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10章 第一次

玛利亚离开了都克镇,镇民们的生活又变得和往常一样平静,如果说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阿蒙成了一名合格的矿工。每天他看到这熟悉的小镇时却发现,这街道这房屋这弥漫着炉火味的气息,却不那么吸引他了,感觉总像少了点什么。他的心里似乎有了一块难以形容的空旷,或者就像有什么东西被带走了。

阿蒙总是回忆起那一幕,他不明白却仿佛又能理解她为何要那么做。在她的房间里,视线互相灼烧着对方,他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正要去吻她发烫的唇,然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突然推开。

这力量他似曾相识,有点类似于用大锤打开矿核那一瞬间所发出的波动。次日一大早玛利亚就匆匆离开了,当然是跟着迪克大人走的,但在阿蒙看来,又像存心摆脱他的某种诱惑似的——阿蒙宁愿这样想,虽然这不可能。

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时躺在床上,阿蒙望着低矮的屋顶,那些模糊的影子和暧昧的光线,似乎总有光圈在中间闪动。他总是忍不住想起她,甚至在想,如果当时她没有把他推开,加百列大人也没有进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十四岁的少年对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经验,但是想着想着,他身上的某个地方就可耻的硬了,不受抑制的弹起来,令他兴奋又不禁感到羞耻。其实阿蒙明显比同年龄的孩子要健壮,发育的也更成熟。他不认为自己只是想和她发生什么,但真的很渴望那种感觉,他对此有些疑惑又不知所措。

到最后,阿蒙终于自以为想明白了,其实当时发生什么根本不在于他的决定,于是叹息一声起床溜出家门,去寒泉洗浴。

不知为什么,阿蒙第一次有一种渴望——这刺骨的寒泉能更加冰寒,将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浸透,让他得到内心的宁静。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而忘了老疯子的叮嘱,身体里升起一股暖流的时候就应该出来了。在岸上活动片刻,然后坐下静静地调整呼吸,闭上眼睛聆听四肢形骸中血脉流动的声音,仔细体会每一个毛孔都缓缓张开的感觉,就像能看见与控制自己的身体。

按照经验,这时会有一股暖流溢满全身,让人感觉很舒服很宁静,舒服的想呻吟、宁静的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去想。可是今天和以往的感觉不太一样,身体和灵魂中都有奇异的骚动,那暖流变得炙热,似是冲动,眼前的寒泉仿佛也散发出奇异的芳香——那是她的气息。

寒泉洗浴得不到以往一样的宁静,天亮后,阿蒙又习惯性的去找老疯子聊天。他不是一个爱吐露秘密的人,但这样一件事憋在心里实在难受,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且绝对信任老疯子。

阿蒙一开始并没有说那晚在房间里的事,只是说自己在寒泉中洗浴时遭遇的困扰。说话时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仿佛犯下了什么罪恶。

老疯子听了之后竟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呵呵笑了,笑着递给他一杯酒。

阿蒙本能的缩了缩身子答道:“我不喝酒。”父亲是一个酒鬼,阿蒙看够了父亲喝醉的样子,从小就对酒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情绪。

老疯子笑道:“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酒鬼,孩子,你已经长大了,该品尝人间很多事情了,就如这酒一样。”

老疯子的话似是一种诱惑,阿蒙鬼使神差般的接过了酒杯,轻轻尝了一口,有一股辛辣感和陌生的醇香,味道不是很舒服,却好似正是他想要的,忍不住又饮了一大口,让那股辛辣的热流顺着喉咙直接进入身体里。

老疯子又举起酒罐把他的杯子添满,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问道:“你有困惑,想向我请教的话,就把事情说清楚,是不是和那个玛利亚有关系?别以为我不知道,孩子,所以我说你长大了。”

阿蒙有些吃惊,脸色也红了,不知是不是酒的原因。他反问道:“你都知道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然后有点想掩饰的样子,又低头喝了一大口酒。

老疯子仍然给他把酒杯添满,耸了耸肩道:“我知道什么是我的事,你说不说是你自己的事。别忘了是你来找我的,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阿蒙是第一次喝酒,而老疯子的酒又是如此醇烈,几大口下去就有些醉意了,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看着杯子自言自语道:“我这样是不是很可耻?”

老疯子突然笑出了声,乱糟糟的胡子都在跟着颤动:“这有什么可耻的?看来你喜欢她,人之天性而已!……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嘛,倒很像是受了魔鬼的诱惑。”

“不,玛利亚不是魔鬼!”阿蒙抬起头,不满的脱口喊道。

老疯子收起了笑容,严肃的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玛利亚不是魔鬼,而是你心中有魔鬼。”

“魔鬼?什么魔鬼?”阿蒙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魔鬼都是神话传说里罪恶的代表,是被神灵厌恶与斩杀的。

老疯子不紧不慢的解释到:“你错了,此魔鬼不是彼魔鬼,只是你灵魂中的躁动,这魔鬼潜伏在心中、潜伏在欲望里。如果迷失在这种躁动里,魔鬼就占据了你的心,等于把灵魂出卖,也称之为堕落。其实神术师在修炼神术的过程中,面临的考验之一就是‘魔鬼的诱惑’。”

阿蒙疑惑道:“我又不是神术师,难道也会遭遇‘魔鬼的诱惑’吗?”

老疯子直摇头,乱发都飘了起来:“不不不,任何人都有可能经历魔鬼的诱惑,只是对于一名神术师而言,要想达到中阶神术的顶峰,必须经过这道考验。至于你嘛,还没有到这一步,目前所面临的考验是‘欲望的唤醒’。你和玛利亚之间发生的小故事,多少也与此有关。”

阿蒙更疑惑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好奇的追问道:“前几天那位加百列大人问我是不是学过体术,而你今天又提到了神术,能不能告诉我它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加百列大人为什么要那样问我?你为什么又说我面临考验?我可什么都没学过!”

老疯子冷哼一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怎么没有学过?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中就有,只是没有人明白罢了!而我教你的方式也和别人学的不一样,想听我好好说,你就闭嘴不要再多问,让我一次把话说完。”

阿蒙不吱声了,老疯子一边喝酒一边解释什么是神术与体术。在天枢大陆上,奴隶是不允许学习体术的,而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学习神术。阿蒙是第一次听说这些,还不知道老疯子要说的话中有很多离经叛道的内容——

神术与体术都可以获得超人的力量,但走的却是两种不同的道路。

体术所唤醒的是人类自身的力量,激发血脉中最大的潜能,神话传说中人是神所创造的,身体中残留着神灵的血脉,唤醒它能够使筋骨强壮、增加力量与勇气,也能使人变得更加坚强、反应更敏锐。当这种力量完全被激发、到了很强大的程度,还可以由内而外发出。

据说体术最早只是一种人们锻炼自己变得更强壮的方式,但后来更多的用于征战与厮杀中,又有了很多运用技巧,所以它也被称为武技,修炼武技者也被称为武士。体术分为九级:一至三级武士通常被称为低阶武士;四至六级武士通常被称为中阶武士;七至九级武士通常被称为高阶武士或大武士。

要想成为一名高阶武士尤其之艰难,那意味着已跻身于大陆上顶尖的武者行列了。

神术所唤醒的是天地之间的神秘力量,神术师与外界的各种能量沟通,控制、转化并使用它们。这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能力,本应神灵才能够拥有,所以被视为神灵所赐予。神术和体术一样,也分为九级。

七至九级的高阶神术师也被称为大神术师,是这个大陆上超然的存在,在普通人眼里几乎与神灵一样神奇。

学习神术与体术都需要唤醒力量,只是唤醒的力量有所不同。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要比唤醒潜藏于身体血脉中的力量困难的多,只有很少的人能办到。而一般认为,只要身体健康强壮、意志坚定、信仰虔诚的人,都可以唤醒血脉中的力量,从而学习体术。

第一次被唤醒的力量是哪一种或者主要是哪一种,就决定了一个人修炼的方向。所以天枢大陆上的神术师数量远比武士要少得多;另一方面,有资格学习神术的人当然也少得多。

有少数人可能会被同时唤醒了两种力量,还有一种奇异的现象,当一种力量修习到很强大的程度,另一种力量也会渐渐被唤醒。有人会兼修体术与神术,这主要出现在武士身上。修习神术的过程要比修习体术难得多,所以神术师一般不会兼修体术,深奥繁复的神术已经足够让他们付出一生的精力。

不论是古老神谕还是实际发生的情况,都告诉人们,不可能同等兼修神术与体术,只能以一种为主、一种为辅。比如加百列这种武士,不可能将神术修炼到与体术同阶的水准,只是以简单的神术辅助战斗而已。

神术和体术都分为九级三阶,同阶的差异只是掌握的技巧与运用的熟练程度不同,但不同阶之间的力量运用却有质的区别,分别被称为:力量的唤醒、力量的控制、力量的转化。

修炼神术比修炼体术更困难,一方面是因为能够唤醒神灵所赐予力量的人很少,另一方面神术的每一阶,都要经过神灵的考验。

获赠神灵赐予的力量,入门需要通过的考验是“欲望的唤醒”。

将低阶神术修炼到最顶峰,需要通过的考验是“信念的鉴定”。

将中阶神术修炼到最顶峰,需要通过的考验是“魔鬼的诱惑”。

成为一位大神术师之前,还有一道艰难的考验“信仰的融合”。——要将心中所信仰的世界与身处的世界融合,才能转化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而体术进阶看上去似乎不需要这些,只须修炼者一直坚强而刻苦的锻炼就可以,其中好像还包含着说不清楚的运气。这倒不是说体术进阶很轻松,它也很难,只是相对于神术而言容易一些。

这些都是针对于低阶和中阶的情况,到达七级以上高阶的时候,无论是神术师还是武士,再想往上进级就变得格外艰难,其中的秘密恐怕只有各王国大神殿的高层才知晓。尤其是最高的第九级,在整个大陆上异常罕见,不论是九级神术师还是武士,据说在人间都拥有与神灵作战的力量,甚至被称为半神。

听到这里,阿蒙忍不住插话问了一句:“半神?凡人怎会拥有与神灵作战的力量?”

老疯子讲述时,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挥舞比划着滔滔不绝。被阿蒙打断了话,他有些不高兴的反问道:“为什么不能?有些在人间自称的神灵,很可能就是半神而已。……据说这种人都是神灵与凡人的后代,才能拥有如此的力量。——我看这些话是在撒谎!”

阿蒙不解的问:“撒谎,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疯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目光深邃不知看向什么地方,很清晰的答道:“因为我就认识一个,他是我的学生,是一位九级大魔法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