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孑与2 著
第五卷
第55节 长安着火了

李二掌控着整个长安人的喜怒哀乐,他高兴了则天下太平,他不高兴则乌云满城,敢在这时候办喜事的就云烨一个人,那些不明真相的勋贵们在云烨迎亲的前几天就早早到了云家,说起来都是休戚与共的一党,平日里有个小摩擦,可以相互敌视,一旦涉及到关乎勋贵一族的根本利益,那些摩擦就可以一笑了之,唐俭闭门谢客,深居简出,嘴严的一条缝都不给。

大办喜事的云烨就成了他们知道消息的唯一途径,都知道云家不可能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长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喜事的降临本身就说明这次的事情不严重,不会牵连到大家。

骂一个宦官不要紧,勋贵们为了名头基本上都骂过,敢骂无舌的就云烨一个人,一个三品的侯爷,骂一个六品的掖庭局主管,从大意上看实在算不得什么事,如果知道无舌是李二的第一心腹还敢张嘴就骂的,啧啧,这位爷不知是不是吃错药了。

好在与他们没有太大的牵扯,婚礼可以继续参加,酒宴可以肆意放纵,这十几天大气都不敢出,把一群花天酒地的老少纨绔憋得够呛。

“添堵添完了?”李二问刚刚回宫的无舌。

“回陛下,按照陛下的吩咐奴婢该做的都做了。”无舌还是板着死人脸回答。

“他不高兴?”拿着一卷书的李二头都没抬。

“他很高兴?”没听见回答的李二放下书又问。

“云侯把奴婢斥责了一通,他在发怒。”

“他还有脸发怒?把事情捅破撒腿就跑,把功劳扣在公主的身上,让朕难堪,如果是为了娶公主,朕也不会生气,毕竟安澜是我女儿,云烨算是一代人杰,勉强配得上安澜,谁知道他把事情解决了,却跑回玉山娶美人,让朕里外不是人,皇后就没少抱怨,还说朕的主意不好,哼。”

“陛下为安澜公主的心天日可表,其他的人不理解陛下的苦衷,皇后与老奴又怎会不知,只是云侯做事历来出人意表,老奴在他府上没少受白眼。”

挺着大肚子的皇后从帷帐后面走了出来,对无舌说:“你不要在意,云烨不知为什么对宦官总是瞧不顺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奴婢看得出来,云侯不是看不起奴婢的残缺之身,而是看不起奴婢做事的方法,估计是嫌弃奴婢做事过于阴柔了。”皇宫里的无舌和云府的无舌完全是两个人,一个通情达理,感觉敏锐,一个飞扬跋扈,阴狠毒辣。多年的身体残缺让他下意识地人格产生了分裂。

无舌倒退着出了大殿,李二就上前搀扶着长孙坐下来,长孙的腹部越发的大了,行动也有些艰难。

“等忘忧草的事情一解决,我就陪你去城外住一段时间,等你生产完毕,我们再回来。”在长孙面前,李二又变成了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不好,二郎,现在外面不安全,有贼人对你虎视眈眈,妾身宁愿在皇宫里陪你,也不愿出去,妾身其实很喜欢玉山上的那栋小楼,那里的风景或许比不上南山别宫,地方也小了些,妾身在那里却过得快活,二郎,你知道吗,青雀和恪儿,每天都会为臣妾抬来最好,最干净的水,那里的厨房也会每日都做些极为美味的小食物,看到青雀给妾身端饭,妾身就想哭。”

“书院其实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到了那里听着那些纨绔子弟朗朗的读书声,臣妾就从心里喜欢,老李纲的课业讲的深入浅出,娓娓动人,不愧是三代太子太傅,还有赵延龄的煎茶饮一口回味无穷,云烨的鲤鱼烧的没有一丝腥味,臣妾都不忍责罚他。”

“鲤鱼?这混账不学无术,视我大唐律法如无物,下次朕去书院,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把鲤鱼呈上来给朕吃。听说离石先生成功的渡过识障,书院现在学问宗师就有两位,弘文馆都没有如此强大的师资力量,还有公输家族居然也为他所用,朕去年才说过‘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的话。他就从山野草泽中间找出来无数英杰,让朕好一顿难堪,现在还有臣子拿这句话恭贺朕,每听一回,朕就脸红一次,就觉得那位臣子是在当面羞辱朕,连杀人的念头都有。”

夫妻二人坐在帷帐之后窃窃私语的时候,浑然不觉长安城就要迎来最严酷的一个晚上。

窦燕山红着眼睛在长安地图上做标记,每做一个标记,脸上的狰狞之意就浓一分。门外站着五十条大汉,全都穿着各色衣衫,有的像商贾,有的像农夫,还有的像饱学的士子,只不过每个人背上都背着各色的包裹、农夫的包裹里不是干粮,也不是新买的东西,全是硫磺,硝石等易燃之物,书生背上的书筐里也不是书,全是猛火油一类的东西,商贩们也不是贩卖货物,今晚他们贩卖死亡。

今天是个好日子,白天和夜晚一般的长,节气里把它称之为春分,阴阳平衡,万物生长的最佳时节,在榆钱落地,槐花吐苞的好时节里,窦燕山终于得到了噩耗,万无一失的忘忧草计划完全失败,公主李安澜识破了他完美的复仇计划,土王全部被看押,供出那个给他们提供忘忧草的年轻公子只是时间问题。

窦燕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他准备在日落前出城,在离开这个让他曾恨的城市之前,他想给他留点纪念,比如一场大火。

木质的房屋总是很容易烧起来,如果今晚有风助阵,这个纪念会留的更加深刻一些,那些在暴乱之日冲进窦家放火的无知蠢夫们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夜晚巡视的武侯总有一些想要偷懒,今晚他们会遇到好心的人请他们喝一杯,或者在那些半开门的寡妇家里留宿一晚,城狐社鼠总是有门路的。

窦家完了,不代表窦家的凝聚力没有了,这些年受过窦家恩惠的人也不在少数,士为知己者死,哪怕这个知己是要带着所有人一起毁灭。

院子里人散去了,每个人都有一张纸条,一个地方,或为街市,或为官衙,也有粮库,兵械重地,云家的老宅上面画着一个巨大的圆圈,足有四条线指向这里。

窦燕山把地图放在火盆里等它化为灰烬,而后穿上周大福为他准备葛衣,一碗姜黄水就让他白皙的面庞变成了发黄的病夫,轻咳几声,再把一绺胡须黏在下巴上,风度翩翩的窦家公子就彻底消失了。

龙首原上有一座小庙,窦燕山就站坐在一座小亭子里,面前摆着酒,手里执着酒杯,远远地看夜幕里的长安城,从天刚黑,他就坐在这里,酒一口没喝,他不喜欢干喝酒,没有佐酒的佳肴,这入口似刀,进腹如火的云家烈酒如何能喝得下去。

月色下的长安黑乎乎的如同一头沉睡的猛虎,似乎随时准备择人而噬,当第一簇火光亮起的时候,窦燕山一口喝干了杯中酒,今晚他准备大醉一场。

长安城醒了,锣鼓声不断,有水龙车不停地驶过,西市火起,浓烟滚滚,封闭的坊市里有人带着烟火猪突狼奔,惨嚎声几里可闻,靖安坊云家就轻松许多,管家仆役抱着细软衣被,指指点点的看这自家被大火烧成灰烬也无动于衷。

家里的护卫在四处搜寻纵火者,却一无所获,只得忿忿而归,管家刘叔来云家已经两年了,算是老人手,吩咐仆役们把衣被细软放下,把牲口从后院牵出来,屋子里的东西大部分早在前天就被运回了云家庄子,侯爷要成亲了,老奶奶吩咐,城里又不住人,留那么些东西没用处。

老奶奶不喜欢这老宅子,总说这老宅有一股子霉味,还总有死人游荡,不吉利。现在好了,都烧了,刘叔不得不佩服老奶奶的先见之明,看着烧的如同火炬一样的宅子,如果前几天不把家里的东西都运走,恐怕损失不会轻。

坊门被坊官打开,水龙车还没进来,刘叔就对前来救火的武侯说:“云家没救了,先紧着其他人家,小门小户的受了灾,怕是日子不好过。”武侯们翘一下大拇指就匆匆去靖安坊其他人家救火。

开始只是一两处火头,官府以为是火灾,当长安县衙也升起火头的时候,金吾卫出动了,此时的长安城,已是处处火头,到处冒烟。

军队来不及搜索贼人,先是加入救火的行列,哪怕县衙被烧了县令左奎也处变不惊,穿着睡衣指挥救火,甚至亲自上阵,被烟火缭绕的如同黑鬼,平日里自以为傲的胡须也被烧得七零八落。

击倒他的是务本坊的大火,那里囤积着供给皇家的粮食,虽说轮不到他来管理,但是身为亲民官,哪里逃得掉干系,怔怔的站在火场,摇摇晃晃,天塌了,推开前来拽他的衙役,直直的走进了火场,那里是他办公的场所,进去后掩上门,坐在大堂上,身边不时有砖瓦落下,左奎把桌案上的惊堂木重重的一敲,大喊一声:“恶贼!”而后整个大堂就轰然倒塌。

今晚,长安城着火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