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6章 乳(上)

玛利亚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加百列已经站在了床边。阿蒙记得没错的话,加百列夜里应该在楼下最靠近大门的房间里休息,阿蒙冲上楼梯时根本没看见加百列,这说明玛利亚刚刚发出叫声,阿蒙还没有来得及从楼梯下起身,加百列就上楼了,这速度实在太惊人了,简直像瞬移一般。

加百列的剑已经出鞘,剑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银色光晕,并不明亮却有一种刺痛眼睛的感觉,而她的表情却有些古怪,古怪中带着惊讶,剑尖指着床前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

“阿蒙,这只猫是怎么进来的?”加百列没回头就知道阿蒙已经到了门口,沉声问了一句。

这不是薛定谔吗?阿蒙认出了正趴在玛利亚脚边呼呼大睡的猫,那是老疯子家里养的猫,又懒又馋又肥又脏,灰白相间的毛上总是沾满了炉灰,连白毛也变得像灰毛,一天到晚呼呼大睡,老疯子还给这只猫起了个名字叫薛定谔,它怎会跑到玛利亚的房间里来了?

“不,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进来的。”阿蒙老老实实的答道。

加百列只是随口一问,随即就想到连她自己都没查觉到有猫溜进来,问这个小矿工也是白问。这时玛利亚略带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把你们都吵醒了,我不知道这只猫睡在这里,刚才差点踩着它,吓了一跳。……加百列大人,你不要伤害它,它只是在睡觉而已。”

加百列收起了剑:“您不要称呼我为大人,从现在开始,只须叫我加百列,按您的吩咐,我当然不会伤害这只猫。……您也不要说对不起,这样不合适,保护您是我神圣的职责。……阿蒙,把这只猫抱走,确保它不会再打扰玛利亚大人的休息。”

阿蒙答应一声,低着头走上前去抱起了薛定谔。这只懒猫可真能睡,折腾出这么大动静,被阿蒙抱起的时候居然还没醒。阿蒙低头时看见了玛利亚的脚,她没有穿鞋,纤巧而白皙的足踝在睡裙下露了出来,脚趾甲是粉色的,显得是那么可爱。

阿蒙的心莫名的砰砰乱跳、他随即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使它平缓下来,心跳也变得均匀。这便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中最高深的技巧之一,必须要把自己的身体反应控制在一种非常冷静的状态下,才能确保每一次开采矿核都能成功。阿蒙所受的训练远比镇上其他人要严格,很大的程度上得益于长年在刺骨寒泉中洗浴的经历。

就算是加百列也看不出任何破绽来,这个孩子刚冲上楼的时候确实有些慌乱,这很正常,但见到玛利亚大人没事,随即就平静了。

表面上是如此,但阿蒙的内心中却相当不平静。玛利亚只穿着睡裙,他蹲下身子的时候看见了她的脚,站起时仍然低着头,视线正好看见她粉嫩的胸脯。睡裙的领口不算低,但从这个角度也能看见脖子下露出的一小片胸前的肌肤。

更要命的是,视线仿佛能穿过睡裙、通过想像看见别的什么。玛利亚的睡裙不薄也不厚,很柔顺贴身略显宽松,是很舒服的质料。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已经发育了,能看见睡裙下胸前坟起的弧线,仿佛是这世上最美的曲度,弧度的顶端还有一对轻微的突起,那是她的乳头吗?

阿蒙觉得自己在发烫,不仅仅是脸,身体内都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灼热的感觉,仿佛似刚刚从那刺骨的寒泉中走上岸。这灼热感却又令他觉得羞愧,赶紧抱着薛定谔躬身退后三步,再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门,阿蒙张开嘴深吸一口气,脸色刷的一下完全涨红,连耳垂都是红的。加百列冲进玛利亚的房间时,用最快的速度点亮了一根蜡烛,但光线并不明亮,楼梯上就更加昏暗了,谁也看不清阿蒙的表情。

一下楼阿蒙吃了一惊,甚至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楼下大厅里已经站了六名披甲的武士,最前面两人持盾和战斧,后面两人拿着盾和投枪,旁边还有两人手持长剑,站在那里无声无息,却有一股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薛定谔仿佛都有感觉,在阿蒙的怀中不满的喵了半声,脑袋拱了拱,身子缩成了一团。

“发生了什么事?”厅中的六名战士没有说话,站在大厅门口另一位腰悬长剑的战士看上去像是一个小队长之类的角色,开口问阿蒙。

“没什么事,一只猫而已,玛利亚大人差点踩着它,吩咐我们不可以伤害这只动物,把它抱走。”阿蒙一边答话一边从六名战士间穿过,抱着猫走向院子外面。

到了院子门口他又吃了一惊,院门前一左一右还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再看这座院落的四角,都各有一名战士手持武器全神戒备。阿蒙知道这些战士是迪克大人带到镇上的亲兵卫队,那天护送法约尔到他家取众神之泪的也是这些人。

迪克大人的亲兵卫队平常驻扎在院落附近的荷鲁斯神殿中,要么是听见了动静、要么是接到了加百列以特殊方式的传信,居然这么快就赶来了,而且无声无息的布好了戒备与战斗队形,只是没有加百列大人的指示,他们不能上楼到玛利亚房间。

阿蒙在心中暗想,这么快赶来,自己也能做到吗?答案是能!但是穿着铠甲拿着武器呢?阿蒙并没有经验,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拎着大锤的话也是可以办到的。他只是有点纳闷,这个院子看似静悄悄的没什么防范,实际上戒备却如此森严,薛定谔究竟是怎么溜进玛利亚房间的?

别的不说,有加百列那种武士在,几乎不可能让一只猫溜进来,还在玛利亚的床边睡着了!

只是疑惑而已,阿蒙并没有想太多,走到院外将猫放到地上,重重的在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小声喝道:“薛定谔,快回家吧,这里有点危险,可不能再来了!”

薛定谔醒了,很不满的叫了一声,伸展四肢抖了抖毛一溜烟跑远了,看方向是往老疯子家去的,阿蒙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到厅中加百列已经走下楼,命令众位战士散去,却站在那里问了阿蒙一句:“你的身手很不错,反应也非常敏捷,不亚于一名低阶战士,学过体术吗?”

阿蒙有些诧异的反问道:“大人,您是在问我吗?我不明白什么叫体术,但我学习过都克镇历代相传的矿工技艺,事情的经过您应该已经知道了。”

加百列没有再多问什么,回自己房间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但是阿蒙的内心中却很难再平静下来,一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了玛利亚的脚,然后视线随着身体站起而上移,停留在她的胸脯上,多么粉嫩白皙的肌肤,也许受到惊吓或夜里空气的刺激,细软的汗毛也微微竖起……还有睡裙下那诱惑的曲线,曲线上的两点凸起……

想着想着,他的身体不禁有了反应。阿蒙还是个孩子,但是也不小了,这反应令他很不安甚至烦躁。他在想像那睡衣下可爱的胸房是什么样子,假如把手从领口伸进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然后他突然打了个冷战,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一种不应有的冒犯。

他莫名很想去黑火丛林中的寒泉洗浴,暗自思忖自己这样胡思乱想,可能是经常洗浴那奇异寒泉的原因吧?每次从寒泉中走上来,坐在岸边休息时,身体暖洋洋的也会有这种反应,舒服的几乎想呻吟,但心情却不是像现在这样乱糟糟的。

但是阿蒙今夜去不了,他必须睡在楼梯下的木板上,这一夜当然没睡好。

第二天午餐的时候,阿蒙侍立在一旁,心情仍然有些乱,却小心翼翼的收敛声息不敢流露出异状。令人难受的是,玛利亚仍然在凝视他,他能感觉到她的目光,这时就听见玛利亚小声说了一句:“昨天那只猫,你们没有伤害它吧?”

阿蒙:“没,没有,按大人您的吩咐,我放它走了。”

玛利亚:“谢谢你,阿蒙,昨天的事。”

阿蒙赶紧答道:“大人您不必说谢谢,身为您的仆从这是应该做的,您的休息受到了惊扰,才是我的过失。”说话时他终于抬起了视线,与玛利亚的目光对视,也许是鼓起勇气或是在与自己赌气,昨天她那个样子他都看见了,今天为什么不敢看她的眼睛呢?

玛利亚显然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少年会抬起视线迎向她,这让她有点不习惯,本能的想闪避却又想起了加百列的交待,于是仍然看着他,却无法掩饰的有一丝局促。

“怎么会有那么懒的猫,那样都不醒?”

“它叫薛定谔,确实够懒的,是镇上老疯子养的猫。”

“那只猫有名字?老疯子又是谁?”

“他是镇子上年纪最大的人,也是我的朋友……”

两人说话时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就像互相挑战一般,似乎谁也不愿意先躲闪,多少都带些孩子的脾气。她很美,我喜欢这样看着她。——阿蒙在心中这样想着。

最后还是玛利亚先移开了视线,看上去却不是躲闪,因为她又低下头去吃东西,不再问阿蒙问题。今天她吃的不多,比昨天少多了,阿蒙与她对视的时候,能看出来她的眼神深处似有一丝不安。她好像不舒服,在忍受着什么痛楚,却又尽量保持着平静。

阿蒙很想问她怎么了,但又没法问,他只能回答玛利亚的问题,而不能主动向玛利亚问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