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71章、度朔之山

两条大汉吃了一惊,齐声道:“你这娃娃居然认识我们?你们是活人,为何来到此地?”

这时伯益亦失声叫道:“郁垒、神荼?真的是你们二位吗,你们居然真的在世上!”

伯益从小就听说过郁垒、神荼之名,源自上古传说,眼前右边持棒者名郁垒,左边持索者名神荼,行走人间专事锁拿与镇压恶鬼……但传说只是传说而已,可能只是民间虚构,伯益也没想到竟然真能见到这两人。

郁垒放下木棒道:“我们一直就在世上啊,倒是你等是如何进来的?”

小九道:“是受先生指引,游历至度朔之山。我来此之前并不知晓二位前辈,是先生所留的仙家神意告知。”这一路上,不仅是青牛会突然“想”起很多事情,此刻见到郁垒和神荼,小九也“想”起来了。

神荼将苇索绕在手臂上,抱拳道:“娃娃,你叫什么名字,你所说的先生又是谁?”

青牛插话道:“就是我家太上大老爷!”

郁垒和神荼齐声道:“你家太上大老爷是谁?”

伯益诧异道:“二位竟不知太上之名,你们究竟已有多少年未曾涉足人间了?”

郁垒和神荼又是齐声答道:“我们虽居于度朔之山,但经常出门的,只是外间众人不知……就在上个月,我们还出去抓鬼了呢。”

小九赶紧补充了一句:“就是虎君大人。”

郁垒、神荼:“原来如此,我们对他倒是有所耳闻。”

郁垒、神荼在一起相伴修行近千年了,早年亦皆是阴神,早已心意相通,很多时候说话都是异口同声,连神情和反应都是一致的,就像同一个人在开口。

双方方才的交谈都带着神念,小九介绍了“太上”是谁、为何会有这个尊号、与他又是什么关系,而郁垒和神荼兄弟俩则介绍了自己以及这座度朔之山的来历。

郁垒和神荼是上古阴神,也是那个时代修为成就最高的两位鬼修,突破九境修为后,还曾与轩辕帝交流、也算得到过轩辕帝的指点,那已是轩辕成就天帝之前的事情了。那株服常树所笼罩的山峰就是他们的修行之地,度朔之山也是他们开辟的仙家洞天。

度朔之山的“形制”与其他各处仙家洞天有所不同,它就像一条狭长的道路,沿着起伏的山脊来到服常树下,须经过那道巨岩对耸的门户,而郁垒和神荼就像两位守门的神灵。他们既以阴神之身修行有成,不仅脱胎换骨突破化境,而且堪破生死轮回拥有地仙成就,最擅长的就是锁拿阴神鬼物。

世间的阴神,绝大多数都像小九曾召唤的胡桩那种情况,懵懂中很快就会消散,既不为人所知也影响不了周围的事物。但也有极个别的例外,因种种机缘而凝聚法力修炼,或有意或无意,渐渐可现形甚至影响到周围的很多事物。

这些阴神的存留,最早往往是因为临死时的怨念未散,得机缘而成形之后,有时记忆保留得并不完全,甚至只有临终那一刻的执念,行事难免偏激。若有些地方总是重复发生情况类似的诡异之事或者是凶案,有可能就是阴神作祟。这样的阴神有时被人称为恶鬼。

在数百年前的东夷之地,郁垒和神荼就经常锁拿恶鬼,对其中冥顽不灵者会当场斩灭,有时为人所见或被当时的修士所察,因此才留下了上古传说。后来他们的修行更为精深,又开辟了度朔之山这处仙家洞天结界,行踪便少有人知了,以至于自幼听过传说的伯益,都不敢确定这两位上古神灵是否真的存在。

郁垒和神荼不仅斩杀恶鬼,他们也会将闯祸的阴神带回度朔之山。阴神留世其实是个意外,相当于滞留于临终的一瞬,若因种种机缘而现形,未必是好事,于己于人说不定都可能意味着凶险的后果。郁垒和神荼本人就是阴神出身的鬼修,深知这一切,亦知阴神修炼之难。

度朔之山既是一座牢笼,也是他们为阴神修士打造的一处道场,那些因种种原因留世作乱的阴神,若无必斩之大恶,便会被带到这里。既自省其过失、自思其一世,也是它们以阴神之身能继续修炼的机缘。至于能不能修炼有成,则要看它们自己了。

郁垒和神荼时常离开度朔之山游走人间,但他们做的事情并不为凡人所知,几乎也不与其他的修士打交道。所以他们听说过虎君之名,却不知太上是谁。毕竟道祖太上的名号,是近年来首先从昆仑仙境流传开的,只是天下修士知晓,并未在普通人之间流传。

想当年他们见过轩辕天帝,但并不愿飞升至昆仑仙界,而轩辕天帝开辟的昆仑仙界其实也不太适合他们。后来高阳天帝开辟了北冥仙界,但郁垒和神荼早就放弃了以九境初转修为飞升帝乡神土的选择,他们更想走出自己的一条修行道路。

其实就算郁垒和神荼能够飞升北冥仙界,他们也不会选择像那样一去不回,如今这二位鬼修的修为都相当于九境九转圆满,离成就真仙还差最后一步。

听了小九的自我介绍,得知他是受虎君指引而来,郁垒朝神荼道:“哥哥,这娃娃就是仙童所说之人吗?”

神荼:“不要再叫娃娃,是随玉道友。既然他来了,应该就是了!”

小九一头雾水道:“你们说的仙童是怎么回事,我又是什么人?”

“你就是仙童所说之人!”郁垒和神荼上前行礼,又齐声道,“句芒仙童告诉我们兄弟二人,我们要等的机缘就在于一位少年,而您终于来了!”

此前确实没有活人到过度朔之山,活牛也没有。轩辕认识郁垒和神荼时已有真仙修为,就在前几年,度朔之山中还摸进来一位仙童,自称句芒。句芒告诉这两位大神,将有一位少年至此,便是指引他们修行的机缘。

句芒高深莫测,他的话郁垒和神荼也不得不信,这几年一直在等着呢,还终于把人给等到了,看见小九便想起了这茬。

伯益有些诧异地暗问青牛道:“怎么又冒出来一位句芒仙童,他究竟是何方高人?”

青牛以神念答道:“我亦不知句芒仙童的来历,总之是仙家高人,比你我都高得多!听我家老爷的语气,这位仙童和太昊天帝还大有关系。当年在王屋山中,我就是得到句芒仙童的点化、曾临时为这位仙童的坐骑,后来才有幸拜在我家老爷门下。”

伯益:“那位仙童怎知随玉道友会来?”

青牛:“据我判断,句芒仙童说的应是我家老爷。我家老爷和夫人近年来正在走访各处上古仙家洞天,应该也会来到这里。假如是那样,以我家太上大老爷的手段,当然是指引他们两位的机缘。但阴差阳错,来的不是太上大老爷而是随玉小老爷,倒也算句芒仙童说准了……”

青牛猜测,句芒说的人应该是虎娃。虎娃如今被尊为道祖太上,他的指引,是天下众修的闻道、悟道机缘,当然也包括郁垒、神荼这两位阴神鬼修。但虎娃和玄源至度塑之山门户前而返,并没有进入这处仙家洞天,却暗中指引小九前来。

虎娃的形容就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年,而如今的小九恰好也是。句芒仙童当初并没有明言来者是谁,小九来了,倒也不能算他料错。

伯益微微一怔:“随玉小老爷?你这个称呼有点意思。”

青牛:“按太上大老爷的吩咐,我如今还是小九家的牛,没见我天天拉车吗?叫一声小老爷有何不可……”

不提他们在这里私下嘀咕,小九却纳闷道:“我的修为不过化境,怎能与二位前辈相比,又能指点你们什么呢?若说召唤与锁拿阴神之法,我倒是会一些,不久前刚刚施展过一次,但也远不如二位精通。”

郁垒和神荼同时笑道:“既是仙家机缘,当然妙不可言,可能是你将指点我们,也可能是因你之来,令我们兄弟有所获,这些都是说不定的事。请问随玉道友,你为何来到度朔之山?”

小九:“方才说过了,受先生指引而来啊,为修行中的经历与见证。”

郁垒和神荼对视一眼,同声道:“这度朔之山,乃非常之地,你们走在外间这条路上还好,但若穿过门户进入树荫,那恐怕就非常人所能承受了。既然道友有游历之愿,便请入内一观。”

青牛叫道:“还有我们呢!”

郁垒已示意小九进山,神荼则转身道:“来者是客,你们自己愿意进来便请同游,但此山不比别处,须小心守护心神,亦不要惊扰此处阴神。若是感觉自己的元神受染,要及时收回神识,勿观亦勿惊。”

小九随着两位大神,穿过对耸的巨岩进入了度朔之山的“内部”,走入树荫下,郁垒和神荼的身形就像两道影子一般消失了。但他们还在身边,依然能以神念交流,仿佛是于树冠笼罩的范围内无处不在。

浓密的树荫下不见天日,很是阴暗幽森,常人难以视物,但这也难不倒真正有修为的高人,可以元神感应代替寻常之五官,依然能将周围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这里是阴神的世界吗?可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那些阴神又都在哪里呢?

小九心中刚有疑惑,郁垒和神荼的神念便同时在他的元神中介绍道:“阴神无形,若失寄托之物,则很容易消散,而此树之叶适合阴神寄形,服常树所聚拢的天地灵息也很适合它们的修炼,不必在人间以鬼神惑人。”

得此提醒,小九便展开神识观察那低垂如云的枝桠,他见到了那些阴神,或者说见证了很多人的一生又一生!

被郁垒和神荼带回度朔之山的阴神,皆是已能现形并在有意无意间开始修炼的,已经在人间惹了麻烦、将给自己或他人带来凶险,像胡桩那种情况他们通常是不理会的。阴神无形,往往需要有物寄托,最常见的就是寄托在诸如神像等各种被膜拜之物上。

而服常树的枝叶,就是阴神最好的寄托之物。小九发现了不少阴神,它们都寄托在树叶中,或者说树叶就是它们的身体。这株服常树与炎帝仙宫中那株不同,它如今几乎是不结果的,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一株树冠如垂天之云般的巨木,能笼罩住一座硕大的山峰,得有多少片树叶、能寄托多少阴神?当然不是每片树叶上都有阴神,但从树下走过时,小九依然见到了不少。

人们看见另一个人时,通常并不知对方在想什么、那是怎样一个人?但小九此刻感应阴神的情况却不同。阴神无形,寄托于服常叶中,就是临终的怨念所凝。有的阴神已经渐渐从懵懂中回归清醒,回顾着自己的一生,所谓的神魂,就是这一生所有的心念。

人的一生中经历了哪些事,有怎样的感受?每个人在渴望什么、悔恨什么、寻找什么,在这种状况下没有秘密。当一切都结束后,剩下的就是回顾,人生中有太多事,假如重来又会如何?有太多选择,假如决定不同又将怎样?有些事情假如未曾做过、另有些事情假如真的做了,那又将是怎样的人生?

凡此种种,纷繁无尽,在小九放开元神去感应那一片片树叶时,皆印入他的元神中。这是很凶险的经历,往往会导致见知的混乱,拥有了太多不同身份、不同人格的记忆,恐怕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这便意味着心神失守。

所以在进入此地之前,郁垒和神荼才会有所警告。在上山的这条路上,小九经历了多少人的一生?而且每一位阴神的念头,都不仅是它已经度完的一生,还包括回顾中种种重新的设想,一如白筐子曾经的大梦。

小九在感应这些阴神,却不能扰动这些阴神,这也是郁垒和神荼的要求。郁垒和神荼在树荫下不现形,却也是无处不在,他们随时关注着小九的状态,若有意外可及时将之“唤醒”,并护持其元神,对伯益也一样。

伯益走了不到一小半,便主动收摄了心神,不再感应那些寄托阴神的树叶,他已知其中的凶险。而小九并不需要郁垒和神荼来唤醒,因为他一起保持着清醒,也就是清明的元神,就这么一步步向前行。

这座山若是换作平日,可能半天功夫也就走上去了,但是小九却足足走了三个月!郁垒和神荼就静静地随行,谁也没有开口惊动他。

走在登山的路上,偶有树叶飘落,那便意味着寄托在叶片上的阴神消散。阴神亦有寿限,就算得机缘能凝形寄物,通常也超不过原有的阳寿,就算修行有成,只要未突破九境修为,也不是寿元无尽,它们应该是重入轮回托舍新生去了。小九明显能感受到随着落叶飘下的解脱之意。

三个月后,他终于走到了服常树的主干前,站在一根隆起于地表的树根上,转过身来道:“二位前辈,自从你们开辟度朔之山后,可有阴神超脱轮回,难道都如我所见的落叶吗?”

神荼解释道:“这六百年来,我兄弟俩带回度朔之山的阴神三千有余,如今这树中尚有八百一十六位阴神寄托,花谢五十余朵,落果三枚。但迄今为止,无人修成九境,其实我兄弟俩也想再能有一位阴神地仙为伴,这度朔之山中也不止仅有我们二人。”

寄形于树叶中的阴神,若是突破大成修为,则可在叶托处开出一朵花。但到了这个境界,基本上都恢复清明了,往往便主动转生而去,那花便凋谢了。若是突破了化境修为,开花之后便可结出一枚服常果。但若不得堪破九境,最终服常果亦会落入尘埃,这也有可能是它们自己的选择。

只有堪破生死轮回境、突破九境地仙修为,才可能落果凝形,成为可行走世间的九境阴神修士,或者说那服常果便化为了它们可重新寄托的形体。这服常树既是它们寄托修炼之地,其实也是束缚它们的牢笼,只有修至九境才可脱身。

不论是落叶、落花,还是未成熟的落果,落地之后都会化散无存、重归天地灵息。

这六百年来,郁垒和神荼带回了三千多阴神,但尚未等到一位阴神修至九境。这许是因为阴神修炼只艰难,但也不算什么意外,世间寻常的三千修士,也未必有一人能修成地仙。

再展开神识感应这一整株服常树,上面还有七朵花,至于果子是一枚都没有。而那七朵花,小九感应不到其中的阴神之念的,他方才感应到的只是八百零九片树叶。

小九又躬身行了一礼道:“二位前辈,我能否就在这树下闭关?”

郁垒和神荼又是一怔,只听青牛开口道:“就让他在这里闭关吧,这也是缘法。”青牛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树下,而伯益早就停在了半路上。

郁垒和神荼又现出了身形,宛如树荫下的两道阴影,同声答道:“那就请道友在此闭关,我们兄弟为你护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