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4章 当贪占成为习惯

达斯提镇长的表情很惊讶又有点想笑,他能看出来阿蒙是想找萧咕的茬,不禁暗暗好奇这个孩子的胆子真不小。阿蒙确实有找茬的理由,萧咕上次差点砍掉他一根手指,而阿蒙可从来没得罪过这位祭司大人,但是想归想,可这孩子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阿蒙自称在山洪冲出的涧流中发现了无需开采的天成矿核,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少见。假如有镇民真的拣着了一、两枚这样的矿核,只会悄悄拿回家,不可能登记上报,开采出的神石当然就自己留下了,只要本人不说谁又会知道呢?

阿蒙这么做,分明就是要让萧咕替他缴税的意思,谁让这位祭司大人为了道歉做出这种承诺呢?

萧咕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当众又不好说什么,只得问道:“阿蒙,你真是个幸运而诚实的孩子,能把你开采出的神石让我看一眼吗?”

他以为阿蒙顶多拣到了一、两枚矿核,等阿蒙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打开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只见萧咕大人两眼一黑,竟然当场晕了过去,要不是旁边的仆人手快把他扶住,后脑勺非得砸到台阶上不可!

只见这块脏兮兮的羊皮中,不仅有二十枚无色透明的标准神石,当中还有一枚闪着幽蓝光泽的特殊神石,就像奇异而又神秘的水波在其中荡漾。

围观的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种时候还是镇长大人最镇定,第一个回过神来,喘了口气问道:“阿蒙,这、这、这些真是你拣到的?”

阿蒙面不改色的点头道:“是的,应该是某年的山洪恰好冲开了一条矿脉,有一堆矿核都露在干燥的涧流痕迹中,我很幸运的发现了。”

达斯提咽了一口吐沫,觉得嘴唇有点发干,看了看周围低声道:“其实你可以……,这么做……,对你自己……。”

他每句话都只说了一半,但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其实阿蒙可以悄悄留下对谁也不说,这么做就是在逼迫萧咕大人缴税,对阿蒙自己没有好处,因为萧咕大人一定会报复的,萧咕大人的权势地位岂是一个矿工的儿子能够得罪的?

这时旁边有人道:“萧咕大人晕过去了,怎么办?”

阿蒙也答道:“镇长大人,我要缴税,您不会当众让我违反法令吧?”

达斯提镇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道:“把萧咕大人弄醒,我们都知道,阿蒙家这一年的税赋,都由他来代缴!”

这里只有镇长清楚萧咕为什么会晕过去。如果只有二十枚神石,萧咕代缴十八枚神石的赋税,就算像刀子割肉一般的心痛,还不至于失态成这样。关键就在于那枚蓝色的神石,这镇子上的矿工们并不清楚它的价值,若按赋税计算的话,相当于二百枚标准神石。

也就是说,萧咕需要替阿蒙缴纳总共一百九十八枚神石的赋税,一枚神石的价值等同于二十铢金币,那么萧咕需要缴纳的赋税接近于四千铢金币!这样一笔钱,可以在叙亚城邦买一座豪华的庄园外加成群的奴仆与牛羊。

萧咕被人揉着胸口弄醒了,在两个仆人的搀扶下勉强站稳,颤着声音问道:“阿蒙,你真要缴税吗?”说话时他的眼神就像要滴血,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阿蒙恐怕已经被乱刃分尸了。

阿蒙居然迎上了这目光毫不躲闪,就这么似挑衅般看着萧咕的眼睛,语气很平静很清晰的答道:“是啊,难道负责登记赋税的书记官大人,想当众让我逃避赋税吗?”

被逼到这个份上,这笔税不交也得交了。萧咕躲开了阿蒙的视线,用哀求的目光和可怜的语气向达斯提说道:“镇长大人,我收下这笔赋税,登记为二十一枚神石。”

这话的含义似乎只有达斯提能听懂,这是个文字游戏,蓝色的神石也是神石,这么登记好像没什么错。但这里涉及到萧咕与达斯提的一个秘密,也是镇上这两位贵族大人最好的生财之道,以往有矿工开采出特殊神石时,他们都会欣喜若狂的。

镇民们并不清楚特殊神石的价值有多高,因为只要开采出来就会被收走,也不可能像标准神石那样做为流通货币在市面上出现。只知道这东西很少见,可能几百枚神石里会出现一枚,如果开采出来了,镇长大人会很高兴的额外奖励一枚神石给工匠。

剩下的事情,就是镇长和书记官两个人的猫腻了。一枚特殊神石可以抵二百枚标准神石,按法令规定可以自己留下二十枚,而开采它的矿工只得到了一枚奖励,其余的十九枚都让达斯提和萧咕私吞了。这还不是最赚钱的情况,假如在镇长的默许下做个文字游戏,书记官只登记神石而非特殊神石,那么他们可以私分相当于一百九十八枚神石的好处!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蓝色的神石越值钱,萧咕就要替阿蒙缴越多的税。萧咕在暗示达斯提镇长,就像以前做过的那样,不要登记为幽蓝水心。他甚至还在给镇长使眼色,希望能想掩盖幽蓝水心的价值,用普通神石的奖励把它从阿蒙手中骗过来,这样不仅没损失反而还能发笔大财。

达斯提镇长也犹豫了,咳嗽一声正要说话。不料阿蒙却高声道:“祭司大人,很抱歉,别忘了我也是识字的!请你如实登记,二十枚标准神石与一枚蓝色神石,我能看得懂。”

这句话就像无形的矿工大锤在敲击,萧咕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然后软软的靠在仆从肩上,不敢看阿蒙却只看着达斯提。达斯提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沉声对阿蒙道:“赋税的事情就交给大人们来处理,总之不会让你缴税就是。还有,你这枚幽蓝——蓝色神石,可否交给我,本镇会给你特殊的奖励。”

阿蒙反问道:“如果赋税已经如数上缴,那么所有的神石都可以留在我手里吧,不是吗?”

达斯提嗓子眼有点发干,沉吟着说道:“特殊的神石如上缴,会给你额外的奖励,对于你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阿蒙感觉到有一只手按在了自己肩上,就听老疯子的声音不紧不慢说道:“镇长大人,我经常看到一种事情,有人占有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久而久之形成了习惯,却忘了那些并不是他的。假如有一天没有得到那本不属于他的东西,他竟然会觉得真正的主人不应该拥有,你说这是什么人?”

阿蒙看着萧咕可怜巴巴的样子哀求镇长,心头不知为何有一股无名怒火升腾,几乎快压制不住,就想上前两步一拳打得他满脸开花,这个想法刺激得阿蒙身体都快发抖了。老疯子恰好在这个时间出现了,手按着阿蒙的肩膀,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

达斯提镇长不说话了,而老疯子却滔滔不绝的继续说道:“这就是魔鬼!欲望并不一定是罪恶,它可以鼓励人们去创造、追求更多美好。……但我要讲一个故事,曾经有人每天偷走我一个金币而没人追究,后来有一次我好心的告诉他这样做不好,但他内心中全是憎恨与诅咒,要求我鼓励和褒扬他继续这种行为,否则就成了我的恶行,却全然忘了他曾经在我这里得到了那么多。……你说,这是谁的恶行?”

达斯提镇长被老疯子的眼神盯的冒出了冷汗,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扭头对萧咕道:“书记官,阿蒙的请求是正常合法的,他既然认识字,就让他看着你登记,写上二十枚标准神石和一枚蓝色神石,赋税由你代缴。”

这话一出口,就见萧咕大人两眼一翻白,身子一挺,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倒在了仆人怀里。仆从慌乱的把他抬进了神殿去急救,大多数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来萧咕大人是病了,病的很严重。

老疯子冷冷的看着萧咕被人抬进神殿,这才对达斯提说道:“书记官身体不适,不能坚持工作,镇长大人就亲自登记吧。”

达斯提擦了擦额角的汗,点头道:“好的,我来登记,你快把这个孩子带走吧!”

阿蒙本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充满了暴力的冲动,可是看见萧咕吐血晕厥,比自己亲手打一拳仿佛伤的更重,又莫名的平静下来,突然觉得这位高贵的祭司就像一条卑微的可怜虫。这时老疯子搭在肩上的手微微一用力,阿蒙不由自主的就转了半个圈,跟着他走了。

……

“孩子,萧咕是活该,但你在承受自己的煎熬,明白这一体两面的欲望了吗?学会怎样去面对它,就像去学会怎样去运用力量一样。……你今天做的事很危险,不够冷静,在这种考验中你若没有学会如何面对,将来我不会看到你的成就,恐怕很快就会看到你的尸体。”

这是在老疯子家里,尼采一边说话一边喝酒,却没有给阿蒙倒酒。

阿蒙问道:“你是指萧咕会报复我吗?”

老疯子笑了:“废话,你明知道后果的!他当然连杀了你的心思都有……你究竟清不清楚幽蓝水心的价值?”

阿蒙:“不清楚,你也没告诉我,我想应该很值钱吧?”

老疯子:“都克镇上的人对钱财的概念与外面不太一样,一枚幽蓝水心价值二百枚神石,相当于四千铢金币,而且不是想买就能买到。这样一笔钱,无论在哪里都可能引发一场流血冲突,何况只在你这样一个孩子手里。目前在都克镇还是安全的,至少有我在,但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呢?”

阿蒙低下头道:“您好像知道我会做什么事,却没有阻止。”

老疯子摇了摇头:“劝是没有用的,我可以阻止你,但却不能代替你面对升腾的欲念,经过这件事,你应该理解怎样去掌握它,清醒的面对它甚至享受它,但不能让它左右你的思考与言行。……况且,我也愿意看见你收拾萧咕,他活该,只是你要注意自己。”

阿蒙点了点头道:“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老疯子站了起来:“明白了就好,现在你已经可以学习最基础的一级神术。神术有很多种,包括元素神术、精神神术、祈福神术、空间神术、信息神术等等,一位魔法师想精通所有类型的神术很困难,往往都有其擅长。我不清楚你擅长什么,既然有幽蓝水心,那就从水元素神术开始。”

神术在阿蒙心目中本是那么的神秘深奥,但老疯子告诉他达到一级神术师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一片冰!

召唤环境中蕴含的水、凝成冰、悄然在周围某片地面铺上一层冰,就算成功了。阿蒙并不清楚这些已经意味着三种水元素神术了,虽然都是一级神术,但这种组合运用的技巧相当不简单,且要在无声无息中同时完成。

老疯子没有告诉他,这对于一个刚入门的魔法师来说究竟有多难,只说这是最简单的开始。

凝水成冰很轻松,按照老疯子教的方法,阿蒙第一次就做到了。召唤环境中的水元素形成无数细小的冰晶渐渐铺满地面,做起来有些吃力,但几天后也成功了。老疯子则笑着对阿蒙说:“你可以反复的练习,但自己修炼的时候,就不要再使用幽蓝水心了。”

当阿蒙不使用幽蓝水心做为施展神术的中介时,发现使用同样的神术要困难十倍不止。照说老疯子应该给他一根法杖,但这位老人家好像有意无意的给忘了,居然要阿蒙不凭借任何器物,就是以自身的神术力量去施展。

阿蒙办不到,其实很多低阶神术师都办不到这一点,包括三级神术师,好歹得有一支镶嵌普通神石的法杖啊!但阿蒙心里已经很清楚该怎样去做,技巧都已经掌握,他通过幽蓝水心早就成功了很多次,所以并不怀疑自己的方法不对,只是力量没有达到而已,没有任何疑虑和沮丧,好好练呗!

这时老疯子才向阿蒙解释幽蓝水心的特殊之处以及应该怎样使用。幽蓝水心不仅对唤醒力量有所帮助,而且能够极大的辅助水元素神术的施展。如果一开始就让阿蒙凭自身的力量去施展那样的神术,他是不可能成功的,借助幽蓝水心是取巧的途径。

但是取巧有一个原则,只能用在两种场合:第一是为了更好的掌握某种神术,以最透彻的方式了解它的方法与技巧;第二是与人生死相斗的时候,不可能保留任何力量。但是掌握了某种神术之后,平时的修炼就尽量不要去用,否则形成依赖与自满,对自身的力量没有好处。

老疯子这么说,阿蒙就这么做了。不借助幽蓝水心,他始终办不到,但也不着急。阿蒙还留了个心眼,每过一段时间,就悄悄再用幽蓝水心试一次,看看自己的力量究竟增长了多少?结果令他很满意,冰层凝结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也越来越大。

老疯子当然清楚阿蒙想只凭自身的力量凝水铺冰,还要悄无声息的一次完成实在太困难,假如简简单单就办到了,他反而会吃惊的,什么样的天才也有个限度!除此之外,老疯子别的什么都没教,甚至没有教阿蒙体术。

直到有一天,阿蒙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悄悄在老疯子家的门槛上凝了一层几乎不易察觉的冰,想看老疯子摔一跤,而自己躲在旁边扶他一把。结果老疯子回家的时候那层冰莫明其妙消失了,门后的阿蒙却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

这时候老疯子才对他说:“孩子,你已经是一位一级魔法师了,这么短的时间,对于别人来说当然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对于你来说,我只希望时间能来得及。……因为灾难很快就要降临了,到那时你要能够保护自己,也要学会怎样保护自己。”

阿蒙很好奇的问道:“什么灾难?”

老疯子却不愿意多说,只是反问了一句:“你每天晚上还去寒泉那里练习神术吗?”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我习惯了。”

那一眼寒泉如今已经不再冰寒刺骨,只是一眼清凉的水潭而已,但阿蒙习惯了称呼它为寒泉,也习惯了每天去那里洗浴并修炼神术。那个地方很隐蔽,环境也很安宁,而且阿蒙有一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老疯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就继续去吧。”

阿蒙不知道老疯子为什么说灾难就要降临,但就在这天晚上,阿蒙真的遇到了一场灾难性的事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