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5章 我未必不敢直视她(上)

玛利亚真的病了吗?看上去很像,但只有加百列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不是真正的生病,但现在,玛利亚确实需要在都克镇多留几天。

在拿到众神之泪的那天夜里,玛利亚晕了过去。连日来虔诚的祷告相当耗费精力与体力,都克镇的环境令迪克大人感觉很不舒服,玛利亚同样有些不适,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集中所有的精神向伊西丝女神祷告,已经相当累了。

精神一旦放松下来,终于晕厥或者说昏睡过去,对平常人来说最普通不过。

玛利亚身边本来有一名干粗活的使女,还有一位贴身的侍女,这两天居然都病了,也许是长途远行穿越沙漠再来到这个令人不舒服的地方,确实不好受,气候与环境都不是很适应。迪克大人带了几名使女和女奴供玛利亚使唤,但是加百列认为她们不能直接侍奉圣女的起居。

加百列对迪克说:“你坚信玛利亚将成为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已经得到众神之泪,那么一切就要像对待圣女那样对待她。”

伊西丝神殿拥有大片田地和无数的奴隶,但圣女的地位是超然的,她所使用的东西,不能由奴隶直接递到眼前,所以女奴不能直接侍奉她。她不可以与成年男子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她的衣物和食物也不能由有过男人的女人捧到眼前,迪克大人派来的那几位年轻漂亮的使女显然不合适。

罗德·迪克将一切考虑的很周到,偏偏忽略了这些,倒不是心思不够细。按照规定,只有在伊西丝神殿举行了正式仪式之后,得到认可的圣女候选人才会成为真正的圣女。加百列却提前按照对待圣女的条件来要求,显得一丝不苟,唯恐从现在开始直到成功返回伊西丝神殿的过程中有什么意外差错。

这样也好,至少说明神殿的使者内心中已经认可了玛利亚的圣女身份。

玛利亚并没有真正的生病,加百列的职责既然是保护她,当然也包括保证她的健康。玛利亚昏睡一夜醒来后,加百列已经用简单的祈福神术给她进行了治疗,身体并没有问题,在加百列的保护下完全可以安然穿越沙漠。

但是加百列有别的事要做,甚至没有告诉罗德·迪克。她要传授玛利亚伊西丝神殿最基本的神术——神之考验。遴选圣女的标准不仅仅是拿到众神之泪,还要能够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加百列想教玛利亚做的就是这些。

这个过程在通常情况下很艰难,但有了众神之泪的帮助,可以简单的多,这也是众神之泪如此珍贵的原因之一。只有唤醒神灵赐予的力量,通过最基本的神之考验,才能证明玛利亚将来能够使用众神之泪,赐福于臣属神殿的民众。

玛利亚已经得到众神之泪,如果在到达伊西丝神殿之前,她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将顺理成章的成为真正的圣女。如果她迟迟办不到的话,事情恐怕还可能起波折。加百列护送玛利亚千里迢迢来到都克镇,亲身见证了众神之泪的出现,并亲眼看见玛利亚的虔诚,已经对她的圣女身份深信不疑,所以决定尽快进行这一步。

这么做并不违反神的意志,玛利亚到达伊西丝神殿之后,神殿的祭司们会按照程序教授神术,并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考核。加百列无非把这个仪式提前了,给了她特殊的照顾。

罗德·迪克大人还在担心一件事,那就是神殿的祭司们捣鬼,没有教授玛利亚真正的神术或者在教授时有意拖延,使她迟迟通过不了考核,而让其他城邦的圣女候选人有机会来窃取这个位置,正在考虑如何进行公开的敬献馈赠以及私下的贿赂。而加百列什么都没说,已经把迪克所担忧的麻烦私下里给解决了,接下来的一切就看玛利亚自己了。

毕竟一路保护着玛利亚来到这里,得到了众神之泪,连加百列自己都感觉到幸运,这是伊西丝女神的恩赐,她对这位纯洁而虔诚的女孩有一种形容不出的亲切感,愿意帮助她。

加百列教授玛利亚的神术仍然是一种祈祷,但需要精诚的信念与宁静的内心,用一种特殊的仪式唤醒神灵赐予的奇异力量,并通过神之考验。

玛利亚问她:“众神会怎样考验我?”

一向严肃的加百列难得露出了微笑:“向着众神之泪祈祷,按照我教你的方式,会获得神灵赐予的奇异力量,但同时被唤醒的也是潜伏在人们灵魂中的欲望。你要学会如何面对这些欲望,不为它左右心灵和信念,这就是神之考验,迈进神术殿堂的门槛。……你的心灵是如此虔诚而且纯净,通过这个考验并不难,做为一名圣女应该怎样要求自己,已不需要我再多说。”

玛利亚有些迟疑的又问道:“不是要在到达伊西丝神殿之后,由祭司们主持仪式,才可以接受这样的考验?……我现在这么做,是不是违反了神的意志?”

加百列摇了摇头:“你没有违反神的意志,我这么做,无非是让你能够成功的通过神之考验,如果你通不过,一样得不到神灵的认可,但我相信你可以。”见玛利亚还有些疑惑,加百列想了想又说道:“我对你讲一件事情,今天在这个镇子上刚刚发生的事情。”

加百列讲述了在镇子北端广场上众人的争执,最后说道:“我认为那位亚里士多德先生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神灵的意志是大前提,只要你通过了考验,便是得到了神灵的认可,因为你作为圣女候选人,已经拿到众神之泪。”

玛利亚眨着美丽的大眼睛想了半天,最后点头道:“是的,你是对的,伊西丝神殿的规定你比我清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加百列又轻轻摇了摇头:“不,不是我,你一定不会让伟大的圣母伊西丝女神失望。”

这时玛利亚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疑惑的问道:“可是刚才你一直在这里呀,怎么能听到镇子另一端人们说的话,每一句都那么清楚,而我什么都没听见,这就是神灵的力量吗?”

加百列又笑了:“这就是神灵赐予的力量,我听见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说话声,只要我凝聚精神愿意去听的话。……做为伊西丝神殿的圣女,您将拥有远比我更强大的神力,我是一名武士,不可能再学习高阶神术,而你将掌握伊西丝神殿的至高神术。”

话刚刚说到这里,就听楼下使女的声音传来:“加百列大人,亚里士多德先生找到了您需要的仆从,带他来了。”

……

阿蒙很清楚,今天是亚里士多德和老疯子救了他,老疯子会帮他并不令人意外,但是这位陌生的年轻人显然是一位贵族,为什么要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矿工?阿蒙非常感激,很高兴有为这位先生效劳的机会,不就是做三天仆从吗,更何况还有每天一个金币的优厚报酬。

在路上阿蒙表达了感谢,并按照自己所知最隆重的礼节,想跪下去亲吻亚里士多德脚前的泥土。亚里士多德却阻止了他,笑着说道:“孩子,你不必如此,你不是我的奴隶,我也不是神灵或君主。”然后看着他又问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帮你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先生,我想问。”

亚里士多德看着远方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来自大陆的远方,一个叫希顿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城邦,我曾在柏拉图学园求学,我的老师曾说‘我们为什么要求知,美德就是知识,聪明的人要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阿蒙眨了眨眼睛,回忆着问道:“希顿?那您听说过一位叫泰阿泰德的贤者吗?”

亚里士多德微微吃了一惊:“我在柏拉图学园见过他,他是我老师的朋友赛奥多洛的学生,孩子,你怎么会听说过他的名字?”

阿蒙答道:“镇上一位老人告诉我的,就是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位老先生。”泰阿泰德这个名字阿蒙听老疯子提起过,据说这位贤者声称世上只有五种正多面体,而正十二面体是其中最特别的一种,它是神勾画世界的轮廓,蕴含第五种元素神秘的信息,是神秘力量的源泉以及符号。

阿蒙原以为是老疯子的酒话而已,没想到真有这个人,看来老疯子说的是真的。

两人继续向镇子南端走去,亚里士多德似乎对这个孩子很感兴趣,一边走一边又问道:“刚才我们在神殿前讨论神谕,你可知真正的神性精神,留下神谕的神灵为什么会被你们称为保护神?”

为什么?神灵就是神灵,神谕就是神谕,好像镇上的居民从来没有去追究这个问题,阿蒙也没有回答,只是很恭谦的说道:“先生,请您指点。”

亚里士多德笑了笑:“其实我也不能肯定,只是想与你讨论,那之所以被称为保护神的谕示,因为它确实在保护这里的居民。这里出产的神石如此珍贵,而开采的技艺又是世代相传,如何才能阻止人们因贪婪的欲望驱使未成年的孩子去承受这样繁重的工作?从而能够世世代代更好的保护这里的工匠,不至于让年幼的男子夭折?”

阿蒙有些混沌的脑海就似被一线灵光点醒,突然明白了什么,连连点头道:“神谕,就是这神谕!没有成年的孩子不能学习矿工技艺,而女人不可以开采神石!”

亚里士多德也点头道:“对,这就是那神殿中的神灵被称为保护神的原因,不论那则神谕最早是怎么流传下来的,但这里确实需要这样的神谕。孩子,你将来如果成为一位祭司,也要守护这样的神谕,但必须了解真正的神性精神以及它的源流,而不能像刚才那位祭司。”

说完这番话他想了想,不禁又笑了,扭头看着阿蒙道:“神谕的精神是未满十六岁的男子,不允许学习矿工技艺,可是在本地使用的语言中,允许与可能是一个词汇,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今天那位祭司无法与我辩论,但是你必须理解其中的差异,否则会与其他人一样困惑。”

从镇北走到镇南,阿蒙一直若有所思,正在说话间,玛利亚所住的小楼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