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4章、牛上天了

伯益一怔:“就这么还给他了?我前些日子,刚刚见您两番动用人皇印,已能掌控其无穷妙用……”

小九打断他的话道:“先生当年说过,等人皇印玩够了,就找机会还给中华天子。我两番动用人皇印,已知其妙用究竟,还不还给人家干嘛?”说到这里,他又扭头瞅着伯益道,“再说了,我若不把人皇印还回去,哪能这样带着你轻松脱身?……更何况人家本就是我勾引来的!”

伯益有些尴尬道:“我的意思是说,您送还了人皇印,天子是怎样赏赐答谢的?”

小九反问道:“天子只宣布你死于乱军之中,何时宣布人皇印丢失了?说到赏赐,难道我的收获还不够吗?”

说话间他们已到了王屋山脚下,便是青牛当年遇虎娃之地。青牛突然停下脚步道:“小老爷,我和这辆车,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

小九下车,朝青牛行了一礼道:“青牛道友,多谢你这些年的守护,我要恭喜你了!”

伯益也下了车,很纳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青牛道友,你要去哪里呀,难道是太上召唤?”

青牛嘿嘿笑道:“非是大老爷唤我,而是我要上天。”

“上天?你本就可以拉着车腾云驾雾嘛!”说到这里,伯益才突然回过神来,赶忙也行了一礼,以异常羡慕的语气道,“恭喜道友!”

这时又听浪花翻滚之声,沇里跃出水面落在岸边,向青牛行礼道:“小弟恭喜师兄,恭送师兄飞升登天!”

青牛朝沇里点了点头,也不见它施展什么变化神通,仍然是那头牛的样子,拉着车腾空而起,向着前方王屋山顶上的高空而去。那辆白香木车变得晶莹剔透,甚至开始发光,宛如琅玕树所射出的琼辉,车上还出现了一柄莲叶状的宝伞。

王屋山上方极高处风雷汇聚、云层如墨涌动,青牛拉着车飞入其间便消失不见。那雷声是凡人听不见的,高人的元神却隐约有所感应,仿佛天地间无所不在、无可抗拒的威压。青牛却根本无惧天刑砺雷,从容地登天而去……

伯益有些目瞪口呆道:“那车……它居然是拉着车飞升的!”

沇里插话道:“此车已是神器。”

伯益:“那岂不是比轩辕云辇还牛?”

小九:“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家的牛!”

几人仰望天空良久,远处王屋山上方的风雷已散,又是一片朗朗晴空。伯益问道:“随玉道友,牛拉着车飞升登天了,您接下来要去哪儿?”

小九:“我当然是继续行游,你呢?”

伯益:“那我也继续追随随玉道友,车没了,接下来你我步行吗?”

沇里插话道:“还有我呢!我给你们弄辆车,然后我也变一头牛拉车,好不好?”

小九哭笑不得道:“道友是鱼,就不要装成牛了,好生在此地为沇水之神。青牛为我拉车,那是先生的吩咐,也是先生所指引它的修行机缘。我去前方的城廓中再买一辆车便是,又不是没带钱!”

青牛当初出现在小九买下的山林中,修为只是化境妖王,做了几年的牛,又出门拉了这一趟车,便飞升登天成就真仙,这样的好差事谁不愿意干啊?沇里不久前刚刚脱胎换骨突破化境,居然也动了心思,但小九拒绝了,只让他留在沇水中好生修行。

小九带了钱,足够买一辆华贵的马车连同拉车的两匹骏马。他此番出门时,夏蝉不仅给他塞了不少盘缠,还准备了很多换洗衣物以及路上吃的干粮零食,装了好几个大包呢,否则干嘛要用车?

小九的法宝只有那一根玉簪,人皇印也不是空间神器,东西刚开始都放在车上。后来他突破了九境修为,其实九境修士就用不着空间神器了,自有随身空间结界,能将东西都收在凡人看不见的地方随身携带。

辞别沇里,小九就在最近的城廓中买了一辆最好的车,虽不是看上去最华美的,却是最结实轻便的,还买了两匹骏马,与伯益同车继续行游。原先是青牛自行选路,此刻伯益却成了向导,因为他对中华各地都很熟。

伯益主动要求为小九驾车,并没有改变原先的计划,首先还是回到了翟阳城,这次却没有再见到无件城主,因为这位城主大人不久前刚被撤职查办了。天子夏启御下严苛,他对无件城主的处罚可以说过重了,不仅撤掉了其城主的职位,还罚他流河泛之地充役三年。

这是与柴郎一样的惩罚呀!无件身为贵族,倒不一定要亲自去服苦役,付出相应的抵罪财货即可,刑可不受,但渎职、乱政、误民的罪名却是确定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城主,最终却闹了个灰头土脸,甚至是人人嘲骂的下场。

天子夏启不日前刚刚亲自来到了翟阳城,他的诏令不仅仅是对柴郎的定罪、核刑以及赦免,还命人将小九曾说过的话公告于民众,也详细公告了此案涉及的所有内情,主要目的是表明天子英明、无件城主被处置得绝对不冤。

世间总不缺揣摩上意之人,具体经办的有司官员见天子如此关注柴郎之案,不仅亲自来到翟阳城赦免了柴郎的死刑,还大发雷霆把城主也给处罚了,又隐约听说柴郎背后有一位连天子都很恭敬的高人撑腰,便不敢得罪柴郎。

柴郎虽被流放到河泛之地去服苦役,但负责的有司官员借口其人身有残疾,并没有让他受什么罪,平日干的都是很舒服的活,好吃好喝地养着,三年后养得白白胖胖的又送回来了。这些都是后话了,也是古往今来世间经常发生的事情。

小九此番行游,自吕泽部出发至翟阳城、然后去了姑射之山、度朔之山,再由度朔之山至沇水边遇天子夏启,随后青牛飞升登天而去,至此差不多近一年。接着他换了车驾,由伯益驾车继续行游,又用了一年出头的时间,才回到了位于吕泽部的别院田庄,已经二十岁了。

回到别院,将车马交给了太落,又将太落和夏蝉都叫到了他平日隐居清修的洞府前,身边除了伯益并无他人。小九很平静地说道:“我将飞升登天而去,小夏姐姐,你与太落也要好生修行。”

太落跪伏于地,又惊又喜道:“公子,您要成仙了?”

小九点了点头。而夏蝉很是不舍,上前扯住他们的袖子道:“我听说飞升之后便一去不回,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小九笑道:“你们只要好好修行,自有再见的机会。或是你与太落亦飞升成仙,或是我下界相见。”

夏蝉:“原来仙人也可下凡啊?”

小九一怔,随即又点头笑出了声,拍着夏蝉的手背道:“下凡?嗯,这个说法不错!哪怕是仙家,在人间亦是凡人……对了,原先家中的大牛也成仙了,若哪天它突然有兴致回来看看,你们要心中有数。”

说完这番话,小九挥了挥手,转身向山顶而去,脚下步步腾空竟是凌虚而行,走向了极遥远的高空。遥远的高空上风雷汇聚云层翻卷,他的身影转眼就消失了,只能感受到那天地间弥漫的威压之势。

青牛当日飞升时很从容,甚至丝毫无惧天刑之威,而小九登天则更潇洒,他拨下玉簪散开了发髻,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举起玉簪遥指天际,竟然主动引聚天刑砺雷加身……形神似在天刑中散去,实已超脱轮回之外。

小九走向高空、登天而去的场景,太落和夏蝉后来是看不清的。伯益也不敢放开神识去感应,只能在山中默默远观,连番见到青牛和小九飞升成仙,令他叹为观止,这也是莫大福缘啊!

……

小九出现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已凝聚形神而现,在这无始无终、无时无空的之处,仿佛他的形神就是唯一的存在。再看其形容,就好像是那个孩子突然间就长大了,已是中年人的相貌,留着漂亮的长髯,五官俊朗,自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仪。

他已恢复了仓颉的仙身,长得还真挺像小九的,或者说小九就是他小时候的样子。仓颉小时候长什么样,如今人间恐怕已无谁知,就连虎娃都没见过,但看见小九也就清楚了。

仓颉仍然背着一只手,发髻披散,另一只手中持着玉簪,此簪在其人间行游路上,已炼化为神器。仓颉不知静立了多久,突然手持玉簪向前一划,便是开天辟地,无边玄妙方广中出现了一方世界。这方世界非是他的形神所化,却依然是灵台造化之功。

无限山河铺展,万千生灵出没,仓颉只用了伸手一划的功夫,人间却过去了二百年。

这二百年,人间又发生了太多的事。天子夏启在位十一年时,其第五子武观据西河之地起兵叛乱。武观并非嫡子,继承不了天子大位,在分封的领地中私蓄势力,发动叛乱企图以武力争位,这便是夏史中的“武观之乱”。

夏启尚在位,很轻松就平定了武观之乱。到了夏启在位的第十六年,传天子位于嫡长子太康。太康荒政,而有穷部势力崛起。有穷部君首善射,号后羿,以宣扬其有祖先伯羿之神威。后羿先与夏后氏联姻,取得朝中权柄,而后放逐太康,立太康之弟中康为天子。

后羿起初还有所顾忌,不敢自登大位,而立中康为帝,从此大权独揽。中康在位病故,后羿又立中康之子夏相为天子。夏相不愿做被后羿摆布的傀儡天子,找机会逃亡而去。后羿便自称受禅为天子。这段历史,又被称为“太康失国”。

后羿善射而好游猎,窃位后亦荒政,重用其养子寒浞。寒浞势力日渐坐大,趁后羿外出游猎之机将其刺杀,夺其位并霸占其妻,亦自称受禅为天子。寒浞生豷、浇二子。浇奉父命率兵追杀逃亡的天子夏相,仅有夏相之妻缗氏得脱。

缗氏逃走时已有身孕,后来生下了儿子少康。少康是夏相的遗腹子,中康之孙、夏启之重孙。缗氏带着少康逃到有虞部寻求庇护。有虞部君首虞思是重华后裔,膝下无子,仅有二女,于是效仿当年的帝尧待重华,将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少康。虞思不仅让少康成为有虞部的继承人,更支持少康复国。

少康得到有虞部的支持,并联络夏室旧部与天下各部,推翻了寒浞,又斩杀了为寒浞在外领兵的豷、浇,在各部的拥戴下登上天子大位,恢复夏室正统。这段历史,被后世称为“少康中兴”。

自武观之乱被平息后,又经历了太康失国、少康中兴,天下动荡始平。嫡长继承制取代禅让制,这才在争斗中正式得以确立,并得到天下各部的支持与认可。少康逝后,其嫡子夏杼继位为天子。夏杼被各部称赞有祖先大禹之功德,天下重归大治……

人间纷繁世事,仓颉并未理会也不可能去理会,他只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以灵台见知和金仙修为造化一方世界。

世界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雪一羽,看似相类,微妙处却皆有不同,这是多么庞然的见知显现。仓颉早就可以求证天帝成就、化形神为帝乡神土,但他却没有,如今求证了金仙。

金仙是一种修为境界,可以造化一方世界,但未必真的需要以此造化来证明,形神也不必受困于此。

造化世界的根本,来源于见知,更来源于见知中所悟的大道自然衍化。仓颉造化世界的过程,也是他突破金仙后继续修炼的过程。这二百年,其修为不断精进,待收回玉簪重新挽起发髻时,已至金仙极致。

这很难,几乎不可思议,但仓颉游走各方仙界、与列位天帝论法至今,又行游人间证悟多年,积淀之深厚几无人能及,一旦迈出这一步,便可步步精进。但到了金仙极致境,暂时也就到了尽头了,若无莫大机缘也很难再迈出下一步,很自然地收回发簪。

仓颉所造化的一方世界,很难以简单的时空概念衡量,若勉强以凡人的见知去描述,其实并不算很大,约在千里方圆左右。其实他可以无穷无尽地造化下去,只要有仙家修为法力可供消耗,但简单的重复并没有意义,这一切都是见知所凝、大道衍化。

仓颉好游山玩水,见过人间太多风光灵秀之地,心中所愿见,也都在这方世界造化而出。他还曾代掌人皇印,短暂地为中华天子,见过无数珍奇器物,更别提瑞兽灵禽、奇花异草,在这方世界中亦纷纷呈现。

凡人总是在想象,仙界中天帝所住的宫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应是美轮美奂至极,总之是人间工匠造不出来的,哪怕天子所住的皇宫也根本没法比!仓颉在这方世界中亦造化了这样的场景,可以满足凡人的想象,只可惜凡人不可能得见,算是他自己的一点小趣味吧。

万千山河簇拥之间,玉宇琼楼生辉,那便是后世众仙家所称的凌霄宝殿。近处白玉门坊高耸,门坊前通往凌霄宝殿的铺云长阶下,有一个百丈方圆的广场,似以整块的明黄石凿成,四望祥云瑞霭无边无际,这里便是后来天庭凌霄宝殿的门户南天门与斩仙台。

当仓颉收起玉簪之后,这方世界的造化便暂时告一段落了,修为已达金仙极致。他的形神忽有所感,背手遥望,莫名竟看见了太上仙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