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63章、宝明国事

小九又问道:“先生走了,那么你呢?”

这句话把青牛给问怔住了,对呀,老爷倒是托它留话给小九,但是它自己呢?它想了想又有些迟疑地答道:“如今你已修为有成,我也破关精进,也该走了。”

小九:“先生没有告诉你去何处吗?”

青牛:“老爷若有吩咐,自会吩咐的,而天下之大,我何处去不得?”

小九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道:“大牛,你现在是妖怪啊,可不能到处乱跑。一头牛却开口说人话,会把人吓到的,弄不好遇到高人,就把你当成妖怪给降伏了。还有比你更强大的妖怪,弄不好还想杀了你这头妖牛吃肉呢。”

青牛哭笑不得道:“你别吓唬我。”

小九面容一肃道:“我可不是吓唬你,就是告诉你不要到处乱跑,干脆还是留在此地修行吧。”

青牛:“老爷也没让我留在这里呀。”

小九:“可是先生也没不让你留在这里呀!”

咦?这话也有道理呀!正在迟疑间,小九又趁势说道:“你现在已是有修为的牛妖了,假如不愿意继续住在别院的牛棚中,可以把这里就当成你的洞府。反正这些年你都习惯了,在此地待得挺好,也是在这里修行有成,干嘛不留下来继续修炼呢?还能跟我做个伴!”

说句实话,青牛现在也不知道上哪儿找虎娃去。虎娃既然离开了,就说明小九的修行已找到了他自己的道路,若无意外,也不需要虎娃再来干涉什么。那么青牛的“任务”也就完成了,离不离开全凭它自己的意思。

若是离开此地,它倒是可以去昆仑仙境看看,如今好歹也有九境修为了嘛!但它也对小九今后的修行的经历开始好奇了,亦想知道老爷将来还有什么事情要托小九办。更重要的是,它在小九的话中听出了不舍之意,于是点了点头道:“既然老爷没有吩咐,那我就继续留在这里吧。”

小九高兴道:“你若愿意,这里就是你的洞府,我还把周围的山林都划为你的道场。你平日就在这里修炼,也不用再到田地里干活了。”

青牛笑道:“你刚才说了,我这身大力不亏的,平日干点农活倒也没什么。这个地方还不错,我就暂时住这儿了。你告诉其他人一声,从此以后,将牛养在山上了。”

小九搂住牛脖子道:“你看,这多好啊!我以后也在山中修炼,行不行?”

青牛:“随便你,反正是你家的地方。”

青牛留在了山庄中,而小九亦宣称他要潜心修炼,平日大部分时间并不住在别院,也搬到了山上。他自己的事情当然自己说了算,太落夫妇心知肚明,但在其他人眼中,就是这个孩子渐渐长大、性情却变得很孤僻,竟带着一头牛跑到山上住,令众人不禁暗暗摇头叹息。

就在青牛闭关的这两个月,太落终于突破了三境修为,而小夏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可以说终于脱开了某种人生的桎梏。他们俩时常去山上探望小九和青牛,送些东西、请教些事情,也是得到更多的修行指引。

但在外人看来,是小九性情孤僻,只愿意独自住在深山中。甚至有人猜疑,是管事太落为了掌控别院的财势,故意将小九弄到深山中去僻居的,他将这个孩子从小就牢牢地操控了。如今太落在别院说一不二、俨然已是主人,只是偶尔送些东西给小九公子而已。

白筐子就坚定不移地持这种想法,他甚至还私下里悄悄去山中探寻小九,企图查明事实真相,从而揭露太落丑陋的真面目。但他根本就没见着小九,当然也没找到小九和青牛平日修炼的洞府,在山林中迷了路,走了很久才转了出来。

小九并不是一味躲在洞府中修炼,他也经常在周边各处游历,有很多次还跑到城廓中玩耍,只是外人不知罢了。

转眼又过了四年多,小九已经年满十六岁了,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小九已渐渐意识到,大牛的修为恐比自己高太多了。因为这些年小九的修为不断精进,但无论他的修为有多高,却始终看不透大牛的修为底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自始至终,大牛都比他高太多了,不愧是太上大老爷的坐骑!

这天小九离开洞府,背手款步走下高坡,体会着新近领悟的御形神通,他虽然还不会飞,但已经有了飞一般的感觉,如今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他还没有走出密林,就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停住脚步朝空中伸出一指。

与此同时,就听破空的劲风声响起,三道箭矢交叉射至,将他向各个方向闪避的退路全部封死,其中一道箭矢在空中飞行的轨迹居然还会拐弯游移,以极快的速度绕过两棵大树射向他的胸口,显然带有御物之功。

紧接着就听啪、啪、啪三声,那三根箭杆在空中裂成无数细条,箭头也不知飞向了何处。小九伸出的是左手,右手已拔下了发髻上的玉簪,朝着前方一划。看架势他没有划中任何东西,却听噗通一声,十丈外有一个人从大树上摔了下来。

此人落地时摔断了脖子,但在树上的时候就受了致死的伤。伤口很小,只是心口处被划开了一寸左右的口子,向里却不知有多深,鲜血涌出已染红了胸前的衣服。

小九第一时间就干脆利索的地斩杀了企图暗杀他的那名修士,这时又有两道箭矢从斜向破空射来,无论力道还是准头皆无可挑剔。可小九只是左手摆了摆,箭矢在近处便偏离了方向,各划出一道弧线插在了地上。

五丈外的灌木丛中,一左一右有两道身影疾退,就连携带的硬弓都不要了。那是另外两名刺客,他们见刺杀已失败、小九绝非他们所能对付的,于是立即遁走。这反应不可谓不快,也非常冷静,逃遁前还不忘射出一箭掩护。

小九已将玉簪插回发髻中,伸出双手凌空一抓,那两个正欲逃遁的刺客身子前扑,却凌空向后翻了个跟头,似被无形的力量卷起摔到了地上。小九的反应也够快了,及时将他们留下了,但随即却微微一惊。

那两人也死了。他们被凌空卷起时就已意识到今日是逃不掉了,很果决地拨出随身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口,落地时眼见亦是不活。毕竟距离有点远,在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小九能做到这样已是极限,就算想留活口也没能留下。

小九并没有上前检查尸体,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就是这么静静地在原地站了很久。青牛从山林中迈步走到了他的身边,用牛角碰了碰他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平生第一次杀人被吓傻了?”

小九的声音有些低沉:“我还不至于这么胆小,又不是没见过这般场面!”

小九说他见过这样的血腥场面,不仅指其本人小时候在宝明国中的经历,也指见知中的经历,甚至还“经历”过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虎娃给他讲的“故事”,玄妙常人难测,包含着莫名仙家神意,待小九的修为到了地步,定境中便宛如亲身经历了那些场景。

青牛:“那你的脸色为何这般难看?”

小九:“我七岁时就被送到了这里,从来没有和什么人结仇。谁会这等手段暗杀我这样一个人?不仅派来了一名修士,另两人也是精锐死士!”

青牛叹了一口气:“对付你,他们本以为能轻松得手,却没想到却是来找死的……我已通知了管事太落,他很快就会赶来。”

青牛刚才在洞府中,怎么通知远处别院中的太落?但它既然这么说了,想必就有其神通手段。话音未落,太落就已经赶到了,健步如飞穿过山林来到了小九身前。太落看上去比几年前更显年轻了,修为也破了四境。

太落见小九的脸色就知事情很不对劲,先没理会那些尸体,赶紧上前道:“公子,究竟发生了何事?”

“来了三名死士行刺。”小九只是简单答了这么一句,接着又问道,“太落,这段时日,宝明国中可有消息?”

太落低头道:“这些年来,从无消息。假如我不送消息回去,恐怕也无人理会这边。”

说出这句话时,太落的语气很是伤感,还带着淡淡的失落。自从小九被送来之后,宝明国那边也时常有商队来到吕泽部,但从没有人主动过问小九的情况,也没有人给他送来过任何财货奉养,仿佛就是任其自生自灭,这都多少年了!

当然了,小九想求父君关注,也可以主动托人打招呼,比如央求过路的商队送信,或者直接派人回去。可声明自己用度缺乏,希望国中多送些财货奉养;或者声称自己思念家乡,请求父君接他回去。

这些都是小九可以主动做的事情,但小九并没有做。他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吱声、毫无存在感,那么宝明国朝中上下对他就是不闻不问,恐怕早就把他给忘了,连想都想不起来。

而太落方才提到的“送消息”,却是另一种意思。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太落才必须主动向宝明国送消息,那就是小九不在了。太落上一次“送消息”已经是很多年前,就是六公子不幸病亡,按照惯例,宝明国需要再派一位公子来。

也就是说,小九如今对宝明国唯一的意义,就是他还在这里活着。只要他活着,便足够了,除非是他死了,才会有人想起来理会。所以在很多外人眼中,小九的处境是非常令人同情的——这孩子实在是太……了。

那么太落自己呢,他被派过来多少年了?根本没有人想到是否该换一个人驻守、让其回到家乡,其实在小六之前,宝明国还有一位公子住在别院,但管事一直就是太落。

小九面色阴沉道:“谁说无人理会,这不是来了嘛!没想到这么多年后,我等来的却是取命的刺客!……太落,宝明国没有消息送来,但你就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吗?”

太落:“最近倒是听到些风传,据说您父君重病不起,恐怕已时日无多。上个月我听到传闻便来找过您,可是您并不在山中。”

小九的眼圈莫名有些湿了,叹息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有人居然连我都不想放过……毕竟是我的父君,我该回去一趟。”

太落试探着劝道:“公子若想回去,不如就借此机会公开归国。您在国中虽无根基,但以国中那种纷乱局面,又以您的手段修为,诸公子无人能与您争。”

小九却摇了摇头,问青牛道:“大牛啊,饮露餐霞之士,会特意跑去和他人去争一块臭肉吃吗?”

青牛亦摇头苦笑,却没有说话,小九又对太落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有些事情正好做个了断。”

太落赶紧道:“您想看望父君,倒也是应该的。我虽不知是谁派来的刺客,但也能猜出大概,那毕竟是您的兄弟,您想怎么做呢?”

小九面无表情道:“你是想说,兄弟相残未免有些不妥?若派刺客来的真是我的某位兄弟,能向我下这种毒手,我虽不欲理会宝明国事,但也不能留这种人在世上。事情就发生我身上,我既有理由又有这个手段,难道还要让别人来收拾他?”

宝明国国君病重,国中诸公子争位,怎么会有刺客来暗杀避居吕泽部的小九?当然是因为有人感觉到小九是一个威胁,哪怕只是潜在的威胁,也要及时消除隐患。小九平日毫无存在感,也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但在特定的情况下,他的存在却显得很特别。

有人视小九为威胁,至少有三个原因。其一是国中诸公子虽多,但身体健康已成年者却不多。小九刚满十六岁,他如今也只有五位兄长还在世,皆是同父异母。

其二是小九并无劣迹。这听上去有点可笑,因为小九这些年根本不在国中,但确是实情。他的好几位兄长皆有劣迹,譬如欺男霸女之类,在国中几乎人尽皆知。

其三是小九不仅没有劣迹,而且还有功于国。小九什么时候为国立功了?在旁观者看来,他小小年纪便为国远离家乡,来到举目无亲之地,忍辱负重一待就是这么多年,当然是功绩,而且显得与众不同。

这三条其实都不是决定因素,想争位还必须有拥戴自己的势力;但假如有了可与竞争者相抗衡的拥戴势力,那么这三条就会成为决定因素。小九不可能在国中建立拥戴势力,有人忌惮他、甚至要暗杀他,最关键的原因,恰恰是他已在吕泽部呆了这么多年。

这种担忧未尝没有道理。假如小九真有争位之心,以其聪明才智,可能早就会想各种办法去巴结吕泽部的权贵、尽量与伯君大人搭上线,承诺自己将来当上国君后、许与吕泽部或相关人等的各种好处,换取吕泽部支持他登上君位。

谁在吕泽部呆了这么多年,甚至就在吕泽部长大,谁就有条件去做这样的事情。就算小九没有这种心思,别人也得信啊!只要有这种可能,便是莫大隐患。假如宝明国中有人在吕泽部安插了眼线,可能也会获悉,小九近年来行踪诡秘,甚至经常悄然出现在城廓中。

就算明知道这些,换别人也不会愿意来过这种日子,况且这同时意味着在国中失势。小九的威胁说难办也好办,除掉他便是,于是刺客就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