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67章、此忘非彼忘

太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伯益手一抖人皇印都拿不稳了。人皇印是何等重器,虎娃居然让小九这个孩子拿去玩?还说什么玩够了再还!青牛说它刚想起来,并不是忘了,而是要见到人皇印时才能想起虎娃的交代。

眼见伯益未拿稳手中的人皇印,小九已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将此物接过。这是一枚明黄色的方印,不知以何种材质打造,长、宽、高皆在五寸左右,顶端沿斜对角线雕饰了两条龙身、配以云纹,看上去又似蟒身,因为不见其首尾,交错成一个十字印钮。

抓着印钮翻过来看印面,印面上刻的并非文字,似符非符、似图非图。若是在几千年后的现代艺术家的眼中,可能会叹为观止,认为这是一幅抽象艺术的巅峰杰作,甚至会给一个冠绝古今的评价。

通过印面上几乎凝炼到极致的线条和纹路,心神沉浸其间仿佛可以看到天地山河、这世间的万事万物,还可以感受到水火风雷、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衍化运行。

艺术家眼中可能会看到这些,而小九又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以神念体会,感觉不仅仅是“看到”了那些,而是人皇印中真的蕴含这些。它包含着浩大无尽的世界,万物正在衍化运转之中,通过此印,仿佛可化转山河万物之序。

此印之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小九也只是有所体会而已,却无法真正地将其“打开”,更别提动用它了。

一眼看见人皇印,小九就莫名有种感觉,自己一定见过它。等将其拿到手中,这种感觉就更清晰了,仿佛曾经反复把玩与研究过此物。但可以确定的是,小九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人皇印,以前甚至根本不知道此物的存在。

打造人皇印,在羲皇太昊画八卦之后、祭炼山河图之前,其中就蕴含着太昊对天地山河、万事万物的运行和衍化的观察与感悟,从中甚至可以窥见太昊开辟帝乡神土、打造山河图的玄妙,亦包含了太昊在人间的一切见知、缔造中华的过程……难以尽述。

但人皇印的玄妙并不仅止于此,此物为历代天子所执掌,后来又传到了神农手中,神农继续祭炼了人皇印。从人皇印中亦可窥见传说中的神农尝百草、也就是辨识天地间各种物性的过程,伴随着神农走遍山河、登上人皇大位、最终开辟帝乡神土。

而人皇印的祭炼完成,最终是在轩辕手中。末代炎帝榆罔归顺黄帝轩辕,轩辕从榆罔那里得到了人皇印,体察太昊、神农所悟之天地玄妙,携此印行遍中华。太昊当年见证天地间的生机发端,神农辨识诸般物性之用,而轩辕则见人天呼应,天地万物自有其灵枢、人亦有其灵枢。

人皇印最终打造完成,可衍化山河万物之序。它是一件神器,但这件神器却不是谁都可以动用的,掌控它的神魂烙印传承也很特别,并不是由谁来传承,而是人皇印自身传承。

想掌控人皇印有一个前提条件,其身份就得是人皇,如此才会得到人皇印的认可。这或许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可能另有玄妙内情。

但仅仅如此亦不够,至少要达到九境圆满的修为,才能催动人皇印的某些妙用。至于人皇印的妙用极致是什么、要以什么修为才能催动,却难尽知。

普通的大成修士,得到这样一件神器根本祭炼不了,其实跟一块石头没有什么区别,连融入形神都做不到。若有仙家修为,倒可以把它放在随身结界中携带,去体会此神器之玄妙,但也只能去体会和感悟而已,难以真正掌控它。

但神器毕竟是神器,就算是得到人皇印“自身传承”的在位之人皇,本人若无九转圆满修为,亦无法催动这件神器的妙用。若人皇无大成修为,甚至都无法将之融入形神。

比如帝尧,乃是名正言顺享国多年之天子,人皇印亦被其执掌多年,可是这东西他用不了。至于伯益并非天子,他是将人皇印放在了一件随身的空间神器中,否则也只能用手捧着或者用个包袱背着了……

至于小九怎会知道这些,好像是人皇印“告诉”他的,又仿佛是虎娃“告诉”他的。小九将它拿到手中的时候,就恍惚感觉此印有灵,又莫名感受到虎娃的仙家神意。虎娃当年毕竟将人皇印拿走过好几年,他可将自己观摩此印的感受以仙家神意传给了小九。

青牛看见人皇印时,才“想”起老爷的吩咐;而小九拿到人皇印时,才感受到先生所留的仙家神意。但他的感受是复杂的、很难描述的,其中也包含着本人与人皇印之间的莫名感应。

除了先生的仙家神意指引,小九也说不清其余的感受从何而来,但他已然明白,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就别想去领悟人皇印的玄妙,哪怕是只体会其中的一小部分都很难,于是喟叹一声,很自然地将人皇印收了起来、融入了形神。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能收起人皇印!”已恢复了仪容的伯益再度失态了,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几步,指着小九失声惊呼。

要得到人皇印的传承认可才能将之融入形神,小九什么时候得到人皇印的传承认可了?他不过是个偏远部族中的孩子而已,哪怕已有大成修为。而且小九的动作简直太熟溜了,顺手就把人皇印给收起来了,好似连想都没想。

青牛在撇嘴,太落也露出不满的神色,子丘则看着伯益微微皱起了眉头。人皇印的传承之秘,实际上只有历代天子清楚,伯益也是因为代掌人皇印的假帝身份才有所了解。可是青牛、太落、子丘等人并不知,所以觉得伯益这话多余、简直太小看小九与虎娃了。

子丘皱眉道:“虎君既让你将人皇印交给随玉,自有其用意,随玉能收起又有何稀奇?伯益大人,夏启已宣布你死于乱军之中,算是给你留了一条生路,你自己又做何打算?”

伯益犹在看着小九,神情惊疑不定,几次欲言又止,终究还是长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子丘行礼道:“我将前往昆仑仙境!”

伯益终于走了,临行前应已熄去不甘之念,他将人皇印留了下来,随身却带着另一样东西,就是当年跟随大禹治水时,对天下山河、生灵万物的记录。而子丘向小九打了声招呼亦告辞离去。

太落获悉人皇印是何物后,连问都不敢再多问一句了,不用小九吩咐,他也不会将今日之事告诉任何人。就连青牛都摁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求小九把人皇印拿出来让它赏玩一番,这东西确实不太好碰。

伯益走了,小九却开始纳闷了,有些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不仅是因为伯益的那声惊呼,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收起人皇印的?从虎娃通过人皇印转告他的仙家神意中,小九了解到人皇印的来历及其奇特的传承,那么他就算有大成修为也不可能将之融入形神。

可他偏偏做到了,当时做得很自然,仿佛早就顺手了,这好像并不是他的本事,而是人皇印的“灵性”主动认可了他。这是怎么回事?假如换成另一个普通人,有很大可能会想入非非,认为这是天命加身、自己注定将成为中华天子。

不要认为这种想法很可笑,刚刚突破大成修为,人皇印便送到了眼前,而且他竟然能融入形神,有人难免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但小九此时却是清醒的,就算有很多事情他还不明白,可是听闻子丘对伯益讲的那番道理,又听说了虎娃与重华关于人皇印的那番对话,他绝不会认为拿到人皇印就理应成为中华天子,其实中华天子的身份也不在于人皇印。

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气息是人皇印所熟悉的。人皇印并无灵智,所谓的神器有灵是另一种概念,有可能是他的气息早就留在了人皇印中。由此小九想到了另一种情况,若是人皇印须是人皇才能掌控,那么曾经祭炼它的太昊、神农、轩辕呢?

没有道理轩辕天帝不能掌控人皇印、催动其神通妙用,但轩辕天帝如今已不是人间天子。掌控神器所谓的神魂烙印,无非是祭炼者留下的传承指引,人皇印中也是有的,只不过形式很特殊而已。

这种解释当然是合理的,但却更加说不通了,小九什么时候将自己的气息留在人皇印中,甚至曾经祭炼与掌控过它?这些疑问是没有答案的,至少以小九眼下的修为不可能得到答案,怎么也得等到他修炼至九境圆满才有一丝可能。

先生说让他将人皇印拿去玩,等玩够了再还给天子,看来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那等到什么时候算“玩够了”呢,或许就是他解开这个疑惑之时。

……

古东夷之地,离蒋本神国不算太远的地方,沿着蒋本神国所在的深山东侧,其山势的余脉断断续续绵延二百余里,一直延伸入汪洋之中,在陆地上形成了一个半岛。远望海中还有排列成一线的岛屿,那是山脉延伸入海中露出的一座座峰顶。

虎娃和玄源正站在临海的峰顶上,上古仙家洞天“度朔之山”就在前方。虎娃突然微微一眯眼道:“果然是他!”话中有仙家神意,告诉了身边的玄源,远方吕泽部中的小九,此刻刚刚将人皇印融入了形神。

玄源:“你不是早知是他嘛,还找巫知与巫明确认过。”

虎娃:“此事古往今来从未有过,我虽然已确认,但亦不敢完全肯定。如今小九收起了人皇印,那便必定无疑了。”

玄源有些疑惑道:“为何这样便能确认无疑,古往今来人皇很多,就不能是另一位人皇转世?”

虎娃:“且不论转世之说是否贴切,就算是某位人皇转世,也是收不起人皇印的。小九并非仓颉先生转世,他就是仓颉,却再入轮回以随玉的身份修行。”

小九并非仓颉转世,他就是仓颉,这话要看怎么理解。仙家超脱轮回之外,要么殒落无存、要么永享长生,不存在像凡人那样转世新生的说法。那么仓颉算是什么情况?他是发愿历劫,重入轮回再以一个凡人的身份去修行见证。

这有没有凶险?既是历劫当然有大凶险,很可能就一世又一世永堕轮回之中了,直至其修证圆满,否则不得回归本源。小九就是小九,但是另一方面,他是仓颉的历世轮转之身,也就是仓颉本人,或者说仓颉的形神在特殊情况下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这是说不清楚的,勉强用言语也只能表述到这个程度,若是境界未到,恐怕连意会都不能尽解。玄源沉吟道:“我明白了……你居然把人皇印又交给他了,却不怕他因此有了想法,企图成为中华天子吗?”

虎娃摇头道:“若是那样,谈何历劫!我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玄源:“他本就忘记了自己是谁,此世只是随玉。”

虎娃笑了笑:“此忘非彼忘!……我们就不要去度朔之山了吧,此地及那姑射之山将来都留给小九去游历见证,你我且去别处洞天。”

虎娃和玄源已经到了度朔之山的洞天门户前,却停下脚步转身离去,将这个地方留给小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