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54节 新四民论

云烨留在衡阳没有走,竖立起来自己骠骑大将军的营帐,作为武散官的顶级,自然就有建衙开帐的权利,军法审讯罪犯很简单,只有简单的杖或者斩,如果云烨变态一点,还能把人活活地打死,不用背负责任。

狄仁杰作为审讯官非常地合适,所以云烨也就不再费心思,而是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衡阳一地的治安上,和狄仁杰一起来到衡阳的还有抚民官元嘉,这是一个官声很好的人,虽说五十几岁了才混到五品官,但是他好像并不在意,尺把长的胡须飘拂在清癯的长脸上,显得非常的儒雅。

就是这个少年,当初义无反顾的娶了燕来楼的歌妓,虽说和他同期的沈功海,姚四,以及猪鬃早就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官吏了,尤其是沈功海,如今从河东黜治使的位子上一跃而成为户部左侍郎,算是平步青云了,元嘉的升官速度却远远地追不上沈功海,总是跨不过四品官这道天堑。

在大唐所谓的高官指的就是四品以上的官员,四品以下的还入不了皇帝的法眼,尽管元嘉的政绩很优越,但是他每年的考评只能是中平,最大的原因就是个人德行有亏。

狄仁杰是异类,他的升官速度别人不好攀比,有一个很厉害的师父如果还不能平步青云,那就太丢脸了,所以云烨对狄仁杰从来都是放任不管,他自己的才华足够他在朝堂上立足。

“元嘉,你在惠州任上治理了水患,在随州任上又开辟了商道,就这两样功绩也足够你在官员中脱颖而出了,怎么到了现在依旧是一个五品官?如果在衡阳任上再担任抚民官,你可是大唐担任刺史一职最多的人啊,说你私德有亏,老夫却是不信的,你还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让吏部这么折腾你?”

云烨笑眯眯地瞅着自己的学生,喝了一口热茶笑着问道。

“回恩师的话,弟子从一介白衣能够成为封疆大吏,已经是大造化了,五品官可能就是弟子的能力极限,让恩师见笑了。”元嘉小心地回答,看样子多年的官宦生涯到底把这个人的棱角打磨得干干净净。

云烨挥挥手笑道:“这哪里还是书院那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子说的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是我的学生,先生自然不会看着你被人欺负而置之不理,如果是别的原因,老夫不管,如果是因为你发妻的事情,先生还是能过问的,一群狗才,李纲先生做的媒人难道都不能证明你妻子是个好女子吗?先生好歹也喝过你夫人敬献的茶酒,我会去吏部问问的。”

元嘉起身叩谢过先生之后拱手道:“先生大可不必如此地大费周章,沈功海,姚四,朱宗他们都曾经为我鸣过冤,是弟子不愿意进入长安,否则三年前弟子就该调任户部主事,弟子多谢先生的关心。”

云烨觉得很惊讶哦了一声道:“这是何故?难道你已经没有了进取心吗?”

“弟子雄心尚在,只是雄心牵挂在百姓身上,而非官职上面,如今我大唐国势如日中天,上有圣明的天子,和先生这样宏才伟略的智者掌舵,大唐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弟子发现,我大唐不缺少盖世的名将,不缺少指斥方酋的英才,唯独缺少能安下心来引导民众前进的地方官,弟子不才,自认在书院没有混日头,一生所学如果不能用于实践,才是一件大悲哀的事情,至于地位名禄小事尔,如果违心进入户部担任主事,整日里埋首案牍之中,那样一来,弟子学的学问就会荒废掉,不划算啊。”

“哈哈哈,好一个元嘉元弘毅,老夫不如你啊!不过,你拿着这么大的一个箱子所为何来?不会是前来行贿的吧,你先生一辈子富贵,眼界可不低哦!”

元嘉笑得灿烂,露出满嘴的大白牙笑眯眯地打开箱子,从里面捧出一本本的手记放在案子上指着这些手记说:“先生您看,弟子这些年并非尸位其上,为官四任刺史,让学生对民这个概念有了新的理解,所以用了两年才编纂整理完毕,弟子为它起名叫做《民论》,中间可能有些地方说的不是很清楚,那是弟子才疏学浅的缘故,还请先生斧正!”

云烨笑眯眯的打开最上面一本,一行圆润的毛笔字落入眼帘,瞅了一眼就大吃一惊!

“《春秋·榖梁传》云: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管子·小匡》云: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意为国家的柱石。《汉书·食货志上》云:士农工商,四民有业,学以居位日士,然世事更替,变化无穷,士农工商谓之四民,其说始于管子(管仲)。元嘉认为士、农、工、商‘其归要在于有益于生人之道,则一而已’,古者四民异业而同道,其尽心焉一也。”

云烨看完这一段瞅着元嘉说道:“你打算将士农工商摆在同一位置上?你预备将士人的特权全部平民化?”

元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老师道:“都是爹生娘养的血肉之躯,因何要分出一个高低贵贱来?将后天的物质条件强加给先天的生人,这样有违天道!”

云烨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你的书没人愿意给你印刷是不是?然后你就觉得老师的头比较大,扣上这样的一顶帽子不算什么事,就来找我顶缸?知不知道你的学问散播之后会有什么影响?首先要过的就是天赋皇权这一关,小子,说到底,你还是没有为真理豁出性命的打算。”

元嘉奸笑道:“先生在给弟子上第一堂课的时候,说的可是如何自保啊,弟子自然会从善如流,现在元宝儿给弟子生了四个孩子,三男一女,家里的日子虽然比不上大富之家的钟鸣鼎食,却也过的安康自如,这样的好日子弟子还没有过够,所以只能拜托先生将这本书付梓。”

“原来想找沈功海,结果那家伙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连夜逃遁,姚四,朱宗也不愿意帮忙,现在他们只要听到弟子登门拜访,就会立刻装病!”

云烨苦笑道:“别说他们,先生我现在也有病倒的想法,你先生现在是权臣,作为权臣如果不想当王莽,那就不能去伤害皇权,除非我现在像曹操一样加九锡,不过那样一来,是个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元嘉点点头说:“大唐就会立刻大乱,很可能分崩离析。”

“那样的场面你想见到吗?”云烨又笑着问。

元嘉摇摇头说:“弟子孟浪了,您确实是最不适合将这套书付梓的人,弟子的想法有漏洞。弟子错了。”

云烨大笑道:“没错,你想的没错,人都是爹生父母养的,确实都是一样的血肉之躯,人为地将他们分成三六九等确实不妥,所以你说得没有大错。”

“不过元嘉啊,你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总要找些志同道合的人才好办事情。”

元嘉迷茫的地摇头道:“弟子的挚友沈功海,姚四,朱都不愿意,还能找谁呢?”

云烨不耐烦地从桌子上拿起一柄玉如意,在元嘉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蠢呐,蠢呐!书院怎么就教出你这样的蠢材,沈功海,姚四,朱宗都是既得利益者,你找他们宣扬自己的理论岂不是在缘木求鱼?”

“滚回去,好好地想想谁是你最适合的推销对象,只要你找对了人,不但不会有麻烦,还能获得极大地支持,到时候不要说将你的书付梓,就算是刻得满世界都是也没有问题。”

“快滚,老子是士人,坚决不同意和贱民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元嘉拎着自己的箱子迷惑地被先生撵出客厅,边走边想,结果一头撞在柱子上,头昏眼花地跌坐在地上,依然想不出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气魄。

先生已经是人臣的巅峰了,他都不行,难道指望长孙冲?独孤谋?这两个人在元嘉看来,根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腐朽的存在。

还能有谁呢?先生现在被权臣两个字捆绑的动弹不得,还能有谁比先生还要厉害?先生刚才说了他不准备踩进这个泥潭,为了大唐的安稳计,确实不能让先生出面啊。

到底是谁啊?元嘉从先生的驻地出来,郁闷得几乎想要仰天长啸!既然先生说有这么一个人,或者一群人,那就必定是有的,只是这人到底是谁啊?

元嘉背着手在前面行走,老仆挑着担子在后面跟随,衡阳虽然被李象祸害得不轻,到底还是大湖之南的要地,帝国的商人跟在大军后面捡便宜,傻子都知道李象打不过大将军,一旦衡阳被收复,那里的商业势力也必定会被清空,现在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商人们就像吸血的蚂蟥一样蜂拥而至,拼命地抢占市场。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大唐现在国内很少打仗,每个地方的商业早就被瓜分一空,想要找一块空白地域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

元嘉厌烦地看着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他们或者肥头大耳,或者枯瘦如柴,一个顺眼的都没有,也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列在四民之列?

元嘉似乎愣住了,他的努力可不是为了四民中的商,而是为了工,农谋福利,他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需要好好地想想,的确需要好好地想想,有点不对头,元嘉觉得脑子乱的得就像一锅粥,那些商人的吵闹声好像变得更大了,最后充斥在他的脑海里,几乎将他彻底的湮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