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7章、桃林

此峰山脚方圆八百里,四面绝壁高三百刃,其上有玉栏平台,四面平台上各凿九井、各有九条玉阶通往云端。这整座山峰便是轩辕天帝的仙宫,仙宫每面皆有九门、各有一头开明神兽镇守,每头开明神兽皆九首。

大天尊与众仙出现的地方,直接越过了开明神兽镇守的门户,来到了仙宫的正中央,前方便是大殿。登上山峰、仙宫四面皆有九门,那么仙宫大殿朝哪个方向开?其实无论从哪个方向进入仙宫,都会迎面正对着这座大殿,这便是仙界的玄奇。

轩辕天帝亲自走出大殿,降阶相迎。大天尊可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见轩辕天帝正要向他行礼,赶紧抢步上前、率先行礼道:“拜见天帝!”

轩辕天帝的行礼变成了还礼,他笑呵呵地开口道:“应是我拜见大天尊!”

大天尊赶紧摆手道:“不敢!”无论如今是什么身份,他也不敢在轩辕天帝面前摆架子呀。

轩辕天帝顺势把臂道:“有何不敢?大天尊就是大天尊!……请随我来,众仙家已恭候多时。”

两人并肩走入大殿,眼前所见却是另一番情景。通常的大殿,进去之后应是厅堂,抬头见梁柱、四望乃壁墙,但此刻进入的却是一片深山幽谷,抬头见祥云碧空,四望峰峦叠翠。谷中山岩错落,各成桌案、座位形状,当中是倚山宝座。

数十位仙家在山谷中分左右两列,一齐行礼道:“拜见大天尊!”

昆仑仙界中的所有真仙都被轩辕天帝召集来了,都在这里等着呢,也无需一一介绍,绝大部分大天尊早就认识,只是有那么几位是这一千年来新近飞升的。大天尊一一还礼,然后众仙落座。大天尊的位置与轩辕天帝并列,这又是一番仙家法会。

仙家神意交流,谈及当年帝乡神土开辟、今日天庭仙界呈现,其中妙意难以尽述,席间轩辕天帝看着众仙道:“如今天庭仙界已立,众仙家可自去天庭,若仍愿留在昆仑仙界者,亦请自便。”

在座的众真仙差不多有三分之二打算去天庭,三分之一还想留在昆仑仙界。而无论去不去天庭仙界,众仙家将可往来两处。

轩辕天帝又对广成子道:“太上于兜率天宫中留有门户,可指引众仙家来昆仑仙界见我。但兜率天宫清静,也不好总让人打扰。师尊可去天庭仙界自立洞府,亦可指引众仙往来昆仑仙界,您来日若开辟金仙世界,则更为方便。”

轩辕天帝这是正式委派广成子常驻天庭仙界,若勉强以后世凡人能理解的方式描述,是让广成子建立一个“轩辕天帝驻天庭仙界办事处”。后世飞升天庭的仙家,在人间未必能得到轩辕天帝上古时所留的指引,但他们可能仍对轩辕天帝心怀崇敬与向往,那么就可以让广成子将其接引到昆仑仙界、拜见轩辕天帝。

这么做的另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让昆仑仙界在将来不至于封闭,仍然可以容纳更多的仙家见知。至于那些仙家拜见轩辕天帝后,是留在昆仑仙界还是留在天庭仙界,或者往来两处行游逍遥,倒是无所谓的。

虎娃在太上仙宫中留下那座仙殿,分别有通往神农原仙界与昆仑仙界的门户,所谓门户也就是仙家神意指引,便是这个用意。自从太上传道于天下,基本上就没有谁在九境初转便抛却凡蜕飞升了,因为那不是修行正道。

而帝乡神土又不可能同天庭仙界真正相连,所以虎娃才用这种方式,使它们能够间接连通。轩辕天帝获悉之后,也不想总有仙家跑到兜率天宫中打扰清静,于是就把广成子派到天庭仙界常驻了。

广成子在天庭仙界中建立仙府,众仙家欲拜见轩辕天帝、游历昆仑仙界,可在广成子那里得到指引。而另一方面,广成子亦可修为更进。

身为轩辕之师,广成子其实也可以开辟帝乡神土,但按虎娃当年所说,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帝,无非是境界相当的一种成就,比如恒娥仙子开辟广寒仙界。而广成子觉得那么做并无意义,所以他仍然留在昆仑仙界中享受长生逍遥。

但是另一方面,若广成子留在昆仑仙界,就意味着他的修为境界与神通法力便永远超不出轩辕天帝,因为他就相当于轩辕天帝形神的一部分,更别提突破金仙境界了。轩辕天帝很清楚师尊的修为,若得太上大道指引,很有希望更进一步成就金仙。

若广成子成就金仙,并于天庭仙界中开辟他的金仙世界,于人于己都有莫大好处,而且接引仙家往来昆仑仙界则更为方便,甚至可以在金仙世界中留下虎娃曾留下的那仙殿门户。

广成子起身道:“就遵天帝之言!”

仙家法会之后,轩辕天帝亲自将大天尊送出了“大殿”,众仙家有不少人便去往天庭仙界了,不论打不打算入驻天庭仙界,总之先看看再说。大天尊进入无边玄妙方广,下一瞬间,已来到神农原仙界。

神农原仙界的格局与人间的神釜冈小世界类似,只是玄妙不同,世界中央的山丘上有一座法坛,神农天帝背倚屏风状的丘陵而坐,平台旁有一个木架,木架上挂着一根长鞭。大天尊直接就出现在法坛上,而神农天帝已起身行礼道:“拜见大天尊!”

法坛周围还站着数十位仙家,先前赶往天庭仙界祝贺的赤精子、乌木由等人亦在列,此刻又随神农天帝一起行礼拜见。大天尊赶紧一把扶住神农天帝的手臂道:“应是我先拜见天帝!”

神农天帝哈哈一笑道:“大天尊客气了,请入座!”顺势拉住他的袖子,引入座中。法坛中央放了两个座垫,神农天帝与大天尊并肩而坐,其他众真仙都站在周围。

这里是神农原仙界,整个世界都是神农天帝的形神,若是神农天帝不想让大天尊伸手相扶,至少在这里,大天尊是无论如何也托不起他的手臂的。方才抢先行礼,口说拜见之语,是神农天帝给大天尊面子,也是让众仙家看到他本人的态度。

神农原仙界中众真仙相聚,亦是一场仙家法会,仙家神意交流的内容,与方才在昆仑仙界中差不多。很多真仙也打算常驻天庭仙界,或只是游历一番。

神农天帝特意委派赤精子常驻天庭仙界,若将来赤精子能突破金仙修为,亦在天庭仙界中开辟他的金仙世界,所担任的角色与广成子类似。赤精子成就真仙的岁月,比广成子以及轩辕天帝都要长久,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神通法力,都是在场众真仙中最高的,于神农仙界中仅次于神农天帝。

大天尊莫名想起了一个人,或者说一位真仙,就是曾被虎娃斩杀的计蒙。还好计蒙已殒落,否则就算这位仙家想去天庭仙界,天庭仙界也不会欢迎他,恐怕有很多人还想宰了他,比如虎娃的众弟子传人。

大天尊又莫名想起了烈鸿子。只要虎娃还在,那位上古真仙就不敢返回人间,如今虎娃已被尊为道祖太上,烈鸿子恐怕就更不敢再露面了,只得自我放逐于孤寂的无边玄妙方广中。假如烈鸿子敢在天庭仙界中显露形神,别的不说,大天尊本人就要第一个出手将其斩灭。

堂堂上古真仙,唯一能与巅峰时的伯羿正面斗法而逃脱性命者,其修为早已接近于可开辟帝乡神土,居然混得这么惨,也真够憋屈的!

与神农原仙界中的众真仙以及神农天帝的会面很顺利,无需赘述,辞别神农天帝后,大天尊穿行无边玄妙方广,下一瞬间,又出现在瑶池仙界中。

还是那仙岛上的楼阁,楼阁中除了瑶池金母并无他人,入眼是妙曼的背影,青丝披散,瑶池金母正扶栏而立。大天尊上前与其并肩而立,一只手很自然地放在她的手背上,轻声道:“玄嚣,我来了。”

“瑶池金母拜见大天尊!”佳人淡淡开口,却连身子都没动,脸当然也没扭过来。

大天尊却微笑道:“免礼!”当然得免礼了,因为瑶池金母根本就没行礼。

瑶池金母又说道:“凌霄宝殿开辟、天庭仙界出现、众仙朝贺诸事,东华已经告诉我了。”

大天尊:“他倒是嘴快!他还说了,将来你若在天庭开辟金仙世界,他才会那样做。”

瑶池金母:“这我也听说了,那是他的事。”

大天尊:“那么你的事呢?”

瑶池金母却扭过头,看着他反问道:“大天尊,天庭饮宴之后,您干什么去了?”

大天尊:“我去拜见了轩辕、神农两位天帝。”话中带着仙家神意,解说了在昆仑仙界、神农原仙界的诸事经过。那两位天帝皆召集仙界中的众真仙迎候,并有一场仙家法会。大天尊来到瑶池仙界却未见这等场面,眼前只有瑶池金母。

瑶池金母点了点头道:“这里就不必你再操心了,你来之前,我已令庚辰召集瑶池众真仙皆往天庭仙界,瑶池仙界不再留众仙家。”

她的做法和另外两位天帝不一样,将瑶池仙界中所有的真仙都给“赶”出去了,或者说就是让天庭仙界取代瑶池仙界,也用不着特意再派广成子或赤精子那种角色。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她将来也是要转证金仙成就、于天庭仙界中开辟金仙世界的。至于她怎么样做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反正愿心已起。

大天尊来时,庚辰已经带着此地众真仙全部离开了,就连来做客兼通风报信的东华也被赶走了,若大的瑶池仙界中,真仙以上修为者,眼下只有大天尊和瑶池金母。换一种说法,目前的瑶池仙界,大天尊是唯一还能进来的仙家。

大天尊低头看着仙岛水边道:“这片仙桃,已经成林了,你费了不少心血。”

想当年虎娃托玄源送来一株树苗,瑶池金母亲手将树苗植于仙岛岸边,并当着玄源的面,令其长成开花。如今再看仙岛岸边,已是一片开花的桃林,中间有一棵大树,上面已经结果,都是毛茸茸的青桃果,尚未成熟。

这片桃林,应是折取那株最早的仙桃树的树枝、插枝培育而成。而玄源最早带来的那株树苗,便是桃林中央那棵开始结果的大树。

大天尊造化凌霄宝殿、见证天庭仙界衍化而成,人间就过去了一千年。那么这片桃林在瑶池仙界中又生长了多少年?除了瑶池金母谁也说不清!还要看天帝耗费多少仙家大法力去运转桃林所在的时空。

瑶池金母也看着桃林道:“这片桃林,却是可以移出帝乡神土的。”

大天尊:“那将来就移植在你开辟的金仙世界中。玄源当日带走的大道宝瓶,装了一瓶瑶池之水,如今就在兜率天宫。”

瑶池之水是带不出去的,那所谓的一瓶瑶池之水,其实是瑶池金母的修为见知、瑶池仙界的造化真意。假如瑶池金母不再为天帝,离开了这片帝乡神土,那大道宝瓶便是她的形神寄托之物,甚至是开辟金仙世界的凭借——可在天庭仙界中开辟与瑶池仙界相同的世界。

所谓相同,亦有不同,因为那已不再是瑶池金母的形神所化的帝乡神土,而是灵台造化的金仙世界。瑶池金母早就有转证金仙之愿了,当初就留下了缘法,只是她怎么能做到这一步,尚有难言之玄妙,就连仙家神意都说不清。

瑶池金母又叹道:“帝乡神土中尚有众多古时飞升地仙,非我形神造化。我不可能让他们形神俱灭,就算要给他们一个再入轮回重修的机会,也得太上相助,如今却不知太上去了哪里。”

大天尊沉吟道:“既是太上,当然不复见。太上乃传道之祖。而大道浑然,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岂可与其人相见?”

瑶池金母反问道:“随玉,你是不见过他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