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3章 力量越大欲望越多

这天夜里,阿蒙又一次来到寒泉,但不是像平常一样洗浴。以往他都是坐在寒泉边缘的水中,浸泡身体将脸和头发也洗干净,但这一次老疯子却要他潜到寒泉的深处,寻找泉眼,那里有一件特别的东西,取出来带回去。

至于是什么东西,老疯子没说。

寒泉冰冷刺骨,月光下的水面凝结着一层雾气,看上去似是在冒热气,其实是贴近水面的低温空气中凝成的细微水珠。在这刺骨的水中,平常人下去几个呼吸间就会牙关打战无法忍受,就算是阿蒙想潜到深处也需要勇气。

阿蒙深吸一口气,无声无息的潜入泉水,尽量不去想那刺骨的冰寒,集中精神用身体去感受水底微弱的水流,寻找着泉眼。寒泉中央并不算太深,大约相当于两个成年人的身高,那也足够让阿蒙没顶了。

在泉水的深处,寒意袭来仿佛无边无际,体内的热量在迅速流失,阿蒙尽量控制住自己不要发抖抽搐,但每一个毛孔都在收缩战栗、每一块肌肉的细小纤维都在急速而微弱的振颤。

在这种情况下集中精神是很困难的,但阿蒙做到了,他感受到了看似平静的泉水在深处有缓缓的流动,顺着流动追溯到发源的地方。这寒泉源头是在底部一堆卵石缝里汩汩溢出的,阿蒙在一片刺骨的寒意中突然感受到更深的深寒。

这种细微的差异很难分辨,因为周身本就是冰寒一片。阿蒙的手摸到了一块石头,很像一枚矿核,集中精神仔细去体会时,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战,差点没呛水。那原本没有在意的冰寒就似突然被唤醒一般,疯狂的钻入到体内。

不是泉水变的更寒冷,而是阿蒙仿佛沟通了这寒意的源头,唤醒与放大了那种感觉,一瞬间几乎让他受不了,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甚至怀疑自己要被冻僵在泉水中。

但阿蒙并没有离开,体内有一股热流升起,遍布形骸四肢,这种反应通常只在他离开寒泉坐下休息时才出现,此刻却出现在泉水中,说明他待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快要超出某种限度,身体发生了本能的自我保护,也唤醒了一种力量。

阿蒙握住了那块矿核大小的卵石,一用力居然没把它拿起来。看似一块散落水底的石头竟似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定在那里一般,呈胶着状态。

屏住呼吸的阿蒙集中了所有的精神,一瞬间体内寒意和热流仿佛都能受他的控制,全身都在急促的震颤,胸口憋的很难受,右手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感觉突然一松,卵石被他拿起来了,阿蒙的身体窜出了水面,再扑通一声落了下来,手里还紧紧握着那块石头。

他爬回岸上,却顾不那块卵石,而是闭上眼睛坐在那里,看似一动不动,但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飞速的流动,每一个毛孔也在以肉眼查觉不到的方式震颤,身上的水珠化为热气蒸干,但体内的寒意过了好久才被缓缓驱散。

下水只有很短的时间,他却觉得好累,又站起身来活动了一番四肢,动作就像怪异的体操,恢复平静之后才开始仔细打量那块卵石。它看上去非常像一块矿核,但阿蒙见过的各种矿核多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同,这东西虽然与天然的卵石差不多,感觉却总有点人工伪造的痕迹,虽然制造的非常巧妙。

刚才在泉水中感应到它时,是那么的寒冷,但此刻捧在手里,却只有一块石头正常的凉意,几乎查觉不出异常来。想到这里阿蒙突然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放下石头又进入了寒泉。寒泉的水仍然冰冷,但果然如阿蒙所猜测,那刺骨的寒意正在渐渐的消散。

到此为止,阿蒙应该已经完成了老疯子交待的任务,但他居然还没停下,又一次潜入到寒泉中。这回比上一次简单多了,很快他又一手抓着一枚卵石扔到岸上,然后换了口气又潜了下去,接连扔出了二十枚卵石这才重新爬上了岸。

这一次他可是冻的够呛,身体都有些发紫了,大口喘着气抖的像个筛子。这时他莫名感觉月色似乎变得明亮了,有一股暖意笼罩,并且缓缓沁入身体中。抬头一看,上方静静的悬浮着一枚神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再一回头,老疯子不时何时已经站在身后。

“孩子,你这样会伤到身体的,我可没要你把整个魔法阵全部取出来,只要找到中间那一枚幽蓝水心,并且运用力量把它拿出来就行。”老疯子一边说着话,悬在半空的那枚神石变得更加明亮,那柔和的白光仿佛化成了浓密的雾气,让阿蒙的身体渐渐恢复,同时又有一种压迫感使他说不出话。

“但你比我想像的更出色,让你来取出幽蓝水心,主要是考验两点能力,第一是你的身体能够承受这寒泉的侵袭,仍然能不受干扰的运用力量;第二是你的精神与意志也足够强,能够在那种环境里察觉到细微的变化。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

老疯子说着话,手中的短杖一挥,地上的那二十枚卵石都无声无息的碎裂,就似用大锤开采矿核的场景,露出了里面的二十枚神石。而阿蒙最早取出的那枚卵石,表面呈现出如水纹一样的波动,然后像水流一样的泻落成沙,中心出现了一枚幽蓝色的神石。

老疯子接着解释道:“三十年前,我用一枚幽蓝水心和二十枚神石在这里布下了一座魔法阵,制造了这一眼寒泉,如今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那些卵石并非天然的矿核,是我所做的伪装。你能发现幽蓝水心并不令我意外,但你把所有伪装的卵石都找出来了,实在令我惊喜啊。”

说完这番话,半空那枚神石落了下来被老疯子接住,面前只有宁静的月光倒映在水面上。阿蒙已经站了起来,伸手拿起那枚蓝色的神石问道:“它叫幽蓝水心?”

老疯子点了点头:“是的,各种不同颜色的神石都有自己的名称,蓝色的被神术师们称为幽蓝水心。”

在都克镇长大的孩子,当然知道除了无色透明的标准神石之外,还有红、蓝、黑、白四种特别的神石,但幽蓝水心这个名字阿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四种特殊的神石虽不像众神之泪那么珍稀无比,但也非常罕见,就算在都克镇这种地方一年也出产不了几枚,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几年也见不到一枚。

阿蒙上次开采出了众神之泪,但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就被法约尔拿走了,今天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研究除标准神石之外的特殊神石,正在把玩间,却发现老疯子已经转身走了。

“您去哪儿?”阿蒙在后面喊道。

“当然是回家睡觉去!我怕你在寒泉里出事,所以过来看一眼准备随时救人,既然你没事,我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老疯子头也不回的答道。

“这些神石呢,您不带走?”阿蒙又喊道。

“我三十年前扔在这里,从来就没想要把它们拿走,你取出来的,就是你的了,留着会有用处的。……明天夜里还是这个时间,还在这个地方,我将为你举行力量的唤醒仪式,可别忘了。”随着说话声渐远,老疯子已经消失在黑火丛林中。

老疯子走后,阿蒙坐在泉水边端详那枚幽蓝水心,当他集中精神试图去仔细体会它时,总感觉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神石与泉水间波动,身体内也有一种东西蠢蠢欲动,仿佛是某种渴望的气息,不知不觉中又走神了。

……

第二天夜里,老疯子为阿蒙举行的“力量的唤醒仪式”居然是一种祷告。但与神术师们所举行的仪式不同,这位大魔法师并没有让阿蒙向任何一位特定的神灵祷告,只是教他如何使自己的精神更专注,外界的一切都在似见非见之间,从而清晰的感应自己的身体以及内心细微的变化,凝练精神内省,与象征万物的本源力量沟通。

这么做,当然比神术师只需向神灵虔诚的祷告要困难的多,老疯子又告诉阿蒙,其实也不妨向神灵祷告,还笑着解释了一句:“那天你和亚里士多德探讨神性源流的话,我也听见了,如果你能听懂他说的话,那么也能明白我的意思。……唤醒力量,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否则这仪式不会成功,而你,准备的早已充足的不能再充足了。”

这个仪式像是打开了一扇门,触动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老疯子让阿蒙将那枚幽蓝水心放在身前,让他尝试着凝聚精神力量以幽蓝水心为中介,感受如何与这个未知的世界相沟通。阿蒙真切的感觉到了一股清凉,似有似无,弥漫在周围并没有确切的形状。

当他体会到这片清凉时,似乎又能化为一片冰寒,这是他长久以来在寒泉中最熟悉的感觉,然后就觉得身边的泉水以一种奇异的节奏与之共鸣波动。这节奏不是呼吸也不是心跳,而是一种形容不清楚的自然韵律。

与此同时,老疯子看见幽蓝水心散发出朦胧的水光笼罩在阿蒙的身上,不禁叹了一口气道:“若是借助众神之泪进行这个仪式,唤醒力量将会容易的多,幽蓝水心也凑合了,就算不借助任何外物的帮助,你也一样会成功,只是这样更好,掌握具体的神术也会更轻松。”

阿蒙并没有听见老疯子的话,他正沉浸在新奇的世界里,这就是所谓神灵赐予的力量吗?或者就是自然本源的力量,也许还是身体中潜伏的力量?他感受到的并不仅仅是外界的奇异波动,身体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轻松感与畅快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强壮过。

他莫名觉得自己好强大,好似能控制或战胜一切,当精神专注的内省时,确实感应到了那一体两面的力量。

而欲望总是伴随着力量出现,力量越大往往欲望越多,比如一个饥饿的人心里想的可能只是一顿饱饭,而一位帝王可能想的是征服整个大陆,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与权力。

看似宁静中,各种欲念或愿望也悄然出现,分不清是来自身体还是心灵。在专注的祷告仪式中也许还可以抑制,但在平常的一言一行里,阿蒙很快就感受到这种困扰。

……

仪式只是一个开始,老疯子告诉他要逐渐掌握,直至彻底控制这种感应,才可以真正学习神术与体术,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接下来的几天,阿蒙每夜都会来到泉水边专注的祷告,但在白天大部分时间里,他仍是镇上的矿工,看上去与以前并没有什么两样。

他时常会想起玛利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想起她的身体与唇吻、把手伸进领口放在她胸脯上的感觉,而且想法还起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他会沉溺于一种幻想当中——获得了无敌的力量,可以将加百列击败、可以把罗德·迪克连那亲兵卫队都赶走,只留下他和玛利亚,然后……

他确实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但伴随着力量的出现,心态上也有微妙的变化,欲念和愿望会膨胀放大,会像插上翅膀一样飞的无边无际。

当他每天夜里凝神内省身心、感应外物的时候,又会很清醒的意识到这些,就像在忍受一种煎熬。一个声音仿佛在说“拥有了力量,去得到想要的一切吧!”另一个声音又仿佛在说:“多么可笑啊,你弱小的只能遭受嘲笑!”而阿蒙本人的灵魂似乎在这两个声音之外冷眼旁观,又不自觉的受到牵扯。

当初玛利亚经历这一切时,加百列告诉她,只须以纯净的心宁静的审视,不为其左右。而老疯子可没这么对阿蒙说,他只是告诉阿蒙这是一种考验,就看他自己如何面对。

除了袭扰灵魂的骚动,阿蒙的身体也有异常的反应,他有一种错觉,自己每一天都在变的更强壮,走路时脚步是那么有力而沉稳,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轻微作响,似乎蕴含着无穷的精力,他甚至有一种握起拳头想揍人的冲动。

一个酒鬼的儿子,从小在这个镇上没少受人嘲笑,此时的阿蒙莫名有一种看见谁不顺眼、逮谁就揍谁的欲望,身体里就像潜伏着一只凶猛好斗的野兽。阿蒙并没有在镇子上打架,但他却做了一件让全镇人都目瞪口呆且羡慕无比的事情。

事情的后果,神殿祭司兼书记官萧咕大人当众昏倒并吐血了。

事情的起因是他在寒泉里取出来的那些神石,阿蒙一直很小心的随身带着。那天他路过穆芸女神殿的时候,看见萧咕带着仆从正在门前登记镇民所交的赋税,镇长大人也站在一旁。不知哪来的冲动,阿蒙带着冷笑转身就走了过去,大声说道:“镇长大人,我要交税!”

达斯提镇长还没有答话,萧咕有些不安又有些好奇的问道:“阿蒙,你交什么税?你们家这几天并没有在矿场领取矿核啊?”

从矿核中取出神石只是最关键的最后一步,开采矿核的地方是村子北面的矿场,处于叙亚高原崇山峻岭的边缘地带。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开山、凿石、挖掘矿核等工作,那是镇上矿工们的集体劳作,并且有人监督,获得的矿核按出力多少分配给各家。在书记官萧咕这里,最近并没有登记阿蒙家曾领取矿核,他还感到庆幸呢。

阿蒙答道:“尊敬的祭司、书记官大人,我在黑火丛林的一处溪流中偶尔发现了一批被山洪冲下来的矿核,就似神灵赐予不需要经过人工的凿山开采。我拿回家打开了它们,取出了一批神石,根据本镇的法令,这些也是需要缴纳赋税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