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二十三卷
第40节 划分世界的权利

长孙和匙儿并排走在太液池的边上,远处就是春意盎然的花房,云烨抱着一大摞子文书伸长了脖子等候长孙,这些东西都是要尽早批复的,早点把事情弄好,自己还要回家送云寿去岳州上任,家里事情一大堆,总算把时间消耗在公务上非常得不值。

太液池子已经被冻的硬邦邦的,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两个穿着皮裘的女人似乎对冰雪非常的感兴趣,总是绕着池子走路,云烨已经冻的脚丫子都麻木了。

好不容易等长孙转过来,连忙说:“娘娘,这里有好些文书需要您阅览,批示。”

长孙看了云烨一眼笑着对匙儿说:“你看看,天下熙熙都是为了名利,你是为了你快乐的教义,你兄长是为了神仙的尊严,陛下是为了天下万民,云烨呢,却是为了自己几个部下操心。”

“这样也很好,有多大能力,就操多大的心,如果天下所有人都是这样也不错,各安职守,各操各的心,稀里糊涂的混日子也好。只是啊,这个世上总有几个明白人,几个不愿意按部就班生活的人,比如禄东赞就是。”

“火药关系到大唐的安危,是这个国家的根基,属于国之利器,这样的太阿,是不能持于他人之手,否则大唐就会一日三惊,火药不出大唐国土,这是朝廷的禁令,就是我朝皇帝陛下也不能无偿地将火药外流,所以你要火药的要求本宫实在是难以答应。”

“至于在松州驻军后撤三百里,这就更加地难以答应,大唐军人除非战败,否则不会退出自己的防区,这一点上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因为要那里的军人后退,无异于要他们自杀。”

“玉龙雪山倒是可以商量,只要等陛下回京之后,就能给你一个确实的答复,姚州,戎州都属于剑南东道,黜治大使李道宗也将在一个月后回京述职,到时候应该会有一个关于吐蕃的一揽子计划,所以,你需要在长安逗留两个月。”

“本宫已经将你的要求送去了三百里外的九成宫,八百里加急,只需两日就会有音讯,你既然已经来到了长安,就不要着急,多浏览一下长安的风土人情,想必玉山书院的许多师长你也要去拜会的,从雪域高原下来,好好地将养一下身体也好。”

匙儿笑着拜谢。对长孙说:“不论有没有大唐的支持,天空之城是必须要建造的,不管有没有大唐的支持,吐蕃王都需要获得真正的权利,而不是成为一个傀儡。晚辈这就告辞,静候陛下的佳音,有一点必须对皇后娘娘说清楚,只有在春天的时候播撒下种子,到了秋天才会有丰硕的收获,妾身从未听闻过这个世界上有不劳而获这件事。守株待兔也只能有一,不可能有二。”

长孙笑着称是,但是脸上的不悦已经慢慢地浮现出来,自从举世攻唐过后,李二和长孙一般不再掩饰自己的表情,尤其是对外面的使节。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这个必要。

现在边关的将士最喜欢听到的就是天子在发怒,只要天子发怒,他们就会说这是主辱臣死之时,于是一大群兵将就会乌泱泱地冲进别人的国家大肆的地烧杀掠夺一番。然后上表给皇帝说已经惩罚了不臣之地,最后会满怀希望地问皇帝要不要擒王杀将!他们把刀子都准备好了……

匙儿出了皇宫,长孙立刻就像火山一样地爆发开来,一巴掌把云烨手里的奏折全部打掉,指着云烨的鼻子开始训斥。

“这样的大事为何不早说?说,你和寒辙还有这个庞匙儿是不是早就有勾连?既然已经有了腹案为何不一开始就上奏?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罪名吗?”

“这些年对你疏于管教,尾巴都已经翘到天上去了,事事都喜欢自作主张,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一个狐媚子女子见到陛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患吗?”

“既然你这么喜欢自作主张,那就自己去解决所有事情,少找我帮忙!”

这就不是一个皇后训斥大臣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一位母亲,在责备自己不听话的儿子的时候说的一些气话。

李泰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云烨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长孙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火气之后,也不听云烨解释,就气哼哼的回了自己的两仪殿。

云烨重新把地上的折子捡起来,赶紧跟在后面进了两仪殿,知道皇后在生什么气,自己这顿骂挨得很冤枉。皇帝临老入花丛关自己什么事,李家人就是这样,当初李渊在这个年纪上还在给李二生弟弟妹妹,这是传统,谁能扳得过来?

吐蕃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长孙的心上,如果大唐真的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强攻吐蕃,以现有的力量不是办不到,只要不计生死,不计代价地强攻,大军进入逻些不是难题,问题是逻些那样一座破落的小城,值不值得大唐如此的大动干戈?

吐蕃本来就是半农耕,半游牧的民族,丢弃逻些,带着唐军在雪域高原上打转转,绝对会让大唐军队陷入一个巨大的泥沼,到时候进退两难之下,才是这个帝国的耻辱。

长孙一生气,就会不断地喝茶,眼看着她喝光了一壶茶,云烨才小声地说:“娘娘,微臣也不知道啊,到了岳州才知道庞匙儿从逻些出来,已经到了松州,微臣收到军中急报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所以就在摩天岭等候。”

“微臣的家臣说这兄妹俩已经疯了,做出来的事情早就超越了常人的预料,您也听到那个天空之城了,那是在生生的拿人命往起来堆。自己痛苦,所以就更加的向往快乐,庞匙儿的教义已经有了一丝邪教的意思,虽说所有的宗教都是要赋予信徒大自在,大幸福,但是像他们这样浮于表面的教义,微臣还是闻所未闻啊。”

“吐蕃高原易守难攻,我大唐虽然兵强马壮,却也不能轻易地进攻吐蕃,一来得不偿失,二来穷兵黩武之下,会放松对这个世界的监管,到时候会给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以可乘之机。”

“所以啊,娘娘,能打败吐蕃人的只有他们自己,吐蕃人地处苦寒之地,人丁不旺,再加上那里宗教矛盾冲突极大,部落之间征战不休,只要让他们自己乱起来,会慢慢地杀光自己人的,想三国年间,汉人的人口一度不足三百万,这就是内战的可怕之处,因为不管谁输谁赢,被砍倒在地上死去的都是自己的族人。”

长孙听了云烨的这番话,火气似乎慢慢的平息了,对云烨说:“这些军国大事毕竟是要陛下回来决断的,我们在陛下不在长安的这段时间里,只要守好长安不出乱子就好,九成宫距离长安不远,就算事事向陛下禀报,由他决断之后再把旨意传回来,让我们处理,时间上也完全来得及。但是,这个女人不能被陛下看见。”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长孙有些不好意思,假意拿起云烨送来的奏章翻阅起来。只看了两本就皱着眉头问:“怎么全是承乾的意思?”

云烨耸耸肩膀道:“这都是中书省拿来要我签押的文书,一些我同意了,一些被我拒绝了,要不然您看到得会更多。”

长孙看着奏章慢慢说:“契苾也就罢了,这个黑齿常之何德何能进入千牛卫充当中郎将?承乾还真是思虑得周到,这恰好是我最大的批阅权利,从五品!这是要我徇私不成?”

“黑齿常之是宫中箭术教头黑齿长的儿子,您看看后面附录的家世就明白了,不过此人倒是算得上是一员良将,充任千牛中郎将绰绰有余,所以微臣就批阅了。”

长孙噗嗤一笑道:“你还真是外举不避仇啊,一个射雕手被你生生得折腾成一把弓箭,虽说他如今已是苟延残喘之年,你很希望我把他送出皇宫吗?不怕挨了暗箭?”

云烨嘿嘿的笑了一下说:“云家把自家的弓箭借给他使用了这么些年,到了该收回来的时间了,没了那把弓,黑齿长恐怕没办法射箭吧?”

长孙沉下脸来说:“休要大意,这个世间有大智慧,大毅力的人很多,斩草莫过于除根,也罢,既然你保举了黑齿常之,那么,这几天就让黑齿长病故吧!人死了,和人活着是两种概念。”

李泰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笑嘻嘻的走进母亲身边,嘴里咬着一个硕大的梨子,凑到边上看母亲批阅奏章,时不时的还帮着出一点主意。

等到所有奏章批完,长孙拍着最后一个本章说:“看起来你更加的在意大海啊,这一次两只舰队背道而驰,也不知道能不能达成最初的意愿。如果能够将这个世界彻底的地探索清楚,本宫认为,我大唐就有划分世界的权利,这其实也是天权,或许,在某些方面,我们比寒辙,庞匙儿更加的疯狂,且不知是福是祸啊。”

云峥看着两仪殿里的那几张巨大的屏风说:“如果上苍有说过不许大唐划分世界的话,微臣倒是很想拜读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