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45节 旺财的战斗

旺财越发得粘人了,现在晚上的时候都不去马厩,就躺在云烨的床边,晚上起夜的时候都能看见旺财的大眼睛在熠熠生辉。

那日暮坐在床边上拿脚在旺财的肚子上踩来踩去的,旺财欢快的打着响鼻,云烨的手才搭到那日暮的胸口上,就被那日暮推开了,年纪太老,干不了多少多余的事情,这只不过是几十年养成的习惯而已。

“旺财看着呢!”那日暮嘀咕一声把身子缩到墙角。

瞅着无辜地望着自己的旺财,云烨拿手抓抓旺财的耳朵,叹口气就闭上了眼睛,旺财的大限就要到了,这一点整个云家的人都清楚,喝不了醪糟和稠酒的旺财时日不多了,好多时候旺财总是喜欢往陇右的地方叫两嗓子,有时候还会往那里走几步,别人不清楚,云烨知道旺财想回那个山谷了……只是舍不得离开自己才走几步又往回来走……

既然旺财喜欢死在那里,云烨觉得陪着兄弟走一遭陇右,确实是一件非常有必要的事情,而且这个时间还不能耽搁的太晚。

日出的时候云烨就决定去陇右,只带几十个随从,而且是骑着马去,随着旺财的脚步走,它想走就走,它想停就停,这是云烨能为自己兄弟做的最后一件事。

踏上陇右的路途,旺财明显地来了精神,跑前跑后的非常欢喜,甚至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嗅嗅路边的盛开的蒲公英。

走的不快,但是道路却走得非常地正确,旺财从来就没有忘记回家的道路。鸡鸣山远去了,没有看见色彩斑斓的野鸡,秦州远去了,旺财特意在麦积山下畅快地打了几个滚,就是爬起来的时候,需要别人帮忙。

云烨的脸色从来就没有好过,马夫这些天从来都在悲怆中度过的,伺候了旺财几十年,如今才算是真正得到了生离死别的时候。

没进兰州城,旺财走了整整一个月,显得非常地疲惫,很多时候云烨也下马走路,旺财就把自己的大脑袋搁在云烨的肩膀上,听着旺财喷出来的带有草腥味的热气,云烨只知道闷头往里走,连鸡蛋都吃不下去的旺财,这时候大概只有凭着一种本能在坚持。

最喜欢吃云烨拿羊油煎好的蒲公英,不过云烨看到旺财拉出来的绿色马粪蛋,只有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才能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黄河水有些浑浊,流水的声音就像是无尽的叹息,山口就在眼前。

这里是云烨的封地,辛月在计算家族得失的时候,把别的地方都标注成可以兑换的筹码,唯有蓝天祖祠和这里从来没有动过。

云家常年在这里驻扎着一队家将,这个山口也从来不允许别人进来,在这里有一群狼在愉快地生活,也有一个马群在这里繁衍生息。

秋日的草长得非常地茂盛,云烨站在草丛里几乎被高大的蒿草淹没掉,亲自拿着刀子帮着旺财开路,旺财已经摔倒三次了。

这里有一条小溪,云烨在这里抓到过一只羊,还用羊皮做了一条内裤穿,奋力的砍着茅草,就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面前没有草了,出现了一个大湖,这个湖不大,但是非常的深,据兰州人传说,每年到了月圆之夜的时候,这里就会出现一道亮晃晃的水柱,足足有七八丈高!

留守在这里的家将证实了这个传说。

云烨和旺财悲苦的地待在大湖的边上,不管云烨如何努力的和马王沟通,马群依然不愿意接受旺财,彪悍的马王甚至在吃光了旺财身上背着的鲜美果子之后,依旧不理睬,甚至还咆哮两声威胁旺财离开。

豆子被吃光了,不理睬,云烨甚至将醪糟装在袋子里马王依旧不要旺财,没办法的云烨给旺财背上驮了一大块咸盐,马群只是机械的上来舔舐盐块,一旦没有了盐,它们第一时间就会把旺财从马群里撵出去。

云烨明白了,它们嫌弃旺财太老了,老的只会拖累别的马,这是云烨在听到狼嚎之后明白的一个道理。

云烨狠狠地捶着自己的脑袋,说到底都是自己太自私,应该趁着旺财还能跑的时候就把它送回来,这里才是它的世界。

旺财小声地悲鸣着,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马驹,不断地拿自己的头拱云烨,希望他能帮自己,就像以前帮自己一样,甚至就像最早的时候在自己腿上裹布条一样……

云烨站了起来,衣服湿了大半,秋露浸湿了衣衫寒彻入骨……

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露水就该散尽,可是这里的露水没有,只是从泛黄的草叶上滚落,掉进草根上,等待夜晚再出来。

云烨准备再和马王沟通一下,这些马被云家保护了这么多年,你们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大筐里装满了最饱满的黄豆,每一粒都是细细挑选出来的,没有一粒是坏的或者不饱满的。

马王已经习惯时不时地被云家的家将喂一些美味的豆子,见云烨过来,并不抗拒,但是云烨把好话说尽了,马王依然只顾着吃豆子,只要旺财一靠近,立刻就会拿壮硕的身子把旺财挤开。

云烨非常地愤怒,一抖手就把黄豆洒得满地都是,发现只有自己和旺财站在最中间,别的马都围着他们在低头找豆子吃,顾不上驱赶旺财了。

云烨的眼睛一亮,朝远处挥挥手,立刻就有家将背过来好多黄豆,马夫甚至背来了一筐自己精心配置的马料,里面添加了好些食盐和炒熟的蛋花。

当着周围都撒满了美味的食物之后,那些马就开始围着旺财的周围找吃的,哪怕旺财去嗅母马的屁股,也不会被母马拿蹄子踢了。

云烨缓缓地从马群里走出来,这里只应有旺财,而不应该有自己存在的余地……

旺财幸福地在马群里踱步,在一大片低头吃食物的马中间,只有它昂着头,就像是一个骄傲的马王在巡视自己的臣民。

马夫含着泪花对云烨说:“公爷,咱家旺财就该是马王才对!”

云烨笑着拍拍马夫的肩膀,对他的这句话非常的赞同,旺财不是马王,哪一匹马配当马王?如果愿意,云烨甚至可以用黄豆铺满整个山谷。

马群长久的停留在一个地方不动,草丛中慢慢的露出几张阴险的脸,这是草原上的狼群,时隐时现的呈口袋状包围了马群。

云烨拿着望远镜看得很清楚,这些草原狼非常地有组织,有纪律。云烨以军事家的眼光发现这一次狼群的狩猎成功的可能性高达八成,一个完美的口袋战术已经成型了。

马夫和家将抽出横刀就要冲上去,云烨却把他们按住了,这就是旺财的生活,能不能彻底的融入到马群里,就看运气了。

旺财的耳朵本来谦卑地耷拉着,讨好的到处闻别的马屁股,但是在一瞬间就挺了起来,仰着脖子长嘶一声,勇猛的向第一匹发动进攻的草原狼冲了过去,这一刻从旺财的身上看不到半点的老态。

这种活计只有马群众最勇猛的公马才能担任,母马们顾不上吃东西第一时间开始鸣叫召唤自己的孩子赶紧过来。

那匹贪吃的马王也长嘶一声,前蹄抬起猛地向一匹冲过来的狼狠狠地踏下去,它非常地愤怒,可惜那头狼非常地狡猾,身子一扭从它的胯下就钻了过去,继续向马群里的小马发起进攻。

旺财穿着铁鞋子,是云烨用百炼精钢打造的,蹄子底下还有两枚尖锐的钢钉用来抓住地面,见到第一匹狼,它不像马王那样站起身子,而是狠狠地撞了过去,战场上的骑兵就是这么干的,旺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会了。

带着铁钉的鞋子踹在那匹狼的肚子上,转瞬间就把那匹狼的肚子生生的破开了,旺财的后蹄子踩在那匹狼的肠子上,三两下就把肠子踩了一个稀烂。

旺财得意的跳了两下,又听到母马群里有哀鸣声,又匆匆地向母马群里奔去。

“强弩戒备,一旦旺财出现险情,就地射杀那些狼!”云烨放下望远镜冷冷地对家将们下令,见所有的强弩都已经到位,这才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旺财作战。

一匹小马被一头狼咬住了后腿,不断地哀鸣着挣扎,母马却被别的狼一次又一次的驱赶开来,进不到小马的身边。

旺财的鼻孔张得老大,又踢飞了一头狼之后,前蹄子死死地踩住那头咬着小马后腿的狼,这头狼的体型比别的狼大了不少,但是在旺财的铁鞋子之下却讨不了半点的好处,脑瓜顶上的皮毛被旺财脚上的钢钉生生的撕开,露出白生生的头盖骨,哀鸣一声从旺财的蹄子下挣脱出来,忘命的向草原的深处跑去。

头狼跑了,剩下的狼顿时呈鸟兽散,向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旺财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昂着头在马群里巡梭,哪怕是马王都会亲昵地过来闻着它的嘴。马王长嘶一声,带着马群向别的地方缓缓离去,旺财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草丛中泪流满面的云烨,打个响鼻,也随着马群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