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6章 乳(下)

这天夜里,阿蒙又没睡好,一闭上眼睛,似乎就看见了玛利亚眼睛,各种杂念纷沓而来,他尽量不去想,却忍不住想起。在她的眼眸注视下,他觉得自己仿佛被软化了,在欲念的鼓动下,身体却有些发僵发硬。通常心情杂乱的时候,他都会去寒泉中洗浴,此刻却又忍不住想——那寒泉难道还有别的古怪,是那刺骨的寒意将自己变成这样吗?

阿蒙还不明白很多事,少年的情怀萌动就是这样悄然。他也不知道,玛利亚此刻的心情比他更复杂。

玛利亚并没有睡,而是向着那枚众神之泪在祷告,按照加百列所传授的独特方式,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比加百列预料的更顺利,她已经成功了,感觉到自己似乎能够使用一种弥漫于周围无形的力量,说力量也许不确切,也许说是能量或能力?

但与此同时,潜伏在灵魂深处各种杂乱的欲念仿佛也被唤醒放大,冲击着她的心灵,想起了很多本以为已经忽略的事情与放弃的愿望。

玛利亚丝毫不怀疑自己对伊西丝女神的虔诚,但她的人生并非除此之外就是一张白纸,她也是一名受宠爱的贵族少女。玛利亚今年十六岁,祖父是海岬城邦一位商人,因为组织船队跟随埃居大军征战提供后勤军需物资而受到褒奖,成为一名贵族。

玛利亚家族在海岬城邦的权贵中地位并不是很高,却很富有。可是祖父去世后,父亲继承了家业,仍然以经商为主,却没有祖父那么成功。最让父亲得意的是有艾蔻·玛利亚这个女儿,艾蔻十四岁那一年随着父亲去城邦中的神殿,众人就说她是海岬邦最美丽的姑娘。

半年前玛利亚家族的船队在海上遇上了一场风暴,损失惨重,急需一大笔钱来弥补损失,父亲向祖父的一位朋友借钱,此人在海岬城邦很有地位也很富有。但是这位尊贵的大人却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娶玛利亚,要保住整个家族的生意的话,父亲必须答应。

非常巧,巴伦联合王国中一位来访的国王也在一次神殿集会中见到了玛利亚,直接提出了要求,要娶玛利亚为王妃,并且向城主罗德·迪克送去了文书,这也是无法拒绝的。

玛利亚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恰好梦飞思伊西丝神殿遴选圣女的消息传来,他去求城主罗德·迪克,让艾蔻·玛利亚也去参加遴选。在当地的神殿中,祭司们认为玛利亚符合条件,成为了圣女候选人,暂时解决了麻烦。但玛利亚必须成为真正的圣女,才能最终解决所有的麻烦。

她对伊西丝女神是虔诚的,但成为圣女的愿望中是否还包含着私心,玛利亚自己也说不清,谁也说不清!

得到了众神之泪,玛利亚终于放下心,她的家族的一切麻烦都有望得到解决,尤其是初步掌握神术之后,有一种无比的放松感,与此同时,很多欲念也都被唤醒了。

将成为守护伊西丝女神的圣女,就意味着她要过一种高高在上同时又隔绝世俗的生活。做每一件事说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眼神都要符合圣女的身份,她将永远不能与任何成年男子有身体上的接触,她所使用的器物都有特殊的规定和要求,等等等等,这多少违背了一位少女的天性。

玛利亚也读过草纸诗篇上的各种故事,那惊心动魄的战争与浪漫的情怀,对自己的将来也曾有过种种幻想,但在她立志成为一名圣女、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伟大的伊西丝女神之后,这些愿望都必须放弃,也包含世俗中的欲望。

可现在玛利亚觉得很难受,从身体到灵魂都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骚动感。加百列告诉过她,这是她必须面对的神之考验,随着神灵赐予的力量同时被唤醒,不可能用意志强行压制它们不出现,只能用纯净的心去面对,不为之左右。

玛利亚能做到,加百列对此深信不疑,但她似乎遇到了一点小小的挑战。今天吃饭的时候,她和阿蒙说话时像相互挑衅一样直视着对方,也不知彼此想战胜什么。阿蒙虽然只是一个矿工的儿子,但玛利亚对他却很好奇,甚至有奇妙的幻想。

是阿蒙开采出了众神之泪,他是一位得到伊西丝女神眷顾的少年,才能够迎接众神之泪的降临。可是那天在镇子广场上发生的事情玛利亚也听说了,阿蒙险些被砍掉一根手指,恰恰就因为他开采出了众神之泪。

众人因此辩论,确定他得到了这里的守护神穆芸女神的赐福,是镇上百年来未出现的情况。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少年,能同时得到两位完全不同的神灵的垂怜,造就了百年难见的奇遇,得到穆芸女神的赐福,却开采出伊西丝赐予她的众神之泪?

这是神迹,这是传奇!玛利亚虽然阅读过神迹与传奇的故事,但从未亲身经历过,不由自主在阿蒙的身上寻找故事的影子。阿蒙虽然稚气未脱但也很英俊,总带着一种倔强与从容的表情,其实玛利亚很喜欢看着他,但又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

昨天夜里阿蒙抱起那只猫时,玛利亚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胸脯上,似乎带着实质的抚触力量,那是错觉吗?玛利亚却觉得身体仿佛被他的视线灼烧,袭扰灵魂的骚动莫名被放大了,简直忍不住想颤栗。

如果换一种时间玛利亚可能绝对不会有这种反应,但她偏偏正在迈过掌握神术的门槛,接受那传说中的神之考验,其实真正的考验,是她自己须摒弃的愿望及欲念。

玛利亚很清楚,离开都克镇之后就将与这位少年永远告别,同时意味着与自己少女时代的世俗生活永远告别,这是一种象征,她坚定自己的信念要如此,却又有一种遗憾在煎熬她的身心。

向着众神之泪祷告时,那枚淡金色的神石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着向她,她的周身上下仿佛笼罩着神圣的光辉。这说明玛利亚已经开始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但就在同一时间,她却仿佛觉得那神石的光辉变成了阿蒙的视线,灼烧着自己的胸脯以及身体,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有点难以抑制的恍惚。

……

第三天,早饭、午饭、晚饭,阿蒙一直侍立在旁边。玛利亚说话看着他的时候,他也与玛利亚对视,他发现一旦视线接触久了,玛利亚呼吸有点乱,脸色也泛起潮红,似乎很难受的样子,难道她病了吗?

晚饭后,玛利亚又该祷告了,她对阿蒙说道:“我要洗脸,请你把水端到我的房间来,水要冷,不加热水。”

玛利亚这几天一直用温水,今天却特意要冷水,这让阿蒙感到有些奇怪。他将沉重的水盆捧到玛利亚的房间里放下。通常玛利亚梳洗的时候都是由侍女来伺候,但现在只有她自己,阿蒙也要站到楼梯口去回避。

“玛利亚大人,您不舒服吗?要不要告诉加百列大人一声?”阿蒙放下水盆本来应该出去了,却主动开口问了一句,他忍了两天终究没忍住,因为感觉到玛利亚的呼出的气息似乎很热。

从不会主动开口的阿蒙突然说话,玛利亚似乎也吓了一跳。她的双肩突然颤抖了一下,没有风,但是房门却无声无息的关上了,就像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推动。

阿蒙本来应该转身走出门的,身体却立在那里没动,然后他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了一下,接下来的记忆有一段短暂的空白,以至于此后很漫长的时间阿蒙都记不清当时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等他能回忆清楚的时候,已经站在玛利亚的身前,贴的是那么近,就在她的怀里,或者说把她抱在了怀里。他的左手揽着她的腰,右手放在她的胸前。她的呼吸仿佛是在灼烧他,而他的目光仿佛也在灼烧她。他的手放在她柔软的胸脯上,感觉整个人都被软化了,就似被某个火热的东西烫化了一样。

两人周身散发的气息仿佛也变得柔软粘稠,在互相吸附着对方。她是那样的柔弱,身体在他的手中不住的颤栗,阿蒙的右手悄悄的用力,隔着衣服握紧了她的胸房,手心能感觉到衣料下那诱人的乳头突起的质感。少女的乳并不夸张,阿蒙张开手指恰好能将之完全笼罩。

他们的心跳得都很快,鼻端带着喘息声,阿蒙的手贴着她胸前的曲线在上移,企图从领口伸进那阻隔的布料,将她的胸房全然握在手中,它是那样诱人,仿佛充满了这世上最甜蜜的诱惑。

他这样做的时候,恰好看见玛利亚在看着他,眼神似乎很痛苦很迷离,嘴唇也微微的张着。阿蒙已经忘记了思考,将自己的呼吸迎上去,试图去吻她。就在两人的嘴唇欲接触而未接触的那一瞬间,玛利亚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突然伸手推了他一下。

她的手是那样的柔弱无力,看上去根本推不开健壮的阿蒙,但是阿蒙去向后飞跌了出去。那股无形的力量又出现了,有些迷乱的阿蒙根本无从抗拒,他摔坐在地板上,身后的门又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切都发生的那样突然且莫名其妙!

“我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对不起,这都怪我!……阿蒙,你一定是伊西斯女神派来考验我的……”玛利亚见阿蒙摔得很重,想要伸手扶起他,然而刚刚迈出半步动作就停住了,说话时刚才似被火灼烧的脸色一瞬间已变得发白。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阿蒙回过头来,看见加百列已经站在了门口。她来的好快,快的让任何事都来不及发生,尽管原本也不会继续再发生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