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6章、兜率天

伯益曾是大禹的助手,而大禹是仓颉的弟子,算起来他与仓颉也是颇有渊源。但伯益却没和仓颉本人打过什么交道,他在人间接触的只是小九,如今能成就真仙,也与他和小九相处的那段缘法有关。

仓颉尚未答话,帝师广成子已开口道:“大天尊就是大天尊!”

大天尊一笑,并未再说什么,而是张臂示意道:“难得今日众仙齐聚,请至凌霄宝殿畅饮欢谈。”

穿过白玉门坊,踏上层层铺展的云阶,大天尊将众仙迎入了凌霄宝殿。凌霄宝殿当然不仅只是一座大殿,而是大天尊在金仙世界中央造化的一片仙宫景致。今日闲散众仙饮宴亦不是在大殿中,而是随意落座于亭阁园林间。

倚丹犀宝台望霄汉琉璃,奇树瑶花间彩羽灵禽出没,仙娥穿梭尽皆绝色,奉上果品妙饮。

凌霄宝殿此前尚无外人进入,哪来的仙娥?当然不是大天尊以仙家神通幻化出来的,尽管他有这个手段。这里是一方金仙世界,造化至今,人间已过去了千年,至于金仙世界本身,衍化了多长时间则是谁也说不好,自有万千生灵,宫阙中当然也早有仙娥。

大天尊曾在广寒仙界中品饮恒娥仙子奉上的造化玉露,今日他呈上的饮品虽非造化玉露,但别有妙处,皆蕴含了他造化凌霄宝殿以及见证天庭仙界开辟的一丝大道领悟。品之各有滋味,就看享用的人又能领悟多少、能否与己身修行相谙合了。

可惜今日恒娥仙子不可能到场,从广寒仙界那边倒是来了只兔子,代表广寒仙子相贺。九重天仙界封闭至今,等同于消失不存,当然也不可能有人到场。至于北冥仙界,从高阳天帝当年对虎娃所说的那番话,便可知其志,所以也没有人来凑这个热闹。

至于瑶池仙界中的仙家,庚辰倒是来了。庚辰是代表瑶池众仙来祝贺的,却不代表瑶池金母。大天尊和瑶池金母是什么关系,很多人心知肚明却又不太容易说得清,瑶池金母有什么话想与大天尊说,应是大天尊自去找她。

在饮宴中,庚辰还特意与大天尊耳语了几句,大天尊点了点头,又拍了拍庚辰的肩膀。看样子应是庚辰转告了大天尊瑶池金母的什么话,而大天尊则表示心中有数,并向庚辰致谢。

以他们的神通,想私下交谈以仙家神意足已,根本用不着咬耳朵。但庚辰偏偏做出了这种姿态,在座众仙见了皆笑而不语,唯有东华翻了个白眼。

这番饮宴不仅是一场交流聚会,众仙还商量了不少事情。很多仙家决定就在天庭仙界中长居,或结伴或散处,各有其逍遥福地。这些真仙在仙界中选了地方,开辟各自的仙府、仙宫,动念时也会再下界看看。按夏蝉当年的说法,这在如今可称为“下凡”。

比如郁垒与神荼就决定,兄弟二人轮流下界坐镇人间鬼门关,每百年一轮换。

大天尊还提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在座的众仙若求证金仙,亦欢迎在天庭仙界中开辟他们的金仙世界,使天庭仙界的衍生造化广袤无尽。

在座众仙中有那么近十位,其实修为已至,有的只差最后一步破关机缘,个别人甚至已求证金仙。仓颉求证金仙在一千年前,而这一千年来,他人亦可能修为精进。

很多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东华,因为东华已是金仙。金仙是一种修为成就,开辟金仙世界是其所悟大道的印证,但金仙未必一定要开辟金仙世界,也未必一定要在此地开辟。但在天庭仙界中开辟金仙世界,于人于己确实益处多多,有大道共鸣交融、造化衍生之妙。

见很多人都看着自己,东华放下玉盏道:“若瑶池金母于天庭中开辟金仙世界,我随后便至。”

云起和太乙对望一眼,意思仿佛在说,那就等瑶池金母和东华吧,这种事情就不和他们争先了。仙家话已出口,或许就是法缘。可是众仙心中又有了疑惑,瑶池金母如何在天庭中开辟金仙世界?她可已是开辟帝乡神土的天帝!

在座众仙尚不解其妙,只有修为最高的大天尊恍惚若有所悟。饮宴后,众仙从凌霄宝殿中各自散去,有不少人就留在了天庭仙界中。

天庭仙界中有东南西北的概念吗?可以没有,但想让它有,便可以有,无非是某种指称而已。敖广出身于巴原东海,后入汪洋而化龙,那又是更大的东海。天庭仙界边缘亦有无尽汪洋,汪洋中可开辟龙宫,亦称东海。

旱魃往西,彼处有戈壁荒原、呈飞火流金景象,便是她的逍遥之所。而应龙往南,彼处有深泽密林、终日云雨不散。

仙界的时空结构非常人所能理解,大道交融共鸣,还衍生造化出了各处人间洞天景象,适自古各派、各类之修,谁都能找到适志逍遥的地方。

饮宴结束后,众仙散去,广成子与赤精子分别率领的、来自昆仑仙界和神农原仙界的十余位仙家却留了下来。是大天尊特意将他们留下的,随后众仙起身来到了凌霄宝殿的后园,若是以后世人间皇宫做类比,这里可称御花园。

在大天尊的仙家神意指引下,众仙却似迈进了无尽虚空中、穿行于无边玄妙方广,下一瞬间,进入了一片风光灵秀的山谷。这片谷地,颇似巴原北荒原清水氏城寨所在,其左手边却有一面山坡,坡上含蕊花欲放而未绽。

右手边有一座水潭,潭中生出一枝硕大的碧绿莲叶、形如伞盖。看不清阳光从何处射来,莲叶伞盖却在潭边形成了一片叶荫。叶荫下有一头青牛懒洋洋地趴在那里打瞌睡。不远处的花草间,停着一辆白香木车。

难怪青牛方才没有出现在天庭仙界,原来是卧在这里打瞌睡呢,见众仙到来,它起身迎向前去,点了点大脑袋权当行礼,口吐人言道:“随玉小老爷,你如今是大天尊了。青牛拜见大天尊!见过各位仙家道友!”

众仙不敢怠慢,赶紧一起行礼。行礼之后,大天尊上前揪着牛耳朵道:“大牛,先生在吗?”

青牛一甩脑袋:“你已经是大天尊了,不要再毛手毛脚!”

大天尊笑了,退后一步拱手道:“请问青牛仙人,太上在吗?”

青牛这才正色答道:“老爷不在,我飞升至此后就没见过老爷,于是便为老爷守护仙宫。这才刚睡了一小觉,就让你们给吵醒了。”

大天尊:“青牛仙人在此为太上守门,请恕我等擅闯之罪!”

青牛翻了个白眼道:“你们既然进得来,就不算擅闯。老爷不在,但我知道你们想去哪里,请自便吧……对了,老爷还说了。大天尊会写字,仙宫门楣还空着呢,就请写几个字吧。”

大天尊并没有追问青牛,它既然没有见过虎娃,虎娃又是怎么叮嘱它的?既然虎娃不在,大天尊便未登上云阶,而是率众仙站在山谷中向着云阶上的仙宫行礼。待行礼已毕,那云端宫阙前已出现了一座云坊,坊楣上有“兜率天”三字,也不知大天尊是怎么写上去的。

大天尊又率众仙前行,既未登上云阶,亦未从两旁绕过兜率天宫,而是直接“穿”了过去。若是按凡人的理解,他们应是来到了兜率天宫的后殿所在,望见了一座仙殿。殿前有霞光如池,池中有五色神莲摇曳舒展,池上有彩虹若桥。

过了桥进入仙殿,此殿竟似一座神祠。殿中瑞霭飘荡,似是一方无尽世界,不知蕴含何等玄妙,中央供奉的是炎黄二帝,也就是神农、轩辕这两位天帝。

但这里真是一座神祠吗?通常人们所见的神像,或绘画或雕塑,但此地所见显然并非如此,而是某种仙家神意指引,感应之如见天帝。

大天尊朝赤精子与乌木由等仙家道:“你们且回神农原仙界,我稍后将去拜见天帝。”来自神农原仙界的众仙向大天尊行了一礼,便似在殿中踏入虚空消失不见。

乌木由离去时还留了一句话:“往见神农天帝倒不打紧,什么时候都行,大天尊还是要早点去见瑶池金母啊!”

原来这座仙殿也是通往神农原仙界、昆仑仙界的门户,在这里能够感应到二位天帝的形神,包括他们留下的帝乡神土指引。飞升天庭的众仙家若能来到这里,就算他们未曾得到炎黄二帝在人间留下的指引,于此殿中有所悟,亦可前往神农原或昆仑仙界分别拜见二位天帝。

炎黄二帝如今仍是人间国祭之神,哪怕几千年后仍受民众敬奉。有的仙家飞升,并不需要经过这里,直接就可以从无边玄妙方广中到达神农原或昆仑仙界了。而虎娃在兜率天宫后面立了这么一座仙殿,至少说明了两件事。

其一是虎娃所悟之道已包容了二位天帝的修行;其二是炎黄二帝并没有打算做别的选择,其开辟的帝乡神土将于无边玄妙方广中永存。

天帝成就未必不如金仙成就,只是另一种境界、另一种选择,适其志即可。炎黄二帝的身份、地位,包括他们所开创的成就,永远令世人敬仰,同样令众仙家感佩。

那么这座仙殿中为何只有通往神农原仙界与昆仑仙界的“门户”呢,怎么未见太昊、少昊、高阳这三位天帝的形神指引?当然另有原因。

大天尊与广成子、丙赤、丁赤众仙迈步前行,下一瞬间便来到一座巍峨的山峰之中。此峰高绝不可攀、若天地中枢,山中四望远方祥云朵朵、承托仙府座座,他们已直接进入轩辕天帝开辟的昆仑仙界。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