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3章、蒋本神国

行游途中,玄源问白容蛟,假如将来再回陶唐丘洞天,最想做什么?白容蛟已非当初懵懂的妖类,想了想答道:“那洞天中的禽兽都让我给吃光了,若在世间遇到同样的属种,便弄回去让它们重新生息繁衍。还有些草木被我所毁,其中有些品种洞天中也不见了,若在世间遇到同样的,便设法移栽回去。”

这个回答令虎娃和玄源都挺满意,其实谙合了开辟洞天的某种玄理,白容蛟至少已有所知。玄源和虎娃原本打算探访各处上古隐迹洞天,但因为玄源收服了白容蛟为坐骑,暂时也就没有继续,带着白容蛟去了巴原九丘中的其他八丘,最后一地是黑白丘。

从神民丘前往黑白丘时,飞越东海,白容蛟叹道:“好大呀!”

玄源笑道:“其实比原先已经小了一圈。”

黑白丘在百川城外的大江南岸,原先离东海只有几十里远。东海水面最为广阔时,当然是大洪水暴发的那些年,绵延不止千里,黑白丘当时被大水淹没,只剩了一个山尖。后来洪水退去,防风氏持斩空刃劈开乌云山脉中的新水道,东海的面积也在缓缓消减,如今岸边已离黑白丘有百里左右。

后世巴原无东海,但此时东海还在,它是随着乌云山中的水道不断被冲刷侵蚀拓宽、东海居民的围湖囤田开垦而渐渐消失的。东海消失大抵是在两千多年后,如今仍是一座烟波浩渺的大湖,当然令白容蛟惊叹。

带着白容蛟在巴原转一圈,就是要实地指点和教会她很多东西,虽然以神念心印传授也可以,但白容蛟毕竟是破开天地牢笼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并没有其他人那种习以为常的认知。让她见识人烟,并随时讲解世事变迁,这才是更好的方式。

飞过东海进入黑白丘仙家洞府,当年上古夔龙在天刑中殒落的遗迹仍在,也将白容蛟给吓了一跳。虎娃早已炼制了一枚类似遁空神符的秘宝,交给白容蛟护身,穿过太昊打造的那条空间通道直接来到了洞庭仙宫。

三个月前玄源飞升时,虎娃将仙宫中的众传人都打发出去了,如今将他们再度召回,并介绍白容蛟与众同门认识,其中就有虎娃的坐骑青牛。虎娃和玄源将白容蛟就留在了洞庭仙宫,并叮嘱她好生稳固修为,然后可以去昆仑仙境找其他同门,尤其是敖广。

敖广是东海中的一条黑鱼成妖,后来冲开长江水道时脱胎换骨化为蛟龙,也是见证过汪洋的,他与白容蛟在某些方面的经历比较类似,两人之间也可以更好地切磋交流。其实洞庭仙宫中还有一位水族妖修,便是沇里。沇里还是沇水之神呢,但修为刚刚突破大成未久,尚无法与白容蛟相比。

将白容蛟留在洞庭仙宫,虎娃和玄源又再度离开,他们来到了大河与淮水出海口之间的汪洋岸边。这一带在古时称东夷之地,太昊所出身的华胥氏部族便兴于此,后来太昊被各部尊为盟主,这才有了中华之说,其后的中华天子便是青帝世系。

少务当年在卢张自称天使欲册封巴君时,曾自称“太昊之后,少典氏族人”,如今的中华天子其实也以此自称。因为无论是炎帝世系还是黄帝世系,都自称是末代青帝少典的后人,继承了中华天子的大位正统。所以东夷一带,是农耕文明开发最早的地域。

如今中华帝国的核心区域已经转移到中原,其版图不断向西、向南拓展,但这一带仍是人烟密集的区域,田园遍布、城廓村寨相连。太昊所告知虎娃的三十二处仙家洞天,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处就在这里。

太昊同样没说这处洞天叫什么名字、如今是什么情况,他只是交给了虎娃开启门户的传承。虎娃猜疑,这处洞天有可能就是太昊自己开辟的。在太昊的年代,很多上古仙家无处飞升,在人间尝试自行打造所谓的“仙界”,留下了各处洞天,难道太昊自己就没试过吗?

开辟洞天的过程,也可印证修为,比如神农成就真仙后再度下界,开辟了神釜冈小世界,用以培育各种灵植。虎娃却没有听说过太昊开辟了何处洞天结界,也许是有的,只是他没有说。

此处洞天就在太昊成长的东夷之地,规模又这么大,很可能就是太昊当年为印证修为所开辟。但事实是否如此,虎娃也只能是瞎猜,也许进去之后才能了解更多内情。此处洞天的规模没有神釜冈小世界那么大,方圆大约三百多、不到四百里,但也相当不小了!

平原上有一条山脉延伸入汪洋,山脉两侧则是稠密的人烟。但在这个年代,不论再繁华的地域,郊外还是有大片山野的,人烟分布相比后世要稀疏得多。而这种地方的山野,很少有强大的猛兽和妖物出没,往往成为附近乡民砍柴、采药、打猎之地。

而在地形险峻的山野深处,同样是人烟罕至。虎娃和玄源便来到深山之中,此地峰顶上可遥望汪洋中的碧波。两人落下幽谷,身形倏然消失不见,已打开洞天门户而入。

进入洞天的第一感觉,却好像是走错了地方,仿佛这里不是东夷之地,而是到了南疆深处。

这时的大河流域,气候要比后世温暖,而中原往南,尤其是渡过大江之后,气候湿热、疠瘴丛生、荒泽密布、毒虫出没,不适人居。九黎战败后迁徙,一路往南再往南,最后进入了南疆,因为那里是古时没人愿意去的地方。

如今经过数百年的开垦以及种种机缘造就的沧海桑田变迁,黎民五大部以及百越诸部倒是将所在之地改造得越来越适合人类居住。但在其他的很多地方尤其是南疆更深处,环境仍很恶劣。

虎娃和玄源进入洞天门户后,周围竟然是一片潮湿闷热的沼泽地带,浑浊的泥水上覆盖着腐枝败叶,还能见到陷入泥潭的野兽尸骸,泥浆中偶尔冒出气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息。

沼泽间有很多湿土露出水面,植被非常茂盛,就连水中也长着很多植物。高大的植物上垂下不少藤条,抬头不见天日,空气流通也十分不畅。前方不远处有淡粉色的雾气弥漫,由于林间没有风,这雾气不飘动,就像静止的纱障,几乎令人难以察觉,是有毒的瘴气。

进入门户后的立足之地倒还算干燥,看上去是一个露出沼泽的平台,竟铺着一块块方形的石板,而这些石板上也布满了裂纹,被枯枝败叶、动物的粪便还有骨骸覆盖,简直就没有下脚的地方,虎娃和玄源则是悬在了空中。

很明显,这里曾有建筑,从散落在平台上以及旁边沼泽中的碎石来看,上方曾经还修有一道拱门。这拱门并非被外力损毁,而是在岁月侵袭、藤蔓缠绕、风化剥蚀中自行坍塌了。这里看上去像是已废弃之地,但虎娃却惊讶道:“此洞天仍有传承。”

他进来的时候就有感觉,此处仙家洞天结界如今并非无主。其实只要并非亲手开辟洞天结界者,都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掌控洞天之主,无非是得到其传承而已。虎娃也只是从太昊天帝那里得到了打开门户的传承,若是重新祭炼这处洞天结界,也可以将之完全掌控,就像重新祭炼一件神器般,但要比重新祭炼神器难得多。

虎娃显然并非唯一得到此洞天传承之人,如今在这里仍然有人掌控仙家洞天结界,这让虎娃也感觉很奇怪。因为太昊天帝告诉他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此处洞天隐迹人间已久,早已不为人知。

周围的树藤上以及沼泽中的腐叶间传来沙沙之声,玄源一弹指,无形的威压释放,将靠近的毒虫全部逼退,四周又恢复了安静。她显然是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微微皱了皱鼻子道:“我们先出去看看。”

两人施法拨开树冠与藤蔓,飞上了高空,虎娃展开仙家神识放眼望去,更加印证了自己先前的判断。这处洞天不仅至今传承未断,而且还在继续开辟之中,对于虎娃而言,如今不过是能出入门户而已,而那处能与外界往来的门户,也似乎是被人遗忘了。

太昊天帝告诉虎娃,这处洞天的规模大约方圆三百多里不到四百里的样子,而如今虎娃展开仙家神识所感应到的,规模已接近五百里方圆。古时所谓方圆,大致是指方的边长或圆的直径,也就是说,其面积扩大了差不多近一倍。

这当然不是太昊天帝搞错了,只能说明这处洞天后来又有开辟拓展。近五百里方圆的洞天结界,约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是方才那种疠瘴丛生、毒虫出没的荒泽密林,就在靠近洞天门户的这一侧,别说不适合居住,普通人哪怕想深入都不可能。

离开这片区域,洞天中其他地方则是丘陵与山脉交错,分布着一片片谷地,远望居然有人烟村寨。这里的建筑很原始,垒石为墙,上面搭设木料、铺设草帘为顶,显得非常古朴,但房屋都很高,几乎都超过三丈。

虎娃和玄源隐匿身形悄然飞近观望,发现这里的居民相貌都很奇异,并非寻常人类。他们身上有浓密的黑色体毛,成年男子身高在两丈左右,女子的身高也有一丈五、六,与常人相比,身材的比例却很怪异,生着一双短腿,甚至比常人的腿还要短。

这么高的个子、这么短的腿,行走速度当然相对较慢。但这些人的胳膊却出奇地长,无需弯腰就能摸着地,常人的胳膊分为上臂和前臂两节,而他们的胳膊却是三节,向各个方向做动作都显得更为灵活。

仔细观察,其实是这些人的腕骨长得与常人不同,并非是一块而是长长的一条,形成了手臂的第三节。很显然,这是一支妖族,看来已在这封闭的洞天结界中繁衍了很久、经过了很多代人。

形形色色的妖族,虎娃已见过很多,就连背生双翅的羽民,虎娃也在不同的地方见过两支不同的属种,对他们的来历也大抵清楚。妖族是化境妖王的后代,却保留了妖物原身的某些特征。他们的繁衍能力十分有限,形成妖族往往是因兄弟姐妹之间的近亲结合,通常不会存续很长时间。

虎娃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妖族群落,这洞天山野中分布了数十个村寨,总计人丁有七千之数,差不多可以称为一个小国了。

这里的人们使用的,是与外界一样的语言,但发音有很大的区别。就算是同一种语言,如果发音的习惯不一样,就很难听得懂,但这也难不住虎娃和玄源这等真仙,在各村寨转了一圈,便学会了此地特殊的“方言”。

这里虽然有七千多名妖族,分布在几十个村寨中,但此地没有集镇也没有城廓,更没有货币的概念,他们好像也不需要这些,只是偶尔发生一些以物换物的交流。

但他们却是信奉神灵的,每天结束劳作回到村寨中,都会对着村寨中央的一个圆形平台跪拜,就像是在祈祷或者举行某种祭礼,还将食物放在平台上。这个仪式结束之后,才会有村寨中的首领将食物分发给大家。人们吃完之后便围着那平台跳舞,挥舞着长臂捣腾着小短腿,还唱着叽哩哇啦的歌谣。

村寨周边开辟了大片的田地,但他们所种植的作物和别的地方都不同,虎娃也只在神釜冈小世界中见过。这种谷物很有营养,口感也好,但只适合相对湿热的环境,而且生长周期长,产量很低。

但这方圆数百里的洞天,只生活了区区七千多人,他们也没有太大的生存威胁,开辟了足够多的田地,种植这种谷物裹腹倒也够了。除此之外,他们还采集各种植物的嫩芽为食,连虫子都吃,偶尔也会打猎。

掌握了这些人使用的语言,通过他们的交谈,虎娃和玄源也了解到,这支妖族自称“蒋本”,似乎没有具体的含义,就是一个名称或一种发音而已。

蒋本族人并不知道自己已在这里世代繁衍了多久,在他们的意识里,就是一直生活在此,他们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或者说他们能见到的洞天就是整个世界。有意思的是,蒋本族人竟然也有“国”的概念,他们将这里称为蒋本神国。


阅读www.yuedu.info