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9章、人有多大

大禹治水时,巫知、巫明、巫讴、庚辰、东华、乌木由先后现身相助,分别与昆仑仙界、瑶池仙界、九重天仙界、神农原仙界有关。但北冥仙界并无动静,说绝地天通就是绝地天通,高阳天帝真的不再插手人间诸事,只是留下了那么一条飞升指引。

玄源躬身道:“我明白了。”

虎娃亦躬身道:“我也明白了,北冥仙界将于无边玄妙方广中长存。”

玄源明白了什么很好理解,但虎娃怎么又加了后面那一句?来到这里、亲眼见到高阳天帝之后,虎娃才明白北冥仙界和其他仙界的不同。高阳天帝就是打算让北冥仙界于无边玄妙方广中长存,做到真正的绝地天通。

太昊天帝显然并不是这个想法。虎娃已经预感到了,身为天帝成就开创者的太昊仍有探索更高境界的大愿,那么九重天仙界未必得以长存。

至于神农天帝,也清楚九境修为抛却凡蜕飞升并非修行正道,不论其本人会怎样,也想着给那些已飞升帝乡神土的地仙另一种选择,否则他也不会去研究九转紫金丹。

轩辕天帝的态度未知,但昆仑仙界显然与北冥仙界的情况也不同,下界真仙是最多的,还有真仙被放逐。听旱魃和应龙的意思,轩辕天帝也希望他们另寻缘法。

虎娃虽没去过瑶池仙界更没见过少昊天帝,但通过当年白煞之事,他也知道少昊天帝应是另有想法的,亦有继续求证更高境界或者另一种境界的愿心。

假如有一天,因为种种原因,其他各处帝乡神土都不复存在,但北冥仙界一定还在,因为高阳天帝的大愿如此。而北冥仙界就算永世长存,其实也如不存在一般,只是留下了一道飞升指引。难怪虎娃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动过造访北冥仙境的念头。

后世还会有像蒋本这样的修士飞升至北冥仙界,但只要来了,就等于是永远消失了。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高阳天帝也绝对会“负责”到底,就让他们永享长生。

九境修士抛却凡蜕飞升至帝乡神土,本就是无法再离开的,所区别的就是,高阳天帝也没打算让他们离开,就是要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中。

假如北冥仙界中的哪位“神灵”得到了仙人之九转紫金丹,是不是也可以再入轮回新生,一切从头开始。但是,他们已得长生,还有必要这样做吗?而且就算他们想这么做,在北冥仙界中又凭什么得到那么珍贵的九转紫金丹?至少高阳天帝不会特意给这种机会。

高阳天帝饶有兴致地看着虎娃道:“那第四代蒋本之神蒋有基,与蒋连乔不同,你也与我不同……孩子,你可知一个人能有多大?”

虎娃不久前虽是对蒋本与蒋连乔说话,但是在北冥仙界中,他只要动了念头包括仙家神意,皆会被高阳天帝所知。而高阳天帝问了一个很奇怪也很有意思的问题,便是以此事为缘引。

虎娃微微一怔,随即点首道:“多谢天帝指点!……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大,而人居其一焉。”

一个人能有多“大”?高阳天帝指的当然不是年龄或体格,这个问题或许涉及到后世哲学家对“人”的定义。无论说人的本质就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还是说人的存在就是其本质,都是要通过其见知、思考与行为来体现的,必然要和世界发生关系,便有了种种“事”。

从某种意义上也可说,人从“事”中来。有什么人就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就是什么人,既不可能凭空定义“人”,也不可能凭空定义某个人。

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大”,首先要看他所处的世界有多大,比如在无名丘洞天中,白容蛟再大也大不过那一方天地。但在同样一个世界中,比如世间的众生,又比如在蒋本神国中同样的蒋连乔与蒋有基,又怎么去论大小呢?

高阳天帝没有直接给答案,只是让闻者去体会。什么才是每个人的事?其实只要是这个人做的事,都是他“自己的事”,也就成了他这个人的一部分!

这和一般情况下人们对事物的理解方式不同,也与这个人管不管闲事无关,而就是每个人在如何定义自我。你做的事情,就成为你的事情、成为你这个人的一部分,如缘法随行。

蒋连乔为蒋本之神,只是在神宫中借助蒋本族人的信奉而修行,最终登天而去,至于其他的一切,都不是他的事,他这个人就这么大。而蒋有基想做的,可以不是蒋本之神的事情,也可以是,但只要做了,就是他的事了。由此而论,蒋有基可能会比蒋连乔更“大”。

有些事情,是不想做便可以不理;有些事情,是想做却做不到;有些事情,是不想做也会遇到。这就涉及到每个人对自我的定义——我有多大?

一个人的“大”和“小”,其实也包含了地位和成就。比如地位更高的人,只要他想,可以做的事也就更多,或者他认为属于自己的事就更多。再比如成就更高的人,之所以能取得那样的成就,就来源于他的经历。但这个概念本身,并不仅在地位和成就。

一个人最终有多“大”,就是他的自我世界有多大,外触亦是内在。既然虎娃已了解北冥仙界,那么高阳天帝通过这样一个问题,其实也是在回答他自己有多“大”,回答为何会有这样一座帝乡神土。

高阳天帝如此,那么虎娃呢?而虎娃的回答显然令高阳天帝很满意。高阳天帝捻须点头道:“此间已无事,你等请自便。”话语中带着仙家神意,介绍了当年人间十二处上古洞天的情况。但高阳天帝只是告诉了虎娃这些,却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更没有托虎娃去办任何事。

如今已隐迹的上古仙家洞天,太昊天帝肯定知道的最多,但其他几位天帝也应该分别都了解一些。但高阳天帝告诉虎娃的这十二处上古仙家洞天,都不是飞升到北冥仙界的仙家所带来的情报,而是高阳为天子巡视天下时所得知。至于虎娃想怎么做,就全在他自己了。

从北冥仙界告辞,虎娃和玄源又回到无边玄妙方广中。玄源突然道:“既已造访仙界,我当去瑶池仙界拜见少昊天帝!”

上一次来到无边玄妙方广中,是玄源刚刚飞升,虎娃与她相见,然后两人就下界了,没去拜见少昊天帝倒也说得过去。但如今又来了,并访问北冥仙界,玄源确实也应该去一趟瑶池仙界。虽然虎娃去不了,但少昊天帝并没不让他进入。

虎娃道:“赤望丘传承为少昊天帝所留,你去拜见,应献上人间礼物。”

玄源不说话只是笑,朝着虎娃一伸手。虎娃也笑了,交给玄源一物道:“你且去,我就在这里等你。”

虎娃早就知道玄源此番会去瑶池仙界拜见少昊天帝,也准备好了东西。能够携带飞升之物,当然是神器,虎娃亲手炼制,作为玄源拜见少昊之礼。

玄源来到瑶池仙界,放眼望去是一湖天池。环湖群峰耸立,岸边山脚下有草原和丘陵铺展,草原间居然还有一片连绵的沙漠。来到这里,玄源确定少昊天帝当年曾去过西海修炼,此地景象与古时西海一带依稀相似,但又汇聚了各地四时之景致。

此帝乡神土既名瑶池仙界,这座湖应该就是瑶池。瑶池有多大,在天帝神意造化中,想要它多大就有多大,简单的重复相叠可无穷无尽,但这对于天帝而言并无意义,所以它看上去也就是三百里方圆,站在高空可将环湖风光尽收眼底。

群峰间有很多条瀑布山泉,汇成溪流,最终都注入瑶池,却不见瑶池之水涨落。瑶池或平静或荡漾,在少昊天帝的形神中,皆是她的心境所显。

山中隐约可见众仙出没,他们皆呈现心境中最美好的形容,各择其地建立洞府逍遥、于帝乡神土中永享长生。这里有不少仙家是妖修出身,仙界中还有很多瑞兽灵禽出没。此地的生灵,有的是抛却凡蜕飞升而来,也有的是少昊天帝造化而出。

瑶池中分布着大大小小岛屿,这些岛屿也是仙家洞府。居在岛上的仙家,皆是历天刑后飞升至此的真仙。这些仙岛看似不大,大多数里方圆不等,但真的登岛拜访,会发现其中或别有洞天。

湖中最特别的一座岛,瑞彩缭绕时隐时现,隐去时众仙皆不得见。此刻它又出现了,只见祥云飘荡,隐约可见岛上的亭阁。

玄源望见亭阁,便感受到少昊天帝的仙家神意指引,向前迈出一步,便已经来到了亭阁中,行礼下拜道:“赤望丘弟子玄源,拜见祖师少昊天帝!……见过仓颉先生与庚辰道友。”

亭阁中有三位仙家等候,居中而坐者是少昊天帝,仓颉就站在她的旁边,一只手却很自然地搭在少昊天帝座位的椅背上,而庚辰则在侧后方侍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