜欢玩耍,阿蒙将水元素神术当成了一种游戏。环境中的水被控制、凝结成细小的微晶,像是一层雾气,在水面上飘来飘去还变化成种种形状,很有趣!

时而是微小的水滴,时而又是细碎的冰晶,时而消散于空气中。

阿蒙玩的正高兴呢,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背后的肌肉有些发紧,就像被人盯着一般。他停了下来,左手悄悄的取出幽蓝水心,右手握住了身边的一根棍子。半夜穿越阴森的黑火丛林,阿蒙当然没有空着手,他带了一根很特殊的棍子,是除了神石之外他家里最值钱的东西。

阿蒙的父亲是个酒鬼,在阿蒙的母亲去世后尤其嗜酒,但年轻时也曾是都克镇最好的铁匠。那根棍子就是酒鬼父亲很多年前留下来的纪念品,看上去就是一根不太直的树枝,表面痕迹斑驳,黄的是锈、黑的是灰,几乎辨认不出这是一根最上等的精铁胚。

都克镇的矿工被禁止将加工出来的铁打造成铠甲兵器,也没人教他们怎么打造,出产的只是铁胚及精铁胚料。最上等的精铁矿砂却不是在矿场开采出来的,而是在富含铁矿的山地中生活的一种铁甲兽的粪便中淘炼出来的,非常难得。

阿蒙的父亲年轻时为了考验自己的技艺,悄悄收集最上等精铁矿砂,冶炼打造了这么一根胚料。后来他也一直没把这根“棍子”拿去换酒,就放在炉火间里,做为拨弄煤炭的烧火棍。阿蒙每次夜间穿过黑火丛林,就随手拿着这根棍子当拐杖,同时还可以防身。

阴森的黑火丛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如果不迷路的话,这里其实是个很安静的地方。但偶尔也会有野兔与野狗出没,听见人声就逃窜的很远。不过在最饥饿的时候,野狗也可能会袭击人或羊群,小心一点总归没错。

阿蒙手握棍子,悄悄的向四周望了一圈,月光宁静毫无声息,什么都没发现。周围遍布黑色的怪石和丛生的灌木,是最适合隐藏的环境,就算有什么东西躲着也很难看见。不知为什么,阿蒙总觉得不安心,他突然闭上了眼睛,左手握紧了幽蓝水心。

幽蓝水心发出蓝幽幽的光芒,但被阿蒙握住并没有照射出来,不知不觉中,淡淡的雾气从泉水上空升起,飘荡在周围的丛林里。阿蒙借助幽蓝水心,将自己所会的、最简单的水元素召唤神术发挥到最大能力,果然发现不对劲!

在神术范围内,空气中的水雾悄悄的被他召唤感应,阿蒙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水雾飘荡之间石头与树丛的形状,在他身后大约几十步之外,有一个人!这个人藏在一块怪石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穿过树丛正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形状很熟悉,就是都克镇最常见的矿工大锤。

元素神术通常不会被用来侦测,因为它的感应范围比侦测神术要小得多,而且如此施法速度也慢,假如对手是个精明的神术师,可能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侦测神术是一种中阶神术,最典型的就是傀眼术,它可以查知很大范围、很远距离的情况。

阿蒙目前还不知道什么叫侦测神术,甚至连傀眼术都没听说过。但他这么做,无意中却运用最简单的水元素神术起到了侦测神术的效果,而且也符合侦测神术最基本的原理。跟踪而来潜伏在暗中的马企,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阿蒙却没有动,仍然静静的坐在那里。夜越来越深了,周围弥漫的寒气似乎越来越重,马企终于忍不住了,他几乎认为阿蒙坐在那里睡着了,于是轻手轻脚的提着大锤走出了树丛。

一级武士拥有过人的爆发力量,二级武士通常需要力量之外的敏捷,而达到体术的第三级,需要掌握力量、速度、耐力的协调。罗德·迪克亲兵卫队中的三级武士,投枪一击可以贯穿几头牛,马企虽然没有经过这种训练,但提着沉重的大锤动作也像一只轻巧的狸猫,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泉水边是一片不大的开阔地,马企走出了树丛,来到阿蒙回头就能看见的位置,离得只有二十多步远了。这时他目露凶光,突然加速冲了过来,右手挥起了矿锤。这个距离对于一名三级武士来说,冲刺眨眼就到,根本让阿蒙来不及有所反应,阿蒙看上去似乎也毫无反应。

然而马企刚刚冲出了两步就发生了意外,脚下一滑突然身子一晃,他极力想稳住身形,但另一只脚落地又是一滑。由于发力前冲的惯性,他再也站不稳了,扑通摔倒在地,矿锤脱手一直滑进了泉水里。他反应过来想起身时,突然肩头挨了重重一击,差点没痛的晕死过去。

马企勉强抬起头来,看见阿蒙已经站在身前,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指着他的面门,另一只脚踩在他的肩上。这孩子的力气可真大,竟然踩得他翻不了身,贴身的地面冰冷刺骨,让他不禁想打寒颤,只听阿蒙惊讶的问道:“马企,怎么会是你?你半夜跟着我来这里干什么?”

活该马企今天倒霉,通常情况下,一位三级武士如果有所提防和准备的话,在近战中本不必惧怕刚入门的一级神术师。但马企作梦也没想到阿蒙会神术,虽然只是最简单的一阶水元素神术,控制和运用的效果却如此变态!

阿蒙发现马企之后,就在他过来的路上悄悄的凝结了一层溜滑的冰,并用薄雾掩盖反光令人不易察觉,如果马企慢慢走可能情况还好点,发力急冲非重重的滑倒不可。这便是神术的威力,不需要很强大却是另一种力量的掌握,阿蒙也动用了幽蓝水心。

马企很是气恼,伸出一只手想抓住阿蒙的足踝,一边喊道:“阿蒙,快把我放开!你能来这里,我就不能来吗?你这孩子,怎可这样无礼?”

“你当然能来黑火丛林,可是半夜跟踪我究竟是为什么?”阿蒙没松脚,手里的“树枝”轻轻的点了马企的手背一下。马企痛的一龇牙,骨头好悬没被打断,这才发现阿蒙手里的棍子原来不是树枝,比生铁还硬、还沉。

马企心里慌了,突然意识到在这个地方,阿蒙手里的棍子只要狠狠一落就可以打死他,谁也不会发现。他原先的想法就是在僻静无人处悄悄结果了阿蒙,没想到现在情况倒转过来,连忙解释道:“阿蒙,我跟踪你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拣到那些矿核的?我也想碰碰运气!”

阿蒙眯起了眼睛:“你认为我是来找矿核的,这大半夜?”

马企:“难道不是吗?否则你天天到黑火丛林来干什么?”

阿蒙当然不可能告诉马企自己在私习神术,突然间又意识到一件事,刚才施展神术让马企摔倒,此人一定有所察觉,这可是不能泄露的秘密。他手中的铁棍举了起来,却没有落下,冷冷的反问道:“天天?你跟踪我很多次了吗?刚才为什么举着大锤冲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