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3章、新时代的飞升

武夫丘的三位太上长老去了昆仑仙境,宗盐和少务也去了。

少务已有大成修为,但他尚无本事独自进入那天成洞天门户,宗盐如今自己去倒是勉强可以,但还不能把少务带过去。但谁叫人家人脉广呢,相熟的高人有很多,只要少务想去见识见识,随便找谁打声招呼,自有高人护送。

云起、古令、贤俊这三位好友亦联袂前往昆仑仙境。云起如今已有九境修为,古令和贤俊亦都突破了化境,这三人的福缘不浅啊。

想当初在巴原上,古令是古雄川的宗主,虽地位超然却无法与大派宗门相比,贤俊虽有大成修为却只是一介散修,而云起更只是困守于步金山小世界中不为人知。而如今,他们的修为成就,超过了同时代的绝大部分修士。

乾元山金光洞已初具规模,云起等三人先去拜访了太乙等故友,然后也找了一片地方凿建福地、开辟洞府。消息在巴原传开了,当然也传到了中华九州各地,各路高人只要有办法进入昆仑仙境,皆纷纷前往。

有人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在这世外仙境逍遥清修,有人原本只打算开开眼界游历一番,但游历之时便改变了主意,亦择地而居,若是世间仍有牵绊,只在有必要时再返回人间,大部分时间仍长居昆仑仙境。

一时间,有很多原本众人所不知的隐迹高人都冒出来了,比如在河泛之地以西、以北的好几位荒王,也都来到昆仑仙境。就在最近几年,九州众修士已将这种事情称为“飞升”。

古时谈飞升,指的是踏过登天之径、进入帝乡神土永享长生;而虎娃所知真正的飞升,是历天刑超脱于生死轮回,成为另一种存在;而如今又有一种飞升的说法,是指飞升至昆仑仙境。很多修士都感叹修为太低或者福缘不够,自己去不了,又找不到人带他们去见识。

但飞升昆仑仙境亦有凶险,当代凉花川宗主有七境修为,凭借一件有护身妙用的飞天神器企图穿过洞天门户,结果不仅未能成功还差点殒落,幸亏被恰好路过的另一名修士所救。山黎部的长老山黎速,突破化境修为不久,勉强穿过门户到达昆仑仙境,但也身受重伤。

由此可见昆仑仙境既号称仙境,就不是一般人能到达的地方,至少要在化境修为稳固后方能出入,最好还要有护身法宝。有些人修为不足,却被高人带进去了,但凭他们自己的本事却是出不来的,除非再有高人护送,或者就打算留在那里。

昆仑仙境不再是无人之地,已变得很“热闹”,这些年去了数百位高人,而且几乎都在昆仑仙境中择地凿建洞府、享受世外之逍遥,只是偶尔有事时才返回人间。这数百人不可能都是化境修为稳固,甚至不可能都有大成修为,其中有不少是被尊长或好友护送进来的。

有本事自行飞升至昆仑仙境者,其中有不少就是世间传承宗门的尊长,他们还设法将门下弟子传人带过来了一批,也在这里建立了宗门福地。

比如有位高人原是中原某修炼传承宗门的宗主,他将宗主之位传于弟子,自己飞升至昆仑仙境,在昆仑仙境中结交了几位地仙。他又请这几位地仙出手帮忙,回去了两趟、带来了宗门中的一批传人,在昆仑仙境中又建立了宗门道场。

这位高人还在原宗门中吩咐,将来门中弟子突破八境修为,待修为稳固后可飞升昆仑仙境再寻机缘,这简直就相当于古时的登天之径指引了。他的这种做法,还引起了很多其他宗门的效仿。

比如凉花川的那位宗主,因修为不足而飞升昆仑仙境未成,身受重伤不久后便殒落了。其殒落前留下遗训,后世传人若突破化境修为,应前往昆仑仙境清修,寻福地再待后来者。

飞升昆仑仙境的不仅有各宗门的尊长,还有不少原本人所不知的强大存在,比如蛮荒中的各路妖王。他们也飞升至昆仑仙境,各寻山野建立洞府,这些人原是独来独往惯了的,到了昆仑仙境中也开始效仿所见的高人,以宗门尊长自居,但实际上就算有福地洞府,也未必就是严格意义上的传承宗门。

据说禄终和昆吾在昆仑仙境中就收服了好几位妖王,这些妖王在其门下听命,于洞天福地中倒是自成一脉传承。

来的不仅是人间的修士,居然还有好几位真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

昆仑仙境中原先就有几位真仙,比如东华、旱魃、应龙、乌木由,他们都因各种原由来到这里。如今新来的这些真仙,要么就是一直留在人间的,要么是各处帝乡神土不收或者已不愿长居帝乡神土的。无边玄妙方广中无处可去,昆仑仙境倒是个好地方。

昆仑仙境中的“热闹”也只是相对而言,那么大的地方,只有这些人而已,就像在连绵大山里撒一把豆子,看上去仍是一片蛮荒。而且昆仑仙境的范围仍在不断的拓展之中,不仅有真仙来此开辟洞天,众地仙有时也会这么做。

天成洞天乃天地造化而成,谁也无法独自将之祭炼掌控,它连山河图都能包容,当然也能将后来的仙家所开辟的洞天结界包容一体。

众高人既然来到了昆仑仙境,也经常往来交流、聚会切磋,他们如今所谈最多的,就是虎娃所留的大道指引。虽然没有谁召集所有人搞什么正式的法会,但昆仑仙境的出现,却相当于古往今来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久的一场传法交流盛会,这也在虎娃的预料之中。

这些高人也并非只待在昆仑仙境中不出,偶尔也会返回人间,将他们在昆仑仙境中的交流所得传于人间弟子、也在原先的宗门中留下指引。虎娃传道于天下,自巴原彭山法会始,其间最重要的过程是传法于薄山顶上。

如今借助昆仑仙境的出现,可谓大圆满,而这一切恰好就发生在虎娃此番飞升至无边玄妙方广时。

如今虎娃和玄源下界祭拜重华,恰好碰见了飞黎望。飞黎望亦欲辞去伯君之位前往昆仑仙境,他还从来没去过那里,不了解天成洞天的情况,希望虎娃给予指点,不仅如此,他更希望能从虎娃这里得到修行大道指引。

虎娃给他留下了一道神念心印,其中不仅有对昆仑仙境情况的介绍,也有根据其人修为根基所给予的指引。这就是虎娃的厉害之处,自悟修行谙合大道,将每一层境界的修为都演化到极致,可包容与指引各类之修。

飞黎望修炼的是九黎秘法,还有种种诡异的神通秘术。其人已有化境巅峰修为,其根基早已确定,改换门径已不太可能。虎娃当初以一具毫无修为的九境阳神化身,来到九黎之地从头开始修行,如今倒是能在飞黎望已有的根基之上,继续指引于他。

就算飞黎望的修行有偏,根据虎娃所留的神念心印,也知如何去扭转曾经走过的弯路,而不必从起点重新开始。虎娃还告诉飞黎望,到了昆仑仙境若有事,可去找太乙等人。

重华当年对飞黎望有知遇之恩、提携之惠、点拨之缘,但飞黎望与虎娃实无太多交情。可是虎娃见到飞黎望仍然很感慨,长生岁月,是越来越难见到当年的故人了,为凡人时所熟悉的一切终将远去,他也不介意指引飞黎望一番。

更何况虎娃传道法于天下,飞黎望就是有缘者之一。

飞黎望称谢而去,虎娃又化出两具分化形神之身,一具去了神釜冈小世界采药,另一具也悄然去了昆仑仙境。听说有好几位真仙出现在昆仑仙境,那烈鸿子也很可能悄悄去了昆仑仙境。若是这样,可趁机将此人找出来,虎娃的分化形神之身还特意带着伯羿留下的那张神弓。

两具分化形神之身悄然而去,虎娃本人还留在原地,玄源问道:“夫君,我们将去何处?”

虎娃:“我听你的。”

玄源:“瑶池金母新告知的十处上古仙家洞天中,有一处离此地不远,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说是不远也在几百里开外,但对于虎娃和玄源而言倒是很近。两人从云端东行,到达了山黎与木黎部交界的一处所在,玄源叹道:“好一片清幽之地!”

南疆自古湿热,蚊虫滋生多疠瘴,如今各部聚居之地虽然经过了改造、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很多偏僻山野仍不适合人居。但这里却不同,群峰耸立、风光秀美,野花与翠竹交映,点缀着溪流湖泊,感天地灵息一片清爽。

这里的风光虽美、环境亦佳,但由于深山地势,并不适合建造村寨开垦田园。山外有黎民居住,山中亦有羊肠小径,应是偶尔有人来采药或挖山货,但此刻方圆数十里内并无人迹。

虎娃道:“当年伯羿、重华随帝子丹朱南巡,黎民各大部请求其斩杀妖邪,并提供了一份地图,是南荒各路妖邪盘踞的大致地点。我记得其中有一位邪修名钩诸,就曾隐居在这一带,但伯羿大人并未杀至此处。”

玄源:“我也记得这个钩诸,伯羿大人尚未杀上门,他就和南疆众邪修一起被惊走了,却企图去夺占炎帝仙宫,被瑶姬妹子斩杀于神民丘外……这个人倒是挺会挑地方!”

虎娃:“修士自懂享受,挑的地方好很正常。若是我在这一带修炼,也会将洞府放在这里。只是钩诸曾在此地盘踞多年,却不知有上古仙家洞天结界。”

玄源笑道:“想那上古时在此开辟洞天的仙家,亦是一般眼光。”

这话倒是不错,无论是开辟洞天结界的上古仙家,还是后来盘踞此地的邪修钩诸,包括如今虎娃和玄源,挑选修行福地的眼光都差不多,否则如今怎会有么多人纷纷前往仙境?说话间,夫妻二人已进入了仙家洞天结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