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7章 都克镇的秘密

阿蒙猝不及防重重的摔坐在地上,门前有毯子,他并没有受什么伤,此时已经站了起来闪到一旁答道:“是我不小心,可能是后退时绊到了地毯上。”

“是我不小心,刚才显示了一下力量,却没有控制好……”玛利亚同时开口了,语气略显几分慌乱。

加百列的注意力立刻就被玛利亚的话吸引过去了,眼神一亮道:“大人,您已经能够……?”说到这里欲言又止,扭头冲阿蒙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出去吧,把门关好。”

莫名其妙的拥抚、又突然被推开摔了一跤,阿蒙还不能清醒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已经从迷乱中冷静下来。他应该感到幸运,假如玛利亚说错了一句话,很有可能就送了他的小命,哪怕加百列放过他,罗德·迪克都有可能派人杀了他。

阿蒙下楼之后,加百列这才惊喜的对玛利亚说道:“大人,您真的没有让伊西丝女神失望,刚才是您不小心推倒了阿蒙,刚开始使用这种力量,往往会不太习惯。”

玛利亚点头道:“是的,我一伸手,离得很远就把他推倒了,这就是神灵的力量吗?”加百列进来的时候阿蒙坐在地上,而玛利亚站着伸出一只手,看上去就像隔空推倒了阿蒙一般。

玛利亚倒不是存心想撒谎,但是阿蒙第一天来,她就听见加百列的吩咐了,不允许阿蒙触碰她,否则会受到惩罚。该是什么样的惩罚呢,会不会又像都克镇的祭司那样要砍掉他一根手指,那是多么可怕呀,这并不是阿蒙的错。

加百列倒没关心这些,她被另一个话题吸引了,微笑着说道:“对,这就是神灵赐予的力量,你刚刚掌握,还不算强大。阿蒙很强壮,你挥手却能推倒他。推开一扇门任何普通人都能做到,但你不伸手就能把门推开,这就是神力创造的奇迹。

玛利亚大人,你现在要注意,在运用纯熟之前,不要去轻易使用。其实像阿蒙这种掌握了低阶体术的人,如果了解神术的规则,有所防范做好准备,你是推不倒他的。但是将来,您所掌握的神力将强大无比,尤其是有了众神之泪的帮助。”

……

阿蒙站在楼下,感觉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手中、身上还留着玛利亚的气息,带着温馨的芬芳令人迷醉。他也搞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会那样抱着她,又被推开了,他不是很清楚仿佛又能理解。白天的时候两人的眼神就像在挑衅,昨天夜里他几乎梦见了同样的场景,而刚才真的把手放在了她的胸脯上!

他愣愣的不知站了多久,加百列下楼了,突然问了一句:“阿蒙,你刚才都看见了什么?”

阿蒙回过神来,躬身答道:“大人,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只是给玛利亚大人送水而已。”

加百列目光就像要穿透他的灵魂:“对我也不说吗?”

阿蒙:“是的,大人,您吩咐过我,在这里看见与听见的一切,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您也是人,当然对您也不能提起。”他很聪明,亚里士多德教的三段论已经学会了,如此来回答加百列的问话,刚才在玛利亚房间里发生的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加百列严肃的脸庞终于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好,很好!记住你说的话,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报酬已经付给了你的父亲,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没想到加百列现在就打发他走,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报酬也拿到了。阿蒙原本应该很轻松、很高兴才对,然而他离开这个院子时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惆怅,回头看了一眼,似是在无言的告别。

……

罗德·迪克终于高兴了,因为加百列告诉他可以动身了,要他连夜做好准备,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加百列还向他解释了一件事,之所以在这镇上多留了三天,不仅是因为玛利亚病了,她还在教玛利亚伊西丝神殿一些特殊的仪式和规定,以便顺利的通过圣女身份的认可,现在玛利亚已经学会了。

这让罗德·迪克感到更高兴,如果换一个人,他肯定会送上一笔重金致谢,但这位加百列大人显然不愿意收受贿赂。罗德·迪克想了半天,还是亲自给加百列送去了一面精心打造、经过神术加持的盾牌,那是属于武士的荣耀武器,并解释说这面盾牌原本就是想进献给神殿的。加百列收下了。

赠送什么样的礼物,如何让人不拒绝而且很高兴,这也是一门学问,罗德·迪克大人显然精通此道。

经过三天的调养,玛利亚的侍女病也好了,第二天用完早饭,罗德·迪克大人庞大而华丽的车队启程了。来到都克镇上的商人们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但是他们又不想自己离开,在都克镇可雇不到护卫的佣兵,昨天夜里得到迪克大人即将返程的消息,都兴高采烈的连夜收拾行装,跟随在大人的车队后离开。

热闹了很多天的都克镇终于恢复了平静,镇民们在享受商队带来的美酒和美食,很多人家的炉火也停熄了。忙碌了这么多天,难得可以放松一下,就连镇长大人也没有催促矿工们赶紧工作。这段时间镇民上缴的神石可不少,轻松一下也是应该的。

所有人都很轻松,只有罗德·迪克有点紧张了,因为接下来在回到海岬城邦之前,要穿越一片荒凉的沙漠和起伏的戈壁交错分布地带,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还不能保证玛利亚与众神之泪一定是安全的。

他私下里向达斯提镇长交待过,得到众神之泪的消息一定不能传出去。但是前天夜里,他又得到秘密的回报,神殿祭司萧咕派使者去了叙亚城邦,向那里的神殿送去每季进献的神石。这是定例,谁也不能阻止,但罗德·迪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甚至想过派人截杀萧咕的使者,但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从都克镇到叙亚城邦,穿越黑火丛林的驿道,没有路能够提前绕过去,驿道上有关卡,他派的人在追上使者之前不可能不接受关卡盘查,很难掩饰行踪。再说了,这里毕竟是哈梯王国境内,他派人截杀神殿祭司的使者是相当严重的罪行,一旦败露,迪克大人恐怕也承受不了这种指控。

当车队进入沙漠地带时,罗德·迪克回头望了一眼已消失于地平线的都克镇方向,心中暗道:“这里到底是被众神眷顾还是被遗弃,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都克镇历代相传的矿工技艺,在迪克大人看来,它包含着体术,镇上合格的成年矿工在体术方面的修炼不亚于低阶的武士,其中出色者已掌握了二级体术,唤醒了沉睡于血脉中的力量,并能纯熟的运用。

一名掌握了体术的低阶武士,就算在埃居帝国的大军中也是精锐!

更可怕的是,那矿工技艺中竟然包含着基础的神术,虽然只是最简单的、尚未通过神之考验,但也毕竟是神术,如果配合体术运用,威力将很惊人。这里的矿工只是用这种技巧来开矿,而不是以之战斗。

如果将镇上所有的矿工都集合起来,教会他们作战队形以及号令,再掌握如何使用武器,这个镇子简直可以抵挡一个普通的军团。就算是矿工自发的集合起来只用矿锤战斗,也是很难对付的。住在镇上的时候,罗德·迪克大人甚至还想过,假如这里发生大规模平民暴动,他的亲兵卫队也弹压不了,最多只能保护玛利亚快速逃离。

叙亚城邦处于哈梯、亚述、巴伦、埃居四国交界地带,历史征战中曾归于不同的王朝统治,但属于叙亚城邦小小的都克镇从没有被军队攻占过,原因恐怕也在于此。

每一个攻占叙亚城邦的王朝,都会向都克镇派出使者,通知他们统治者的变更,仍然保证都克镇的地位,只要保持像以前那样的从属关系,仍然会派兵去驻守黑火丛林的驿道,收取同样的赋税以及提供来往商道的保护。

原因很简单,不是绝对的力量攻占不下来,而是代价得失不值得。发动一个精锐的军团,穿过艰难的路途仅仅是为了攻克一个小镇,当然没必要。况且每一个王朝与国度所需要的都是都克镇生产的神石与铁,杀戮或奴役那里的矿工完全没有必要,只要能够保证对都克镇的控制就可以。

都克镇的地理位置是如此特殊。它的北边是叙亚高原,离镇子较近的低矮山脉是出产神石矿核之处,再往远走高峰绵延,是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东边也是崇山峻岭,据说还生活着穴居野人,丛林茂盛地形复杂,再往远走是难以穿越的幼底河大峡谷。

它的西边就是黑火丛林,丛林中有一条百里驿道通往叙亚城邦的主城,这是往来都克镇最近也是最方便的路。它的南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一直延伸到埃居帝国的海岬城邦边境。如果从海岬城邦到叙亚城邦,直接走沙漠更方便,不必到都克镇再穿越黑火丛林。

都克镇周边可耕作的土地非常贫瘠,也缺乏足够的牧场,几乎养活不了当地的人口,但它的物产又如此重要。这种特殊的情况使得都克镇难以脱离叙亚城邦而存在,镇上的神殿也听令于城邦中的神殿。

都克镇还有个特别之处,那就是镇上几乎没有奴隶,除了达斯提与萧咕这两户人家之外,其余的居民几乎全是平民。这与天枢大陆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原因很简单,周边一带所有的国家都有同样的法令:奴隶的手不可以接触神石,每违反一次,便要砍去一根手指。

有意思的是,阿蒙差一点受到的处罚也是被砍去一根手指。

但周边各国还有一条法令在这里仿佛被故意忽略了,不论是巴伦王国还是埃居帝国对都克镇的情况似乎都视而不见。这条法令就是:奴隶不可以学习体术,而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学习神术,未经允许私习神术者,被视为对神灵的不敬,将会受到各大神殿严厉的惩处。

实际上学习神术是如此的艰难,就算是有此资格的贵族,也有很多人不能迈过“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这一门槛,没有神殿祭司们按照严格仪式教导与指点,私自修习那就更难了。但世上的人很多,总有出色的天才,未经允许也未得到祭司们的指点,却掌握了类似的力量。

这种人在天枢大陆上被称为魔法师或巫师,总之是一个被贬斥的、邪恶的称呼,按照法令是会被神殿派人追杀的。而掌握神术的祭司或贵族们,被称为神术师。

天枢大陆上其他地方也出产神石,但将神石从矿核中取出的最后一步,是由低阶神术师完成的,因为它必须要运用某种最基本的神术技巧,因此神石不仅昂贵而且显得很神圣。而都克镇的情况显然不一样,这里的环境如此之艰苦,位置如此之偏远封闭,神石产量又如此之大,绝不可能有那么多高贵的神术师在这里工作,所有神石都是矿工开采的。

也许是看赐予神石的神灵的面子,都克镇历代相传的矿工技艺中包含基础神术这一违禁事件,掌握大权的知情者谁都不提,仿佛根本就没看见,而都克镇的居民们自己也不清楚。

叙亚城邦恩准都克镇的矿工所开采出的神石,每十枚中可以自己保留一枚,这令大陆上的其他人无比羡慕。但同时还有一条法令,“都克镇经神殿登记的在册矿工,未经允许不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实际上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他们也很难私自离开。

都克镇不仅产神石还产铁,尤其是上等的精铁,但这里的铁匠不允许打造武器,出产的只是锻造好的铁胚。罗德·迪克这一次悄悄走私的,就是一批上等精铁胚。

罗德·迪克一边想着都克镇的种种特殊之处,手按着腰间的剑柄,坐在车棚下望着远方的沙丘。车队是天刚刚亮的时候趁着凌晨的清凉出发的,现在中午越来越近了,炙热的阳光照在沙子上,四面反射的热力渐渐有些让人受不了。

右边远处出现了一片连绵的山丘,丘陵上立着怪异的巨石,正好可以找一片阴影地带休息一会儿,躲过午后最炙热的阳光再走,在沙漠中行走就是这么麻烦。罗德·迪克坚持坐在车队的第一辆车前,加百列还夸了一句:“大人,您真勇敢!”

罗德·迪克是不放心,怕在半路上遇到伏击,据说这里有危险的沙漠族出没,专门袭击商队,可能就是边境各国的强盗所乔装的,所谓凶残危险的沙漠族也许只是个传说。但一般的强盗不可能袭击迪克大人这样的车队,离的很远就能看见有精锐的战士护送,恐怕早就躲开了。

可是特别的人因为特殊的目的而来,那可就说不定了,否则罗德·迪克也不可能带上亲兵卫队。这位迪克大人心里清楚,亲兵卫队中没有人比他的体术更高阶,他的体术已经达到了第六级,只差一步就是一名罕见的高阶武士了。

亲兵卫队大部护卫在队伍的前三辆车左右,玛利亚坐的车是第二辆,车上还有加百列。罗德·迪克看见了远处的丘陵,正准备下令让队伍转向,这时突然听见了加百列的一声断喝:“所有人都停下!”

这喝声就像惊雷,在沙漠上空传出很远。

罗德·迪克吩咐过,加百列大人的话就是命令,等同于自己所下的命令。车队中训练有素的御手们反应非常快,口中呼喝发力勒住牲口,前面十余辆车几乎同时停住了,骑马随行的战士们也勒住缰绳。而后面的商队就有些乱了,有的车碰在了一起,有人摔下了骆驼,有的货物翻了下来。

罗德·迪克已经跳了起来,伸手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却没有发现哪里有危险。这时他头顶上暴发出一团银光,向前方的沙丘处飞斩而去。抬头看去,加百列一手持盾一手挥剑,已站在了他的车棚顶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