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8章、万法不沾身

这个称呼有意思,但仔细想想,在这个场合、以两人之间的关系,谈到的又恰好是这种事情,确实如此相称最合适。大天尊答道:“我在人间见到先生时,并不知其为太上;待闻太上之名后,便未见过先生。就连青牛飞升之后,都未见过它家大老爷呢!”

大天尊开辟凌霄宝殿,又进入太上仙宫,只见到了青牛却未见到虎娃,那样也好。想当初为仓颉时,他可是虎娃的尊长。再入世为小九时,偷看大姑娘、小媳妇洗澡,还被先生抬脚踹过屁股。如今恢复了仓颉的仙身,已身为大天尊,多少觉得尴尬。

大天尊动念思及当年人间往事,但别忘了这里可以瑶池仙界,一切都在瑶池金母的形神之中。倘若是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在此地哪怕动个念头,都逃不过瑶池金母的感知。瑶池金母瞪眼道:“大天尊,您还干过这种事呢!”

刚刚还在叫随玉呢,转眼又换成了大天尊,口中称您,语气明显不对呀。大天尊连连摆手道:“玄嚣,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当时是好意……再说了,人间小孩子的顽皮事嘛。”

瑶池金母似笑非笑道:“你那时已经不小了,什么事都懂了吧?”

大天尊连连咳嗽道:“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至少……”

瑶池金母打断他的话道:“不是随玉道友又是谁呢?好吧,是你又非你。”随即语气一转,不再纠缠此事,又说道,“青牛不是见不到它家大老爷,只是难见太上而已。你方才说得对,其实见大道如见太上,非见其人……你说,虎娃那孩子现在何处,又在做什么呢?”

大天尊:“或许仍在游历人间上古洞天,或许穿行于无边玄妙方广,恐怕只有玄源清楚了。”

……

虎娃出现在一片帝乡神土中。帝乡神土并非凡人见知中某片地域的概念,仅以方圆多少里来形容是不确切的,但若勉强这么去概括的话,此地方圆千里左右,景致颇似人间贺兰山一带。

一条山脉横亘,空间由上及下层次错落分明,山一侧是无尽蛮荒,另一侧却见人烟村寨,皆是烈鸿子形神所化。这里就是烈鸿子开辟的帝乡神土,烈鸿子称其为多宝仙界。

大天尊在神农原仙界的仙家法会上想起了烈鸿子,说来也巧,恰在这个时候,虎娃发现并进入了烈鸿子开辟的帝乡神土。此处为何自称多宝仙界?烈鸿子最擅长的修为手段,堪比人间后起之秀、如今被尊为云中子的云起,就是炼化法宝。

烈鸿子的独门家秘法,就是将真仙烙印炼入神器之中,成为可寄托形神之物,只要有一件这样的一件神器尚存,便可保证他的真仙形神不灭。想当年他被伯羿重创尚能逃脱,便是凭借这一手段。

但凡事有利有弊,真仙烙印来自分化形神,烈鸿子相当于把自己的神通法力分成了很多份,除非将这些神器集合在一起布成仙家大阵,才能发挥其巅峰实力。想当年,烈鸿子将虎娃引诱到星辰虚空中布下埋伏,就是想这么除掉虎娃,结果却失手了。

烈鸿子那一次失手,仓皇逃去之时,收回了炼制为真仙烙印的分化形神,但从上古时便辛苦搜集与炼制的多件神器都放弃了,后来皆被虎娃收去、置于薄山分宝崖。

此刻看多宝仙界,很多事物似人间景致,但其实皆是神器所化,比如这条似贺兰山的横亘山脉,能明显地看出有两道并行的连绵山脊。它是置于大地上的珠串,每颗珠子都是一枚神器,而连为珠串后又是一套神器。

不知烈鸿子是否听说过虎娃最早的随身法宝石头蛋,连续将九九八十一枚石头蛋合炼为一器,曾经就化为一串手珠戴在腕上。但烈鸿子应该听说过息壤神珠,崇伯鲧就曾以息壤神珠化山脉阻住洪水。烈鸿子炼不成息壤神珠,但他却炼制了很多枚类似的神珠,化为帝乡神土中的山脉。

这方世界亦有日月循行,而帝乡神土中的生灵所见的日月,其实也是神器所化,甚至那漫天星辰,亦是烈鸿子布于无尽虚空的一把神砂。再看蛮荒中起伏的丘陵,村寨人烟中的江河,很多皆是如此。这么多神器布于帝乡神土,赫然也是一座仙家大阵。

这座仙家大阵是无敌的,但同样也是无聊的。帝乡神土本就是烈鸿子的形神,在这里他要对付谁呀?如果不想让别人进来,别人就进不来,动念就可将外人放逐,至于帝乡神土中由形神造化的一切,他动念之间便可将之湮灭。

仙家在自行开辟的帝乡神土中,本就是自我世界的主宰,如此做,只能说是烈鸿子本人的某种恶趣味或者习惯吧,仙家也是有爱好的嘛。

烈鸿子当年的神器几乎都丢了,遁入无边玄妙方广中再也不敢露面,根本就没有机会搜集天材地宝,又哪能炼制这么多神器?这事其实并不难,他既开辟帝乡神土、求证相当于天帝的修为,自可在形神中以见知造化,只要能够维持这方世界的运转,不致使其自我崩溃即可。

神器就来自于帝乡神土本身,在这多宝仙界中,它们就是真真正正的神器,布下了举世无敌的仙家大阵。但另一方面,这也仅仅是烈鸿子的自娱自乐,或者说是一种自我追求。他当然已离不开帝乡神土,而这些神器谁也带不出去,对于多宝仙界之外,就等于不存在。

虎娃刚刚在多宝仙界的山脉上空显露形神,就听一个愤怒的声音喝道:“是你?你怎么来了!”

听不见开口者在何处,这只是仙家神意之音,又好像是整个世界在说话。虎娃笑着答道:“你想我,我就来了呀!……你若不开辟帝乡神土,我还真不好找你。”

烈鸿子:“未经我的许可,你怎能进入我的多宝仙界?”

虎娃:“大道之存,非你我所能宰。”

烈鸿子惊怒道:“这是何等修为,可穿行诸天万界?”

虎娃:“大道显化之处,为我所悟、与我有缘者,皆可现。”

哪怕烈鸿子已求证天帝成就,虎娃的番话,也远远超出了他的修为见知。烈鸿子求证的其实只是相当于天帝的修为,他根本称不上真正的天帝,其处境连恒娥仙子都远远不如。

如今天庭众仙,皆知恒娥仙子与广寒仙界。只是恒娥仙子性情冷清,不喜被人打扰。若是她好客的话,有的是仙家愿意拜访广寒仙界,无论是游历还是长驻,总之广寒仙界可以很热闹,只是恒娥仙子志不在此。

可是烈鸿子呢,他真的就等于消失于无边玄妙方广中了,假如虎娃今日不找来,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人来到。虎娃所说虽超出了烈鸿子的修为见知,但烈鸿子多少能领悟其中一部分。

假如烈鸿子没有开辟帝乡神土、没有时常动念想起虎娃,虎娃想找他恐怕还真不容易。凡人也许难以理解烈鸿子的处境,认为其自我放逐于无边玄妙方广,便是一无所有的孤寂凄清。但凡人又怎能知仙家逍遥之妙,更何况已有烈鸿子这等修为。

真仙极致之境,便可造化自我灵台世界,无论是开辟帝乡神土还是开辟金仙世界,皆须此修为为根基,甚至还可以追溯到身为凡人时所堪破的梦生之境。但真仙极致境界所拥有的自我世界,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且时刻随生随灭,对他人而言并不存在。

勉强打个有点不伦不类的比方吧,就像白筐子做大梦,一个白日梦就造化了一个他想要的世界,回头这个梦结束了,或人清醒了,世界也就消失了,然后又做了个白日梦,又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大道运行规则也可能是不完善的,有时候也会自我崩溃。

但是开辟帝乡神土的意义就不同了,这是修为更进一步的成就。帝乡神土就是形神所化,大道规则是完善的,至少是自我完善的,仙家的意志就是世界的主宰。其实帝乡神土并非封闭的世界,否则众天帝开辟的仙界怎么会有人飞升,又有那么多仙家往来并长居呢。

帝乡神土是真实存在的,只要进入这方世界中。

只是烈鸿子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开辟的帝乡神土,与完全封闭并没什么区别,他再也不敢回到人间,后来也就几乎斩断了与人间的一切缘法,这才开辟了帝乡神土,本就是打算自己跟自己玩的,拥有这方世界倒也不错。

帝乡神土中还造化了万千生灵,有人间村寨,烈鸿子自可永享逍遥长生,这是他的修为成就。

但他真的斩断了与外界的一切缘法吗?至少他开辟多宝仙界的缘起与虎娃有关,就是因为虎娃,他才自我放逐于无边玄妙方广,从不敢回去到不再回去。尽管已不再与人间发生任何关系,但他也会想到自己为何会如此,当然也就会想起虎娃。

所以多宝仙界与虎娃有缘啊,其中的缘法就看怎么理解了。而且虎娃也等于告诉了烈鸿子,他如今的对大道的感悟,已涵盖与包容了烈鸿子的修为见知。

烈鸿子虽未显形,但听整个世界发出的仙家神意,就在咬牙切齿:“我不论你如今有何等修为,但来到了这里、在我的世界里,就别想再走了!”

虎娃笑道:“是吗?你尽可一试。”

烈鸿子:“在这里,你难道是我的对手吗?”

虎娃仍不紧不慢道:“在这一方世界,你当然是无敌的,你说了算……”

话音未落,整个世界的攻击已经展开了。烈鸿子发动了布置于帝乡神土中的仙家大阵,烈日辉光斩落,无数星辰呼啸而至,山脉崩射、江河漫卷,整个世界瞬间面目全非。

烈鸿子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只要在这个世界中,斩杀虎娃其实用不着运用这种手段,他。但烈鸿子吃不准虎娃如今的修为境界,而且已经将多宝仙界布置成了仙家大阵,就要施展最稳妥、最强大的攻击。

多宝仙界中已是生灵涂炭,虽还不至于崩溃,但也是满目疮痍。这个世界就是烈鸿子的形神啊,也相当于其形神受了重创。

如此重创倒不至于让烈鸿子殒落,只要斩杀了虎娃,假以时日还可以渐渐恢复,反正烈鸿子几乎是不惜代价了。可是这近乎可以毁灭世界的一击过后,再看虎娃的形神,仍凌空立于那条已崩颓的山脉上空,近似毫发无伤。

虎娃仿佛就是一个幻影,方才的攻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但所谓幻影只是常人的理解,哪怕是幻影的存在,也是一种“实有”,而在这一方世界中,只要烈鸿子不允许,就连幻影都不可能存在,虎娃又如何能不受这一击的影响呢?

只听虎娃笑道:“烈鸿子,你这一击果有毁天灭地之威,自己将自己揍得不轻啊!”

整个世界都在惊呼道:“穿行诸天万界、万法不沾身,你是怎么……”烈鸿子说不下去了,他不知该怎么理解所见到的这一切。

虎娃缓缓开口道:“我无法直接向你解说,倒可以告诉你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最后还想问你一句,你这样有意思吗?”

整个世界都沉默了,或者说停滞了,风止云歇、百川不流,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永远,忽然间时空重新运转,整个世界又“活”了过来。烈鸿子终于现形,在半空中下拜道:“拜见太上!”

虎娃方才的话中带着仙家神意,介绍了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也包括天庭开辟诸事,所以烈鸿子称呼虎娃为太上,而他这一拜倒是耐人寻味。

虎娃微微一侧身,又问道:“你还有何话想说?”

烈鸿子答道:“我在人间时,也曾开辟仙家洞天,名多宝界,如今传承已绝、无人再知。太上将来既打算将人间隐迹诸上古洞天挪移至昆仑仙境,也将多宝界一并挪移了吧,算是了却我的人间之憾,那里还有我留下的炼宝传承。”

虎娃点头道:“好。”

随着他的话音,天地山河消失不见,虎娃见证了一位天帝形神的消散。他又重归无边玄妙方广,再一伸手,握住的却是玄源的手。

玄源问道:“烈鸿子如何?”

虎娃答道:“如今已无烈鸿子。”

仙家神意尽可能介绍了方才的事情。虎娃出现在多宝世界,万法不沾身,既如此,他本人同样也不会直接将烈鸿子怎样。但虎娃出现就是缘法,烈鸿子已做出了选择。太上,难见其人。这回烈鸿子倒是当面拜见了太上“本人”,然后他自己就不见了。

玄源叹道:“帝乡神土为其形神,他若去,则形神无存,若发愿转证金仙,来者须历再化形之劫……瑶池金母还在等你呢,不知她此劫凶险如何?”

虎娃:“瑶池金母虽与烈鸿子不同,但此劫未历便未知,只看修行缘法吧。她等的是九转紫金丹,而我手中虽有九转紫金丹,却是九重天仙界众地仙之物。”

玄源:“九重天仙界,如今你能去得了吗?”

虎娃:“既去得了、也去不了。若是一定要去,等同强唤太昊天帝回归。”

玄源:“太昊天帝何时回归?”

虎娃:“既然你问到了,那应该就是此时。”

玄源忽有莫名感应,惊叹道:“还真是此时,九重天仙界已现。”

虎娃:“你且去兜率天宫等我。”

玄源去了太上仙宫,虎娃立于无边玄妙方广,不知为何发出一声长叹,似在思索什么。以他的修为,还有何事难知难解,竟会露出这样神情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