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2章、湘妃竹

虎娃既然能让玄源在无边玄妙方广中见到他,自然也能让仓颉见到。仓颉看见虎娃倒没有玄源当初那么惊讶,好像已知虎娃有此境界,毕竟他刚刚见到了虎娃送去的那根树苗,而在此之前,他也听虎娃转述了若山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展示的灯光。

仓颉“见到”虎娃和玄源,仙家神意便朝虎娃的形神扫了过去,这并非失礼,只是好奇。而虎娃和玄源赶紧上前行礼道:“仓颉先生,您怎么从瑶池仙界出来了,瑶池金母可好?”

仓颉还礼道:“玄嚣无恙,只是需要恢复,我是来向你致谢的!”少昊在人间名玄嚣,如今她已为瑶池金母,而仓颉却直呼其名。

虎娃道:“瑶池金母如此重的回礼,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

玄源亦笑道:“虎娃是托我给瑶池金母送礼,为何是仓颉先生您来致谢?”

仓颉却很郑重地答道:“虎娃,多谢指引!”

他说话时,仙家神意已向无边玄妙方广中扫去,好像已经感应到虎娃方才造化的世界存在,神色不禁微微一变。虎娃和玄源已从那座尚无名的仙宫天地中出来了,仓颉在此当然看不见那个世界中的景象,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虎娃也感应到了仓颉的仙家神意展开,虽无形无相,却极似山爷当初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点亮的那盏灯光。他正要开口邀仓颉进入方才造化的世界中一游,却只见仓颉在他面前郑重下拜,未及虎娃搀扶,其形神已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化散消失。

虎娃与玄源都愣住了,这是什么状况?仓颉是真的消失了,仙家形神消散便意味着殒落,可他们感应得很清楚,仓颉并未殒落,只是成为不知何处的何种存在。幸亏仓颉并未成就天帝,若他已开辟帝乡神土,在这种情况下,帝乡神土就会瞬间崩溃,其中所造化出的生灵以及抛却凡蜕飞升的地仙亦会形神俱灭。

良久之后,虎娃才露出苦笑道:“他竟然这样做了,倒也是一种求证金仙的手段。”

玄源纳闷道:“求证金仙,必须得如此吗?”

虎娃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但求证这等修为,比修士突破大成、凡人飞升成仙更要艰难得多,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成功,更无怎样才能成就的说法。仓颉先生如此做,只是手段之一。”

玄源追问道:“那你看,仓颉先生回得来吗?”

虎娃沉吟道:“若是他人,我可说不好,但仓颉先生其实修为已至,他有宏愿之心,更有大功德成就。若说成就金仙须历造化天劫,他其实已历,只是借此迈出一步。我当年曾受仓颉先生诸多指点,刚才那一拜便是缘法,亦当指引于他。”

说到这里,虎娃突然又笑了,这笑容显得有些坏坏的,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好玩的事情。但这笑容又突然止住,有些黯然地朝玄源道:“仓颉先生的事情不急,我们且下界去飞黎部……重华驾崩,当祭这位故人。”

虎娃和玄源此番飞升,先是到访北冥仙界,接着玄源又去瑶池仙界拜见瑶池金母,然后虎娃开辟了一座仙宫或者说一方世界,人间已过去不少年了。

拿到大道宝瓶时,瑶池金母又告诉了玄源十处人间隐迹的上古洞天所在,接下来虎娃和玄源便打算一一游历这些地方。

而恰恰就在他们尚未下界时,重华殒落于南巡途中,寿九十九岁。当年在薄山顶上,重华曾亲口对虎娃说过,待到将天子大位传于禹之后,他不想像帝尧那样困居于平阳,而是宁愿自放远游。

后来重华也果然如此,在禹登天子位后,他没有困居蒲阪,仍巡视四方,而大部分时间都在南疆一带游历。重华最终离世之处在飞黎部的领地中,巧合的是,虎娃当初第一次遇到重华,也是在那里。

重华当初崭露头角,因为其贤名传播四方,还娶了帝尧之女娥皇和女英。但其建立大功业真正的转折点,却是在南疆。当初他成为丹朱的助手,随丹朱南巡九黎诸部,以此为起点,完成了九黎五大部的整合,接下来又顺势安定了中华南方。

重华有大成修为,但他的才干和成就却不显露在这种修为上。而世上绝大部分大成修士,无论修为高低,恐也无法与重华相提并论。虎娃了解重华,对这位故人的一生也有颇多感慨。

重华驾崩于南巡途中,后世多有议论。但虎娃了解,重华不会成为他自己不想成为的人,他就是想做这样一位中华天子,而且他做到了,也早就想到了今日。

此时还没有扶灵柩归乡的传统,中华各部的风俗基本上都是在逝世之地安葬,重华葬在九嶷山。黎民万众最感激的人有两位,就是伯羿与重华,尤其在飞黎之地,重华的威望更在当今的天子大禹之上,这就是重华晚年为何出巡远游、在此逗留的原因。

九嶷山就是当初九黎五大部共同举行祭礼之地,让重华葬在这里,也体现了最高规格的礼待,山脚下有湘水流过,而山坡上如今遍布竹林。山脚下原有一条溪流,在云梦巨泽渐渐退去后,上游各处的水系皆汇聚于这条河道里,成了今日的湘水。

虎娃和玄源悄然下界至此,见到两位女子正在湘水边垂泪而泣,正是娥皇和女英。重华寿九十九岁而归天,娥皇和女英的年纪如今当然也不小了,但形容看上去仍在风华之时,只是显得有些憔悴与沧桑。

这对亲姐妹这一世非凡,其父是天子帝尧、其夫是天子重华,恒娥仙子是她们的姑姑,姑夫更是顶天立地的战神伯羿。她们应有修为在身,据说曾得过恒娥仙子的指点,而且也不缺各种灵药甚至是不死神药涵养形神。

但无论如何,她们此时只是湘水边两个哀伤的人间女子,应是刚刚从重华的墓前祭拜而回。虎娃并没有现身,就算现身好像也不知该说什么,不远处站着很多人,来自黎民各大部,应是娥皇和女英的护卫,也是在安慰她们的人。

再看那湘水边的修竹,青翠的茎枝上竟分布着斑斑点点的浅色痕迹,就如洒落的泪痕。虎娃叹息一声,悄然收取了一株斑竹,算是对重华的纪念吧。

娥皇和女英刚刚来祭奠过重华,众人都簇拥着她们俩下山了,重华的茔丘前显得很冷清,却仍有一人跪伏在地轻声哭泣,双肩还在不住地抖动。虎娃和玄源现出身形,上前行礼祭拜重华,那人也被惊动了,直起身子抬起泪眼,很意外也很感动地说道:“虎君、玄煞大人,你们也来了!”

听这个称呼,就知是相识已久的故人,此人是飞黎部的伯君飞黎望。虎娃则叹道:“重华已逝,当年在此相聚的黎民五位大巫公,如今也只剩下你了。”

当年重华随帝子丹朱南巡至此,招黎民五大部的五位大巫公来见,而伯羿则受众人所托,深入南疆荒野斩杀妖邪。飞黎部大巫公飞黎赤,因与“蛊神”勾结,被伯羿重创、伤重不治,是重华举荐了飞黎望担任新一任大巫公,也就是飞黎部的伯君。

飞黎望就是在此地成为大巫公的,当时另外四位大巫公分别是蛊黎钟、山黎狻、器黎干、木黎户。不久后蛊黎钟丧生于与重辰部的大战中,继位的大巫公是蛊黎涂。

而到了今日,山黎狻、器黎干、木黎户包括蛊黎涂都已不在世,虎娃当年认识的各位九黎大巫公中只剩下了眼前的飞黎望。飞黎望如今亦有百岁,但他的修为不低,已接近化境九转圆满,是如今黎民五位伯君中修为最高的,也是唯一的一位大成修士。

说起来也许令人有些许唏嘘,新近继位的黎民各部的伯君,皆无大成修为。这要是放在帝子丹朱南巡之前,对当时生活在险恶蛮荒地带的九黎五大部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可如今的事实就是如此。

虽不必当初,但并非各部中已挑不出一位大成修士,而是由于种种原因,继位伯君者并无大成修为、也没必要一定得有,这也许并非坏事。

飞黎望垂泪道:“当年诸位大巫公皆已不在,今日重华大人亦去,世间难见当初故人,难得虎君和玄煞大人还会来此。”他此刻的称呼用的是重华大人,并非不敬,更有真情深意。

虎娃劝慰道:“这就是世事,世人皆得经历。你应知重华大人当年之愿,世事正如他所求,伯君大人也不必太过哀恸。”

飞黎望起身道:“您不必再叫我伯君大人,重华大人既去,我也不再留恋伯君之位。听说禄终大人已去昆仑仙境逍遥,我亦打算前往清修,虎君能否指点情况?”

在虎娃和玄源飞升无边玄妙方广这些年,有关昆仑仙境的消息已传开。当初虎娃和玄源带着白容蛟游历巴原九丘,巴原上的众高人就获悉了昆仑仙境的存在,那里是天成洞天福地、世外逍遥之所,堪称人间仙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