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60章、白梦

虎娃差点没被小九噎着,这时又有一人开口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先生的神通能观人间诸事,但岂为此事而观,你这句话问得便是不该!”随着话音,又有一人出现在虎娃身侧。

小九吃了一惊道:“先生,这位又是何方高人?”

虎娃介绍道:“济丘部伯君,子丘大人。”

小九倒也乖巧,赶紧上前行礼道:“原来是子丘大人,小九敬仰已久,先生曾说的故事中还提到过您的名号。”

子丘还了一礼,笑着问道:“小九,你究竟在干什么?”

小九:“我真不是来偷看的,刚才被你们打断了,现在就做给二位先生看看。”说着话他又拣起了地上的那块石头,挥手远远地扔了出去。

那块石头飞在空中带着御物神通,越过灌木丛和山石,落在了众女子沐浴的水潭中央,激起了很大一片水花,随即响起一片惊呼声。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显然已发现有人在偷窥,而且也看清了石头飞来的方向,有人掩胸蹲入水中,有泼辣大胆的已经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并向着灌木丛中喝骂,还有人抄起棍棒向这边过来了。

小九一把抓住虎娃和子丘的袖子道:“二位先生,我们快跑!”

这孩子也太调皮了。那几个半大小子也从远处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慌慌张张向山林中逃去,有人还跌跌撞撞摔了好几跤。而小九刚扯住虎娃的袖子,就觉得耳边生风、眼前一花,紧接着便噗通一声摔了个七荤八素,竟是从天而降、摔在了在自家的后院中。

还好没有受伤,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又晃了晃脑袋这才恢复清醒。旁边的牛棚中,青牛正在悠闲地嚼着草料,一双牛眼看着狼狈的小九仿佛在偷笑。

小九屁股上挨了一脚踹,又被先生从那么远的山中直接扔回了别院,心中倒是叹服不已,直赞先生实在是太厉害了!……是夜,终于又见牛耳生白毫。

次日来到山野中,青牛卧于草坡,先生就座,而昨日见到的那位子丘大人侍立一侧。小九手捧一物,给两位高人先后行礼,又朝虎娃下拜道:“先生,我终于又见到您了!”

虎娃:“你怎么不问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为何这么久都未曾现身指点于你?”

小九答道:“先生乃世外高人,想必事情很多,您若不说,我岂好打探您的私事。您能现身指点于我,哪怕只有只言片语,小九已感激不尽,又怎能问您为何不指点我?”

虎娃笑了:“你这次倒不是空手来的,怎么捧了一套衣服啊,是送我的吗?”

小九赶紧起身上前道:“先生,这是我送您的新衣,几个月前就准备好了,今日才有机会奉上。”

虎娃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会想起来送我衣服呢?”

小九解释道:“我第一次见您时,您就穿着这身葛袍,以后每次见您,您始终都是这身衣袍,这都好几年了,从来都没有换过。我知道您是超脱轮回外的仙人,定然无忧衣食之缺,但这里毕竟是人间,而我是凡人,所以就想送先生一身新衣,聊表心意。”

连子丘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孩子太有意思了。而虎娃坐在牛背上也差点让小九给晃了一下,小九眼中的他确实是好几年没换过衣服了,始终就是这么一身。

出现在此地的是虎娃的分化形神之身,看上去与常人无别,他的这身衣服是真的,以神通法力炼化的葛布制成,在人间也算是一件宝物了。他行走人间纤尘不染,根本就不需要换衣服,不料小九却想到了这茬。

虎娃笑呵呵地伸手接过新衣,往身上这么一搭,衣服就已经莫名换好了,又问道:“难得你有此心,这袍子做得很精致,哪来的呀?”

小九:“用的是吕泽部出产的最好的步料,我家管事太落特意去城廓中买来的,由太落夫人夏蝉亲手缝制成衣,尺寸是我用眼睛量的。”

虎娃:“我这衣服都穿上了,看来也得谢谢太落和夏蝉呐。当年你撮合太落和夏蝉,小小年纪,这件事情做得也很妥帖啊。”

小九:“先生莫夸,只是一些琐事而已。”

虎娃:“恰恰是理会这些琐事最费神,你没有白白观人间、在世为世人,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小九:“多谢先生教诲!但是好几年了,太落仍未突破三境。他亦在教夏蝉修炼,而夏蝉并未迈入初境。依先生您看,不知他们还有没有希望?”

虎娃看着小九道:“且说太落的情况,你当初对他说或可突破三境时,自己不清楚吗?”

小九低头道:“我当时确实清楚,他再想突破三境,希望已渺茫。但我那么说,只是为了让他振奋对此生诸事之望,才会痛痛快快娶了早已喜欢的夏蝉。”

虎娃:“小小年纪,你倒是挺有心机的。”

小九有些扭捏道:“修行,怎么可能缺心眼呢?……但我毕竟修为尚浅,所以今日想请教先生,太落究竟还有没有可能突破三境?”

虎娃答道:“话要看怎么说了,别说太落,世间生灵都是有可能成仙的,但具体到某一个人,未必就会成仙,甚至可以说根本成不了仙。”

小九:“所以我想请教先生,太落究竟差在哪里?”

虎娃笑着摆了摆手道:“你那点小孩子心眼,就别跟我绕圈子了。我既然穿了这身新袍,也算是承了他们夫妻的人情。这里有两瓶不同的灵丹,你带回去分别给太落和夏蝉,并有服食之法传授,自可洗炼形神、补益生机元气。太落证入三境不难、夏蝉迈入初境亦不难。但往后的修为成就,就要看他们自己了,却是谁也说不好的,你能做的事情毕竟有限。”

小九收起灵丹,替太落和夏蝉拜谢先生,然后又喜滋滋地问道:“先生,这装丹药的瓶子也是宝贝吧?”

虎娃:“于凡人而言确是宝物,你就留着玩吧。”

小九:“我的修为尚浅,能做到的事情确实有限。但先生您出手就是不同凡响,几乎是无所不能啊。”

这当然是有感而发,其实太落修炼的潜力已尽,这一辈子本无可能突破三境;而夏蝉的体质偏弱似有隐疾,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可能性也很小,但先生一出手便都能解决。这孩子此刻还不太清楚,虎娃随手拿出的两瓶灵丹是多么地珍贵,简直有起死回生之能啊!

虎娃却摇了摇头道:“我确实能比你做到更多,但人间有很多事,若换成我来做,却没什么两样。”

小九:“先生可以打个比方吗?”

虎娃:“就在眼前。”

小九纳闷道:“什么事情啊?”

虎娃伸虚指画圆,又是当年曾施展的那一手神通,面前出现了一片光影场景,就是别院的农庄田地。有一个小伙子在田地中好似忘了干活,手拄长耒望着远方的别院出神,神情很是怅然,甚至带着几分怨恨之意,正是几年前被送回家的别院童仆白筐子。

白筐子已是成年壮劳力,当然不适合继续留在别院中为童仆谋衣食,而且当初太落知道他一直对小夏有心思,在那种情况下,更不可能再留他,很果断地将其送回家了。白筐子今年已经二十出头了,平日常闷闷不乐,干农活也不怎么上心,至今尚未娶亲。

小九在光影中看见白筐子,却不知他望着别院在想些什么。这时虎娃突然伸指,又点在了小九的额头上。小九只觉一阵恍惚,忽有所悟赶紧收摄心神入定,然后好似他就变成了白筐子,听见了“自己”的心声——

“太落!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仗着贵人身份和管家权势,霸占了我的小夏。可恨小夏的父母,为攀附富贵,将女儿送给了你这好色的糟老头子!小夏,你等着,有朝一日我若有了出息,定会将你从那老淫棍手里救出来的,迟早有这么一天!小夏,我不会嫌弃你曾委身于那老淫棍,还会真心对你好的,他们那些人都会遭报应的……”

这是心语,自有各种隐含义,所谓的“他们那些人”,其中也包括小九啊。已经出神的白筐子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站在哪里,又在习惯性地胡思乱想,于脑海中构绘出种种场景来——

白筐子正在用耒锄翻地,将田间结块的土疙瘩挑起来打碎,挖开沟垅,一耒锄下去却好似碰到了什么东西,好奇之下继续挖开,竟是古人留下的宝藏。宝藏中不仅有金银财货,竟还有神通广大的仙人留下的秘法传承。

秘法传承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仙家传承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清楚,反正幻想中也不需要太清楚,有这么回事就行,含糊之处可自行略过。

白筐子很“谨慎”也很“聪明”,他小心翼翼地将宝藏再度掩埋好,并用种种手段做了掩饰、不被其他人发现,成为他独享之秘。回家之后连父母都没告诉,不是他不信任父母、待父母不好,而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有一个小的细节问题,在白日美梦中被忽略了。这里是别院农庄的田地,若埋着什么宝藏,按礼也该归别院主人所有,而发现者可得酬谢与赏赐。也许不是白筐子不明白,但他有他的道理。

别院主人小九年幼无知,假如这处宝藏被发现,只能白白便宜了管事太落那个老淫棍,就更不能被其他人知道了。而且这等仙家宝藏应是有缘人得之,而他白筐子就是天生不凡的有仙缘之人。

还有另一个小细节问题很有趣,白筐子则根本没有意识到。既然是白日美梦,他在哪里发现宝藏都行,为何偏偏还是在这里呢?

白筐子也没有着急大手大脚地使用那些财货,只是分批少量地拿出来,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不仅孝敬父母补贴家用,还找机会到城廓里做生意、在周边一带做各种事情,逐步在暗中拥有了另一个富贵身份。假如说出来,都能让乡民跪倒一片的那种。

但太落以及别院田庄中其他人对此却一无所知,还当白筐子只是一个普通农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不太短但也不能太久,因为不能让小夏等太久。终于有一次白筐子不慎露出了破绽,让人知道他显露了金银财货,那本不是一个田庄农户所该拥有的。

于是太落见财起意,找到白筐子企图劫掠他的财宝。而白筐子此时已经不怕他了,拥有了强大的底气和自信,出手将太落教训了一番。太落却仍不知悔改,又仗权势纠结了一批恶人前来围攻,还绑架了白筐子的父母逼其就范。

白筐子大发神威,将这些恶人尽数擒获,此事轰动了整个吕泽部。伯君大人不明真相,以为乡间发生了骚乱,竟率军阵前来镇压。白筐子义正言辞挺身面对伯君,这才真相大白,众人得知,原来近年传说中某位了不得的高人,竟然就是隐居在郊外的一位农户子弟白筐子。

伯君不敢倨傲,在城廓中设宴恭请白筐子,并召所有权贵相陪,却被白筐子拒绝,只是叮嘱伯君要勤政爱民,伯君唯诺诺点首。太落及其同伙当然都受到了严惩,就连小九也受牵连获罪,他们皆成了白筐子之奴,而白筐子成了别院及田庄、山庄之主。

白筐子虽神通广大,威名传遍四方,平日却很低调谦和,只在别院中隐居清修、乘牛车行于郊野逍遥,而他的故事则更像是人间传说。平日各地有什么大事冲突、纷争难决,都不需要他亲自露面,只需派人传个话便能解决,而各方无不赞其公正睿智。

至于罪大恶极的太落,白筐子并没有直接斩杀了事,而是将其发落到山中为奴、开垦山田做苦力。太落每日双脚为砺石所割、肩头留背索勒痕,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悔恨得无以复加。白筐子没杀太落,众人皆赞其仁德。白筐子这也是让太落好好反思这一生的种种罪孽,众人亦皆称太落罪有应得。

至于小夏,当然是被白筐子从魔爪下解救,获得了幸福的新生。小夏在白筐子面前自惭形秽,自认为配不上白筐子,更是辜负了他的一片真情。但白筐子并没有因过往之事责怪小夏,更是出言宽慰小夏,仍坚持娶小夏为妻。

但小夏仍有心结,常常苦劝白筐子另纳贵女。白筐子本无此意,可是驾不住小夏总是苦劝,于是又纳了吕泽部伯君之女,后来更纳了宝明国一对君女姐妹为侧室。这些女子皆是人间绝色,白筐子不得不纳之皆有缘由;而她们亦仰慕白筐子已久,发誓非白筐子不嫁。

尽管如此,白筐子也没冷落了小夏,倒是小夏经常劝他不要冷落了那些侧室。

至于小九公子,还有另一个故事,情况比较复杂。小九因太落而获罪,因为太落毕竟是其手下的管事,宝明国也不敢得罪白筐子,其君声明小九为白筐子之奴、任凭白筐子处置。而小夏心善,又私下在白筐子面前替小九求情。

白筐子念及小九当初年幼无知,很多事情都是受太落摆布,所以很大度地并未追责,反而优待之,令其做了一名管事。这个管事可不是别院府邸的管事,而是远处山庄中的管事,那座山庄,就是小九来到此地后新开辟的山庄。

白筐子考虑得还很周到,其夫人小夏毕竟做过小九的侍女,假如将小九留在身边,难免令其尴尬,所以才打发得远一点。因此举,众人无不赞白筐子宽厚仁慈。而从此之后,小九便成为白筐子最忠心的臣仆。

当然了,白筐子如此安置小九,也显示了其睿智和远见,很多人事后才反应过来,它还牵涉到白筐子纳宝明国一对君女姐妹的事情。

那宝明国唯恐白筐子迁怒怪罪,于是送上一对最貌美的君女姐妹恳求白筐子纳为侧室。假如白筐子不收,整个宝明国都不会安心,在小夏的劝说下,白筐子便点头答应了,此事亦被传为堪比娥皇、女英共侍帝舜的佳话。

小九与白筐子的这两位夫人是同父异母,所以也受到了更多的照顾。不久后,宝明国发生内乱,至于是怎么发生的内乱那不重要,反正是有这么回事。国君与诸公子皆身死,无人可继承君位,这时人们才想起白筐子手中还留了个小九公子。

宝明国已名存实亡,白筐子便问小九愿不愿复国,他可以相助。小九却说宝明国失德,且已无存,只是恳请白筐子能护其子民。后来嘛,宝明国之地便成了白筐子的封地,白筐子也被称为白筐氏大人……

白日梦是个筐,什么事都能往里装。谁又知道这世上的人都会有怎样的白日梦,今天小九倒是见识了白筐子。

白筐子当年在别院中与小夏一起长大,年岁亦相当,本以为与小夏情投意合,按照后世的说法便是所谓的青梅竹马,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小夏却突然嫁给了太落,白筐子心中失望甚至怨愤,倒也可以理解,他的种种白日梦便是以此为缘起。

这白日梦做到后来,却是越来越“精彩”,也是越来越“混沌”了。

正在白筐子思絮飘飞间,脑门上冷不丁挨了一巴掌,只听他老爹喝骂道:“白筐子,你又在发什么呆呢!要你翻个地,大半天才干了这么点活?年轻力壮的,成天就这么好吃懒做!管事大人照顾,让你在别院中过了几年好日子,还过出毛病来了,回家就不会过日子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