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12章 神灵的秘密

老疯子尼采在青少年时代,与阿蒙一样也是都克镇的矿工,那已经是一百几十年前的事了。当时巴伦、亚述、哈梯一带正经历混乱的战争,叙亚城邦的统治者也几经易主,都克镇的生存环境比现在恶劣的多,经常缺少生活物资。

这里贫瘠的土地只能种植不多的大麦和豆子果腹,黑火丛林边缘放养的羊群也很少,那是一年春天,羊都吃完了,尼采实在觉得嘴里没味,于是进入镇子以东的深山丛林中去打猎。强壮的矿工掌握技巧也可以成为一个好猎人,虽然丛林深处很危险,但老疯子从小没少在边缘地带打过野味。

这一次尼采走的很远,一路打猎物烤干成肉脯、肉松背在身上,不知不觉已经穿过了深山中有穴居矮人分布的地带,进入了险峻的幼底河峡谷。他在追逐一只角鹿的时候,不慎从绝壁上失足跌落,幸亏在半空被藤蔓绕住,拉断很多藤蔓之后稳住身形,爬到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结果在岩下一个向内凹陷的避雨处发现了一具刚刚死去不久的尸体,得到了此人的遗物。

死者是一位中阶神术师,在混战中借助神术道具飞行逃避追杀,因身受重伤摔落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终于不治而亡。这位神术师来自巴伦的马尔都克神殿,当时巴伦与哈梯正在交战,应该是哈梯的敌人,他留下了遗言,用刀书写在洞壁上。

尼采与都克镇普通矿工不同的地方,就是他识字。尼采的祖父曾经是都克镇的书记官,在战乱年代也不知触犯了哪一王朝的法律,受惩罚被剥夺了最低级的贵族身份。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他就是在教孙子学习泥板刀书中度过。

尼采摔落的地方远离人烟,对面是湍急的幼底河,背后是险峻的悬崖。那位受了重伤的神术师缺乏食物和药剂,在痛苦中向马尔都克天神挣扎着哀求祈祷了七天七夜,企图获得垂怜和救赎,在他临死前终于绝望。

绝望的神术师在遗言中表示,他已经不想返回神殿,假如有人能够发现他,请求以他家族传统的方式就在此地安葬,并把他的遗物带给妻儿。作为报答,神术师留下了自己所知的神术修炼秘诀,不仅包括从低阶到中阶的各个阶段,还有他自己尚未修习的、如何从中阶进阶高阶的内容。他的遗物有一根铭刻着标记的法杖和好几件珍贵的神术器物。

尼采的人生从此转折,他私习了神术。幸亏没有受重伤,幸亏背包里有足够的食物,他在这里待了好几天,记录下所有的神术内容,安葬了那位神术师。倚仗着强壮的身体,几天后他带着神术师的遗物顺藤蔓攀上悬崖。

都克镇的人都以为尼采失踪了、丧生在险恶的丛林深处,但是十年后尼采又回到了都克镇,自称打猎时被穴居野人俘虏,在野人的村落里当了十年的奴隶,直到现在才终于有机会逃出深山。

却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尼采已经是一位魔法师,刚刚从巴伦王国的首都巴伦城远游归来。

他去巴伦城是为了归还那位神术师的遗物,尼采已是一位三级魔法师,只要小心谨慎,足以应对路途中的很多状况。在外面的世界中,尼采才意识到自己从小所学的矿工技艺的奇异之处。获得神术师遗物时,他已经拥有相当于一名二级武士的身手与反应,落下悬崖时能保住一条命,并不完全是凭运气。

但他获得神术师遗留的典籍后,进行“力量的唤醒”仪式时,获得的却是与外界能量相沟通的、所谓神灵赐予的力量,他当然选择了修习神术。

在巴伦城,尼采终于找到的那位神术师的遗孀,却发现这个家庭已经没落了,正好有困难。神殿祭司的身份大多是世袭,由家族中最适合修习神术的儿子或者长子继承,那位神术师是巴伦城马尔都克神殿的一位祭司,他的独生子尚未成年,还不能继承祭司的身份。

丈夫下落不明,神术师的遗孀这几年欠了一大笔债。债主是城中的一名贵族,要求这位遗孀嫁给他,目地无非是为了谋夺领地并继承她丈夫的祭司身份,这种事情在战乱年代很常见。

尼采的到来为神术师的遗孀解了围,因为神术师的遗物很值钱,几乎相当于他的一半家财,否则他的失踪也不会给家庭造成那么大的困难。

那位遗孀非常感激尼采,出于好心私下里告诉他:“如果按照我丈夫的遗言,您私习了神术并有所成就,成为一名魔法师,就千万不要显露身份,一直隐忍到成为一位大魔法师,那时一切都可能会有戏剧性改变,假如您有这个幸运的话!”

说完这番话她就叮嘱尼采尽快离开,否则可能会有麻烦。她的担心果然没有错,尼采离开巴伦城之后就受到了追杀,也许是那位图谋未成的贵族为了泄愤。尼采使用了神术杀了追杀他的人,担心自己魔法师的身份泄露,又潜回了都克镇。

尼采在都克镇又生活了十年,就像其他矿工一样,没有任何异常。十年后他再一次离开了都克镇远游大陆,似乎并没有把那一条“都克镇在册矿工未经允许不得离开”的法令放在眼里,那时他已经是一位七级大魔法师。

尼采在天枢大陆各地又游历了十年,有过很多匪夷所思的经历,当他再度返回都克镇时已经是一位八级大魔法师。据说当时的镇长还曾想追究尼采擅自离开的责任,后来不知为什么不了了之。尼采此后就一直在镇子上住着,也没有人去管他,只把他当作一个好胡言乱语的老疯子。

体术和神术不可能同阶修行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神谕也是定律,尼采得到神术师的遗物之后,唤醒了“神灵赐予的力量”,便开始专修神术,并获得了接近于至高的成就。但后来有一个问题在困扰他,学习神术之前,他实际上已经开始学习类似于体术的技艺,并且达到二级武士的水准。

都克镇的男子成年时,在穆芸神殿由祭司主持的赐福仪式,实际上就类似于某种力量的唤醒仪式。

尼采当时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放弃了体术而完全的去修习神术,竟然成了一位大魔法师。所以他开始怀疑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人们所未知的秘密,但他想重新开始修习体术时,却发现异常的艰难,甚至年轻时二级武士的力量都失去了,体力只勉强相当于一级武士。

毕竟他的年纪大了,已经多年没有锻炼体术了,拥有八级神术使他的力量很强大,但能保持肉体的健康和超过普通人的强壮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不成功的尝试使尼采感到沮丧,同时又更加困惑,似是受此困扰,他的魔法成就总是突破不到九级。

于是尼采又经常从都克镇失踪,过一段时间又回来,当然已经没人再管这个老疯子了。老疯子在大陆各地打听自己感兴趣的轶闻、着名的大神术师以及大武士的故事、他们的生平与修炼经过等等,还有各大神殿关于众神的传说。

老疯子开始猜疑,有些所谓的神灵在故事里的描述很像半神的存在,与九级大神术师或九级大武士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么,他们仅仅只是半神或者后来才成为了真正的神灵吗?既然如此,那么凡人有没有可能成为永生的神灵?如果能的话,怎样才能成为神灵?

他还猜疑,神术和体术可以同阶修炼,或者原本就是一体,但是被人为的分成了两部分,使得难以同阶修炼。其中可能有什么未被发现的奥妙,包含着成为神灵的秘密。

老疯子并没有得到答案,等到他超过一百岁之后,意识到自己再没有可能去亲身印证了,于是寄希望于传人。他在很多地方寻找了很长时间,终于在海岬城邦所属的一个小村子里找到了一个资质很出色的孩子,他叫贝尔,是个牧羊人的儿子。

老疯子教会了贝尔自己所知的一切,只希望他尽可能解开自己思索了大半生的谜团。

后来的事情不用再多说,贝尔最后逃到的地方也是幼底河穿越深山的峡谷密林中,他可能是想来都克镇找老疯子,但无法摆脱大批的追兵。不知贝尔对一只猫施了怎样神奇的魔法,这只猫居然能够穿过重围、穿越险峻的深山到了都克镇,给老疯子带来了一条信息。

并不是那只猫会开口说话,贝尔最擅长的神术之一就是信息神术,他在猫身上封印了一条信息。老疯子以神术读取之后,这则口信就自然消失了。

贝尔传来的口信如下:

尊敬的老师——

您的猜测应该是对的,凡人不是不可以成为神灵,秘密就在于神术与体术的修炼中,无论是哪一种,突破九级以上便是神灵的成就。但是单纯的修炼神术或体术,那是无比的艰难,几乎不存在再进阶可能,这是我查阅了史上无数大武士与大神术师的生平资料后,得到的结论。

而事实上,同阶修炼神术与体术也是不可能的,至少我们见到的情况是如此。除了一个例外,那就是最基础、力量几乎微不足道的都克镇矿工技艺,那是老师您最早教授我的。但您也是一位都克镇的矿工,后来专修神术有了很高的成就,却无法在体术上有所突破,除了年龄和身体的原因,这确实是一种困惑。

我这些年可能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体术修炼与神术修炼一样,也需要通过各种不同的考验。这种考验没有专门的被提及,那些进阶的武士们可能是在无意中达到了要求,却没有清晰明确的总结。如果这是神灵所留下的方法,那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被故意忽略了某些内容。

修炼体术的人比修炼神术的人多得多,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通过了何种考验,只是以为自己所倚仗的是刻苦的锻炼、坚韧的意志再加上一点说不清楚的运气。他们是对的,但我要解开这运气背后的秘密,人不会凭空幸运。

我已经研究过无数武士的经历、无论是低阶还是高阶,在他们的经历中总结出一些规律,这些可能就是故意被典籍忽略的内容。

假如神术与体术原本就是一体,将它们当作一种修炼方法合二为一,那么其中还有一种特别的顺序,就像音律一般不可以错乱,否则没有办法同阶修炼,只能放弃一种成就去取得另一种成就。

假如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歧途,再想放弃已获得的力量重新再来,会很难很难。这些我还不敢肯定,仍然只是猜测而已,成为神灵的秘密也许就在其中。就算它确实是成为神灵的秘密,绝大多数人也只能望而兴叹,因为无论是九级神术师还是九级大武士,在这世上已经相当罕见。

我正在思考总结中,还没有确定的结论。我带走了伊西丝神殿的圣女和众神之泪,可能对我解开这个秘密有所帮助,也因此被大批神术师与武士追杀无法脱身,只能先向老师您传达这样的信息。

——您的学生,贝尔

老疯子终于讲完了往事,又坐下开始默默的喝酒。阿蒙也半天没说话,就算他有一肚子问题也无从问起,这些话题对他而言显得过于高深了,高深的超出了想像。

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聊了一个下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阿蒙该回家吃晚饭了。这时老疯子已经喝空了一罐子酒,眼神中却没有半点醉意,只是有一丝莫名的疲倦,放下杯子说道:“阿蒙,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也在从小培养你,你的潜力与资质甚至比贝尔都要出色的多。”

阿蒙“啊”了一声,却没有接话,觉得老疯子话里有话,好像要打自己什么主意。

果然,老疯子自顾自又接着说道:“我本想把你培养成一位出色的大魔法师,但每次想到贝尔传来的信息,总是觉得应该更谨慎一些,第一步不能走错。”

“我……?”阿蒙只说了半句话。

老疯子看着他笑了,这笑容有些诡祟:“当然是你,否则这些年我何必教你学会那么多,你会写大陆上两种通行的文字,我还用另一种方法教你如何开采神石,让身体和精神都得到最好的锻炼,却没有真正学习神术和体术,等待的就是这一天。”

“这一天怎么了?”

老疯子却没有回答,岔开话题说道:“阿蒙,如果你成为一位魔法师,从我和贝尔的经历当中应该明白,要想保证自己的安全,就要等到成为大魔法师的那一天。当然了,武士的身份可能是个很好的掩护,假如你同时学习体术与神术的话。……孩子,难道你不愿意吗?就算是为了报答我这个老头子,你好像也不应该拒绝。”

阿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答道:“愿意,我有什么不愿意的?我只是镇上一个普通矿工的儿子,为什么要拒绝这些?就算不是为了报答你,也会愿意的,您又不会害我。”

老疯子在苦笑:“害你?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害你。但我时常想起贝尔,假如那算是害他的话,他恐怕也非常愿意被我这样谋害,才能拥有如此精彩的人生。……我对你也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解开神灵的秘密。”

阿蒙:“您说的太遥远了,我如何能与贝尔的成就相比,现在只能想象而已。”

老疯子摇了摇头道:“成不成只在人为,真去做的话很可能不会成功,但不去解开谜团,那就将永远活在混沌的世界里,所以,我们至少可以尽力尝试。”

阿蒙:“您想怎么教我呢?”

老疯子似是很满意的点头道:“你真是个特别的孩子,虽然震惊、疑惑,听我说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你还保持着冷静和清醒。……告诉你吧,我也不知道贝尔最后究竟解开了怎样的秘密,但我自己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阿蒙:“什么事?”

老疯子:“那就是获得力量的第一步。”

阿蒙:“同时唤醒两种力量吗?您已经有办法了?”

老疯子又笑了:“你真聪明,听了我介绍的情况,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不过有点偏差,不是同时唤醒两种力量,就是唤醒一种力量,这力量包含着一体两面。我回顾这一生的经历,又重新追溯到源点,在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中得到的启发。

加百列问你是否学过体术,其实你还没有,只不过拥有强健的体魄而已,再加上一点尚未入门的神术技巧。现在我要测试你,看你能否开始唤醒那力量。但你要注意,唤醒这一体两面的力量,同时唤醒的也是一体两面的欲望,其中也包含修炼体术者所要面对的、却被忽略的第一道考验。”

阿蒙:“您想怎么测试我?”

老疯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今天夜里你去寒泉做一件事,等成功了再来找我。”

……

本章神系背景——

马尔都克:巴伦王国象征王权的主神,也是巴伦城自古的守护神。神话传说中,他与亚述、哈梯王国信奉的主神恩里尔属于同一神系。据说马尔都克的父亲叫埃阿,“埃阿”与“恩里尔”都是天神“阿努”的儿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