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序章:圣玛利亚
第002章 神之泪与神之骸

根据城邦法令,都克镇每户人家所开采的神石,十枚中有九枚要上缴城邦,留下一枚是自己的。但法令同时规定,每户在册矿工每年春夏秋冬四季,每季至少要缴纳一枚神石,这是基本赋税。

镇上的成年人都爱喝酒,包括壮年女人,不论是开采矿石还是锻造铁胚,都是极为沉重的体力劳动,传说酒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它似乎确实能够使精神得到放松并解除身体的疲乏,但是喝多了并非是好处,阿蒙的父亲嗜酒,尤其沉迷于芬芳浓郁的昂贵美酒,近年来双手颤的越来越厉害。

除了酒之外,都克镇的居民还喜爱各种美味的肉食,可是除了在附近养了不多的羊群以及偶尔在山中打到的猎物之外,大部分肉食几乎全需要从外地运来。阿蒙的父亲钱财到手随即换来了享受,而本季的赋税那一枚神石始终还没有上缴。

掌管都克镇征收以及统计赋税大权的达斯提镇长通常很和善,对于矿工偶尔的拖欠,一般不会催逼的太过分,毕竟开采神石不仅需要勤劳与技艺,也需要运气。就算一时拖欠,等运气好的时候再补齐也不是不可以,正因为如此,达斯提镇长才会长期以来受到镇上居民们的拥戴,日子过的很安逸。

但是三天前镇长下令,所有拖欠神石的人家,必须在三日之内上缴补齐。镇子上所有的人家在三天内都补齐了,大家基本都有历年的结余以备不时之需,除了阿蒙家。镇长这个命令可能与三天前来到镇上那位尊贵的埃居大人有关,具体是怎么回事阿蒙并不清楚,还轮不着他这样一个孩子去过问。

阿蒙的父亲在商队刚刚来到镇上时,就把手中最后的一枚神石换成了美酒,镇长下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本季的赋税任务还没有完成,于是去找镇上的老疯子尼采去借,却只借来了一枚开采好的矿核。老疯子向阿蒙的父亲保证,这里面一定有一枚神石。

矿核里不一定都会有神石,但神石却一定只会出现在这种矿核中,父亲的手发颤控制不了矿锤,所以才叫十四岁的阿蒙来试试。

都克镇自古以来的规矩,男子年满十六岁之后,在穆芸女神殿中由祭司主持祷告仪式,接受神的祝福之后,才有资格学习历代相传的独特工匠技艺,技艺有成才能够独力打开矿核取出神石。没有获得这个资格的人只能做一些辅助的工作,比如在山中寻找矿核并把它开采出来、伐木烧炭提供炉火燃料等。

阿蒙的父亲这两年感觉自己体力衰竭的越来越快,手也颤的越来越厉害,按步就班的等到那一天怕是来不及让阿蒙接过自己的矿锤,于是私下里提前将本地的矿工技艺教给了儿子。阿蒙经过两年的习练已经掌握的相当纯熟,这让父亲也感到很吃惊。一般来说,都克镇的少年想要掌握这种独特力量的控制方式,从十六开始学习,大概要到二十岁才能出师,而且还不可能运用的如此熟练。

父亲吃惊,而阿蒙却更加吃惊,倒不是因为自己学得有多快。神官与祭司不是说只有经过守护神的祝福与恩准,才能够学会都克镇世代相传的独特技艺吗?自己并没有经历那个庄严而神圣的仪式啊,是如何唤醒了那传说中沉睡的力量?他没有问父亲却问过老疯子尼采,而老疯子对此嗤之以鼻不屑回答,却也叮嘱他注意保密不要乱说。

阿蒙挥动大锤砸向矿核的时候,父亲的神情很紧张,双手又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而阿蒙的神情却很专注而平静。父亲以为他是第一次完成这项工作,却并不清楚同样的事情阿蒙已经在老疯子家里做过很多次了。私下教阿蒙技艺的人可不仅仅只有父亲,镇上的老疯子也教了,老疯子经常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阿蒙帮他干活。

大锤敲在矿核上,所控制的不仅仅是力量,在接触的一瞬间激散出一片有穿透力的冲击波进入坚硬无比的矿核,屋子里也传来久久不散的震荡嗡鸣回音。然后就见这块比生铁还硬的矿核表面出现了无数道细碎的裂纹,裂纹不断交错延展变得密密麻麻,矿核也从黑黝黝的样子渐渐成为灰白色,暗淡无光。

裂纹延展到极致,矿核自然就打开了或者说是散开了,就似泻落的细砂,如果幸运的话,灰白的砂粒中央会出现一枚神石。

神石不是仅凭蛮力就可以取出的,它十分坚固,普通的力量很难将之损毁,但它还在矿核中时却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随着矿核一起化为粉末。

所有神石的形状和大小都完全一样,大约有一枚猫眼那么大,是一个完美的正十二面体。它有三十条边,二十个角,十二个面,每个面都是标准的正五边形。据说在天枢大陆遥远的西北方,有个叫泰阿泰德的贤者曾说过,世界上只有五种正多面体,而正十二面体是其中最特别的一种。

它是神勾画世界的轮廓,蕴含第五种元素神秘的信息,是神秘力量的源泉以及符号。最常见的神石是无色透明的,将它拿在手中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显现各种变幻莫测的五芒星形状,是那么的完美、夺目、迷人,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除了无色透明的神石之外,阿蒙知道还有其余四种神石,分别呈现出蓝色、红色、黑色、白色,据一位远方的贤者恩培多克勒解释,它们象征着构成世界的水、火、土、气四种元素的神秘信息。当然了,这些阿蒙都是听老疯子说的,他也搞不清真假,更不清楚那些所谓的远方贤者是否真的存在,也许都是老疯子自己瞎编的。

关于神石,老疯子尼采还有一种离经叛道的说法,它们是神陨落后的骨骸结晶,可称为神之骸。对此阿蒙不敢相信,曾经问过老疯子——永恒的神灵也会陨落吗?

老疯子则反问道——传说中的人是神灵所创造,人会死,那么神是谁所创造,他们为什么就不能陨落呢?在最最古老的传说中,都克镇一带就是远古众神之战中天神陨落之地。

老疯子还说他早年远游大陆的时曾遇到来自遥远东方的僧侣,称呼神石为大地之舍利,阿蒙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说这番话的时候,老疯子乱糟糟的胡子上沾着鲜红的葡萄酒汁,笑容显得很猥琐,然后还对阿蒙挤着眼睛道:“大陆上很多国家关于神灵的传说,大地都是远古天神的躯体所化,神石是神之骸又有什么不对吗?”

阿蒙只能把这些当作老疯子酒后的醉话,但心中又不敢说这绝无可能,于是就不再去多想,仍然专注的做自己的事情——这是他最好的习惯。

阿蒙虽然不明白神石究竟是什么,却很清楚神石的种类,四种特殊的神石数量比普通神石少得多,被开采出来的概率只有几百分之一,具体有多值钱阿蒙也不清楚,都克镇上出现过的特殊神石都做为重要的赋贡被城邦收走了。

但是今晚,矿核化为灰白色的细砂散落在砧台上之后,阿蒙却愣住了,沉重的大锤也定在了空中。一旁观瞧的父亲也定在了那里,眼睛瞪的大大的,张着嘴忘记了合上,端着酒杯的手仍在不住的发颤,却没有意识到酒已经溅到了衣服上。

只见灰白色的细砂之间,有一枚神石静静的躺在那里。它竟然是淡金色的、半透明,似乎还有奇异的光泽在其中神秘的流动,仿佛包含着欲滴未滴的眼泪——这究竟是什么神石!

这枚神石出现的时候,有一股神秘的波动向四周无声无息荡漾而开,阿蒙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但是意外的惊讶使他并没有太在意,而父亲已经完全愣住了。时间不大,门外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让父子俩回过神来——

“有人在家吗?我是埃居大帝国海岬邦城主罗德·迪克大人身边的书记官法约尔·犹大,奉迪克大人之命前来。”随着说话声,说话的人已经推开房门,穿过屋子走进后院,来到了工作间的门口。

听他的声音很有修养,但是举止却很随意,没有得到主人允许就走了进来,有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守在了大门外,另外两名战士跟随在他身后的两侧。阿蒙回过神来扭头看向门外时,法约尔正好一只脚跨过门槛,露出一脸震惊与狂喜的神色。

法约尔三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皮肤微褐,头发卷曲,披着麻布长袍,身上很干净。他的嘴唇有点薄,眼睛有点细,总是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有在罗德·迪克这些尊贵的大人们面前,他才会露出无比专注的神情。但是现在,他眼中只有那闪烁着淡金色光泽的神石。

“感谢伟大的伊西丝女神,感谢众神的垂怜,神的光芒永远照耀埃居,永远庇护海岬城邦……”在阿蒙疑惑间,法约尔已经迈过了门槛,一手抚额一手拄地,单膝跪了下来。门外的两名战士也随着法约尔大人单膝下跪,手中的长剑拄地,胸甲碰撞发出沉重的声音。

“你们是谁,就这样进来?”阿蒙迟疑的问道。

阿蒙的父亲已经放下酒杯站起身,战战兢兢的问道:“尊贵的大人啊,这是什么样的神石,我为什么从未见过?”

“伟大的伊西丝神啊,请您原谅这无知的声音!”听见父子两人的话,法约尔放下了抚在额头的手,抬起头夸张的惊呼,随即又看见阿蒙父子还站在那里,不悦的喝道:“你们还不跪下!”

法约尔已经跪下了,这异邦的小镇平民居然还站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法约尔对着他们下跪一般,如何不令人恼怒?阿蒙的父亲嘴唇动了动,没敢说什么,不知道自己应该向着砧台上的神石下跪还是向着门前那位尊贵的大人下跪?他想了想,还是向着法约尔下跪行礼。

阿蒙轻轻将大锤放在砧台边,尽量平静的答道:“开采神石的时候,必须站着才好挥动矿锤,否则您怎能看见它被完好的取出?”说完话也学着法约尔刚才的姿势,对着面前的神石单膝下跪,他已经意识到今天采出的神石非比寻常,这些人就是冲着它来的。

父子两人跪下的时候,法约尔已经站了起来,他刚才看的很清楚,是那个孩子开采出了众神之泪。法约尔进来的时候,阿蒙手中的矿锤还没有放下。而旁边那个邋遢的老酒鬼双手一直在打颤,显然不可能是开采出神石的人。

“孩子,你得到了伊西丝女神的眷顾,幸运的迎接众神之泪降临人间,你叫什么名字?”法约尔看着阿蒙问道。

阿蒙心中暗道,原来这枚神石叫作众神之泪,看来老疯子说神石是神之骸也不是完全不沾边啊,同时很恭敬的答道:“我叫阿蒙,这里的人都叫我阿蒙。”

阿蒙有一个全名,叫作阿罗诃·门·稣·弥赛亚·和华·安拉·耶·蒙特蒙,但这个全名是父亲起的,也只有父亲在他小时候说过,连阿蒙自己都不是记得太清楚,镇上的人平时只叫他阿蒙而已。父亲给他起这样的名字是越矩的,只有世系贵族才可以拥有这样一长串名衔并把它写出来,代表着世袭的荣耀。

阿蒙不是奴隶但也不是贵族,仅仅是都克镇上的普通平民而已。给他起这样的名字,只是酒鬼父亲幻象荣耀的自我安慰而已,那一长串名衔也不是他的家族世系,父亲喝醉了编排出来的,所以连阿蒙自己都不会提起。

法约尔看着阿蒙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神色变得庄严而肃穆,郑重的说道:“我叫法约尔·犹大,来自统御哈梯王国的埃居大帝国海岬城邦,是城主迪克大人的首席书记官。迪克大人在梦中得到伟大的伊西丝女神谕示,伊西丝神殿的圣女得到众神的垂怜,被赐予一枚众神之泪,降临的地点就是这里。”

说完这番话,法约尔清了清嗓子,看了看阿蒙,发现这个孩子没什么反应,或许是已经懵了,于是轻咳一声继续说道:“阿蒙,在伊西丝仁慈的目光注视下,你幸运的迎接众神之泪的降临,感激你的进献,它将属于伊西丝女神的守护圣女,女神会记住你的名字。……这些,是慷慨的罗德·迪克大人赐予你的。”

说完话,法约尔取出一个袋子放在砧台上,伸手拿起了那枚众神之泪,装进了随身带的一个金色的匣子内,转身走了出去。阿蒙的父亲看见他这么做了,嘴唇嗫嚅着想阻止却没有敢出声。

等阿蒙反应过来站起身时,法约尔已经走了,两名武士紧随在他身后保护,剑柄碰在铠甲上发出冰冷而威严的声音。

这声音使阿蒙明白,即使追出门去也毫无用处,这枚从未见过的奇异神石,刚刚开采出来就被这位不速之客拿走了,只留下一个钱袋。那人却说“感谢他的进献”,就像是阿蒙自愿将神石献给他一般。

阿蒙心有愤怒与不甘,想到明天父亲还要缴纳一枚神石,这奇异的神石原本可以完成任务,现在却被取走了。随即他又想到,神石是被那位迪克大人派人取走的,如果镇长想要追究的话应该去找迪克大人,他们家并非没有完成赋税。

一瞬间在心中闪过很多念头,阿蒙此刻却没有想到另一件事——法约尔这么做,将泄露他未经允许私自学会了都克镇矿工技艺的事情。

……

本章出场人物表——

阿蒙的父亲:都克镇的矿工与铁匠,是个酒鬼。

尼采:都克镇居民,阿蒙的老朋友,绰号老疯子。

法约尔·犹大:罗德·迪克的书记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