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41节 严防死守

两仪殿的屏风总是在更换,因为皇帝陛下的玉宇一览图需要不断地更新,今天发现北面多了一座城池,明天在海上发现了一座小岛,再过了两天,在南方的某个地方居然发现一群黑乎乎的人自称是唐人,并且有了官府在治理,可是大唐的兵部户部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一群属下。

这就造成了地图总是在换,书院里学习地理的学生根本就等不到毕业,就会被兵部,户部搜罗一空,一部分去勘测绘制军用地图,一部分去绘制民用地图,如今的大唐地图,早就不是以前那种画条线就是河,画一个圈圈就是城池的时代了,各种各样的正规标示已经让大唐的地图变得非常精确。

本初子午线的恰好从万民宫的那个皇座下穿过,那里将是原点,整个世界的原点,所有的地图标示的,就坐在皇帝的屁股底下,为此,工部的人专门奏请皇帝陛下将那张龙椅生生地固定在大地上,作为世界的原点,它不能总是跑来跑去的。

最让工部头疼的就是长江口的那座岛,现在它依然在日夜不停地向大海滑动。当初那座只有一点点面积的沙丘,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不小的岛屿,方圆足有一里,满是细沙的岛屿上长满了芦苇,所有经过这里的船只,都会绕着这座岛转一圈,做梦都想找到岛上的息壤。不过,这么多年来,不管是飞沙走石的神巫,还是法力高强的道长,亦或是道德圆满的高僧,都没有缘分得见这个绝世的宝贝,李二都狐疑地问过云烨不下三次,他很想知道到底有没有息壤这样的东西。

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清凌凌的长江水会携带泥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只有发大水的黄河才会裹挟着黄泥汤子怒吼着往下游跑。

远古的风从遥远的内陆将尘土搬运到关中平原,创造了黄土地上最丰硕的文明,但是这种最容易流失的黄土,被黄河不断地搬运到山东平原,以至于那里的海面在逐渐地消失,先是变成滩涂,紧接着就会变成坚实的土壤。

李二对于国土面积不断增加乐见其成,可是黄河总是胡摇乱晃的尾巴让那里的土地变得不适于人类居住,二十年的时间里,黄河的出海口,已经改变了四次,为此,皇帝特意下了诏令,不许百姓在那里开垦土地,大唐其他可以开垦的土地实在是太多了。

本初子午线在不断地延伸,它两侧的线段也在不断地向外扩展,等到横线确定之后,它就会把大唐的每一寸国土都变成一个点,不管是泰山之巅,还是幽深的峡谷,总会有两条横竖线段在那里交汇。

长孙在皇宫里就是霸王,很多时候这座巨大的皇城其实她才是主人,李二除了管理一下万民宫,对其余的地方都是从不过问的,所以云烨跟着长孙漫步在皇宫里实在是有些狐假虎威的味道。

后宫云烨是不去的,也没有必要去,再说长孙把那里看得很严,不要说云烨进不去,李泰也进不去,杨妃搬去了太液池对面新修的春华宫,领着上百名宫女太监种温室大棚,阴妃搬去了太液池左面的夏花宫,也带着百十个太监宫女在那里专门织锦。

所以现在皇宫里,李二吃的菜,穿的衣服,都是自己老婆亲手种出来,织出来的,以至于早年间从不断绝的蜀锦进贡都已经停了足足六年了。

云烨进宫,如果不是去见皇帝,就是给长孙,杨妃,阴妃这三位长辈请安,他不觉得自己有去见李二其他嫔妃的必要,这样的爱好,只有李治那个小王八蛋有。

杨妃和阴妃都有自己的活计要干,长孙也有,有一个地方,只有帝后才能踏进去,所以那里的卫生从来都是长孙亲自擦拭。

这个地方就是皇宇殿,只要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整个大唐的地理山川,虽说都是微缩的沙盘,李二对这里却喜欢到骨子里去了,每天如果不在皇宇殿待上一炷香的时间,他就会全身都不舒服。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最直观的看到自己到底统御着一个怎样的国度。

沙盘将虚无的概念变成了现实呈现在了皇帝的眼前,以至于李二只要看到沙盘,就会从骨子里感到舒坦,这是他毕生功业的见证。

云烨和李泰站在门外,透过窗户看长孙一点点的擦拭蒙在沙盘上的玻璃,那上面已经干净得一尘不染,长孙依然擦拭得很仔细。这就是在做样子,云烨认为站立在柱子后面的四个老太监,每天敢不擦拭灰尘?以李二的阎王性子,见到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肮脏不堪,不砍下来几个人头才怪,长孙如果想要彻底的将这座宫殿收拾干净,那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

她不过是依靠这样的行为,来向自己的丈夫表示最大的尊敬,果然,一炷香的时间长孙就已经搞定了,回头瞅着皇宇殿,脸上全是满足的表情。

长孙今天没打算放云烨和李泰离开,从皇宇殿出来,就直接去了杨妃的春华宫,这也是长孙每日里的功课之一。

杨妃如今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带着一副丝绢制作的白手套,正在给一株茄子培土,巨大的温室大棚里面春意盎然,各种各样的蔬菜长势喜人,云烨摘了一根黄瓜在水缸里涮一下,就开始大嚼,李泰却跑去摘了一个红彤彤的狼桃,这东西就是西红柿,是长孙从感业寺老尼姑那里弄来的,云家的大棚里也种了几颗,想要大规模种植,需要等到来年。

“这孩子,这些狼桃都是要留给明年做种子的,怎么就给摘下来了。”杨妃佯怒一下,李泰嘿嘿的笑着走开。

杨妃找了一个小板凳递给了长孙,自己也坐在边上,提过茶壶给长孙倒了一杯茶说:“您尝尝,这是花茶,就是用棚子里种的花配置的,凝神安气,咱们喝再好不过了。”

云峥看着用青布帕包着头发的杨妃,一时间没有办法把这个天下第二尊贵的女人和农妇联系在一起,她和长孙不同,自从有了自己的温室大棚之后,她似乎就变得非常满足,除了向皇帝要些奇花异草的种子,就没有别的要求,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吴地,一个在蜀中,都过得很不错,虽说不在自己身边,杨妃却非常的欢喜,只有远离朝堂,这两个带着杨广血统的王子才能平安无事,尤其是现在,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没有卷入到皇权的争夺中,这尤其让她感到满足。

“姐姐整天忙碌,也当注意一下身子才好。小妹这些年劳作,虽说没有了养尊处优的闲暇,却落得个无病无灾,以前身上的那些小毛病也都不药而愈。陛下回来之后,您也过来,我们姐妹好好地享受一下田园之乐。”

长孙握着杨妃的手说:“我可没有你那样的好福气,雉奴的事情差点把我逼得发疯,要不是这两个孩子宽宏大量,我早就被活活的气死了。再熬几年,等到我实在没有力气管了,也就自然放手了,长江的浪总是一浪盖过一浪的。”

杨妃笑了一下说:“这座皇宫除了姐姐能够将它管理得风平浪静之外,别人可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治理好,这是要看能力的,姐姐其实上马管军都不成问题,小小的皇宫还不给姐姐造成多大的困扰,尽管安心就是。”

长孙似乎经常听到这样的话,笑了笑,就端起茶杯喝茶。

云烨暗地里猜测,这样的对话是不是每日都要进行一次,长孙恐怕也是因为想要看看杨妃的反应,才这么勤勉的地往这里跑吧。

想到这里,云烨很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不该将长孙想得如此龌龊的,但是他总是说服不了自己,眼前总有李恪那个肥硕的身影在面前晃动。

皇帝把大部分的王爷都给弄到沙漠里去了吃沙子了,留在中原的不太多,最强大的王,也就是吴王恪,蜀王黯了,如果非要再加上一个那就是齐王佑了。

这四个王爷都是都水监重点监控的对象,李黯不止一次的来信说自己活得跟囚犯一样,有时候想要出去打个猎,益州的都督立刻就会派一大群军士跟着。尤为讨厌的就是他身边的五蠡司马,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估计自己出恭的次数皇帝都一清二楚。

信是莳莳写的,用了拼音,这个本事是云烨见李黯实在是没有丝毫自由才教给莳莳的,只希望他能把心里的不满跟自己絮叨一下,一个人心里的郁闷长久地得不到散发,最后就会生出好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他们想要彻底的自由,只有等到李承乾登基的那一天,从皇子,变成皇弟,这才能变得和其他宗室一样,可以时不时地回到长安探望自己的母亲。

不喜欢皇宫里的做事方法,这就不是一个属于正常人的世界,杨妃,阴妃这时候还没有发疯,估计就是这座温室大棚和繁忙织锦的功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