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8章 加百列之威

银光斩落,似烈日下的闪电,劈向前方两座沙丘间的平缓地带,车队不论怎么走都会经过那里。罗德·迪克的心似是收缩了一下,瞳孔也在收缩,看见这道银光他就意识到,加百列的体术至少在七级以上,是一位高阶大武士,跻身于这片大陆上顶尖武者的行列了。

从第一辆车到那两座沙丘之间,有六、七十步远,这个距离以罗德·迪克的剑技是很难有杀伤力的,而且他还没发现那里有隐藏的危险。

加百列此刻没功夫在乎罗德·迪克是怎么想的,其实她在更远的地方就发现了危险的迹象,直到这个距离她的剑技能发挥有效杀伤力时,才突然发难,让人猝不及防。

剑光斩在沙丘间,沙子突然陷落了下去,几条带着倒钩和尖刺的铁索露了出来。那里果然有一个陷阱,假如不慎中伏,车队的第一辆车会陷进去从而堵住整个队伍。陷阱两旁各暴发出一团沙雾,两名一手持盾、一手持长柄战斧的人跳了出来,显得很是狼狈。

在战斗中持盾,单手持长柄战斧攻击,这需要过人的力量和敏捷,不是一般战士能做到的。这两人用头巾蒙面,身上的衣服也是与沙丘一样的浅黄色,在炙热的沙子下竟然静静的潜伏了这么久。假如罗德·迪克的车陷落,那一左一右两柄战斧将成为死亡的召唤。

加百列不止斩出了一剑,紧接着手腕在空中很漂亮的翻转,向着两侧又斩出了两道剑光,就似两线流星贴着沙子左右呼啸而去。两条飞沙卷起,有几十条黄色的身影从沙子中跳了出来,沙地里飞出的还有铁链。近处的几人身上迸溅出血光,十几步外最近的铁链已经被剑光斩断。

有人受伤了,但没有听见惨叫声,这绝不是一般的劫匪,而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前方陷阱和整个伏击圈的大致轮廓已经清楚了,最前面的陷阱位于两座沙丘间的必经之路上,恰恰是一个上坡转向下坡的地方。

在这个陷阱两侧朝着车队的方向左右各埋伏着一队人,沙子下还有随时能绷起的铁链,就像一个口袋形。两侧的伏兵没有穿铠甲,手里拿的是锋利的弯刀,那是亚述王国的战士常用的一种武器,通常用在骑兵冲战中,但在步战中威力也不小,只是挥刀时要有绝对的速度。

见到这个场面,罗德·迪克反而从震惊中冷静下来,大吼着快速的下了几道命令。他带来的亲兵卫队一共六十人,共分为五个小队,每队十二人,其中有两队是骑兵。

最精锐的一个小队戒备在玛利亚的马车两侧,不为前方的战斗所动,防止有人趁机偷袭最重要的目标。另外两个小队却没有向前,而是向着后面奔去,护住整个队伍的侧后,小队长同时约束后方的商队不要混乱。两队骑兵在小队长的率领下已经来到车队的前方,摆开了战斗队形,前排战士持盾,后排战士手里的投枪已经举起。

投枪却没法投出去,因为加百列见罗德·迪克布好了战斗队形,跳下车棚带着一团银光冲向了前方,而那些手持弯刀的战士也向她冲了过来。终于听见了惨叫声,接连有残肢断臂飞起,鲜血染红了沙丘,偶尔有武器的碰撞声传来。

那些战士的弯刀终于直接格挡在加百列的剑上,甚至有刀尖划过铠甲的声音,可是加百列并没有停,持盾舞剑一路前冲,迎在前方的所有人都倒下了。

罗德·迪克觉得自己的眼皮在跳,他也是一名掌握了六级体术的武士,处于中阶武士的最顶峰,但是身为海岬城邦的城主,地位尊贵,几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孤身冲杀。加百列的剑技如此的势不可挡,罗德·迪克看了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终于明白梦飞思的伊西丝神殿为什么只派了这一名武士来保护玛利亚,平常的流寇和劫匪,集合整支队伍都不是加百列一个人的对手。罗德·迪克在心中暗想,假如加百列不是来保护玛利亚的而是来刺杀她的,自己的亲兵卫队能保证玛利亚的安全吗,哪怕有低阶神术师助阵都很难吧?

伊西丝神殿能派这样一名武士来,已经让旁人无话可说了。但是罗德·迪克又暗自为加百列叫屈,这样一名高阶大武士,如果再配上一名神术师和两名亲随的话,那才更加万无一失,怎么就让她一个人孤身而来呢,实在太屈尊了。

加百列就这样冲了出去,假如远处埋伏了高明的神术师,很容易吃亏的。虽然尊贵的神术师们不可能来做这种拦路抢劫的事,但今天碰见的敌人显然不简单。

罗德·迪克坐不住了,一声令下,在两名小队长的左右护卫下亲自冲了出去,跟随在加百列身后,可是他们的速度竟然还追不上一路杀敌的加百列。

加百列留下一路敌人的尸体,已经冲到离沙丘间陷阱十几步远的位置,眼前再没有手持弯刀的战士。最早现身的那两名身披铠甲手持长斧的战士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冲过来,而是蓄势待发,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们看上去应该是最强大的对手。

就在这一瞬间,加百列的注意力应该完全被那两名战士吸引了,一左一右突然同时发出似野兽般的怪吼,沙丘里突然冒出来两个人……不!仔细看的话应该是三个人,在左侧的那人身影后,还站着一个人。

但是左右两个人身材实在太高大了,最后一人被前方那人的影子笼罩,无声无息的出现令人很难察觉,身影很淡也很恍惚,应该是使用了某种隐匿行迹的神术。

天枢大陆上的计量方式,一枚神石的外径为一寸,十寸为一尺,那两人足有十几尺高,站在那里就似两座小山,胳膊比成年人的大腿还粗。罗德·迪克认出来了,这是生活在亚述王国以东更遥远国度的高山巨人。

高山巨人生活在寒冷的高原地带,据说他们是传说中的巨人后裔,其实和普通人的差别也不是很大,就是身材巨硕。他们也可以学习体术,虽不是很灵活但拥有绝对过人的力量。附近各个王国的军队中也招募和训练这种人,出色者做为使用钝武器的重装战士,在难以躲避的正面战场上使用巨锤、巨斧等武器发挥的威力惊人。

加百列的身高只到这两人的胸口,他们手挥沉重的带柄巨锤,圆形锤头上嵌着锋利的獠牙尖刺,一左一右披头盖脸砸下,这袭击来的太突然了。

对方果然有神术师,就是那站在阴影中的第三人,是他施展神术隐匿了自己与两名巨汉的气息,此刻才发动了必杀的一击。他们的位置埋伏的非常巧,假如车队真的进入了陷阱,第一辆车陷落的时候,他们恰好就在玛利亚的车两侧,应该是伏击的主力,一击就能把整个马车砸碎,现在却用来对付加百列这个人。

加百列没法躲,四面八方都在巨锤带起的风声笼罩下。两名小队长手里的投枪都扔了出去,一左一右分别飞射向两名巨汉。罗德·迪克也出手了,他的剑飞了出去,剑尖在阳光下带着一层并不显眼的淡淡光晕,速度比投枪还快,却是射向右侧巨汉身影后的第三人。

一声震耳的巨响,加百列举起左手的盾牌硬生生架住了左边落下的巨锤,双脚连小腿都陷落到沙子中。右手举剑迎上了另一柄巨锤,银色的重剑此时显得是那么纤细,仿佛轻轻一砸就会粉碎。

但是剑没有碎,巨锤砸在剑尖上几乎没有发出声音,长剑弯成了一个弧形却没有断,加百列口中不知喃喃的在呼唤什么,剑锷上的两枚神石发出了奇异的波动。剑身突然又弹直了,一股似乎能扭曲空间的力量散发开来,巨锤滑落到一旁。巨汉的身体不由自主打了半个旋,这一锤分明砸中了剑尖,却好像落空了。

这是神术,而且是中阶神术!做为一名武士,由于修炼方向的不同,系统的学习神术很困难,也不可能掌握等阶的神术。加百列却能掌握中阶神术,虽然是通过被神术加持的剑施展出来,这已足够令人惊讶了!

只听咔嚓一声响,伴随着一声怪叫,那名巨汉的左肩脱臼了,手一垂,锤头砸在了沙丘上。两名小队长的投枪也到了,射向右边巨汉的投枪飞到近处就似扎进什么粘稠的东西里,被一股力量牵引插进了沙丘中,将将差了几寸没有射中,是那名神术师及时保护了巨汉。

另一杆投枪射中左边巨汉的大腿,一名三级武士尽全力的一击,投枪可以贯穿几头牛,但此刻却只浅浅的插进几寸深,那巨汉的身体就似铁打的一般。但这样的伤害已经不轻,巨锤砸在加百列的盾牌上,盾牌中心凹陷变形出现了放射状的裂纹,巨汉也震的全身酸麻,又中了投枪,怪吼一声单腿跪了下去。

沧啷一声响,加百列从沙子中拔出腿向前窜出,盾牌与巨锤摩擦出一串火星。可以看见盾牌中心的裂纹在缓缓消失仿佛能自行弥补,却只修复了小半就停止了。罗德·迪克送给她的这面盾牌是经过神术加持的,却也经不起巨汉的一锤。

加百列一步迈出,左手一送,盾牌的边缘打着旋插进了巨汉的胸膛里,这是斧技,她拿盾牌当作战斧来用。巨汉发出一声惊吼,松开巨锤伸手抓住盾牌的两侧企图去夺。加百列没有与他争夺,往前发力一送随即就松开了手,向右前方飞跃而去,顺手又向右侧斩出了一团耀眼的银光。

巨汉在巨痛中下意识的伸手夺盾,加百列很干脆的弃盾还加了一把力,巨汉抱着插在胸前的盾牌仰面倒了下去,腿上仍插着一柄投枪。

这遭遇战的时间很短,射向右侧巨汉的投枪落空,巨汉身后的神术师正在施法。罗德·迪克的剑飞向他,在近处也奇异的放缓了速度,发出一连串似是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落向了地面,却正好插在他的一只脚面上,将这只脚钉在了沙地中。

这名神术师发出一声痛楚长嘶,然后就看见眼前的沙漠与天空在旋转飞舞!

那是加百列斩来的剑光,将他的头颅劈下打着旋飞了出去,同时银光又在右侧巨汉的腰间划过,鲜血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迸射出来。

那人是一名中阶神术师,而且神术达到了第五级,地位已经相当不低了。可是他今天很倒霉,为了隐藏声息并没有提前发动攻击,让加百列这样的武士冲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身前的巨汉不能保护他的时候,几乎就成了砧板上的肉。

别忘了加百列也能使用中阶神术,虽然只是为了辅助战技,不像正职的神术师掌握的那么全面系统,但在这种情况下也足够要他的命。

加百列没有再理会身后的巨汉,弃盾提剑继续向前冲去,前方沙丘上还有两名持斧的敌人。本来显得很自信的两名战士,见到前方的伏击这么快就被瓦解,不禁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转身想走却又感觉逃不掉,胆怯犹豫间,加百列已经到了。

生死之间不战也得战,两人大喝一声挥起长柄战斧左右交错劈了过去,斧刃上也带着一层淡淡的朦胧光晕。加百列冲到近前突然加速,腰一弓腿一屈,像一只狮子前扑的动作,身子往下一缩已穿过了斧刃的锋芒,发力撞在了左侧那名战士的身上。

她的护肩撞在盾牌上,盾牌的尖端又砸在那人的胸甲上,胸甲陷进去一大块,伴随着胸肋间骨头折断的声音。加百列的身形随即向右侧弹开,挥剑直刺另一名战士。

斧柄很长,右侧那人刚举起,加百列就已经突然来到近前,斧刃下劈已经来不及了,慌忙举盾去挡剑光。剑光突然间耀眼至极,就似能撕裂一切,盾牌被劈成了两半,剑插进了他的胸甲,剑尖的震颤打碎内脏,随即就拔了出来。

银色的剑身完好无损,甚至没有沾染一丝血迹。加百列的铠甲一侧护肩上有几道裂痕,正在缓缓的修复弥合,她在沙丘之间提剑转过身来,阳光照在金色的卷发上,美丽的脸庞是如此冷峻,身后已没有一名活着的敌人。

罗德·迪克与两名小队长站在两名倒下的巨汉之间,看着加百列,满是敬佩与惊叹的神色。

……

远处的丘陵上,怪异巨石的阴影中,有一群人静静的潜伏着,皆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最前面是三个人,中间赫然是本地的主政官、叙亚城邦的州长费米扬·萧墨,站在左边的是他最信任的副手、叙亚城邦的财政官米斯特·莫顿,右边的是叙亚神殿的大祭司、神术师考斯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