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1章、灵台造化之功

这是很难描述的概念,这一瓶水蕴含的是整座瑶池乃至整个瑶池仙界的造化真意,包含了瑶池金母所有的造化之功以及修为见知。

某种意义上说,此刻的大道宝瓶中就装着完整的瑶池仙界,就看谁能拿得到、拿去之后又是否能够领悟?当初仓颉和虎娃到访广寒仙界,恒娥仙子以帝乡神土开辟之初自然凝结的造化玉露待客,已相当珍贵难得,但此刻这瓶水更比造化玉露要珍贵得多。

有人曾开玩笑说,少昊天帝毕竟是个女人,有些小心眼,因为白煞之事,竟然不让虎娃进入瑶池仙界。今日虎娃托玄源送来礼物,瑶池金母的回礼可是大气得不能再大气了。

玄源几乎都被惊呆了,而瑶池金母的样子就像一个虚弱的凡间女子,有些软软地靠在仓颉的胸前,仓颉的一只手在揉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已经绕过腰际将她从后面搂住了。瑶池金母将大道宝瓶递给玄源道:“请你将此物交给虎娃,这是我的回礼……我需闭关恢复,暂时就不能待客了,瑶池仙界也要关闭一段时间,若有事……”

仓颉赶紧插话道:“若有事,就找我!”

玄源接过大道宝瓶时,尚未回过神来,恍惚间已离开了瑶池仙界,分明还能感应到瑶池仙界的存在,却已不得其门而入,这时她“看”见了虎娃。

无边玄妙方广乃无始无终、无时无空之处,看见虎娃的感觉就像时空的开启、世界的出现,虎娃握住她的手道:“阿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发生了何事?”

玄源将大道宝瓶递给虎娃道:“这是瑶池金母给你的回礼。”

瓶中装的可以说是整个瑶池仙界的造化真意,普通仙家根本是拿不动的。但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又有什么是拿得动拿不动的呢,天地万物尚未诞生,更没什么重量的概念。可是虎娃现身“见”到玄源,接过大道宝瓶,就能感受到它的沉重。

瑶池之水是没有办法带出瑶池仙界的,更没有办法带下界。实际上玄源离开瑶池仙界之后,大道宝瓶中仿佛就是空的。

若是虎娃的修为境界无法承载、无法容纳,就见不到这瓶中之水,或者见不到全部。虎娃接过大道宝瓶后,也是愕然良久,然后长叹一声道:“这礼物好重!”原先瑶池金母拒绝虎娃进入瑶池仙界,如今他却不必再去了。

玄源:“想当初在巴原,你差点死于白煞之手。”

虎娃:“白煞做的事,与她无关,且被我亲手斩灭。”

玄源:“白煞的出现,却与少昊天帝的修行有关;而你今日的修行,亦与瑶池金母有关。”

虎娃点点头道:“是呀,若我修为不足,便根本看不见这一瓶瑶池之水。”说着话大道宝瓶已融入形神。正在玄源惊叹间,虎娃又问道:“你看这是何地?”

玄源转身,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宫阙门前,无边玄妙方广中只有虎娃哪有宫阙?宫阙就是在她转身的时候出现的,或者说以前就一直存在,她只是此刻才看见。

玄源:“洞庭仙宫?”眼前的景物确实有点像虎娃和她亲手开辟的洞庭仙宫,但又似是而非。

虎娃笑道:“此地非洞庭,此宫阙当然不是洞庭仙宫。”

玄源:“那就是仙界或天宫了,不知何名。”随着她的话音,宫阙门前出现了一个竖着的匾额,但匾额上却是空的,既无字迹亦无仙家神意介绍。

虎娃挽着玄源道:“我们四处走走。”

这里只有孤零零一座宫阙,坐落于无边玄妙方广中,他们上哪里走走?玄源被虎娃挽着前行,只见步步生云。人间洞庭仙宫中的宫阙,就坐落在云岛上,而到了这里,那层层云阶原先是不存在的,却随着每一步的行走而出现,玄源可以说见证了一个世界的诞生。

步步生云间再一抬头,随着她的视线或者说感应,望见了天光。这天光本是不存在的,但她想去看的时候,便随着视线而呈现。此刻她与虎娃的神意相通,清楚这个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是虎娃的神意观照而成。

观照之法,是人间修士指点传人时常用的一种手段。观想谁都会,但要让所观想之物清晰呈现,才可称之为观照,而后可突破初境、得以修炼。虎娃造化天地山河,施展的竟是凡人突破初境之前的手段,以仙家神意观照而成。

走下云阶再回首,空中已是一片片云岛相连、景致各异,脚下则是展开了一片原野。云阶之下出现了花草,每株花草都是不一样的,指的并非是品种,而是它们的形态与趣致。

虎娃挽着玄源走了一圈,无边玄妙方广中的世界随之呈现,这个世界可以有多大?只要他们一直走下去,就可以是无穷无尽的,哪怕展开的只是并无一物的时空。无论虚与实,时空既现便是“有”,而“有”生于“无”。

完全一样的景物,既然已经造化出来了,好似就可以循环重复铺展,以致时空无穷无尽,但虎娃并未如此,他在一片花草间停下了脚步。世间没有一模一样的生灵,更没有两株完全一样的小草,仙家造化世界,那么做是毫无意义的,也不可能那么做,只是见知显现演化。

这里是一处山坡,不知山那边的景象如何,或者尚未造化,山坡上含蕊花娇羞欲放,就是虎娃在翠真村外“找到”玄源之地。从山坡上往下望去,是宫阙云阶前的谷地,依稀似巴原北荒原清水氏城寨所在的山谷,只是谷中并无城寨,却有云阶通往天宫。

虎娃和玄源走到哪里世界便就此展开,当他挽着她在含蕊花丛中驻足时,玄源道:“此非帝乡神土。”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交流当然是用仙家神意,但此刻已出现在一方世界中,两人说话就似凡人之间的交谈。

虎娃若想开辟帝乡神土,早就开辟了,他既能收取那大道宝瓶,假以时日,甚至可以在自己的帝乡神土中再造一个瑶池仙界。他方才和玄源从宫阙门前走来时,已将大道宝瓶留在了宫阙之中。虎娃既然不想开辟帝乡神土,这里显然就不是,那么又是怎样一处仙界呢?

修至真仙极致之境,形神中自有世界、可随缘生灭,但这只对他自己有意义。若是能将形神化为一个对他人而言真正的世界,修为更进一步开辟帝乡神土,便是当年太昊天帝所求证,虎娃今日展示的显然是另一种修为成就。

虎娃答道:“太初元始,万物因造化而成,这就是灵台造化之功吧。”

随着话音,两人已经离开了这处仙界,挽手出现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玄源有两种感应,首先是那仙界还在,她随时可以去,尽管虎娃已经离开了。其次是,若虎娃不想让谁进入那方世界,那便是谁也进不去的。

玄源:“你是怎么做到的?”

虎娃答非所问道:“想当初在人间遇见句芒,我也在想,太昊天帝是怎么做到的?”

玄源:“你并非句芒。”

仙童句芒出现在人间,九重天仙界就消失了。那并非真正的消失,九重天仙界乃太昊天帝的形神所化,对于仙界中的生灵以及仙家而言它一直就存在,只是外界感应不到了;而出现在人间的仙童句芒,也并非太昊天帝。

可是出现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的虎娃还是虎娃,方才造化出的仙界,对玄源而言也依然存在。

虎娃又说道:“其实太昊天帝已有此修为,只是尚未迈出那一步,或受帝乡神土之困。”

玄源:“方才的仙界,不是你的形神所化吗?”

虎娃:“我的形神在此。”

玄源:“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已是第二次如此发问,虎娃低头看着她道:“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仙家神意十分玄妙,很难用语言去解释。后人读种种经文,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而仙家讲法之时,或有妙语入悟,或有声闻成就,或有神意指引。

若勉强用语言描述,只能去尽量打比方。孩子在未出生之前,其实就是母体的一部分,来源于母体。但是出生之后呢?他当然仍是其母之子,但他也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人。

帝乡神土就是天帝的形神,从来就没有脱离过母体,或者说本就与天帝一体,这个世界是“自生”的。自己当然是自己的主宰,想不是都不行,天帝的意志就是世界的意志,这和人间的帝王政令并不一样,它就蕴含在这个世界一切事物的运行规则中。

这好像是很多人的终极妄想,也是很多人所认为的最大自由,而列位天帝已经求证了。但虎娃却认为这是一种局限,且太昊天帝早已看到了这种局限。虎娃求证的是另一种成就,或者说展示的是另一种境界。

这个母体不是虎娃自己,而是虎娃所悟的天地大道演化。见玄源仍若有所思,虎娃又说道:“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虎娃可以造化所愿见的世界,但他本人并不追求成为世界的永恒主宰,这个世界万事万物的运行,来源于他所悟的大道演化,而非虎娃形神中自生。这种境界上的差异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想求证可太难了,更何况是在无前人开创与指引的情况下。

任何一位仙家,修至真仙极致之境,形神中可自生世界的时候,自己当然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当修为境界更有突破,开辟帝乡神土几乎是必然之事。虎娃造化了一方世界,但自始至终,他连丝毫这样的念头都没有动过,因为他的修行就是领悟与演化大道,一以贯之。

但是换个角度看,虎娃不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他就真的不是了吗?这个世界事实上仍是他的灵台造化而成,只要是“有”,便是因他而有,只是他不以此为目的而造化,却自然有这样的结果,且形神不受帝乡神土之困。

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情况,你不刻意去求的东西,反而能更好地得到,以不取而取之,似无为而无不为。

虎娃在人间的经历与见证已足够多。早年在巴原时,他曾助少务一统巴原、复建巴国。那么当年在少务看来,巴国就是他的巴国吗?也许少务会这么认为,但再问如今的少务呢,巴国还是他的巴国吗?

少务建立了他所希望的巴国,但他只是顺应了人间君王之道。说句实话,就算他是复建巴国之君、与盐兆一样被称为巴国之父,但巴国也不是他的,或者说不是他这个人的。

他能复建巴国,在虎娃看来,就是山爷点亮了那盏灯的道理。巴国或许不会永世长存,但少务建立巴国所蕴含的人间之道,或者历史中的这个事实,无论有无人知,它都是存在的,是天地大道在世事演化中的体现。

“少务的巴国”只是一个概念,同样的道理,“大禹的中华”也是一个概念。大禹继承与建立了如今的中华帝国,但大禹只是天子,天子若认为天下是他的,就真是他的了吗?那只是一种形容!连族类且有灭绝之忧,何况某个智慧族类所建立的帝国?

这就是虎娃所见的自然。

可是从每个人自身的角度,比如少务、比如大禹,“少务的巴国”、“大禹的中华”对于他们来说也是确实存在的,不仅仅是概念,也是自我的世界。有人能拥有这个自我的世界,并能将它展示吗?太昊天帝当年就求证了!那便是帝乡神土,这是了不起的超脱大成就。

可是虎娃所自悟的修行谙合大道、取法自然,超脱于已知与未知、已存在和未存在的事物之上,它也应包容列位天帝开辟帝乡神土、诸天万界所展示的玄理。而今天的虎娃,其实尚未达到这样的境界,仍在求证的途中。

虎娃最后又说道:“我虽证此境,但修为仍未足。这片仙界,仍因我而存。”

虎娃可以离开他所造化的仙界,仙界中的万事万物运行,就是依照他所领悟与演化的大道规则。不论虎娃身在何处,这片仙界就在那里,只要虎娃允许别的仙家进入,别的仙家就能进得去。但有一点,假如虎娃哪一天殒落了,这片仙界就会消失。

玄源终于笑了:“我明白这是什么样的成就了,且不必谈修为尚未足,这即是道法自然。你方才展示的境界,可以何名?”

虎娃答道:“或可称金仙,如此开辟诸天者,亦可称天尊,而天尊亦有大……”说到这里,又突然抬头道:“有客人来了!”

玄源闻言亦有感应,有些诧异道:“是仓颉先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