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4章、白泽界

进入此处洞天后,虎娃和玄源不禁都怔了怔,假如换作他人,简直会怀疑自己仍留在原地。古往今来,谁见识过的仙家洞天结界最多,除了列位天帝恐怕就是虎娃了,但虎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地方。

是洞天结界中的景物太过特殊吗?不,情况恰恰相反,这里毫无特异而是太过普通了,简直就和方才的山野一模一样!

这片洞天比赤望丘秘境稍小,方圆四十里左右,群峰耸立、风光秀美,花草交映、点缀着溪流湖泊,感天地灵息一片清爽,分明就是洞天外的那片山野嘛。虎娃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来到了类似宗门道场的修行福地,而根本就不是洞天结界?

仙家福地有两种,第一种就是洞天结界,以开辟空间结界之法、沟通天地灵息施展虚空搬运神通造就。仓颉当年曾特意对虎娃讲解其玄理,从空间神器到洞府神器、再到仙家空间结界,手段越来越玄妙高深。至于山河图那种洞天神器,则更是不可思议之仙家大神通。

但无论手段高低,其玄理相类,都是开辟一片原本看似不存在的地方。而另一种手段相对比较简单,其实就是利用已有的地域加以改造,以禁制法阵守护,常人不得见,就像很多宗门的福地道场。

打造这样的福地道场比开辟仙家洞天结界更简单,甚至无需地仙修为,但也可以使用很多高明的仙家大神通手段去做更多的布置。

树得丘就是那样的地方,它明明就是巴原北荒中的一座山,但是凡人看不见也上不去,它整个被大型法阵笼罩。勉强做个类比,就像是修了个院落将一座山都给圈了进去,但手段可比凡人修筑院落高明多了,还包含了空间法阵的布置。

其实炎帝仙宫所在的神民丘,同时存在着两种仙家福地。神民丘山中有一片地方,是被仙家大阵笼罩,进去之后,另有洞天结界就是炎帝仙宫。虎娃如今游历以及将来要挪移的,当然就是第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仙家洞天结界,也是如今已隐迹人间的上古洞天。

而这处上古仙家洞天,所开辟的景象就是和外面的山野一模一样。既如此,为何不布下一座法阵,就将外面的山野笼罩其间,岂不是更省事?

虎娃忍不住笑道:“难得此地这般有趣,正可仔细一观。”

显而易见,当初的上古仙家开辟这片洞天结界时,就是在“复制”此地的山野景象,但是五百多年后,内外两“界”还是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差异。比如虎娃和玄源在外面的山野中发现了几条羊肠小径,是如今山外的居民偶尔进山踩出的道路,但在这里面却是没有的。

外面的山野中还有一处洞府遗迹,依此地风光最好的山坡而建,层叠往上宛如仙府宫阙,依稀可见当年的奢华精致,但如今早已废弃。洞府中器物无存、就连很多建筑材料都被拆走了,就算曾有过守护法阵,当然也都不存在了。

那是邪修钩诸的洞府。南疆众妖邪被斩杀后,黎民几位大巫公也带着麾下高手来过,破开已无人主持的法阵禁制大肆搜罗了一番,连房子都给拆了。就算当时还有什么遗漏的小器物、有价值的建筑材料,这些年来偶尔有山外的黎民至此,肯定顺手也被拿光了,留下的只是一片渐渐被植被覆盖的废墟。

而洞天结界之内,当然未曾有过钩诸的洞府以及其留下的废墟。更令人费解的是,竟然连洞天主人所居住的洞府痕迹都找不到,当然更没有神器一类的遗物。难道未曾有人在洞天内修行吗,那么是谁开辟了它、目的又何在?

说来也有意思,洞天结界的门户就在当年钩诸建造的洞府附近,而钩诸却从来不知此地另有洞天。就算钩诸知道而且也能打开门户进入,估计也会挺失望的,这里不就是他已占据的山中福地嘛!

对于虎娃而言,这片洞天的存在却很有意义,最有价值之处在两点,可以见证世事的变迁与天地自然的演变。

在这里,通过对比内外两界微妙的差异,再施展推演神通以及仙家回溯之能,就可以看到很多平常很难看到的东西。人们所居住的天地,因为种种原因已有太多的改变,那么能否通过某种手段,再现其当初风貌?

外界已是今日,洞天中仍犹如五百年前,最明显的差异就是山野中的湖泽。外界可见碧水清流,而洞天内的湖泽远望多呈白色。这里的水清澈见底,而水底生长着白色的藻类和水草,时常可见游鱼出没,水中的很多鱼类后背也呈浅白色。

这就是外界山野五百年前的样子。如今外界的湖泽中还能见到白色的藻类和水草,但已不像五百年前那样分布成片、几乎占据了所有的水底,更多的是其他的藻类与水草,还有不少裸露的碎石散布,而白色的鱼类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但是这片洞天中的景物,说是五百年前亦非五百年前,因为它在这样一个独立的环境中同样也自行演化了五百年。外界的山野中有竹林,这里却没有。据虎娃所察知,五百年前洞天中是有竹子的,却在自行演化的过程中消失了,只有某些遗留的痕迹。

这里曾有一种擅钻地打洞的小兽,以竹为食,啃笋与枝叶嫩芽,在洞天中却无天敌,一度繁衍泛滥,最终与竹同绝,只在地底还留下了一些遗骸。

洞天结界中如果有高人居住,时常沟通天地灵息、打理洞天景致,倒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发生。可是一旦失去掌控之人而自行运转,那就要看开辟洞天时所构造的环境是否稳定了,是否能够自行运转下去不发生崩溃,或者自行演化出种种其他的风貌。

这处洞天构造得非常好,或者说它几乎完全就是参照外面的山野所开辟的,环境并没有崩溃,只是在自行演化中发生了一些改变。而外面的山野,所呈现的则是另一种变迁。

虎娃和玄源当然不是来看风景的,他们要将这洞天结界中的一切事物体察入微,感悟当年仙家的造化手段,还有超出仙家开辟手段之外的大道衍化玄妙。玄源道:“此地名叫白泽界,瑶池金母却没告诉我它的来历。”

虎娃:“这样一处洞天结界,内外对照而观,可印证天地自然之道。当初开辟此地的上古仙家,当真有趣,堪称微妙玄通……”

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传来道:“虎君过奖了,我当初可真没想这么多!倒是轩辕天帝说过与您差不多的话,说此白泽界无意中有真意,高明的倒未必是当年的我,而是能从中领悟真意之人。”

虎娃和玄源皆吃了一惊,方才洞天中方才分明无人,他们俩将其中事物皆体察入微,若是有谁进来也不可能不察觉。开口者肯定不是从洞天门户进来的,而是莫名就出现在此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是从无边玄妙方广中下界直接至此。

夫妻二人转过身来,赶忙行礼道:“原来是巫知道友,此洞天结界就是您开辟的吗?”

来者也是老熟人,想当初大禹治水,轩辕天帝曾派三位仙家下界相助,第一个来的就是巫知。巫知擅知,简直是无所不知,而且有一个特点,就是太喜欢说话了,一开口就止不住,治水那一路上简直是对大禹极大的考验与磨砺。

没想到,虎娃今日所见的白泽界竟是巫知当年所开辟。那么此地虽是上古隐迹洞天,但也不能算无主,因为巫知还在,只是已成就真仙飞升。

巫知则反问道:“此地名为白泽界,虎君可看出我的跟脚?”

虎娃未答,玄源却有些惊讶地开口道:“难道您就是传说中的白泽神兽?”

巫知点头道:“不错,那就是我!”

传说轩辕帝当年曾得到一头白泽神兽,此神兽不仅能口吐人言,更通晓万物之情、知鬼神之事,曾讲述自古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也就是指白泽神兽会说人话,知道的非常多,认识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形态各异的东西。这还仅仅是它讲出来的,没说出来的尚不知有多少呢。

擅辨物、知物,就是白泽兽的天赋神通。白泽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与獬豸、诸犍之类是同样的来历,有此天赋神通,在民间也被称为神兽,如獬豸一般。

玄源又问道:“我曾听侯冈道友谈上古诸事,言轩辕帝巡狩、东至海,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说的原来就是您?”

巫知解释道:“那是后来的事情了,我早年就在此地修炼,寻得这么一片福地。轩辕帝曾南巡至此,见到了我也指点了我,并叮嘱我修炼有成后再去追随他。我开辟此福地并非是为了尝试自造仙界,而是侥幸突破九境修为后为印证神通手段。那时我尚淳朴,最喜欢的就是自己找到的这片地方,开辟洞天结界时根本没想那么多,就是原样来了一遍。我历天地大劫成就真仙后,便下界去找寻轩辕帝,相遇在东海之滨,从此追随身侧。后来轩辕帝也到过这里,并说过那样一番话……”

巫知自称那时的他“尚淳朴”,虎娃闻言多少有点想笑。谁能想到后来一开口就收不住的巫知先生,早年为印证修为而开辟洞天结界时,做法是这么简单而天真,就是原样“复制”了自己所居的修炼福地,既省心又省事。

“淳朴”的巫知后来的“毛病”,应该是成仙下界后、追随轩辕帝行走四方时是养成的。真是无奇不有,不可以常理度之,由此亦可见,就算是已经成就了真仙,也有可能沾染上毛病。

后来轩辕帝来到这里,和虎娃今日一样,从中看到了天地自然演化以及人间世事变迁之道。无论是当初的轩辕还是今日的虎娃,其修为都比开辟洞天时的白泽神兽高得多,所能窥见的境界也不同,反倒是开辟此洞天的白泽神兽自己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太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