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57章、福泽

一枚玉佩在离小九手心两尺多高的地方悬浮,随着其手势翻滚飞舞,这分明就是三境御物之功。看见这一幕,青牛才回过味来,其实小九这段时间一直在修炼,其本人却懵懂未觉。小九的确是在一夜之间从初境直接突破到三境的,但初境与二境的根基早已打下。

无论是凝炼神识还是洗炼形骸,小九都有根基,但老爷并不着急点破什么,就是让他在混沌中复归其明,一旦开口点破,小九便一夜之间从初境直破三境,这是青牛前所未见的。

看小九操控这枚玉佩的样子还显得很吃力,法力稍有不足,但控制得已经很精微了,尤其是对一个刚刚突破三境的修士而言,算是相当不错了,至少比青牛当年强得多。玩了一会儿玉佩,小九有些累了,但精神还很振奋,收了法术扭头道:“大牛,我们走,放牛去!”

青牛直想笑,这话太滑稽了,叫着牛一起去放牛。就算小九无权无势,在别院里也有五个人伺候着,田庄中还有五家农户,总计三十多个仆从呢,像放牛这种活本来绝对轮不着他本人的。但小九就是喜欢,便当成玩耍了,放的就是他领回来的这头大牛,也没有人会拂公子的意思。

如今播种季节已过,青苗葱郁,田地间的活计主要是除草、间苗和捉虫,所以青牛这阵子也比较悠闲,因为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动用大型牲畜的粗活。山泉中有蛙,随着泉水被引来灌溉,水田中亦有蛙,但此刻尚无蛙鸣。

蝌蚪刚刚长出四条腿,还留着短尾巴。青蛙还小不会叫,人从旁边走过,它们被惊起纷纷跳入水中。这些蛙夏天有些吵,但可帮人除虫,生长在田地间当然是好东西,等长大之后又称田鸡,偶尔捉上几只解馋,是难得的美味。

小九在田地间巡视了一圈,感觉很满意。谁能想到,就在一年半之前,这里还是一片无人关注的荒山野林,而如今已是山庄田园,就是小九所设想的样子,还仍在建造之中。田地间的农人们见到公子又带着大牛走过,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行礼,他们早就习惯了这一幕。

离开水田,小九又往高坡上的山林走去。由于这里的地价很便宜,当初小九让太落买下了周边一大片地方,包括高处的山林野地,他“放牛”时基本都要走一圈。青牛跟在后面又想笑了,小九这个样子,简直就像一只经常要巡视领地的猫。

那一片适合修成水田的洼地尚未开垦完毕呢,高坡上仍是荒山野林,就连住在山庄中的农户平日都很少涉足,时常能见到兔子和野鸡扑腾。小九初掌御物神通,在别院中一番尝试虽然消耗较大,但此刻也缓过来一些了,拣小石块打下了两只山鸡。

搓草为绳将山鸡的爪子系在一起,一左一右挂在牛脖子上,还拍了拍牛角道:“大牛啊,以我如今这手功夫,再去和他们玩丢石头,那还不是所向无敌啊!”

丢石头是一种小孩的游戏,就是比谁打得准。以前小九也经常和附近的孩子们在一起玩,只是这一年多来事情多了,玩闹的也就少了。青牛瞟了小九一眼,心中暗道:“拿三境御物神通去和小孩玩丢石头,这不是欺负人吗?小孩子玩疯了一玩能玩一整天,得丢出去多少块石头?就凭你的法力,若是总用御物神通,非得把自己累趴下了。”

小九仿佛能读懂青牛的眼神,又拍着牛角道:“大牛啊,这只是开个玩笑,我哪里是那种人?不会用神通法术去欺负小孩子的!”话虽这么说,语气中难免得意,说是不欺负小孩,其实他自己尚是个孩子。

走着走着,林子有些深、山势也有些陡了,已到达了太落买下的山地边缘。小九一个人是很少在荒山野林里走这么远的,他自己也怕会有危险,今天是一夜之间直破三境,胆子便大了很多。青牛倒是无所谓,小九带它去哪儿它就去哪儿,有什么状况它自可出手保护。

前天刚下过一场雨,山中有些泥泞湿滑,但小九的身手矫健,抓着树枝攀登倒也轻松,但青牛就有些吃力了。牛并不是一种擅于攀援的动物,身躯沉重,蹄子在泥泞的陡坡间行走很不方便。

为了跟上小九的步子,青牛也悄然稍运神通,很轻巧地蹬地向前一跃,然后就听咔嚓一声,落蹄处的山壁突然塌陷了一大片,青牛与上方的小九都被吓了一大跳。

青牛一脚踩空了,但它的身形随即凌空顿住,一对前蹄竟在虚空中借力,下一瞬间就闪到了小九的身旁,一口将小九的袖子给咬住了。

小九正在上面攀爬,立足之地塌陷了,双脚一空,还好他的反应快,顺手抓住了上方的一根树枝,身子就悬在了那里。小树的根系恰好暴露在塌陷的断崖处,明显有些不受力,但青牛来得及时,叼着袖子将小九给拖了上去。

小九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又好奇地探头道:“咦,这里居然有个洞!”

他从侧面绕到坡下,来到那坍塌的洞口前,发现这并不像是完全天然的山洞。刚才塌陷的地方只是一层薄薄的石壳,从外面却看不出来,足以承受人经过的份量,但是一头健牛蹬地而起向上一跃,落蹄时巨大的冲击力则不小心将此地给踩塌了。

山壁中露出一间石室,石室的左右两侧凿有门户,后方还有一条通道。石室很高,如果是普通人住,根本不需要这么高的空间,要么就是山体中原有的天然洞穴如此,建造者只是顺着地势凿建,要么就是曾住在里面的家伙个子不小。

石室中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宽大的石座,上面铺着软草,就像一个大草窝。山壁坍陷带起了一阵风,那看上去形状很完好的草窝便随风化成了碎末,看来是很多年前的遗留了,但一直都没有人扰动过。

照说这种封闭多年的空间,空气往往都会带着阴郁的霉味,甚至是有毒的,但这里却没有这种感觉。小九纳闷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上古仙人所遗留的洞府吗?大牛,你在这里守着,我进去一探!”

青牛暗自直叹气,它当然是有见识的,眼前并非上古仙家遗迹,更不是什么洞天结界,却也是古时修士留下的洞府,恐怕至少也是五、六百年前的遗迹了。这洞府很完整,神念扫过其中无人,说明主人离开时特意已将其妥善封存。

五、六百年前是什么时候?此地还是偏僻的大荒深处呢,有人凿建这样一座洞府修行,论身份恐怕也是一位古时荒王。既不是洞天结界,那就是在山中凿建的,这几百年来的洪水冲刷、山体被侵蚀,其外壁离山体表面越来越近,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壳。

洞府原先是有双重禁制的,可是这么长时间无主,封存于禁制中的法力也渐渐消散殆尽。其中的一重禁制其实还在,效果就是隐匿此洞府,所以青牛事先也没有察觉。由此可见,当初布下这禁制的修士,修为恐怕在此刻的青牛之上。

手段虽高明,但毕竟禁制之力已弱,青牛不小心将山壁踩塌之后,剩下的那重隐匿禁制当然也随之毁去,整座洞府就这么暴露了出来。像这样特意保留下来的洞府,其中往往都有洞府主人留下的宝物或传承。

小九区区九岁,便在一夜之间突破了三境修为,而且刚刚明悟修行之后,便发现了上古修士的洞府,而且是特意被妥善封存、就是要留于后世有缘人的遗迹,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青牛甚至怀疑,这是老爷特意安排的,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这个地方可不是老爷指点小九找来的,且山壁也是它不小心踩塌的,而老爷也从未告诉它这里有上古修士洞府、让它指引小九来此。青牛记得在自己出现之前,小九已经让太落买下了这片地方,按照他的打断,这片山地是要在今后几年逐渐开垦的。

也就是说,哪怕老爷不出现、自己也没来,小九也有很大可能发现这座洞府,甚至是迟早的事。这就是小九自己的缘法,青牛不过是适逢其会。

说话间小九已经在寻找东西,前天下过雨不少地方都很湿,在山崖下未淋雨处寻得一些枯枝草叶扎了一个火把,他点燃火把便走进了石室。两侧门户内应是收藏物品的房间,但都是空的,小九又举步走进那条通道。

青牛还是不放心,跟着小九也走进去了,虽然已用神识查探过这里并无人也没有什么危险,但它也要随时保护小九。更重要的是,它自己也很好奇。

这条甬道有近三丈高、两丈宽,是在天然山体岩层中开凿的,由于外面的石室已暴露,甬道入口处还算亮堂,但越往里走光线就越是幽暗。小九并没有阻止青牛跟着自己,他的心神已经被这条甬道吸引了,前走几步,竟然将火把也给熄灭了,而且闭上了眼睛。

甬道并不算太长,前后约有十丈左右,两侧和顶端刻画着很多条纹,竟像是用尖利的兽爪划出来的。在洞府主人封存此地时,仓颉尚未出世,这里也不可能刻有字迹,刻画的是很多粗犷的图案,描述的是古时大荒以及各部族中的种种场景。

若是仅仅看这些图案,只能猜出一个大概的意思,可是这些图案中带着御神之念。若是无人来此扰动,洞府主人留下的御神之念可以保存很长时间,可一旦有人走进来,御神之念就会化为某种神念心印,留在来者的元神中,封印在甬道壁上的法力也会很快消散。

青牛方才的猜测没错,大约六百年前,这里有一位荒王。它是一头棕熊成妖,当时已有化境修为。后来这头棕熊离开大荒去中原游历,被轩辕帝收服,轩辕帝还专门将它原身的样子画在了战旗上,成为了部族联盟所拥有的图腾之一。

棕熊后来又回到了这里,它是收拾东西然后就此追随轩辕去了,所以这洞府里并没有留下什么遗物法宝,封存此洞府之前只留下了御神之念。这御神之念可不仅仅是棕熊自述身份,还有它留下的传承,如今已化为神念心印,为小九和青牛所得。

普通人的神魂当然接受不了那么强大的神念,这棕熊的手段也算高明,留下的御神之念含而不发,会随着得到者的修为而渐渐被解读,直至元神清明时方可无碍。棕熊讲的并不是哪门哪派的秘法传承,介绍的就是自己修炼历程,包括突破每一层境界时所悟。

小九并非妖修,很难原样照搬这头棕熊的修炼秘法,但如此传承,对他而言也是很好的修行指引与借鉴。其实今日收获更大的则是青牛,在它看来,这位上古妖王走过很多弯路,恰恰这些得失教训是最宝贵的。

青牛当年被虎娃买下、留在侯冈身边,有缘开启灵智,后来就一直被虎娃指点,虽身为妖修,但可以说修行是直指大道,没有像这位上古妖王那样出过那么多错、绕过那么多弯,但这样的经历恰恰也是其所缺,某种意义上说这是难得的印证。

十丈长的甬道,小九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可见他的步速之慢,而且是熄灭火把闭着眼睛走的,三境修为有御物神通,当然已有神识感应之能。他不直接用眼睛去看,而是用神识感应着甬道壁上的图刻,并体会印入元神的一切。

假如不是这段时间以来听先生“讲故事”的经历,估计他也不能体察得这般清晰,有很多收获还要等到日后方能慢慢解读明白。甬道的尽头是一间很高大宽敞的石室,石室中空空荡荡一无所有,但小九已经拥有了最重要的收获,青牛也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