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9章、第080章、第081章、化清风(完本)

九重天仙界,太昊天帝背手而立,羽衣飘荡、银发飞拂。帝乡神土中此刻有风,仿佛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清风,但什么风能吹动参天建木呢?

太昊身后的参天建木在风中摇曳,可望见九枝招展。若只是一株普通的树,这般风景或许很美,但这是一枝一世界的九重天建木啊,感之若地动天摇!

虎娃来到九重天仙界,感受到的就是这天地间的神风,若不是已有万法不沾身之境,他这个外来者即就会被吹走、重入无边玄妙方广。

虎娃的发丝与衣袂亦随风而荡,来到近前行礼道:“拜见天帝!”

太昊站在那里,他的身影就似参天建木、他的形神就是这一方世界,金色的眼眸看着虎娃,微微点了点头道:“虎娃,你来了。”

虎娃亦点首道:“是的,我来了。”

太昊:“天庭仙界已现?”

虎娃:“不久前的事情,有众仙家齐贺大天尊。”话中带着仙家神意,不仅解说了仓颉再转为小九、求证金仙成就、开辟凌霄宝殿、见证天庭仙界衍生造化的过程,也解说了其中的修行真意,含大道指引。

良久之后,太昊才再度开口道:“镇元子未至?”

这话问得稍显突兀,虎娃答道:“大天尊与众仙于凌霄宝殿饮宴时,镇元子未至。后来大天尊去拜见轩辕、神农二位天帝,又去见了瑶池金母,而后下界远游,至今未归。倒是这一阵子,镇元子到了天庭仙界游历,此刻应该还在那里呢。”

太昊:“大天尊下界远游之事,我知道……虎娃,你师尊剑煞已与武夫一起离开了。”

这里是帝乡神土,抛却凡蜕的武夫和剑煞,怎么可能离得开?因为剑煞有一个好弟子,他和武夫已经提前拿到九转紫金丹,在虎娃来到之前便已离开,并未告别。也许不告别更好,曾经的一世修行斩尽,再入轮回中,不知将来者是谁。

虎娃躬身奉上了三十六枚九转紫金丹,低首道:“受天帝所托,神丹已炼成,恰足九重天仙界中众地仙之数。”

太昊收起神丹,向虎娃行礼道:“多谢太上!”

这一声太上,叫得虎娃心中一紧,张口欲言又止,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只见太昊又一挥袖,那些九转紫金丹已洒落九重天仙界各处,他缓缓开口道:“九重天仙界不留真仙长居,若无踏过建木九枝之愿,也不欢迎真仙做客。自古及今,抛却凡蜕飞升至此的地仙亦不多。”

虎娃插话道:“那是后来亦有列位天帝开辟帝乡神土。他们皆是得到您的指引,曾踏过建木九枝,我亦如是。”

太昊:“我开创了此道,而神农和轩辕做得比我更好,他们才是真正的天帝。”

这话又不知该怎么接了,虎娃干脆住口不言。太昊的目光穿过虎娃的形神,仿佛站在世界的中央在遥望整个九重天仙界,包括九枝世界中的无尽事物、万千生灵,又缓缓开口道:“你曾在此修行,见过我当年的那些族人。我将他们造化而出,皆如当年形容身份,在此永享长生,虽非当初人间之辈,却也是他们自己。这九重天仙界中的万千生灵,自从禀造化而生,亦是他们自己,并不只属于我……”

虎娃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九重天仙界中的生灵,哪怕是太昊于自我形神中以见知造化,但也是真实存在的、真正的生灵,并拥有独立的自我。非是幻象,更非受太昊操控的傀儡,若是那样,这一切就毫无意义,更谈不上什么天帝成就。

太昊说话时,虎娃莫名感应到帝乡神土中有某些存在消失了,就是飞升至此的众地仙,包括与虎娃颇有渊源的、开辟步金山小世界的几位上古仙家祖师。有些人应当是不愿意走的,可是他们如今只能依托帝乡神土而存,若九重天仙界不在,亦将形神俱灭。

能得九转紫金丹之助,可再入轮回,也算是最后一线机缘。

太昊继续开口道:“我有负于他们。”

虎娃:“话倒不必这样说。”

太昊却摇头道:“是我留下的登天之径,他们当年飞升时,是认为可入仙界永享逍遥长生的。而如今九重天仙界将不存,当然是我有负。”

虎娃:“其实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甚至可以说所有,比如武夫大将军,若非得登天之径指引,恐早已殒落。或殒落于修行,或殒落于天劫,更别谈什么飞升了。”

太昊反问道:“所以说今日之去,反倒是回归本来面目吗?”

虎娃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太昊又叹道:“当年山河图之惨剧后,我便立誓不伤天下有灵众生,更何况我于形神中造化之万千生灵。而我也曾发愿,悟大道另有所证……”

随着话音,虎娃只觉眼前银丝飞舞,整个九重天仙界化作了一阵清风散去。帝乡神土本就是于无边玄妙方广无中生有,而如今重归于无。这个世界消失了,连同造化之山河与其中的万千生灵,连同太昊天帝的形神。

虎娃站在那里,是指引者亦是见证者,亲眼见证太昊天帝发愿,又应劫而殒落。然而与此前多宝仙界毁灭的情况有所不同,九重天仙界的消失,伴随着大道无形的凝炼,无边玄妙方广中留下了一道无形精气。

太昊天帝什么都没带走,帝乡神土中所有的造化真意、他有生以来所有的修为法力,都化为这道无形精气留给了虎娃。当年虎娃在神釜冈小世界斩杀真仙计蒙时也曾得到过类似之物,这无形精气不是说有就能有、说留就能留的,与殒落之际的发愿机缘有关。

计蒙当年是别有用心,因机缘巧合而留;而太昊天帝如今有大愿,散尽形神与帝乡神土而成。不知不觉中,虎娃已泪落如雨。

虎娃需要九转紫金丹的药引,太昊天帝殒落时便给了他足够的药引。所谓的仙人泪,只是这药引的替代之物,皆属可遇不可求。有些东西世间遍寻不得,等得到时,却一下子又有了太多,甚至是情非所愿。

抛却凡蜕飞升九重天仙界的地仙,已得九转紫金丹而去,此药引太昊天帝不是为他们而留,而是给所有飞升帝乡神土的众地仙而留。是他开创了天帝成就,后来列位天帝皆是得其指引而开辟帝乡神土。所以那些抛却凡蜕飞升帝乡神土的众地仙,太昊天帝亦给他们留一线机缘。

无论是太昊天帝留下的那道无形精气,还是虎娃洒落的忘情之泪,其实都足够了。如此算来,反倒是神农天帝当年留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灵药不够了。但虎娃这些年来,游历人间各处上古隐迹洞天,又搜集到无数灵药奇植,有的尽管不在原先的丹方中,但以虎娃对物用灵性的精通,亦可改换丹方炼成九转紫金丹。

……

不知在人间何处远游的大天尊忽有所感,下一瞬间他已飞升至无边玄妙方广,未回凌霄宝殿,而是直接来到了瑶池仙界。他刚一现身,瑶池金母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九重天仙界已散。”

大天尊点头道:“我已知晓。”

瑶池金母:“炎、黄二帝仍在,而青帝已殒。”

两人神色皆很凝重,大天尊又说道:“太上已归兜率天宫,而兜率天宫不得再入。待其再度开启之时,便是你应劫之日。”

……

虎娃回到兜率天宫,脸上泪痕未干。玄源迎上前来道:“你怎么了?”

虎娃摇了摇头没说话,只以仙家神意相答,玄源默默地倚在他的怀中,两人半晌无言,良久之后。玄源才说道:“不知人间能否再见青帝?”

虎娃沉吟道:“太昊天帝已殒,形神无存,但人间或可再见句芒仙童,只是再现者已非当初句芒。”

玄源:“这又是何等玄妙?”

虎娃搂着玄源的肩膀道:“太昊天帝之修为,已能窥见天机,而天机总留一线,或许就在句芒仙童曾于人间的行迹……此非我所能言,如今受太昊天帝所托,我要炼丹了。”

兜率天宫的云阶下方,正在山谷中水潭边打瞌睡的青牛突然站了起来,有些吃惊地仰望云端。它感应到大老爷回来了,但云端上的仙宫却随即隐去不见。

……

虎娃于兜率天宫闭关炼丹百年有余,人间已是武王伐纣……周代商而立,但这一切纷争与虎娃及天庭众仙无关。百年之后,忽有无数道紫气金光流转,自兜率天宫中飞射而出,飞入无边玄妙方广中消失不见。

同一瞬间,各天帝所在的帝乡神土中皆有紫气金光洒落,昆仑仙界、神农原仙界、瑶池仙界,包括北冥仙界皆现其景。各天帝现形,神情各异,皆行礼拜谢太上。

每一处帝乡神土中,曾有多少地仙抛却凡蜕飞升至此,就落下了多少枚九转紫金丹。至于这些九转紫金丹怎么用,就看各位天帝的选择了。

在瑶池仙界,所有地仙皆得丹而去。不走也不行,瑶池金母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帝乡神土即将无存,不走便是形神俱灭。

在北冥仙界,高阳天帝将所有地仙召集到眼前,拿出九转紫金丹陈列,让他们自行选择去留,而绝大部分地仙都选择留下了。高阳天帝又明言,在场众地仙将来若打算离去,可随时再来向他求取九转紫金丹。

这些九转紫金丹是太上所赐,亦是太昊天帝的遗泽,就是专门给他们留的。至于今后再抛却凡蜕飞升至北冥仙界的地仙,却是无此机缘了,因为他们在人间所得到的飞升指引,就是一去不回。

至于神农与轩辕二位天帝,同样是将众地仙召集到眼前,将九转紫金丹交到他们手中自行保管。这就是婉劝他们离去,但不愿离去亦不勉强。神农与轩辕二位天帝亦声明,神农原仙界与昆仑仙界,今后将不再指引地仙抛却凡蜕飞升。

大天尊不知在瑶池仙界中与瑶池金母说了些什么,返回凌霄宝殿后,便召集天庭众仙安顿仙界事务。此时太上仙宫中大道宝瓶飞出,落于人间昆仑仙境,于一处名为妙法群山之地,不知洒落了何物。大天尊亦随即下界而至,却未惊动昆仑仙境中的其他修士。

大天尊去了昆仑仙境妙法群山后,很快就又回到了天庭仙界,仿佛已有所获,随即又斩化身下界。

须知真仙分化形神之身,是不可以同时出现在无边玄妙方广与人间的,无论是真仙下界,还是从人间飞升,皆须将所有分化形神之身一并收回,但大天尊却施展了不一样的手段。

这是金仙修为成就,称金仙历世化身,其在人间一切所遇,等同大天尊亲身所历。若其在人间修行,大天尊将此化身收回后,便可拥有化身所得之修为法力。若是大天尊本人下界,则与此化身合为一体。

大天尊斩此化身,入人间二十八年方收回,期间本尊仙身亦有数次下界、与化身相合一体,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待其收回化身时,仿佛是一段修行求证圆满。昆仑仙境妙法群山中有一位修士飞升,来到天庭仙界,显露的却是瑶池金母的形容,其人已证金仙。

这位金仙转瞬间便立地无形,天机一片混沌。待重归清明后,天庭仙界又造化衍生出无尽山河,更有另一片金仙世界。若进入这片金仙世界,所见酷似当年之瑶池仙界,又有妙法群山圣景,在天庭仙界中就称瑶池。

大天尊领众仙来贺,进入瑶池。瑶池之主行礼道:“西王母见过众仙,拜见大天尊!”

西王母?有的仙家颇觉错愕,但亦有仙家未觉意外,因为其人在昆仑仙境妙法群山修行之时,就被尊为西王母。瑶池金母专证金仙,已非当年天帝,便以此为号。众仙纷纷回礼,大天尊上前挽住了西王母,灵台中忽感应天庭仙界中某处又是一片天机混沌。

又有人造化了金仙世界,待天机恢复清明后,大天尊携西王母率众仙相贺,来到此金仙世界中,只见东华行礼道:“东王公见过诸位仙家!”

这回众仙家全怔住了,神情都有些古怪,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西王母悄然对大天尊道:“其人无聊,别跟他计较。”

大天尊哈哈一笑,上前道:“东华天尊,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莫不是你师尊所教?”

一听这话,东华赶紧摆手道:“师尊当年赐名东华,我怎敢乱用仙号。方才确实只是开个玩笑,那也是人间行游时的笑谈之号,众仙家莫当真!”

自西王母、东华之后,又有仙家接连于天庭仙界中开辟金仙世界、可称天尊,再过三百年,天庭金仙已有十余数。这一日,西王母对大天尊道:“瑶池仙桃已熟,我欲设宴邀请天庭众仙家,名为仙桃法会。”

大天尊:“仙桃乃当年太上托玄源所赠之苗,如今果熟,当先奉于太上与玄源,并请赐名。”

道侣二人携仙桃去了兜率天宫,刚刚进入山谷,便见青牛迎上前来道:“大天尊、西王母,我家老爷不在。主母留话,若是仙桃果熟,就叫它蟠桃吧。”

大天尊问道:“青牛仙人,您可知太上去了哪里?”

青牛晃着大脑袋道:“我也不知道呀,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

西王母上前取出两盘蟠桃道:“这些蟠桃是献于太上与玄源的,那就请您代为收下。”

青牛又摇头道:“这里是兜率天宫,我就是个看门的,不代收东西,也用不着代收。”话音未落,西王母取出的蟠桃便飞入云端上的仙宫消失不见,而青牛好像做了个咽口水的动作。

西王母笑了,又朝青牛行礼道:“青牛仙人,我欲在瑶池举行蟠桃法会,今日特来邀您前往赴宴。”

原来它也有得吃呀,青牛闻言开心地笑了。待到西王母于瑶池正式举行蟠桃法会之时,青牛亦施施然赴宴,而人间已至后世所称的“东周”。

……

上古彭铿部故地,大禹划九州时,豫、徐、扬三州交界处,如今周天子治下,陈、楚之国接壤地,有一座风光优美、山水灵秀的幽谷。一道泉流汇成的溪水从谷中穿过,泉溪的西边是村寨人烟,而东边紧邻山脉,山坡上没有高大的乔木,生长着很多杂花野树。

这一日,有一位姑娘正在泉溪边浣裳,赤着足坐在水边一块磨得很圆润的石头上,身影宛若这山水之静美。

已是初夏时节,山外的平原上可能有些炎热,但这一带的气候还很凉爽。泉溪清澈见底,最深处不过没膝,涉水可以走到对面的山坡。山坡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花树,洁白的花朵含苞待放,远望宛如片片云霞。

这里不仅有花还有果,花树中点缀着另一种两人多高丛生的灌木,上面已结出朱红色的果子,是山中的李树。

一阵山风吹来,姑娘伸手拂了拂被吹乱的发丝,忽见水中冒出来一个李子。这李子宛如红珊瑚雕琢而成,既饱满多汁又煞是好看,应是刚刚成熟落下,恰好顺泉流冲到了姑娘眼前。她随手将之拿了起来品尝,只觉酸甜可口。

世间诸多奇闻轶事已难以考证,据说姑娘吃了这个李子而感孕,后来诞下一子,姓李名耳,世人又称老聃。又有传说,太母有身九九八十一年,而后才生下了老聃,而老聃出生时,须发已白。究竟有没有这回事,传说只是传说罢。

老聃生而聪慧,善思好学,曾在当地学识渊博的贤者商容门下受教,又游学四方,而后被周天子任命为守藏室之史,按古制,亦可称守藏正。

守藏室包含了后世的图书馆和档案馆的概念,但不仅止于此,集天下之文、收世间之书,整理与保管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所有的典章、传说、民风、书册,可谓无所不揽。

老聃掌管守藏室数年,已遍览所藏,信手抽卷皆已在心。凡有人求教古今典章、传闻轶事,老聃皆可历历传述,更能阐微发妙。又数年,老聃不仅遍观古今典藏,并将守藏室之籍全部重新整理编订,可谓涤除玄览,明白四达。

鲁国有贤者仲尼,闻老聃之名,入都城洛邑求教,欲问礼。老聃留其在守藏室,助其收集编订天下典藏,得以遍览古今之学,凡有人向老聃求教或问论,仲尼皆侍立观闻。

仲尼辞别老聃后,行列国立身、立言,后又数度求教于老聃,曾与弟子叹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周敬王年间,太母别人世,而朝堂内乱互征伐,老聃辞官离周都。其时天庭仙界瑶池之中,蟠桃法会尚未散,青牛忽于座上自语道:“吾当下界。”

老聃出周天子都城洛邑,只见四野荒芜,一片战乱后荆棘丛生景象,却有一头青牛自野地踏蹄而至,蹄下尘埃不起,跪伏于道。老聃微微点首,乘青牛西去。

函谷关,古时大禹改大河河道,令大河新道沿吕梁山西麓再入故道的交汇之地,亦是天子重华率天下众君立行宫之所,如今已建关防,守官名关尹。是日,关尹扶城而望,忽见紫气东来,心神莫名有感,出关拜伏于道相迎,恰见老聃乘青牛而至。

关尹将老聃迎入函谷关,焚香行弟子礼,叩首求经,以传后世。老聃点头应允,关尹即命人备刀笔简牍为记。老聃于座上口述五千文、计八十一卷,卷成而去,西出函谷不知所踪。

老聃出函谷,世人不复见。乘青牛者已是少年形容,便是虎娃面目。

——《太上章》正文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