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59节 找投资

李二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武研院有大批的资金去向不明他是知道的,问起云烨的时候,云烨的回答是上元夜自会给朝廷一个清楚明白的交代。

既然如此,不论是皇帝还是群臣都没有再问起这件事,如果今夜云烨依旧不能给朝廷一个合理清楚的交代,云烨的兵部尚书的职位恐怕就再也难以保住,甚至会因此获罪。

所有人都盯着云烨手中已经安装好的东西,眼看他将六枚物事塞进了六个黑洞里面,当云烨抱着这东西站在黑齿长之五丈远的地方,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武研院里都是些什么人,通过这些年的不断补充,那里面充满了疯子和偏执狂,少眼睛的,少指头的,没了一根手臂的,或者就是一张脸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妖魔鬼怪,御史们进入到那里就会全身发寒,总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疯子的世界。

有的人张牙舞爪的大叫,有的人手拿着一颗火药弹眼睛盯着药绳子在嗤嗤的冒着火花,把那些想要上去攀谈的御史吓得屁滚尿流。眼看着药捻子就要燃烧殆尽,这个妖怪的另一只手还拉着御史嘴里不断地说笑,就在御史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那个家伙才会把药捻子塞进嘴里拿口水弄灭,就这样那个家伙一张嘴就传来一股子皮肉烧焦的味道。

火器是恐怖的,这在大唐人的心中已经是常识,但是比火器更加恐怖的就是这群疯子,从那次之后,东西两阁就再也不指望从那些疯子的嘴里知晓秘密,而是在疯狂的逼迫云烨,从云烨嘴里得到最后的期限之后,这才纷纷闭嘴。

两万枚金币啊,就研制出这样一个东西?如果它没有开山裂石的效能,东西两阁根本就不会认可,既然云烨现在答应和仇人拼斗,那么,这个东西绝对是一件绝世凶器。

用两万枚金币压在黑齿常之的身上也会把他活活的压死,更不要说公输这样的一代机关宗师都死在这东西的制造上,三条人命是个什么概念,武研院的精英级人物的官职,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会低于六品官,这样的人物也死了三个啊,那些人就算是疯子,也是大唐最重要的疯子,最宝贵的疯子,大唐之所以能够在举世攻唐中毫发无损,这些疯子的贡献功不可没。

黑齿常之额头上的汗水就像是雨水般的往下落,他感到自己的两条腿僵硬得厉害,掌心的汗水浸透了陌刀把手上的麻布,心里非常地想迈步上前,但是四肢却僵硬无比,就像是一只老鼠准备向一只猫发起进攻。

知道自己死定了,面前的仇人手上握着大唐,不,全天下最恐怖的武器,只要自己动一下,就会成为一具死尸,作为沙场的悍将,黑齿常之敏锐地觉察到了危险。

“此物名叫榴弹发射器,简称榴弹炮,全重四十六斤,弹丸重六两四钱七分,配弹六发,发射前推入发射药,弹丸由发射药推出炮管,一架榴弹炮足矣改变一场小型战争的走向。只可惜这样的武器对钢铁要求太高,百炼钢都不能满足它的需要,武研院总共制造出来十六架这样的东西。很可惜,其余的都在试验中炸毁了,导致三位朝廷官员罹难。今日就让它无与伦比的威力为死去的英魂做最后的哀悼。”

云烨沉痛地说完,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

“住手!”满头大汗的李承乾走了出来,重重的一记耳光就抽在黑齿常之的脸上,连推带踢的将高大的黑齿常之推出场地,李承乾还回头尴尬的朝云烨笑一下,算是致歉。

场地里就剩下云烨一人,云烨哈哈一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走回李二身边说:“陛下,操作这东西,非军中猛士不可得,微臣身子孱弱,要是操纵它。估计会被震死!”

李二哭笑不得地说:“你就是借用这东西的威力吓退了黑齿常之的?”

“正是,这武器的弹丸里填充的可不是黑火药,听说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东西,爆炸效能比黑火药还要强,只听说是棉花造的,剩下的,武研院的五蠡司马不说,担心微臣泄密,微臣看过几次不成熟的演练,场景非常的恐怖。”

“既然你演练不了,还不快快的让能演练的猛士过来。”李二没好气地对云烨说。

随着兵部尚书的一声令下,一队扛着沙袋的军士迅速地在万民宫前垒起了工事,不一会用麻袋装着沙子的沙包就呈半圆形护住了所有人。

他们又在万民宫的空地上也垒了一个半圆形的小型防护工事。

云烨在这些军士准备工事的时候,不断地给所有人讲解这东西的作用,等到所有人准备完毕,云烨才问皇帝,黑齿常之羞愧得找不到人,没了目标,拿什么做靶子?

李二随便指指左面不远处的假山群,意思那东西可以当靶子。

一个雄壮的大汉走进现场,向皇帝跪拜之后,就站在小的工事圈子里,身边贴身站着两个持刀的太监,这是云烨特意要求的,如果这家伙脑子抽风,朝人群里发射,估计大唐的高层就会死的差不多了。

大汉抱着榴弹炮,把枪托顶在自己的肩胛上,食指微微一勾,只听一声巨响,大汉向后踉跄走了好几步,一溜红线在夜色里看得极为清楚,霹雳一声响,高大的假山的顶端就消失了好大一截子,两个监视大汉的太监,已经僵在那里了,幸好大汉没有朝皇帝能开炮的意思,认真地将六枚弹丸全部打空之后,就放下手里的武器,单膝跪在地上等候皇帝奖赏。

假山不见了,广场上布满了碎石,硝烟尚未散去,李二就哈哈大笑着赏赐了那个大汉一盘子金子和一个校尉的职衔。自己走到碎石堆里,仔细的观看了现场之后,才对云烨说:“宣旨抚恤死去的人吧,他们让朕明白了一个道理,火器一途,我们大唐没有走错,我们现在拥有的火器,远远不是尽头,只是一个开始,从今往后,武研院所需的额外资金由皇家承担,不再向户部申请。”

云烨谢恩之后,所有人就回到了万民宫,那件武器装在盒子里放置在李二的案头,他一边喝酒,一边像抚摸女人一样温情地摩挲着盒子,估计今晚的这场武器表演,给了李二极大地震惊。

李泰凑到云烨身边小声地说:“这东西就是一个残次品,你把它这个时候拿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射得不够远,还赶不上八牛弩,威力不够大,比不上大些的火药弹,硝化棉的性质非常地不稳定,到时候装备到军中不打仗,我们大唐军队就会自己被自己的东西炸得屁滚尿流,没有研制出安全的炸药之前,这东西不可能列装啊。”

云烨小声地说:“闭嘴啊,我都说这东西是绝响了,现在武研院的那些人异想天开的什么都想研究,户部给的那点钱连塞牙缝的都不够,但是武研院就是一个烧钱的地方,你不让他们研究,就不会有惊喜,就跟这东西似的,我本来打算要他们研究出一种更小口径的东西,就是那种随便找一个士兵拿起来就能使用,而不是不是满军中找练过外家功夫的好汉才能施展。”

“谁知道他们按照我的设想就给我弄出这样的一个东西,还告诉我说,那么细的管子不好弄,动不动就会被炸裂,要我不要做梦了,老天爷,这东西重四十六斤,根本就是一个铁疙瘩,我抱了一会就腰酸背疼。”

李泰皱着眉头说:“你这样骗我爹的钱,被他发现了,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我明白武研院是怎么回事,哪怕那些人在融化的铁水里加颜料,我也能想通,知道他们是打算研究出彩色的钢铁来,就像我最初研究飞机一样,把一只公鸡不断地扔到空中看它的飞翔动作,明白的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明白的会以为我疯了。武研院就是这样的存在,想要所有人理解,还需要书院不断地加强教化啊,这才是根本,我都不敢想我爹发现你在骗他的钱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云烨嘿嘿地笑道:“不是还有你吗?再说了,我们拿出来一个东西来了,陛下也非常的喜欢,只要你情我愿的,就不是算是欺骗吧?我们武研院,可真的是死了三个人,你的先生公输老头也死了,你难道就不感到难过?”

李泰恨恨地说:“九十岁的老家伙还买了四个波斯舞女,当天晚上就暴毙而亡,你让我怎么相信老先生是为了大唐呕心沥血而死的?我就是心中想起敬意,可是他光溜溜地死在舞女床上,要我怎么起敬意?”

“还有武研院的三个混蛋,说了一千遍了,硝化棉的性质非常地不稳定,他们还要不知死活的往进胡乱添加东西,点着了还不跑!他们不死都没天理啊,违反了规章制度,你还在这里帮他们歌功颂德,捞取死后的哀荣,我很担心以后那里的人都效仿怎么办?”

云烨笑道:“研究嘛,就是骑驴找马的事情,出现骑猪找狗都不奇怪啊,你再忍忍,你是武研院的大头目,我说白了就是在帮你骗钱,你还不满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