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27节 正名

凤鸣九天,可那根本就不是极乐鸟的叫声,天知道他们用什么东西发出了这样刺耳的声音,凤凰吓得漫天乱窜,肥猪拱门?不,听说是麒麟献瑞,这东西云烨都不认识,想上手检查一下,被笑吟吟的袁天罡夹着胳膊就送进了内院。

麒麟脑袋上的那对角怎么看都怎么泛着金属的光泽,那就是铁铸的,鼻子上也应该有一长一短两只角的,可是没有,看样子被锯掉了,云烨在进门的一刹那,终于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了。

“这就是犀……”

“哈哈哈,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这可是楚公的名句,贫道对这句话可是赞不绝口啊,太上皇和太后就在老君殿,等着楚公上去做讲解。”

“如果你把麒麟鼻子上那只被锯下来的角送给我,我就闭嘴,要不然我就戳穿你。”

“好说,好说,今夜可是盛况空前啊,我大唐英雄豪杰汇聚一堂,正好来一曲盛唐夜唱,楚公万万不可妄自菲薄,今夜可要劳动楚公的如椽巨笔挥毫作歌啊。”

“我是来看你叔叔的。”云烨龇着白牙故意寒颤袁天罡。

“家叔仙风道骨,神仙之姿,楚公也是人家的英杰,自然应该好好地亲近亲近。”袁天罡把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云烨哀叹一声,人不要脸则所向无敌,道门这样大肆的渲染,现在自己就算是拆穿,也没有人会相信,说不定还会被人家置疑自己的人品。

也是啊,嘴里嚼着雪龙肉,喝着绝世之佳酿,亲眼看见凤舞九天。麒麟献瑞,更何况还有那些已经被道门点化,初开灵窍的妖精四处穿梭,人都是相信自己眼睛的,所谓眼见为实是他们确定真实的最主要的办法。

内堂的空地上种着奇花异草,仅仅是兰花一种。数量就多达上百种,长孙戴着冠冕在宫人的服侍下在花丛中穿行,宛若神仙中人。

太阳都落山了的蝴蝶还不休息,依旧在花朵上翕张翅膀,这太诡异了,不符合自然规律,别人不能进去,长孙看到云雷正在瞅她,就笑着招招手。立刻就有宫人过来将云雷抱进了花丛,被长孙牵着在花丛里徜徉。

云烨看到儿子不一会就抓了好多蝴蝶,心里就清楚,那些蝴蝶一定是被道门的人拿松胶黏在花朵上的。

高阳非常得不满意,自己抹了那么多的香水,难道还不如那几朵花香?歪着嘴向云烨小声抱怨道:“你家的香水是假的,一只蝴蝶都勾引不过来。”

李泰也发现了那些蝴蝶的不妥之处,张嘴就道:“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香水的问题,也不是蝴蝶的问题。是这些该死的老道的问题。”

高阳就更加的不明白了,抱着李泰的胳膊摇晃几下说:“为什么?”

李泰揉揉自己的脑袋恨声说道:“我说错了,是你自己的问题!”

高阳受了委屈又不好向云烨诉苦,回头就走到房遗爱的跟前攥着他胳膊上的肉使劲的拧,还冲着房玄龄委屈地喊了声“爹爹!”

道门的这点障眼法自然瞒不过他那双老于世故的眼睛,袖子一抖不着痕迹的将高阳掐房遗爱的那只手抖落。笑着说:“你哥哥,你姐夫说得没错,不是你的错,不是香水的错,也不是蝴蝶的错。是这些牛鼻子的错,你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高阳趴在栅栏跟前仔细地看了好久都没有发现哪里不对,知道自己和姐夫,哥哥,公爹的智慧差的太远,想要问自己的公爹,又不好意思,只能瞅一眼和自己一样迷惑的房遗爱叹一口气,跟在公爹的后面,一句话都不说。

程处默顶盔掼甲,握着横挎在腰间的横刀,站在大门前目光炯炯的瞪着排门而入的宾客,作为千牛卫的大将军,今晚的守卫工作就是他来安排的。

今晚太上皇,皇太后,皇帝,皇后,满朝的文武大臣,以及玉山书院,弘文馆,国子监的大儒都会到来,如果今晚出事,他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所以他非常的谨慎。

老程看到威风凛凛的儿子对旁边的李靖说:“老夫的儿子还算有几分威武?大将军啊,千牛卫的皮甲穿在他身上正合适。”

“侍卫头子而已,其实这活该你干,你这样的身板挡箭算是好样的!不用八牛弩恐怕射不透,尤其是脸皮!”

李靖没好气的损了程咬金一句,抖抖袍袖率先他进了大殿,程咬金在后面做了一个非常恶劣的手势,招来老将们的一通斥责,嘻嘻哈哈的也跟着踏进了大殿。

老程的脚刚刚踏进去,又忙不迭地抽回来,扶住门框用大嗓门喊道:“牛鼻子你在门口挖坑做什么,害得老子差点掉下去!”

云烨瞅了一眼大殿的地面,苦笑着拽着老程说:“伯伯,那不是坑,只是画上去的浮云天空,今天是神仙会,他们自然要把这里装扮得像是天宫的模样。”

程咬金疑惑地看看云烨,拿一只脚试探性的踩了一下,这才骂骂咧咧的走进了殿堂,心里也有点服气李靖,那家伙怎么就没有吃惊?看来老李的养心功夫高了自己一筹,然后就打定主意和云烨在一起,再有什么古怪也就不会像刚才这般丢人。

相比满堂宾客的高冠华服,李二只用一支白玉簪子捾住了头发,穿一身宽大的黑色袍服,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李承乾陪侍在一旁,给父亲斟酒,一边说着这里的种种奇妙。

能用水晶做家具的只有道门了,脚下的地面描绘着朵朵祥云,一半光明,一半黑暗,光明处有柔和的光线从地下漫射,就像是阳光,黑暗的部分只有漆黑的夜和漫天的繁星,这可能代表着阴阳两极。

到了这时候云烨才发现,地面居然是用玻璃铺成的,这么厚的玻璃板,也不知道道门花了多少钱,为了这一次宴会,他们真的是出了血本。

美丽的黄冠女道士走起路来就像是在水面上漂,各色的白玉盘开始流水价的装着美食送了上来,这里有岭南的荔枝,香蕉,也有江南的枇杷,梅子,既有硕大的寒瓜,也有西域的香瓜。金杏,蜜桃更是数不胜数。说实话,云家没有这种本事。

李承乾的小儿子羡慕地看着云雷坐在太上皇的身后大口地对付一只蜜桃,他也很想去只是被他的母亲死死地搂住,不让他离开自己,似乎那里就是龙潭虎穴。

袁天罡起身向李二以及李承乾施礼之后,就拍拍手,只见从侧殿走出来六个金甲力士,每个人都雄壮的就像是一座山,他们将粗大的手掌按在正面和两侧的墙壁上,发一声怒吼,竟然把那三面墙给横推了出去,整座大殿立刻就和外面的花园连成了一体,外面的火柱轰然烧起,照亮了整个天地,美不胜收!

听到这些熟悉的嘶吼,云烨骇然地看向身边的李淳风,这分明就是憨奴的声音,难道说他们的面子已经达到了能从寒辙手里把憨奴借出来的地步了?

寒辙和自己是兄弟,但是他和李二可是敌人啊,憨奴根本就是没有理智的生物,一旦发起狂来,云烨不知道谁能阻挡憨奴片刻!

李二见云烨豁然站起,不由得张嘴笑了一下,马上就变回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李淳风小声说:“楚公莫惊,憨奴脚上都栓了精钢铁链,他们的活动范围只能是那么大。无碍的,此事已经禀报陛下知晓,不是道门自作主张。”

说完就指指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人,云烨随着他指引的方向看过去立刻就叹了一口气,寒辙的叔叔或者哥哥庞准在这里,这家伙这么些年了还没有死,时隔了快二十年云烨依旧清晰地记得这家伙的长相,主要是长得太丑了。

庞准见云烨朝自己看,立刻就张开满是乱牙的大嘴巴,拱着短小的双手向云烨施礼,还显得非常地得意。

云烨努力的把脑袋转过来小声的对李淳风说:“吐蕃王妃没来?”

李淳风故作高深的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反而说:“吐蕃最尊贵的一位小女子如今就在书院,由我道门护佑安全,如果这些憨奴有任何的异动惊动了贵人,那个小女子立刻就会成为肉泥。”

一辆小车子被人从远处推了出来,直到中间,云烨才看清楚车子上坐着的就是暮年的袁守城,推车子的却是年轻的袁守城,年老的袁守城坐在车子上满脸笑容,如果不是看到脖子上那道红线,谁都会以为这个老家伙依然活着。

年轻的袁守城笑着朝皇帝拱手道:“贫道游戏红尘百余载,心如烘炉煎熬,然此身已经腐朽,再也不能供我参研天地大道,九死一生方才脱得残蜕重获生机,请陛下为贫道正名!”

这都是事先说好了的,李承乾也不多说话,免得遭后人诟病,挥挥手,李义府立刻出来,从内侍手中取过圣旨,参拜过皇帝和太上皇,就展开旨意开始宣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