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3章 形式逻辑神学三段论(上)

法约尔心情舒畅且得意,罗德·迪克赏赐工匠三十个金币,每枚金币重一铢,装在袋子里沉甸甸。而他放在那孩子砧台上的是三十个银币,和金币差不多大小,每枚却只有半铢重,价值只相当于一个半金币,剩下的全归他了。

法约尔却不担心罗德·迪克会责怪他,高贵的迪克大人不可能屈尊到这肮脏简陋的矿工家里并站在那炉火前,能派他这位书记官亲自来访,已经是这户人家的殊荣。他已经按迪克大人的吩咐完成了使命,幸运的拿到了众神之泪。迪克大人只会惊喜甚至还会赏赐他,根本不会再追究无关紧要的小事,他太了解那位迪克大人了。

法约尔也是第一次见到众神之泪,以前甚至没有听说过,罗德·迪克告诉他那看上去就是一枚淡金色、半透明的神石,他在阿蒙家里看到了,也得到了。

房子里有一股污浊的酒气和炉火的熏炙,法约尔一刻也不想多待,拿到众神之泪就赶紧走了。对于传说中获得众神垂怜的象征,法约尔也是异常的好奇,几乎忍不住想拿在手里仔细看看它究竟有何神奇,更想把它放进自己的钱袋里,可是他当然不敢,只能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捧着盛放众神之泪的金匣。

……

法约尔走了,过了一会儿,阿蒙也离开了家,他去找老疯子了。阿蒙还是个孩子,心中有形容不出的委屈,却没法对喝醉的父亲说什么,没事听听老疯子漫无边际的疯话,也是一种放松和安慰。

他在老疯子家里呆了大约半个时辰,然后又悄悄去了镇子的西边。都克镇的西面是一片长着青黑色怪石的连绵山丘,稍近一些的地方,山间有不多的草坡可以放养少量的羊群,再走远一点就显得很险恶,怪石不高却诡异,就像密密麻麻的魔鬼丛林,上面生长的灌木就似人乱糟糟的头发。

这种灌木不过两人多高,枝干却非常坚硬,砍伐时要用上好的砍刀与斧头,用它烧制成的木炭,是冶炼铁胚时最好的火炉燃料。这一片地带就叫作黑火丛林,处于都克镇通往叙亚城邦的必经之路上,叙亚城邦的驿道也从这里穿过。

除了每隔三十里就有城邦战士驻守的驿道,人们极少进入黑火丛林的深处,那些怪异复杂的灌木与乱石,很短的距离内就能完全遮蔽视线,看上去就仿佛充满了神秘莫测的危险。

但是老疯子却告诉过阿蒙,在黑火丛林某一处隐蔽的地方有一眼寒泉,水质冰寒刺骨,却可以洗炼与净化人的身体。长年在那寒泉中洗浴,可以使身体变得更强壮,反应也更灵敏。但是必须按照老疯子教阿蒙的方式去沐浴,否则的话不仅没有好处,还会被寒气侵入体内留下暗疾,一旦发病会要人命的。

方法教了,能否做到不伤身体、学会了又能否忍受那刺骨的冰寒,全在阿蒙自己。阿蒙曾问过在那寒泉中洗浴还有什么好处?老疯子笑眯眯的答了两个字——醒酒。

阿蒙曾想把自己的酒鬼父亲也带去寒泉洗浴,老疯子却瞪眼道:“你想要了你老爹的命吗?他是不可能承受的,只有你自己能去,不要告诉别人!”

于是阿蒙就一个人去了,每次都在月光明亮的半夜,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无法忍受那几乎把人冻透的寒意,可是每次洗浴完毕之后在泉水边坐一会儿,会有一股热流溢满全身,让人感觉很舒服,舒服的有点想呻吟。阿蒙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每次心情不快的时候,他总会到寒泉这里来。

而寒泉的水还有另一种特别之处,虽然极冷却能把人洗的特别干净,身上连一丝灰尘都不会留下。

……

罗德·迪克异常兴奋甚至狂喜不已,他果然顺利的得到了众神之泪,是多么的睿智、英明、幸运!在法约尔等属下与仆从的赞扬声中,端着酒杯有些飘飘然了。罗德·迪克本没有做过那个伊西丝女神指引他的梦,这是他自己编造的,但现在,他不禁认为自己在冥冥中真的得到了伊西丝女神的指引和眷顾。

拿到众神之泪,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下祷告,赞颂伟大的神灵,然后赏赐了法约尔三枚神石,又派人给达斯提镇长送去一份厚礼。为什么要重礼答谢,想必达斯提镇长心中有数。

法约尔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办的,在众神之泪刚刚出现时,当场就把它拿走了,以进献给伊西丝女神的名义。这样做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如此重要的东西被开采出来,如果按当地规定上缴叙亚城邦,再去索取很难,虽然以迪克的身份加上适当的威胁未必拿不到,但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拿到。

哈梯王国中当然也有人想要众神之泪,就算在埃居帝国内,各城邦遴选出的圣女候选人也不止艾蔻·玛利亚一位,这本身就是一场利益的争夺。但是那开采出众神之泪的卑微矿工,怎能拒绝罗德·迪克的高贵意志,将之进献敬献给伊西丝女神,一切显得顺理成章。

至于达斯提镇长,罗德·迪克当然要好好补偿他,今后还有交道要打呢,不能失去这个朋友。至于开采出神石的矿工是谁、又得到了什么?罗德·迪克并不再操心,他已经让法约尔去办事,慷慨的给了三十铢金币,而法约尔办到了,这就足够了。

人心就是这么奇妙,不久前罗德·迪克还在一边喝酒一边发牢骚,心中暗道向神灵祈求不如去祈求矿工。现在真的拿到了众神之泪,他又把那开采出众神之泪的矿工忘到脑后,不禁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神灵的眷顾,向伊西丝女神祈祷致谢显得是那么虔诚。

罗德·迪克并没有把众神之泪留在自己手里,随即将它送到了加百列那里,他很清楚想争夺这枚众神之泪的人一定很多,早一步获得伊西丝神殿的认可才是最重要的。他打算第二天就立刻离开都克镇,不想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出现,不料加百列却告诉他艾蔻·玛利亚病了,至少要在这个镇上再休息三天,不可以立即穿越沙漠做艰苦的远行。

……

第二天一大早,镇上的人们刚刚起床不久,炊烟在家家户户上空飘荡,人们就听到了镇子北端穆芸神殿的钟声,那是召集全镇居民集会的信号。

在四个仆人的簇拥下正享用一顿丰盛早餐的达斯提镇长听见钟声很是不悦,是谁打扰了他舒适闲暇的享受?在都克镇有资格敲响穆芸女神殿召集钟声的人只有两个,达斯提是本镇的主神官,也是穆芸神殿名义上的大祭司,但负责神殿具体事务的是祭司马可罗伯·萧咕。

萧咕同时还兼任都克镇与神殿的书记官,负责书写和登记工作,记录镇民每年缴纳的赋税以及进献给神殿的财物。书记官的身份比普通平民要高,可以算作低等的贵族了,而萧咕同时又是神殿的祭司,身份比一般的书记官就显得更尊贵,是镇上的第二号人物。

可不要小看一个书记官,因为他会阅读与书写文字,无论是在哈梯还是在埃居,通常只有贵族才有条件学习文字。像罗德·迪克的首席书记官法约尔·犹大,几乎可以与达斯提镇长这种哈梯王国的贵族平起平坐,虽然他只是一个幕僚而已。

都克只是一个小镇,没可能也不需要有那么多贵族官吏,达斯提镇长更不希望有太多人分享这里的权力,所以事情越简单越好。根据城邦法令,书记官是必须的,主持神殿事务的祭司也是必须的,那么就让萧咕一个人兼任好了,而且达斯提也清楚叙亚城邦的城主对萧咕有好感,更确切的说收过萧咕的贿赂。

更滑稽的是,自从镇子里又修了荷鲁斯神殿之后,为了节约人手与集中权力,达斯提镇长仍然亲任神殿大祭司,主持荷鲁斯神殿具体事务的祭司兼书记官仍然是萧咕。

……

达斯提镇长换好华贵的外衣,带着仆从最后一个来到穆芸女神殿前的广场时,人们已经在这里围成了一大圈,阿蒙和他的父亲低着头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萧咕在在神殿的高阶上面对着众人。

人们给达斯提让开了一条路,他一边走一边不悦的喊道:“萧咕,大清早的为什么敲钟把大家都叫来?迪克大人还在镇上,你就不怕惊扰了尊贵的客人?”

萧咕赶紧走下台阶,向着达斯提鞠躬行礼道:“尊贵的主神官、勋爵大人,有人亵渎了我们的守护神、伟大的穆芸女神。”然后又压低声音道,“镇长,您还不知道吧,镇上有人开采出了一枚传说中的众神之泪,却没有上缴,私自献给了罗德·迪克大人。您是知道的,就算是进献,也应该是您或者我……”

达斯提赶紧低声打断了他的话:“萧咕,这件事就不要提了!迪克大人想要那枚众神之泪,他就守在镇上,你我能阻止吗?可是我们没有按规定上缴城邦,万一有人追究下来,谁负责?开采它的矿工自愿进献给伊西丝女神,又由迪克大人作证,省得你我的麻烦。你放心,迪克大人的礼物今天晚上就会送到你家里,不会令你失望的……还有什么事吗?”

萧咕愣了愣,随即很恭谦的点头道:“知道了,就按您说的办。但还有一件事却不得不处置,因为有人触犯了神灵的尊严……”

广场上的人们只看见萧咕与达斯提两位大人耳语了几句,然后见萧咕转过身来提高声调道:“矿工的儿子阿蒙,违反了都克镇世代相传的神谕,没有经过穆芸女神的恩准与赐福,私自打开矿核取出了一枚神石,我昨天夜里已经核实,是他的父亲亲口承认的。……尊敬的达斯提大人已经来了,大家认为,该如何处置他?”

达斯提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只能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他心里很反感萧咕在这个时间节外生枝,却也没办法阻止。涉及到亵渎神灵的话题,谁都得小心,不能让萧咕抓住他的把柄,况且这确实是都克镇历代的规矩,涉及到守护神的尊严。他在心中暗想——这个萧咕,究竟想借这件事做什么文章呢,难道是冲着我来的?

萧咕说话时看着阿蒙,就像一只冷酷的鹰看着瑟瑟发抖的兔子,尽管阿蒙咬着嘴唇并没有发抖——他早看这孩子不顺眼了。都克镇出产源源不断的神石,象征着无尽的财富,但是这个小镇上只有四个人会写字:达斯提、萧咕、老疯子尼采和这个孩子阿蒙。

达斯提只会写哈梯、巴伦、亚述一带使用的泥板刀书,这种文字最早是用刀刻在泥板上的,而萧咕却会写两种文书,除了刀书还包括埃居帝国使用的笔书,是用笔写在草纸上的。这些都是老疯子教他的,但是现在,老疯子也把这两种文字都教给了阿蒙。

……

本章出场人物表——

马可罗伯·萧咕:都克镇的书记官,也是镇上荷鲁斯神殿与穆芸神殿的祭司兼书记官,会书写刀书与笔书两种世俗文字,并掌握相应的神文书写方式。

亚里士多德:来自大陆远方年轻的行游贤者,罗德·迪克的随从与幕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