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8章、北冥之冥

虎娃和玄源前往北冥仙界,当然不是去那里修炼或者加入仙界长居,也只是做客而已。在虎娃的指引下,玄源闭关感悟,十余日后出关。虎娃问道:“可去了吗?”

玄源答道:“已可去,做客无妨。”

虎娃笑道:“还有何收获?”

玄源:“我已领悟分化形神之法。”

是否领悟分化形神之妙,与能不能去北冥仙界无关,却是玄源此番闭关感悟的另一个收获,也意味着真仙修为更进。其修为根基来源于飞升前九境阳神化身之妙,也是将来施展真仙手段,比如在神器中留下真仙烙印的根基。

夫妻二人飞升入无边玄妙方广,以虎娃的修为,可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与玄源相见,相当于形神既是一个世界,他亦能感应到北冥仙界在神意中的投影。这是其他真仙所办不到的,通常情况下仙家只能进入帝乡神土,才能见识那一方世界,不可能从外面“看”见。

北冥仙界在仙家神意中的投影,虎娃也展示给了玄源,就是一个端坐的人。下一瞬间,虎娃和玄源已出现在北冥仙界中,同样看见了这样一个形象。

这里的样子有点像巴原的无名丘洞天,只是规模和玄妙不可同日而语。脚下是浩瀚无边的水面,彼岸是雄浑连绵的山脉。此地无日月,当然也就没有碧空蓝天,但并非是黑夜,无论看向哪里,仿佛光线都恰到好处地柔和而清晰。

水是什么颜色的?其实水无色,所谓碧水青波,是在映射碧空蓝天。而此地的浩荡之水无色,深不见底处便是幽黑,而靠近山脉处则又透明见底。水面往两侧看不到边际,既似汪洋又似一条无始无终的河流。

彼岸的那条山脉,似是汇聚了虎娃在世间所见群山所有雄浑壮阔的特质,山脚下有平原,从山坡往上有葱翠的植被,葱翠又过渡到青黛,而靠近峰顶则是一片雪白。这白色并非积雪,而是裸露的岩石,质地就是最纯净的美玉。

山脉中央那座最高的山峰,从虎娃和玄源的角度看过去,其轮廓酷似一个端坐的人,就似虎娃在无边玄妙方广中所感受到的北冥仙界的神意投影。身处北冥仙界没法不看见那样一座山峰,仿佛整个仙界就是一座神殿,而那山峰则是殿中的神像。

虎娃与玄源朗声道:“修士虎娃、玄源,拜见高阳天帝!”开口后仙家神意忽动,感受到了这方天地的某种回应,便越过水面向那座山峰的顶端飞去。

玄源跟随虎娃飞越水面时,有一种感觉,假如高阳天帝不愿意见他们,就好似永远飞不过去,那座山峰也是一样的,可让北冥仙界中的仙家永远飞不上去。他们飞上了峰顶,看上去好像就站在神像的头顶上,而那座山峰不用问也知显现的就是高阳天帝的形象。

站在了高阳天帝的头上,这种感觉有些别扭也很失礼,但这就是一座山峰,而高阳天帝就是在这里显现相见。峰顶有一座白玉台,有一身材魁梧、形容端正的白面黑须男子端坐,看相貌约在四旬左右。

虎娃没有亲眼见过轩辕天帝和少昊天帝,但太昊天帝形容妖异、神农天帝形容奇特,都和常人不太一样,而高阳天帝的样子却很“正常”。他坐在那里自有一股天帝威仪,就是这方天地的气息,这种感觉倒是与其他天帝是一样的。

虎娃和玄源方才已自报身份,话语中的神意就包含了其来历与来意。高阳天帝点首笑道:“虎娃,前不久我刚听仓颉有一次提到你。而你终于来了,还是和夫人一起来的。”

虎娃:“修行至今,终于迟至,让天帝您久候了。”高阳天帝方才话中的意思,就表示他其实早就在等虎娃来。但虎娃先后去了其他的仙界多次,却直至今天才来到这里。

高阳天帝却摇了摇头道:“此地无岁月,并无所谓早至迟至……且给你们介绍几位道友吧。”

在高阳天帝的座位旁边,一左一右侍立着两位真仙,看形容就像是两位力士,无形中便有种顶天立地的气概。

左手那人宽额、方脸,拱手道:“我乃重,出身重辰部,却非祝融氏。”

右手那人高颧骨、深眼窝,亦拱手道:“我乃黎,出身奔黎部,却非大巫公。”

虎娃和玄源赶忙还礼道:“原来是你们二位大神,久仰!”

在民间所谓“绝地天通”的传说中,是高阳天帝颛顼派了“重”和“黎”两位大神,一人擎天、一人按地,硬生生将天和地给分开了,从此天地之间往来断绝。在北冥仙界中竟然见到了这两位,他们原是颛顼帝之臣,如今亦成就真仙。

奔黎部与重辰部融合,大体就发生在颛顼为天子的时代,这两人分别出身于重辰与奔黎,却并非部族君首。颛顼帝绝地天通的政令,实际上是整顿各地神怪乱象、统一官方祭祀礼法,当时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两位大臣。

在重的左侧,还站着两个人,是抛却凡蜕飞升至此的地仙,虎娃和玄源倒是都认识,分别是蒋本族人的祖神蒋本,还有前不久刚刚飞升至此的第三代蒋本之神蒋连乔。虽然和蒋本是第一次见面,但虎娃和玄源已见过他留在蒋本神国的凡蜕。

蒋本和蒋连乔都算是与虎娃和玄源在人间有缘法牵连之人,故此也现身相见。他们主动上前行礼,蒋连乔又问道:“不知蒋本神国,此刻情况如何?”

虎娃答道:“蒋本神国依然如故,但蒋有基道友开口相求,若将来有可能,便将蒋本神国挪移至昆仑仙境……”话中自有仙家神意,解释了前后因由。

蒋连乔默然无语,蒋本则一声长叹、欲言又止。与这两位,虎娃其实也无太多话可说。众仙家见礼已毕,高阳天帝摆了摆手,重、黎等人都离开了,峰顶上只剩下了天帝以及虎娃夫妇。

高阳天帝又微微叹息道:“虎君至此,我很高兴,只可惜我也没什么可指点你了。”

虎娃今日的修为,其实已不在高阳天帝之下,他虽未成就天帝,但只要愿意便随时可以开辟帝乡神土。另一方面,高阳天帝此话有所特指,那就是虎娃的修为根基,其实已包含了高阳天帝当年的求证。

玄源开口道:“我倒有一事不解,欲向天帝请教。”

高阳天帝:“二位对我皆有疑惑,但说无妨。”

玄源:“您为中华天子时,曾下绝地天通之令,统一祭祀之礼、整顿神怪乱象。可开辟北冥仙界,后指引飞升者,却多是蒋本一流。”

蒋本神国那种情况,假如发生在中华之地,那就是颛顼帝重点惩治的对象,弄不好蒋本都会被重和黎捉起来宰了。但是高阳天帝留下的纯阳诀,却是指引这些专修“神”道者飞升帝乡神土。

比如虎娃的弟子太乙就是神木族人所供奉的“神木”,而虎娃门下侍者羊寒灵也曾为山神。太乙和羊寒灵得虎娃指点,肯定不会专凭此道修行,也不会在九境修为时抛却凡蜕飞升至北冥仙界。但将来他们若能成就真仙,倒是可以进入北冥仙界的,就如同虎娃和玄源今日这般做客。

谁都清楚颛顼在人间为天子时下令禁绝了什么事,如今为天帝指引的却正是那些人。

高阳天帝微微一笑道:“天地间有此修炼之法,不因我而废存。我之政令,令其等勿祸乱世间,但已修此道亦无罪事者,总要给他们一条出路,否则可能为祸更甚。此亦为绝地天通之举,你可知北冥之冥?”

高阳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为何要叫北冥仙界?他所谓的冥,就是归宿甚至是“归墟”之意,也指一去不回。他给世间修那等秘法的修士留了一条路,可在九境时抛却凡蜕飞升,但北冥仙界是只进不出,来了就别想再走了,也不能再插手人间的事。

北冥仙界只进不出,当然不是针对虎娃和玄源这种暂时做客的情况。而虎娃和玄源这样的客人,其实也接触不到仙界之内真正的天地以及这方天地中的众仙家。

尽管高阳天帝以及居于仙界的真仙重、黎,现形相见,但他们都不会按自己的意志对虎娃提出要求、通过虎娃去干涉人间的事情。

蒋本与蒋连乔能见到客人,已经是特殊情况,因为他们与虎娃和玄源在人间有缘法牵连。但无论是蒋本还是蒋连乔,都不可能通过虎娃再干涉人间诸事。比如他们想请求或委托虎娃回到人间后怎样,只要有了这个想法,不仅连话都说不出来,就连仙家神意都会被磨灭,因为北冥仙界的天地规则如此。

如果高阳天帝不在人间留这么一条路,乱子可能会更大。比如那蒋本之神登天无望,最终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谁也不好预料,但高阳天帝已尽量将此隐患消除。

绝地天通的政令只是整顿与统一官方祭礼,却并不禁绝民间的祭神习俗。尤其在那偏僻之地,像蒋本这样的修士还是有的,高阳天帝只是禁绝他们祸乱国中礼法,却不可能禁绝他们的存在。

北冥仙界的开辟,就是体现了高阳天帝绝地天通的大愿,就看人们怎么去理解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