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5章、含德之厚

知晓了巫知的跟脚,也就能明白他当初为何对小獬豸善察最为看重,平日私下里给善察的指点也最多。轩辕天帝以寻找玄珠的名义派巫知下界,其实也是对他本人修行的一种点化,巫知今日不再那么啰嗦了,更不再显弄那副无所不知的样子。

虎娃道:“原来此地是巫知道友所开辟,我们夫妇二人来此,倒是将您惊动下界了。”

巫知摆手道:“谈不上惊动,缘法使然,而天帝也托我来传话。”他并没有说太多,话中伴随着仙家神意,解释了此番现身的因由。

巫知当年开辟此洞天结界,名为白泽界,只是为了印证修为手段,追随轩辕帝身边后就将这里给忘了,反正就是再造了一片当年的清修福地而已,也没什么特别的。他并未走登天之径、在九境时抛却凡蜕飞升登天,而是历天刑成就真仙。

再后来轩辕帝开辟了昆仑仙界,巫知在帝乡神土中长居,早已了断尘缘,也没打算再下界,世事以及白泽界的存在皆已与他无关。巫知所好,就是在昆仑仙界中与众仙家阔论,还时常找天帝本人“交流”,结果被天帝派下界寻找玄珠了,那又是另一番世间缘法。

他如今是昆仑仙界中的逍遥散仙,虎娃和玄源找到了白泽界,他原本也不欲理会,这时候却又收到轩辕天帝的神意,让他下界来见虎娃和玄源一面。他这才知道,虎娃受太昊天帝所托,将来要将各处上古隐迹洞天挪移至昆仑仙境。

他是开辟白泽界之主,这种事情,就算他不现身,到了将来虎娃真正动手时也会感应到白泽界与他的关系、设法征求他的意见,莫不如现在就主动来打声招呼。

瑶池金母怎知白泽界的存在,而且还得到了开启门户的传承,当然是巫知告诉她的。少昊未成就天帝前,依次拜访了太昊、神农、轩辕这三位天帝,而且还在九重天仙界踏过建木九枝而出。

五位天帝之间,是有很明确的传承关系的。比如太昊就指引了后来的每一位天帝,或者说后来者正因为得到了太昊的指点,见证了九重天仙界的玄奇,才求证了天帝成就,然后再指点后来者。

正是因为这种玄妙的传承关系,如今他们虽各自开辟了帝乡神土,但仙家神意还可以交流。那么瑶池金母为何不告诉玄源白泽界的来历呢?因为她确实不知道,或者说刻意忘记了。

少昊成就真仙后,依次拜访了九重天与神农原仙界,最后来到昆仑仙界拜访轩辕天帝,巫知主动要求“接待”。所谓接待就是接引刚刚进入帝乡神土的仙家,陪伴她游历仙界、介绍种种情况。巫知很起劲、很尽责,最后的结果是少昊被烦走了。

甚至有仙家猜测,少昊原本妖在昆仑仙界长居的,并未打算开辟帝乡神土自成天帝,但是碰到了巫知,实在不想在昆仑仙界里待着了,所以就自辟帝乡神土。

巫知清楚这只是一个玩笑,少昊自有成就天帝之心,但另一件事可不是开玩笑,少昊离开昆仑仙界后自斩修为,将有关巫知的记忆都给抹去了。天帝修为,可容纳帝乡神土中的仙家见知,但同样也有大神通手段,斩去某种见知。

这种自斩见知,就是她忘却了巫知这个人的存在,或者记忆还在,但却被封印了、不会再想起。少昊天帝毕竟是第一次施展这种自悟的神通,可能还有一点小小的疏漏,巫知是想不起来了,但她却仍然知道人间白泽界的存在,而白泽界如今已是一处上古隐迹洞天。

少昊天帝可能只是图个清静吧,以她的性情,确实很有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但因为巫知,她自悟并施展了此等神通,近而悟出了另一种大神通手段,或者说做到了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一丝执念斩去,这丝执念她在人间为天子时就有了。

很难形容其手段之玄妙,这一丝执念在人间托舍新生为白煞。这是斩去而并非忘却,手段与先前忘了巫知这个人的存在有所不同,只能说更加高明。白煞在人间,已与少昊天帝无关,她斩去这一丝执念便没想过再将之收回,从此自称瑶池金母。

但就算瑶池金母与白煞再无关系,白煞与少昊之间还是有缘法的,他在巴原得到了少昊当年留下的传承,并成为了赤望丘的宗主。而在白煞突破九境修为后,却发现登天之径并不存在,他无法飞升帝乡神土。

这是必然的情况,假如白煞真的飞升了,也不会去往其他的帝乡神土,只会被瑶池金母收回形神。另一方面,少昊天帝当初斩去这一丝执念下界,也是另有目的,想通过白煞的修行印证另一种境界的成就。

世事难言,白煞后来成了虎娃的仇人,并被虎娃亲手斩灭。那么追根溯源,白煞是怎么出现的?最早竟然跟巫知有点关系,诸般缘法牵连真是玄妙!

仙家神意中提到这段往事,巫知的神情也显得颇有些不好意思。轩辕天帝此番派他下界,显然也有借机了断缘法的用意。轩辕天帝还告诉虎娃,既然他和玄源已先后见过了高阳天帝与瑶池金母,列位天帝所了解的人间上古隐迹洞天,大概也就是这么些了。

太昊开辟九重天仙界后,人间已有登天之径,所以众仙家为了“自创仙界”所开辟的洞天结界,已远没有上古时积累得那么多,规模也没有那么大。所以其他各位天帝所了解的情况,加起来也不如太昊所知。

轩辕天帝最后还补充了两处上古仙家洞天,分别名为度朔之山与姑射之山,这两处仙家洞天中如今应该尚有仙家修行,不能算是无主洞天。具体是什么情况,虎娃可以亲自去看看,至于将来是否挪移至昆仑仙境,可根据情况再做决定。

加上此番轩辕托巫知的转告,列位天帝一共告诉了虎娃五十四处上古仙家洞天,如今皆已隐迹、不为人知。包括虎娃尚未去问的神农天帝,也不必再去问了,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除了度朔之山与姑射之山,其他的洞天结界虎娃皆可自做处置。

因为其余那五十二处仙家洞天,要么人间传承已断、早已无主;要么就算开辟洞天之主已飞升帝乡神土,但他们也同意了这个决定,不必虎娃再去征求意见。

青丘洞天与蒋本神国算是两个小小的意外,前者是虎娃将洞天传承交给了九尾灵狐青丘,后者是蒋本之神传承未断。但轩辕天帝告诉虎娃,除了度朔之山与姑射之山,其他的仙家洞天中不会再出这种事情了,就算还有什么缘法牵连,列位天帝也在仙界都已解决了。

至于白泽界这种疏忽,更是一个例外中的例外。

虎娃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就算他与白煞有仇,这笔账怎么也算不到巫知头上啊。而且他已亲手斩了白煞,又从玄源手中得到了瑶池金母的回礼,这段缘法已了断,便略过此节不提,只是笑着问道:“巫知道友,您打算如何处置这白泽界呢?”

巫知向虎娃行了一礼道:“自从飞升之后,我就没打算再理会这里,但毕竟是当年耗费心血法力所开辟,如今既有机缘,也希望此白泽界能融入天成洞天、传承千古,在此多谢道友!”

虎娃回礼道:“您不必客气,此事正是我的修行所证,况且尚未做成。”

玄源也笑着问道:“巫知先生,此洞天是您独立开辟,规模虽不算太大,但构造得非常完美。只是此地曾有竹,却与食竹之兽同绝,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想必以您的仙家推演之能,开辟洞天结界时不至于犯这种错啊,您是刻意在验证什么吗?”

放一种专食竹的兽类在洞天结界中,此地又没有它的天敌。若是洞天有人修行、时常掌控各种情况也就罢了,一旦洞天之主离开、令此洞天结界自行运转,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会是什么情况。

巫知有些尴尬地答道:“哪里敢称完美,我不过是原样造就当时山中景象,只有这么一点例外。我当年为白泽兽时,喜欢以一种小兽章猄为食,后来修行已成,倒不必再吃章猄了,反倒很喜欢豢养此物为宠。我飞升离去之时,本就没打算再回来,也没想过此地将来会怎样。当时将雌雄一对章猄留在这里,结果它们并未开启灵智不知自省,自行繁衍泛滥。后来轩辕天帝再至此时,短短数十年时间,猄便与竹同绝了。”

玄源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其实世间已开启灵智者,亦常有此误。”

巫知下界只是打声招呼并转告轩辕天帝的嘱托,话说完了便告辞飞升而去。玄源看了虎娃一眼,神色颇有些凝重。

巫知告辞之前将白泽界的所有传承都交给了虎娃,不仅是出入门户的传承,也包括他开辟洞天所使用的种种神通手段,令虎娃可以完全成为此处洞天之主,而无需重新祭炼洞天结界。除此之外,在巫知转告的仙家神意中,轩辕天帝告诉了虎娃更多的东西。

很多处上古洞天完整的传承,轩辕天帝都托巫知交给了虎娃。那么这些传承又是从哪来的呢?要么是列位天帝当年所知,要么就是从飞升帝乡神土的仙家那里得到的——他们就是当初开辟那些洞天结界者。

这也就意味着,列位天帝以及帝乡神土中的所有仙家,将留在人间的缘法都交给虎娃了,这是怎样一种大福缘?

列位天帝以及自古以来飞升到帝乡神土的仙家,只要曾在人间开辟洞天结界者,他们所开辟的洞天以及开辟时所动用的种种神通手段,尽数传于虎娃,使虎娃真正成为所有洞天之主。什么人能拥有并掌控这么多洞天结界?自古所未见!

且不说加起来那是多大的地方了,其中蕴含了各族类不同的修行秘法传承,拥有无数天材地宝,还有上古时所遗留的各种神器,更有今日人间异常珍稀罕见的诸般事物。

但是换一个角度,一般人也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大福缘,得到太多兵无用处也就罢了,甚至会给自己以及洞天中的存在带来凶险灾祸!

而虎娃并无据为己有之意,只是打算将来皆挪移至昆仑仙境。使众仙家飞升前在人间所开辟的洞天结界,展示修为、耗费法力所留下的一方天地,不再隐迹,皆融入天成洞天中,可传承永世。

这是诸天所托,承受这么大的福缘,玄源也感到了一丝凝重,但看见虎娃的眼睛,随即又感到了一丝安心。虎娃的眼神还是那么明澈,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夫妻二人离开白泽界,前往南疆深处的黄山。黄山,因轩辕黄帝而得名,传说当年轩辕帝与其师广成子在这里炼丹,后来飞升登天。如今的黄山,地处器黎部领地的南断,离百越之地也不算太远,山势险峻奇诡并无人居,普通人想进入那一片山区都找不到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