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5章 我未必不敢直视她(下)

“他是个男的。”加百列看着阿蒙,语气微有不满的朝亚里士多德说道。

亚里士多德微笑着答道:“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符合您的要求。这位大人,您也看见了,在这个镇上想找一个头发上没有灰、指甲里没有泥的人实在太难了,我只找到了他。而且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这孩子就是开采出众神之泪的矿工,假如没有纯净的心,并得到伊西丝女神的眷顾,能迎接众神之泪的降临吗?”

加百列哦了一声,语气缓和了许多:“我听见了镇子另一端的讨论,也知道你带来了什么人,原来这男孩开采的神石就是众神之泪,却险些被这里的祭司处罚。”

亚里士多德点头道:“是的……那么,这个孩子可以留下了吗?”

阿蒙抬头看了加百列一眼,发现这位武士正盯着他的脸,目光似有一种犀利的穿透力,视线一接触,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这位大人很美,是阿蒙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可是阿蒙却感觉到她挺拔的身姿有一种澎湃的张力,仿佛有无形中会把人推开的错觉,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她的美,而是威严。

加百列:“阿蒙,你可以留下了,待会儿跟着女仆去换衣服。你要做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负责整理玛利亚大人的饮食起居器物。……嗯,你是个孩子,但也要注意,递送东西的时候,不可以触碰玛利亚大人,玛利亚大人洗漱以及休息的时候,你一定要回避,且不可发出声音。……还有,这里听见、看见的一切,你都不可以对任何人说一个字!否则会受到惩罚。”

她是第一次见到阿蒙,却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对他的要求甚至比神殿的规定更严格,尽管阿蒙还是个未成年的男孩,她却提醒他不能触碰玛利亚,否则会受到惩罚,却没说怎样惩罚,而玛利亚在楼上都听见了。

加百列吓唬了阿蒙几句,然后让侍女领着他去换衣服了,因为阿蒙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却很破旧。加百列要找一个镇上的人来做侍奉玛利亚的仆从,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玛利亚正在学习神术,无知的都克镇居民自然不可能把这些事传出去,而罗德·迪克的随从们就不好说了。

……

刚刚见到玛利亚之前,加百列是阿蒙所见过最美的女人,但是看见玛利亚,阿蒙发自内心的赞叹她应该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他见到玛利亚的一瞬间甚至有些走神,下意识的行礼道:“您好,尊贵的玛利亚大人,我是被派来侍奉您的仆人,叫阿蒙。”

玛利亚与阿蒙的年纪差不多,顶多也只比他大两岁,个子也和他差不多高,而阿蒙却须称呼她为玛利亚大人。她的头发是浅棕色的,带着柔顺的琥珀光泽,披在肩上略有些卷曲,她的眼眸也是浅棕色带点微蓝,像夜空中的星星,又像清澈的潭水。

“你就是那个迎接众神之泪降临的矿工?感谢伊西丝女神的赐福,我也要谢谢你!”当玛利亚说话的时候,始终直视着阿蒙的眼睛,目光平和、温柔,尽量保持着冷静与从容,却掩饰不住的有一丝好奇。

这让阿蒙有些局促不安,习惯性的低下了头。她的五官很美,美的就像梦中朦胧的想像,尤其是她的眼眸。低下头的阿蒙忍不住有些脸红了,在心中暗想:“都克镇上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女孩,她为什么总是看着我的眼睛?其实,她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我未必不敢直视她。”

阿蒙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将玛利亚日常饮食起居所需的器物准备好,送到二楼的起居室里,等玛利亚用完之后,再收拾完拿走交给其他的仆人。比如玛利亚的一日三餐,都是阿蒙送到眼前的。玛利亚吃的东西并不多,饭量还不到阿蒙的三分之一,但是需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

各种银制的餐具放在小桌上,阿蒙需要将手洗的干干净净,再将食物切割好,小刀以及汤勺都放在规定的位置上。盛着羊奶的银罐和喝水的杯子、沾盐和香料的小碟,分别放在左右两侧的桌边,要面朝着玛利亚用餐的位置稳稳的将餐桌放下,不能发出声音,更不能将羊奶和汤洒到桌子上。

这个餐桌加上东西相当沉重,将这样一张桌子稳稳的捧上二楼,不带一点声音的放下,可不是普通的十四岁少年很容易办到的。但阿蒙已经可以控制沉重的矿锤开采神石,这对他来说很轻松。

玛利亚吃饭的时候,几乎不发出声音,连餐具都很少碰撞在一起,很安静显得很有修养。而阿蒙躬身侍立在一旁,等她吃完再将餐桌端走,然后送上洗脸与漱口的水,出去回避,等玛利亚洗漱完毕,再进来将盛着水的器皿端走,然后站在楼梯上听候召唤。

做为一名圣女,假如在伊西丝神殿,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仆从如云,但玛利亚在都克镇,直接负责饮食起居器物的仆从目前只有阿蒙一个人。

在吃饭时阿蒙与玛利亚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自幼在都克镇长大的阿蒙,从来没有见过身上和衣服都这么干净的人,用干净来形容玛利亚也许不太合适,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纯净。玛利亚不开口问他,阿蒙是不能说话的,但在用餐的间歇,玛利亚喝下一口水或羊奶之后,经常会问他一些问题,诸如都克镇的情况、矿工们开采神石的经过等等,她对这些也很好奇。

阿蒙回答的很仔细,他发现玛利亚似乎有一个习惯,说话时自然而然直视着他的眼睛,唇角似是微微上挑,浮动着一抹温和的笑意。这让阿蒙感到有点不自在,心跳的也有些乱,甚至不知道手往哪里放才好。

“她很美,我很想看着她,可我为什么不敢呢?她的目光一点都不可怕,我为什么会害怕?”阿蒙在心中自言自语,甚至感到有一丝说不出的沮丧情绪。

阿蒙并不清楚,其实玛利亚以前并没有这个习惯,现在是按照加百列的交待在做。加百列在传授神术的同时又叮嘱她——

“玛利亚大人,你很纯净,这正是圣女的气质。但你的年纪还太小,显得过于柔顺,做为一名合格的圣女,你守护的是伊西丝女神的尊严,不能给任何人以怯懦感。从现在开始,你要注意一件事,那就是与任何人说话时,要直视他们的眼睛。

你的眼神要祥和,但不能有一丝退缩与闪避,就像女神注视着子民那样。不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奴隶平民,你在问话的时候,都要这样注视着他们的眼睛,这才是一名圣女。没有任何人敢于轻视你,在你的目光注视下,他们会感受到伟大的伊西丝女神的垂怜。”

但玛利亚身边几乎没有别人能让她这样去“练习”,最合适的对象只有阿蒙。可怜的阿蒙哪里清楚这些啊,他被玛利亚的目光看得相当无措。阿蒙并不清楚玛利亚的身份,就算有人对他说过,他也不知道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是什么,他只知道玛利亚是一位尊贵的贵族,他得叫她大人,不能冒犯。

看这位美丽的女孩一眼,迎向她注视的目光,算不算冒犯呢?这种情况老疯子可从来没讲过,酒鬼父亲更不可能告诉他。应该不算吧,是她在看着我!——阿蒙在心里这么想,同时又觉得自己心跳无措的反应很丢人,怎会这么不争气呢?

好在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令人不安的事情,这份一天一个金币的工作似乎很轻松,但在第一天夜里就出了一点意外。

当时阿蒙在楼梯下面的木板上已经睡着了,正做着一个很朦胧的梦。在梦中,玛利亚看着他,他也看着玛利亚,用同样的眼神。这感觉很奇异,就像在黑火丛林的寒泉里刚刚洗浴过,正坐在潭水边休息。

就在这时,阿蒙突然听见了一声惊叫,声音不大,刻意压住嗓门显得不是那么尖锐,但显然是很害怕。那是玛利亚的声音,从二楼的房间里传来的。阿蒙立刻就跳了起来,他睡得有些迷糊,恍惚间忘了不是在家里,脑袋碰到楼梯下的木板上砸的生痛。

但阿蒙也顾不上这些了,从楼梯下窜出来,手一扶木栏就翻了上去,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穿过起居室来到玛利亚的卧房门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