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59章、好心人

次日太落就找来了白筐子的父母,让他们领白筐子回家。白筐子万分不舍,甚至还央求父母能不能私下再找小九公子求情,让他继续留在别院中为童仆。

其父给了他一巴掌道:“你都这么大了,也该回去持家了。管事大人体恤我家,养了你这些年、让你过了这些年好日子,还养出毛病来了吗?看看人家大篓子,与你一般年纪,早就是家中的顶梁柱了!”

大篓子就是小篓子的哥哥,可惜当年运气没有白筐子好,没有被太落挑中为别院童仆。如今太落倒是体恤他们家,送走白筐子换来了小篓子。白筐子走时一步三回头,眼巴巴地望着别院方向,心中甚至有几分怨恨太落,他还有心事没说出来,就是希望能把小夏配给他。

白筐子还在想,回家后再找个机会求求父母,让他们去找太落管事说说这件事,弄不好还有机会能成。

白筐子是上午被送走的,下午的时候,小九就找到了小夏。这座别院是很早的时候宝明国置办下的产业,虽有些旧了,但规模尚可,小夏这样的侍女也有自己的屋子。见公子找来,小夏略显慌乱地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理了理头发道:“公子,您有什么事吗?”

小九:“确实有些事想问你,坐着说吧。”

小夏有些不安道:“公子有事尽管问。”

小九:“小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这话问得好突兀啊,其实在别院中有小夏这个称呼就足够了,这么多年大家也都这么叫她。小夏低头答道:“我叫夏蝉,据说我娘生我的时候是夏天,外面的树上蝉鸣不止,所以就叫我夏蝉,然后大家都叫我小夏。”

小九:“夏蝉姐姐,你有姓吗,姓什么?”

小夏:“有姓啊,我姓杨,我们杨树沟的人都姓杨。”

小九一拍大腿道:“太巧了,太落叔也姓杨,宝杨氏之杨!他的家乡,是宝明国的宝杨寨。”

小夏低头道:“我怎么能跟管事大人相提并论,他和您一样,都是贵人。”

小九这次可没有替太落谦虚,接过话头道:“太落叔不仅是贵人,而且还是一名修士呢,有二境巅峰修为,将来还有望突破三境……你听不明白是不是?没关系,我稍微跟你解释一番……就太落叔这身子骨,比小伙子还棒,长命百岁都没问题。他还说过,将来若有机会,也想教你修炼呢。”

小夏大喜过望,下意识地又站起身道:“公子,这是真的吗?我这就去拜谢管事大人!”

小九又摆了摆手道:“你先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今天太落叔把白筐子给送回家了,听说白筐子对你颇有意思,你若是对他也中意的话,我就去找你父母说……”

惊喜中的小夏仿佛又受到了莫大的惊吓,赶紧打断小九的话道:“不不不,公子千万不要,我对他绝没有那个意思!”

小九:“夏蝉姐姐,能不能对我说说,你为何不喜欢他?”

小夏:“我不是说白筐子不好,但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原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公子如今年纪还小,等长大了也就明白了。”

小九笑了:“好吧,你比我明白,既不愿意,我就不再提这件事。白筐子到了年纪,该让他父母领回去,而夏蝉姐姐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

小夏有些惊慌道:“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赶我回家吗?不知小夏哪里做的不好……”

小九打断她的话道:“不是你哪里做的不好,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有事想商量,只看你自己的意思。”

小九在小夏屋中说话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大约有半个时辰,却也足够讲很多事情了。半个时辰后,小夏走出了屋子,恰好看见太落背手站在院中。她赶紧低头又进了旁边的灶房,模样有些慌乱又有些羞怯,脸色却有些红红的就像喝醉了酒,心也跳得很快。

这个时间其实灶房里也没什么活计,但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该找点事干,擦了擦炉台,又整理了一番柴堆,总是有些心慌。太落当然看见她了,想走过去找招呼却又停下了脚步,这时小九也走进了前院。

太落赶紧迎上去,跟做贼似得压低声音道:“公子,您方才跟小夏都说了些什么?”

小九悄声道:“她答应了。”

太落一把扯住小九,将他拉到了后院,这才问道:“她真的答应了?”

小九笑道:“既然你愿意她也愿意,那就赶紧把好事办了吧。”

太落有些踌躇道:“这事也不能是她自己说了算,还有她父母呢。”

小九:“以你的身份,如果连她父母那里都搞不定,那才真是白活了这大把年纪。我帮你们俩都帮到这个地步了,难道还要我一个孩子跑到杨树沟去帮你提亲?”

太落赶紧躬身道:“公子教训的是,我这几天就去一趟杨树沟。”

也不知太落去杨树沟与小夏的父母都是怎么说的,总之好事成了。小夏的父母起初稍微有些失望,等回过神来也感到满意,等好事将近时渐渐又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太落娶了小夏,行合卺之礼。

办喜事的当天,小夏的舅舅还带着一家人来讨喜钱。宴席是吃了,但喜钱是没有的,小夏的舅舅很不满意,但终究没有敢在别院闹事。回去之后,小夏的舅舅当天夜里做了个噩梦,好像被吓着了,脑子竟然出了点问题。

人变得有些迷迷糊糊,也不再四处滋事了,就知道在家里干活,对他而言好像也不是坏事,却没人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别院中的日子过得平静安宁,随着山庄的不断开辟,生活是越来越滋润。当初小九让太落买下的那片山地,如今的出产已超过了原有的田庄,也就是说别院中的日常奉养比往日多了一倍不止。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必要再把城廓中的客馆租出去了,小九完全可以搬到城廓中去居住,管事夫人夏蝉也提过这个建议,但小九自己却愿意待在别院中。

小九有他的修行,也有他的秘密,转眼时间又过了三年多,小九已经十二岁了。年少而修行有成,其人比同年龄的孩子明显高出半个头,生得英俊挺拔更兼器宇不俗,但仍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这三年多来,小九的修为已至三境九转圆满。想当初他一夜之间突破三境初转,如今用了三年多尚未突破四境,看似慢了许多,但修行不可如此测度。当初看似一夜突破,实是早年的修炼积累,如今的三境修炼仍是在打下根基、磨砺其心境。

其实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而言,三境九转修为已经相当惊人了。这三年多,小九又见到了先生数十次,在半年前,“虎娃”的故事终于讲完了。

先生不可能对他讲述虎娃所有的事情,主要就是介绍修行经历。虎娃的修行本身似乎很是平淡,但他经历的世事却是跌宕精彩。先生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莫名仙家神意,小九在自己的修行中参照,似可将每一层境界演化到极致,就看他自身的修为如何了。

先生已经半年没有露面了,小九在别院中独自修行,也时常跑到周边更远的地方玩耍,他在渐渐长大。

这天小九在山庄中巡视了一圈后,又绕过山坡来到了水源处,顺着山沟中的那条溪流向下走,翻过一个小山包,猫下身子蹑手蹑脚地来到一片灌木丛,手中摸起了一块石头,探头探脑望向前方,冷不丁屁股上突然挨了一脚踹。

小九的修为已经相当不错,方才也足够谨慎小心,是什么人能来到他身后还不被其察觉?这一脚踹得他毫无防备!

小九的身手敏捷,抢在摔了个狗吃屎之前便凌空翻了个跟头,落地站稳时已转过身来,却突然面现笑容,抢步上前行礼道:“先生,怎么是您啊?好久不见,我可想您了!”

这一脚就是虎娃踹的。虎娃板着脸问道:“做贼似的,你干什么呢?”

小九将脖子一缩:“那边有人偷看姑娘家洗澡,我想给个警告,吓唬吓唬他们。”

虎娃忍不住笑了:“他们偷看,你就没偷看啊?……嗯,看来你是长大了!”

泉流下方有一处浅水潭,时间是夏季,那浅水潭是附近村寨大姑娘、小媳妇沐浴的地方,只有一条路能够到达,男人当然不能过去。此刻水潭中很热闹,正有二十余位女子在洗浴,不时传出莺声笑语,有些小媳妇还放肆地说着一些让未出嫁的姑娘很是羞羞的话题。

有五、六个半大小子,从山中另一侧的密林中绕了过来,远远地趴在一片山石后面的灌木丛中偷看呢。也不知是谁探出了这样一条隐秘的小径,小九显然也发现了这个秘密。

小九直摇头道:“我可没偷看,只是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其实以我的修为,用得着这么偷看吗?”

虎娃哭笑不得道:“以你的修为?看来练得不错啊,修出些许神通手段,就用来偷看姑娘家洗澡?”

小九摆手道:“先生,您误会了,我真的没想偷看,其实我是好心人……”

虎娃打断他的话道:“那你看见没有?”

小九低下头道:“不小心倒是也看见了。”说到这里眼珠子一转,又抬头问道,“先生,您这么大的神通,是不是也看见了?我相信您绝非故意偷窥!”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