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40章、投桃

当初少昊在人间为天子时,庚辰就是天子麾下的禁卫将军,亦是天子出巡途中的随行护卫。庚辰今日现身,当然不是为了保护少昊天帝。瑶池仙界中的众仙家,只有他曾见过玄源,若说在人间曾有缘法牵连者,今日恰好还有一位来“做客”的仓颉,此刻都已在亭阁中。

见到这个场面,玄源心下多少有些黯然。她当初成为赤望丘传人时,赤望丘已在巴原传承三百年了,到如今更是已有四百多年。赤望丘历代弟子中倒是出过不少高人,每一代都有大成修士主持宗门,至今却无一人飞升登天,因此在瑶池仙界中一位祖师都见不到。

玄源是第一位,而且她不是抛却凡蜕飞升的九境地仙。但玄源能够修成真仙,说实话,虽有赤望丘传承为根基,但更大的缘法却在于虎娃。

少昊天帝摆手道:“如今我已非少昊,只是瑶池金母。赤望丘传承虽是我所留,但你之登天缘法并非得自于我,亦非从登天之径而来。我今日且受你拜见,但往后就不必再叫我祖师了。”这不是矫情也不是谦虚客气,在这帝乡神土中,天帝言出法随,就是她的心境。

玄源起身,双手奉上一物道:“这是我身为赤望丘传人献上的礼物,为我夫君亲手炼制。夫君说,以天帝的手段,在帝乡神土中或可插枝而植。”

玄源带来的礼物,是一根树苗,或者说是一棵小树,已有三尺多高,根叶俱全,插在另一件神器中。此神器就是大道宝瓶。

这根树苗也是神器,而且居然是“活”的。炼制这样的神器可太不简单了,太乙也帮着打下手了,就在虎娃送蒋有基去昆仑仙境之时。虎娃精通的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在炼制这件神器时都用上了,也算是对早年自悟修行经历的总结。

虎娃门下的高人虽多,甚至已有真仙,但能帮上忙的只有太乙。太乙的原身就是一棵树,他当年曾天真地想将原身修成参天建木那般,由此打开登天之径。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后来他修炼出了偏差,若不是遇到了虎娃,差一点就殒落了。

这种一味修炼原身之法,自然不可能将青冈橡修成登天之径,但如果让他闯通了另一条路,说不定可以将原身修成一件神器——活的神器。所谓“活”的神器,虎娃也亲眼见过,就是禄终。禄终所修的蚩尤神功,就是把自身炉鼎修成了相当于神器一般。

虎娃这根树苗,是以种子在大道宝瓶中培育而成。想当初,太乙脱胎换骨成功后,时常化为原身扎根于各地,其实就是扎根于大道宝瓶中。大道宝瓶有此妙用,而且这种妙用是经过不断的祭炼而成,并非刻意。

树苗的种子,就是服常果的果核,但这根树苗却未必是服常树。虎娃原本想用插枝之法培育,结果未能成功,于是就换为在大道宝瓶中育种,然后得到了这样一根树苗。虎娃曾用离珠果的果核培育出植株,但培育出的是朱果而非离珠。

一系列机缘巧合,虎娃才培育出这样一根树苗,假如换一个人,恐是断断做不到的。这根树苗是服常果核发芽而成,若开花后结的是什么果,虎娃如今也说不清楚。他将之炼制成为一件活的神器,交给玄源献给少昊天帝,如今应称之为瑶池金母。

瑶池金母接过大道宝瓶,看着瓶中的树苗良久无语,仓颉也是一脸震惊之色。没有他们这等修为,恐很难真正体会这根树苗所展示的境界是多么惊人,而且意味着某种未知的境界。

飞升无边玄妙方广,凡物是带不走的,能带走的只有融于形神中的神器,因为那相当于仙家自身形神的一部分。而帝乡神土中的东西,若是天帝造化之物同样也带不出去,比如瑶池仙界中的奇花异草。

瑶池金母当然也会打造神器,比如她亲手打造的神器,若能造化出相应的天材地宝,并不惜耗费修为法力,理论上可以造化出无数件同样的,然后赐给瑶池仙界中的众仙家或生灵。但在瑶池仙界之外,这并无意义,因为带不出去。

除非此神器的所有材质,皆是别人带进来的,天帝只是凭着自己的修为法力去打造,这样的东西是能带走的。能带进来的东西本身已是神器,用神器为材质再去打造神器,这并不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比如轩辕天帝炼制的息壤神珠就是这等来历。

但如今的息壤神珠已经不在昆仑仙界了,或者说已不是当初的息壤神珠了,又经历了非常玄妙的重新凝炼过程,最终好像是被仙童句芒拿走了。

如今虎娃让玄源送来了一根树苗,如果瑶池金母能将它成功移栽于帝乡神土中,并以仙家形神所蕴含的修为法力培育其长成大树、开花结果,所结的仙果却是有可能被带出瑶池仙界的。

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仙果、有怎样的灵效,如今还不清楚,要看瑶池金母怎么去培育、能否培育成功。但估计这样的仙果如果带到人间,也是一般人服用不了的,因为它本身就相当于一件神器,凡人又怎能“吃掉”一件神器并炼化吸收其灵效?

不论此仙果的灵效如何,只要这种事情发生了,其意义便超出想象。虎娃为何会以这样一根树苗为礼物,因为当初他在人间所得的最后一种不死神药玗琪,就是伯羿所赠。而伯羿手中的玗琪,是少昊天帝所赐,其中自有缘法。

但少昊天帝赐给伯羿的玗琪,和这根树苗可不一样。玗琪并非少昊天帝所培育,乃是天地自然造化所生,蕴含某种大道玄理。眼前大道宝瓶中的树苗,可是虎娃亲手种出来的。

虎娃还托玄源转告少昊天帝,此树或可插枝而植,这就是它与服常树不一样的地方。若是瑶池金母在帝乡神土中培植成功,可再取其枝种植,将来或许就不止一株了。

良久之后,瑶池金母才惊叹道:“我没有这等手段!”

仓颉亦若有所思道:“我也没有这个本事,但已见此物、却有所悟。”

瑶池金母说她没有这等手段,当然不是指无法在瑶池仙界中种植此树,而是她如今还炼制不出这样一根树苗来。说着话,大道宝瓶中的树苗和瑶池金母的身形就一起消失了,亭阁中只有大道宝瓶凌空虚悬。

玄源心有所感,扭头向亭阁外望去,岛上已出现了一棵小树,以眼见的速度在生长,渐渐到了两丈余高,枝繁叶茂还开出了花朵,看花叶酷似桃树。瑶池金母已经移栽成功了,三尺高的树苗长成两丈高已开花的大树,不过是片刻功夫。

有人说仙界岁月与人间不同,的确如此,看似一个恍惚的功夫,人间可能就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只是眼前片刻,仙界中的某些事物就经历了数百年或上千年,比如眼前这棵树的成长。

那是瑶池金母施展的大神通,果树看似就在亭阁外的岛上,但那片时空却不同。当瑶池金母再现出身形时,还是手持大道宝瓶而坐,仿佛根本就没动过,只是瓶中的树苗不见了,岛上却多了一棵果树。

瑶池金母的脸色有些发白,玄源所见的当然只是她的形神显像,说明这位天帝此刻神气法力损耗甚巨。就在方才短短的功夫内,玄源也有感应,仿佛整个帝乡神土中的生机都被抽取汇聚到那棵树上,仙界中的草木生灵几乎都打蔫了。

仓颉俯身关切地说道:“累着了吧?赶紧好好歇歇!怎么还是这副急性子,你要是累坏了,仙界中的草木生灵皆会枯槁,就连众仙家都会感觉提不起精神。”

瑶池金母却叹了口气道:“勉强让其开花已是极限,可惜尚未结果。”

仓颉:“等你恢复了再说,仙家无岁月,它迟早会结果的,也将成林。”

瑶池金母的法力消耗如此之巨,就为了片刻间将这根树苗培植成功,她还真是个急性子。这可不是短时间内就可恢复如初的,要用上百年甚至数百年都有可能。只可惜她虽然尽力施展神通,却只能让此树勉强开花,结果就不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瑶池金母瞪了仓颉一眼道:“换成你,也会这么做的,难道就不想印证吗?”

仓颉赔笑道:“你已为我印证,辛苦了!”

瑶池金母又看着玄源道:“多谢你送来这样的礼物,更要多谢虎娃。如此大礼不可不回,你且随我来,我亦有一物相赠,请你交给虎娃。”

在瑶池仙界、她自己的形神中,瑶池金母想去什么地方都可随意出现的,但此刻却手持大道宝瓶如常人般一步步走下了亭阁,玄源亦跟在她的身后。瑶池金母来到水边蹲下身子,伸臂持瓶亲自打水。

这样的动作对凡人而言很寻常,谁去湖中打水不得这般?但对于瑶池金母而言却很令人意外。仓颉的脸色变了,从亭阁中一闪身就来到了瑶池金母的身边,伸手扶住了她的双肩。等瑶池金母站起身时,他又顺势揽住了她的腰、令其依在自己的身上。

瑶池金母用得着别人扶吗,仓颉是不是在趁机动手动脚?玄源却有感应,仓颉这是以莫大法力帮助瑶池金母稳固形神,甚至也是在稳固瑶池仙界。瑶池金母用大道宝瓶从瑶池中打了一瓶水,这瓶水有多少?装下了整座瑶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